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良時美景

*實在太爆炸了拖了兩天才好

*連同前面都稍微改一點,嗯(。

*王杰希我對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還是祝我最喜歡的小隊長生日快樂!!!!魔術師生日快樂!!!!

男神我超喜歡你的。


01

七月六日的王杰希,幸運色是綠色。

習慣在早上起床的時候用占卜書給自己卜一掛,特別記得自己幸運色的人推開窗戶,眼前大片的綠色天空就吸引他的目光。這陣子的天氣多變化,天空顏色也容易改變,王杰希如今是越來越習慣今天紅色天明天黃色天,但當滿天的顏色和自己的幸運顏一樣的時候,王國的大魔法師仍然很簡單地因為這樣的小事情感到高興。

嫩綠的天空就像草地的倒影,似乎連空氣都帶著青草的味道。

看來今天會是個不錯的一天。

王杰希這樣想。

要關上窗戶時,幫忙送信的風信差無預警地鑽進王杰希居住的樹屋。

衝進來的半透明小人對大魔法師露出高興的笑,銀鈴般的清脆聲音帶來輕輕的風,空氣中有著淡淡的青草味,聞起來很舒服,閉上眼睛,整個人就彷彿置身在一望無際的草地上。

『日安,魔法師大人,很高興見到您。』

「您好。」比較多是收到貓頭鷹寄送的紙張信件,看著甚少接觸的風信使有些訝異,王杰希還是不失禮貌地點頭致意,「請問是有傳遞給我的訊息嗎?」

『是的。』

微笑地點點頭,半透明的信差將傳遞的訊息直接打入王杰希的腦海,在對方腦中響起的聲音並不是女性鈴鐺一般的清脆聲響,而是略為低沉且他無限熟悉的嗓音。無預警的聽到很久沒有消息的前魔法師傳遞的信件,總是淡漠的臉龐多了幾分驚訝,內容不長,很快聽完,金綠色的大小眼流露出的全是高興的神情。

『看來似乎是個好消息呢。』

只負責傳遞而不會接觸到真正的信件內容,風信使只能看著他的表情這樣推測著。

王杰希點點頭,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整個氣息都柔和下來,「是的,我的老師要回來了。」

『前魔法師大人嗎,那真是久違了。』

同樣因為這個訊息感到高興,女性信差在空中轉了圈,風輕輕地吹起來。

王杰希記得這是他的老師林杰身上特有的青草味道。

向半透明的女性致謝告白,王杰希禮貌性地替她打開了窗戶,隨手招來的微風將風信使送出了他居住的魔法樹,風之信使的身影融合進嫩綠色的天空,很快便不見蹤影。

今天注定會是很好的一天。

還沒離開房間,王杰希就已經如此確定。

 

02

食物的味道很香。

對於烹調很有自己的心得,王杰希的動作相當俐落,在他的指揮下飛來飛去的鍋碗瓢盆在空中畫出漂亮的弧度,鍋子裡的濃湯發出滾動的聲音,使用完畢的器皿跳進水槽裡沖水,就像每一個普通的早晨,王杰希的早上都是這樣度過。

保持敞開的窗戶陸續飛進叼著信件的貓頭鷹,早已習慣這位魔法師的作風,動物信差在習慣的地方放下信件,跑去盒子裡吃了點食物和水之後就啪啦啪啦地飛走了。

「怎麼咱們那個國王能有那麼多事情找你啊。」

帶著淡淡困倦的聲音這樣說著。

王杰希轉過頭,只見還帶著睡帽的方士謙從房間走出來,睡眼惺忪的人還穿著睡衣,昨天好不容易在比預計的時間提早將近三個月完成任務,方士謙一回到家就開始大爆睡,直到現在才看起來好一點。

拖著腳步來到王杰希的身後,方士謙抱著他蹭了蹭。

王杰希伸手碰碰他的額頭,體溫是正常的,「還很累的話,吃完早餐再去睡一下。」

「還行吧。」咕噥著不知道在說什麼,方士謙靠著人打了個哈欠,「早安啊杰希,生日快樂。」

「早安。」

下意識這麼回答才想起來今天確實是自己的生日,王杰希頓了頓,微微勾起嘴角。

方士謙抬頭就看見他的笑,眨眨眼睛,他一下子明白過來:「你又忘了?不是天天占卜嗎。」

王杰希回過頭去看他的爐子,「看習慣日期之後,很難和生日聯想在一起。」

就好像說到二月十四,有的人就是怎麼樣也想不起來是情人節一樣。

從來沒有這樣困擾的方士謙嘖嘖兩聲,說著只有你這樣吧、少牽拖之類的,他湊過去親了親大魔法師的面頰,摟著他的腰的手鬆開來,王杰希沒去注意對方的動作,直到感覺到什麼涼涼的東西落在自己的鎖骨上,他才疑惑地低下頭。

那是一顆湖水綠的寶石,長橢圓形狀的晶體反射著晶亮的光芒,似綠非藍,燦爛耀眼。

「生日禮物。」方士謙衝著人咧嘴笑,「今年的我還是第一個!」

「……你就是為了這麼才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什麼叫為了這個,首殺很重要的好嗎。」

一副你怎麼能懂這樣的浪漫,方士謙嘖嘖了兩聲,幫對方調整了下墜子的位置和鍊墜的長度,湖水綠的魔法石很襯王杰希的金綠色眼睛,方士謙很滿意。

王杰希無奈地嘆口氣,嘴角掛著笑自己卻不知道,「都一起過生日多久了。」

「所以傳統才得要繼續下去啊。」還沒認識他以前自然不算,認識王杰希之後,無意間發現自己的每一次生日祝福都搶得頭香的方士謙就把保持紀錄當作必要之事,「這可是我從精靈那裡討來的,有森林的加持,是很好的守護石,不要隨便拿下來。」

「知道了。」笑了笑,王杰希點點頭,「你去整理下吧,等等就可以開飯了。」

「哦。」

乖乖地應了聲,方士謙在王杰希的額頭落下親吻,大致恢復精神的人哼著小調走進浴室。

看著自家戀人的背影,王杰希好笑地搖搖頭,握著冰涼的鍊墜端詳著,他勾起嘴角。

他喜歡這個綠色。

 

03

用過早餐之後,王杰希還是決定進了趟書房。

王國有個奇怪的規定,凡是到了生日,無論從事任何工作的壽星都可以無條件地放假一天,然而完全忘記自己生日是在七月六日的王杰希在前一天就習慣性地安排好工作,不想耽誤事情,很盡職的大魔法師最後還是無視了自家戀人的埋怨而決定把預計的事情完成。

至少例行工作不能少。

把方士謙打發去幫他澆水,王杰希到了書房開始分類信件,這才發現今日由貓頭鷹寄送來的信件要比往常還要多更多,剛想著難怪自家戀人一起來就是抱怨他的工作太多,拆開來才發現裡頭一大部分都是在祝賀他的生辰。

固定會寄來的公文還是有的,定期發放的宣傳也是有的,更多的還是生日祝福,有認識已久的朋友,也有幾面之交的生人,甚至還收到幾個王國重臣甚至國王也寄來了同等的祝賀,滿滿的一大疊,比起平日的信件要來得豐富很多。

葉修的信帶著淡淡的菸草味:大眼兒生辰快樂啊,我前些日子看見個藥草感覺你應該會喜歡,大概這幾天就會送到吧。

張佳樂的信短短的,卻有種莫名的歡樂感:老王老王生日快樂!恭喜你又老一歲啦!

喻文州的文字閱讀起來莫名有種在讀文章的錯覺:又過了一年了,最近好嗎?生日快樂。

肖時欽的信件鼓鼓的,裡頭藏著幾個小巧的機關,打開來的時候響起了輕輕的音樂:好久不見,生日快樂。前些日子你拿來維修的錶已經弄好了,找我拿的時候吃個飯吧。

張新杰的文字方方正正,就和他的為人一樣:祝賀生日快樂。

黃少天的信很厚,王杰希暫時不想打開。

來自各方友人的信件裡有些夾著一些小玩意兒,看上去都不是很貴重,但裡頭承載的心意卻是滿滿的,王杰希看著看著不自覺地勾起嘴角,神情都溫柔下來。

今天果然是個好日子。

王杰希這樣想著,聽見敲門聲抬起頭,套著一身白色衣袍的方士謙倚在門口對著他懶懶地笑。

「大魔術師,你的包裹有點兒多,休息下、出來簽收個唄。」

「知道了。」

 

04

王杰希整理完家裡的東西和預計要完成的事情,想了想還是覺得該去打聲招呼比較好。

方士謙搖頭,「哪有人生日還要特別去跟工作的人講說我生日要放假的。」

王杰希瞥了人一眼,「又不是每個人都知道我生日,要是有事情找我會不方便。」

「放心啦,沒有會不知道的。」

完全覺得對方想太多,方士謙搖搖頭。

王杰希沒理他,東西收了收決定出門,方士謙看了人一眼,想了想還是跟上去。

「你來幹嘛?」

「你忘記我還沒跟國王老頭報告啊,雖然東西是拿過去了,但還是去看看有沒有問題比較好。」雖然整個懶得做這種事,不過看在王杰希也要出門的份上,方士謙不介意勉強一下,「而且我也滿好奇你那群小兔崽子會送你什麼東西。去年是合買什麼,最新款的掃把?」

「那是前年的,去年是送眼罩。」

想著就忍不住笑起來,王杰希搖搖頭,把東西收一收便和方士謙準備出門。

魔法師要移動不外乎是靠腳或靠交通工具這兩種,沒有打算騎掃把出門,王杰希拉了方士謙進早就設置好會直通辦公室的壁爐,亮綠色的冰冷火光在瞬間把他們兩個包圍住,眨眼間,眼前就換成了截然不同的空間。

拉炮在空中炸開來,星星、亮粉與彩帶灑滿身體。

「老師生日快樂!」

「哦哦哦哦生日快樂生日快樂!祝大魔法師生日快樂!」

「啊師父你怎麼也來了啊?」

「杰希老師生日快樂!恭喜你!」

此起彼落的恭賀聲接連響起,王杰希愣了好半秒才被率先回神然後笑起來的方士謙拉出壁爐,長長的彩帶落在身上,隨著拉炮一起炸出來的小星星也黏著身體,他整個人散發著淡淡的光。

被方士謙稱做小兔崽子的他的學生與同事集中在一起對著他微笑,王杰希看見了、寫著王杰希大魔法師生日宴的布條飄浮在空中,字體大得不得了。

空氣中滿滿都是糕點的甜味。

「老師,生日快樂!」

手上捧著個大大的蛋糕,高英傑衝著大魔法師笑得很真誠,「大家都來了,來一帆也來了。」

王杰希愣愣地眨眼,這才看見從人群中被推出來的、放棄魔法師的身分離開有段時間的他的前任學生,久違的孩子與分離時的模樣落差有點大,輪廓與過去並無太大的區別,整個人的氣質卻成熟了很多。

喬一帆摸摸鼻子,靦腆地笑了笑,「老師,生日快樂。」

「……謝謝。」王杰希笑起來,鬆開方士謙的手,他揉揉喬一帆的腦袋,「你長大了。」

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喬一帆下意識摸頭傻笑,氣氛雖然有點冷掉,但整個感覺還是好的。

不怎麼擅長應付這樣的熱鬧,王杰希只能對著室內的幾個人點點頭,有著漂亮顏色的金綠眼睛盛著滿滿的高興,大魔法師仍然是平時穩重的模樣,卻只有方士謙能感覺到他比平常還要更加更加的開心。

所以他也跟著笑起來。

「看在他們都準備蛋糕的份上,雖然時間點有些奇怪,不過還是來許願吧。」

王杰希頓時愣住,「這個就不用了吧──」

方士謙一口回絕:「怎麼能不要,這跟收禮物是同樣重要的事情,哪裡能省略!」

「就是就是,老師您許個願吧?」有方士謙在膽子大了不只一點,袁柏清湊上前滿臉期待地看著王杰希,「許一個宏大的願望,然後吹蠟燭吧!我們等著您切蛋糕呢!」

很想說一把年紀哪能再玩這個,只是一個人的拒絕完全敵不過其他人的盛情,只覺得彆扭到不行的人最終還是被方士謙強押著坐到放著蛋糕的桌前,木製桌面上滿滿都是各種蛋糕點心,也不知道這些人瞞著自己多久了。

側頭看了眼站在自己左手邊笑吟吟的人,王杰希脫口而出:「你也知道他們在計劃這個吧。」

「哪能呢,要是知道我早上就不會要你別來了。」

方士謙就著一人站著一人坐著的身高差距,趁機揉揉王杰希的腦袋,亞麻色的頭髮非常柔軟,幾乎就像是最上等的綢緞。

這個人值得最好的一切。

「老師就許願吧。」劉小別搭著高英傑的肩膀說著,「生日一年只有一次啊。」

「……好吧。」

無奈地點點頭,有些糾結地看著蛋糕一眼,王杰希猶豫了下,閉上了金綠色的眼睛。

蠟燭的火焰在黑暗中發出了亮色的光芒。

 

05

一整天就在這樣接收餽贈下結束了。

王杰希的人緣確實很好,一整天下來根本頓頓被搶著請吃飯,再加上收到的那一大堆禮物,王杰希幾乎都要後悔自己特地跑這麼一趟了──感覺就好像特地來要禮物似的。

「一年就這麼一次,你當然得要使勁的要啊。」

「心意到就好了。」

「心意是不能當飯吃的。」

王杰希沒有理他。

公然翹班的方士謙一整日下來全都陪在王杰希的旁邊,明明實際上也沒做什麼事情,他卻完全不覺得無聊,就算只是看著這個人整理他辦公室外面那一堆花花草草,方士謙也覺得享受。

風中帶著青草的味道。

七月白日結束得很晚,五六點的時候仍然是淡淡的綠色,只是和早晨比起來要暗了些許。晚霞的黃覆蓋在其上,帶著帽子的星星和月亮爬上的天空,若隱若現的淡藍色形體點在空中隱隱發著淺色的光,偶爾還有一兩顆流星劃下來。

「杰希。」

「怎麼了?」

「你今天下午許了什麼願望?」

原先頭也不抬地蹲在自己植物面前的王杰希聞言抬起頭,漂亮的金綠色眼睛看著人。方士謙對植物沒有他來得擅長,曾經弄死過王杰希種植的藥草後就不太敢靠近那些東西的人靠在欄杆上,撐著下巴目不轉睛地看著他。

王杰希看了好半晌,勾起嘴角,「你問這個幹什麼?」

方士謙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當然是看看能不能幫你實現啊。」

「不是說生日許的願望都能成真嗎。」王杰希偏頭看著人,「那有沒有跟你說都沒關係吧。」

「你傻呢不是,跟蛋糕許願不一定會成功,但跟我就不一樣啦。」方士謙大言不慚地說著,看著他家的魔法師憋笑的模樣,整個人有點憋屈又有點好笑,乾脆露出一副可憐的模樣湊到王杰希的面前,「怎麼樣,跟我說個?」

方士謙的聲音低低地,很好聽。

不知怎麼的,王杰希忽然冒出一句:「欸,你等會兒給我唱首歌吧。」

「……行,怎麼不行。」雖然覺得對方有點跳痛,不過方士謙一秒就接受了對方的突兀,「除了這個之外呢,你還許了什麼願望?」

「這個不是我的願望……」下意識解釋了句,王杰希皺皺鼻子,「我希望老師今天就能回來。」

「老師?你是說大林嗎?」早上已經聽對方說過前任魔法師寄送信件的事情,方士謙並不意外,他訝異的只是對方許的願望,「你許願就許這個?」

王杰希點點頭。

方士謙有點意外,「怎麼什麼不許許這個啊。」

「今天是生日,其實我本來就有感覺至少我重要的人會幫我慶生。」王杰希這樣回答他:「雖然沒想過一帆也會回來。既然很多人都看見了,那就也希望能夠看見老師。」

林杰對他而言一直是亦兄亦父、亦師亦友的重要存在。

在見到很多人的很高興的日子裡,他希望連很久沒見面的老師也能見著。

「肯定可以的。」

方士謙微微勾起嘴角,這麼告訴一點也不貪心的大魔法師:「你今天一整天身邊都是幸運顏色,肯定是很幸運的一天,就算大林原本以為自己到不了,也能夠突然就順利抵達的。」

王杰希忍不住笑起來,「希望是吧。」

肯定會的。方士謙又重複了一次,給予眼前的人加深信心。

王杰希早上就說過,今天會是很好的一天。

今天是他的生日。

所以這個很好的人所有的願望都能夠實現。

方士謙笑著這樣告訴他,湊過去吻住了他喜歡的人的嘴唇。

王杰希閉上眼睛。

他聞到了青草的味道。

 

06

「杰希,生日快樂。」

评论(2)
热度(1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