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Night

*不知所云的隨筆(吧

*和之前寫過的吸血鬼設定不太一樣

*嗯,熟悉的爛尾(菸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不是中秋的時候寫中秋


大大的庭院裡明明只有兩個人,氣氛卻熱鬧地像是聚集著十幾人一樣。

高高架起的烤肉架還沒能放上鐵網和食材,擺放在上頭的木炭才剛剛得以順利燃燒,黑色的塊狀物堆疊在一起冒著紅色的火花,偶爾還有零星幾點的火光跳出來。調整木炭的位置讓火勢下降,張佳樂直到確定火焰不會讓食物變得外焦內生,他才興沖沖地拍了拍旁邊蹲在木炭堆前面、負責輔助自己的人的肩膀。

應該說,輔助自己的吸血鬼,的肩膀。

「可以了可以了,拿網子來吧。就說我很會生火吧!」

很得意地這麼對吸血鬼說著,留著小辮子的大男孩笑得很高興,站起來頓時比他高一倍的男人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按照對方說的取了鐵網給他。

比起那些有的沒的,他更在意眼前的這個東西:「這就是你們說的烤肉?」

「對啊,吃起來和一般在爐子上煮得很不一樣。」知道這隻吸血鬼只聞烤肉名不見烤肉實,張佳樂也沒有驚訝,放上烤肉架後把原先準備好的肉類一塊塊放上去,他教他怎麼刷烤肉醬,「烤肉的精髓就是在火候跟醬料上,你等會兒就知道了。」

很想說他其實吃不太出來什麼味道,不過見對方滿臉期待,孫哲平便把話吞回肚子裡。

在歐式的大房子附帶的小庭院裡烤肉著實有些詭異,不過自從把張佳樂領回來後,沒少做過怪事的孫哲平已經到了見怪不怪的地步,況且,比起在乎那點他自己並沒有什麼感覺的違和,他更在意的是眼前的人類小孩會不會高興。

黑色的天空沒有星星,帶著白暈亮光的圓月高掛在天上。

今天是個滿月夜。

「其實像今天這樣的日子,我們傳統上是會家家戶戶來烤肉的。」

用夾子翻動著薄薄的瘦肉,張佳樂像是跟人介紹地這樣開口:「吃柚子、吃月餅,烤肉、團圓跟賞月什麼的,傳統上都會做這些事情,不過不是每個家每個人都會這樣。」

孫哲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有些笨拙地在張佳樂指示的時候刷上烤肉醬。

活著的時候和死掉的時候都沒有經歷過烤肉這檔事,孫哲平的動作有些過於拘謹,張佳樂看著大吸血鬼的模樣就忍不住想笑,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養他的吸血鬼這個樣子。

看起來特別笨。

瘦肉熟的速度很快,張佳樂翻動旁邊的香腸同時夾起薄薄的肉,放到嘴邊吹了吹,他睜著亮晶晶的眼睛期待地看著他的吸血鬼,「吃吃看?」

烤好的肉片散發溫暖的香氣。

吸血鬼不需要吃東西,除了血液之外,任何食物之於他們都沒有補充能量的功用,孫哲平又是個活了幾千年的吸血鬼,甚至連血液都不再是他的必需品,可眼前帶著暖暖香氣的肉片卻是奇異地勾起了他食用的慾望。

所以他張口咬下,尖銳的獠牙刺穿烤得剛好的肉。

張佳樂漂亮的桃花眼睛一眨不眨的,「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味道。」孫哲平憑良心這麼說著,張佳樂的臉瞬間垮下來,「但是很好吃。」

張佳樂撇撇嘴,「都沒味道了還好吃什麼?」

孫哲平笑起來,他家小孩越來越容易生氣了。

不過他就喜歡這人對他使性子的小模樣,比起最初怯生生的模樣,現在要鮮活討喜多了。

「吸血鬼吃什麼東西都沒味道,但我就覺得你烤得挺好吃的。」

吸血鬼養的小朋友臉騰得就紅了。

孫哲平提醒他:「要焦了。」

下意識就是一陣慘叫,張佳樂連忙回神去翻肉,幸好不算嚴重,但是還是有點焦。張佳樂把熟了的夾起來放到一邊的盤子上,用剛剛夾食物給孫哲平的那個夾子給自己餵了塊肉,反正他們只有兩個而且誰也都不在乎這些,乾脆混在一起用。

孫哲平給他開了一罐多糖綠茶。

木炭的旁邊其實很熱,張佳樂一邊烤一邊吃,臉頰弄得紅噗噗的,還冒汗,孫哲平看著眉頭什麼時候皺起來都不知道,脫去黑色的斗篷、捲起白襯衫的袖子接過夾子把人趕到一邊,不用吃東西的吸血鬼說他來試試你去旁邊休息。

張佳樂自然樂見其成,咬著魷魚把爐子讓給吸血鬼。

孫哲平的手很大,看著他握著自己方才抓著的夾子時張佳樂更是有這種感覺。大大的手不甚熟練地替那些食物翻面,張佳樂趁這機會把玉米抹上奶油包住錫箔紙放到鐵架的下面,雖然他們總共只有兩個人、實際上吃的也只有張佳樂一個,孫哲平在張羅食材的時候還是弄了一大堆,感覺就是一個絕對吃不完的節奏。

但是吸血鬼說高興就好,吃不完他會想辦法。有他呢。

張佳樂不只一次覺得,自己遇到孫哲平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事。

短短的袖子擋不住身上的陳年傷疤,淡淡的痕跡卻是比過去要淺很多,張佳樂也不會再像之前那樣遮遮掩掩,雖然他還是覺得很不好看。自然地掛在沒有體溫的吸血鬼身上,張佳樂的兩手環著孫哲平的肩膀像是讓他背著,坐在椅子上的孫哲平比他要矮一些,是很難得的體驗。

孫哲平夾著肉片吹了吹,側過頭,「啊。」

乖乖張嘴咬下肉片,張佳樂正想要一點一點把算是大塊的肉吃進嘴裡,離他很近的吸血鬼卻是突然咬走的叼在外面還滴著肉汁的那一部份。

張佳樂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孫哲平嚼嚼嚼,覺得沒有張佳樂弄得好吃,舔了舔唇,曾經撕裂人類血管的獠牙泛著白光。

從來沒有傷害過張佳樂。

「你要喝飲料嗎?」張佳樂用鼻尖蹭蹭對方的臉頰問他:「會不會熱?」

孫哲平聳聳肩,「還行。」

吸血鬼的學習能力很好,除去剛開始的不熟練,後來烤出來的食物基本上都沒有燒焦過,配上人類小孩特別調製出來的醬料,拿出去賣估計會大排長龍。張佳樂黏在人身上吃得不亦樂乎,想到就幫廚師餵個幾口,忘記了就自顧自地吃,反正孫哲平也不需要這些。

鼓著腮幫子嚼嚼嚼的張佳樂看上去就像一隻小松鼠。

小小一個男孩子乾巴巴的,回過神來卻是解決了將近一半的食物,吃掉快兩人份食物的張佳樂飽得不得了,累癱在小椅子上不想動,孫哲平把人抓到自己懷裡抱著,讓和他比起來瘦瘦小小的人類孩子可以靠著自己的胸膛。

兩個人的身形差距很大,看上去就像大熊疊小熊,又像是孩子窩在大大的布偶娃娃裡面。

安全感很足。

因為小孩的要求,孫哲平並沒有再繼續往下烤,將爐子上的最後一隻蝦取下來,練就一身強悍剝蝦能力的吸血鬼把蝦殼去掉放進小孩嘴裡,油油的手沾著蝦子的醬汁,吸血鬼不顧小孩的抗議讓他順便舔乾淨,軟軟熱熱的舌頭和嘴唇滑過手指,對於彼此都是記憶深刻的觸感。

張佳樂的耳朵整個紅了。

月亮很圓,沒有人工燈具照明,歐式大房子仍然一片明亮。

張佳樂默默地把孫哲平的手指擦了個乾淨,飽足感讓人有點睏,他打了個哈欠卻是剛好看見圓圓的月亮,白暈的亮光將月亮的輪廓柔和了不少,張佳樂看著看著就笑起來。

孫哲平有一下沒有下地親吻他的髮旋,「高興了?」

「本來就很高興啊。」張佳樂眨眨眼睛,笑瞇瞇地,「我好久沒過這麼高興的中秋了。」

張佳樂有個美好的童年,雖然日子曾經一度很不好過,但被孫哲平撿到之後,他如今的每一天都比起那些漸漸淡去卻仍然在心中留有一席之地的幼年時期還要更加的高興。

他覺得很滿足。

孫哲平微微勾著嘴角,不自覺地摩娑他手腕處的血管,規律的脈動傳遞過來。

他親親他的額頭。

對於吸血鬼來說,即便活過上千年而失去血液的需求,對鮮血的渴望仍像是刻在體內的本能,被他抱在懷裡的人散發著血液的香甜味道,孫哲平隱隱感覺到自己的慾望,明知道靠這麼近只會讓自己難受,他卻偏執地不肯鬆開摟著男孩的手。

溫溫熱熱的,還活著的、鮮明的,可以陪伴自己的人。

男孩對賞月的興致沒有很高,看沒兩眼收回視線卻是無預警地對上他家吸血鬼赤紅色的眼睛,孫哲平的表情看上去很冷靜,青筋也好好地藏在蒼白的皮膚下,平時黑幽幽的眼瞳是唯一表現出他不對勁的地方,那像是血一樣的顏色充滿男人的一對瞳孔,張佳樂卻是一點也不害怕。

戳戳吸血鬼的手指指間,人類問他:「你想喝我的血嗎?」

孫哲平的喉結不自主地滾動了下,「張佳樂,你很勇敢。」

「那當然。」張佳樂理所當然地這樣說著,「……被吸血會很痛嗎?」

看著瞬間慫的人,孫哲平愣了愣,忍不住笑出來。

張佳樂惱羞成怒,「幹嘛啦,被咬破皮膚血管聽起來就很痛啊!我問一下不行哦!」

正常人應該都不會問的。不自覺地摩娑對方的舊傷疤,孫哲平看著人的眼神很溫柔,那是幾乎不曾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眼睛會出現的情緒,「一般人都直接逃了,不然就是說不要過來,哪還會問會不會痛。」

「因為那是一般人啊。」張佳樂哼哼唧唧:「……你一開始救我的時候不就是說把我當儲備糧,都兩年多了也沒看你喝一口啊。」

我才想說要問的。張佳樂很不高興地嘀嘀咕咕。

沒想到對方會把自己隨口說的話記在心上,孫哲平一時間有點愣,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

留著長指甲的手碰上對方的頸側,張佳樂下意識縮縮脖子,比起嚇到更多的是因為癢。他很認真地看著擁抱自己的吸血鬼,一雙桃花眼睛裝著滿滿的信任。

至少他知道孫哲平不會吸一吸就把他吸死了。

 

「為什麼要救我?」

「如果你非要個理由,那就當作我要留著個儲備糧吧,餓了就喝兩口血。」

 

張佳樂有個很好的童年,但是在父母雙亡之後,住到伯父伯母家的年幼孩子承受的是像奴隸一般的待遇,打罵挨餓都是家常便飯,他沒能上學、沒有朋友,睜眼後、閉眼前等著他的都是做不完的工作和無止盡地責打。

直到他在聽說要被賣掉之後逃出來而遇上孫哲平,他都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逃出來的時候是個雨夜,他昏到在路上被剛好出來的孫哲平撿走,睡了一天後醒來,他向救了他的吸血鬼問出那樣的問題。

張佳樂記得那天今天一樣都是個月圓夜。

那個時候的他只有茫然和無措,不像現在的他有孫哲平和烤肉。

吸血鬼笑起來,「至少目前還不會吸,你放心吧。」

「你不吸血都不會怎樣嗎?」

「當然不會。」孫哲平很冷漠地回答他:「我早過了那個年紀。」

張佳樂:「……」

這種話聽起來怎麼那麼奇怪?

孫哲平沒理他。

低下頭和男孩額頭碰著額頭,他深深地看著那一雙漂亮而清澈的眼睛,乘載滿滿信任的桃花眼睛漂亮的不得了,吸血鬼和愣住的男孩對視了好些時間,低低地笑起來。

他湊過去碰碰對方的嘴唇,按著張佳樂的後頸和他交換一個唇齒交纏的親吻。

「不吸血,就用這種方式代替吧。」

張佳樂的臉騰的就紅了。

孫哲平心情很好地聳聳肩。

「孫哲平你這個吸血鬼是有戀童癖嗎!」

「又不是第一次親了你生氣什麼。」孫哲平完全沒覺得自己哪裡不對,反正以他的年紀就算跟個九十歲的老人在一起也還是老牛吃嫩草,那喜歡上張佳樂也沒什麼問題,「累了吧,東西收收回去洗洗睡?」

張佳樂整個咬牙切齒,「……你當初會救我難道就是因為你對小孩有興趣?」

當年不過是隨手的孫哲平總覺得張佳樂這話怎麼聽怎麼奇怪。

想了想,他半開玩笑地捏住對方的鼻子,「嗯,真要說的話,大概是你眼睛生得好看?」

拍開對方的手,張佳樂不想跟他說話了。

鬧彆扭的小孩偏著頭不想看他的模樣看在孫哲平眼裡只覺得可愛,好心情地把小孩子抱起來,他帶著人穩穩地往身後的歐式大房子走。

忽然想到什麼,他問他:「你想吃柚子還是月餅?」

張佳樂愣了愣,下意識皺起鼻子,「我都快撐死了吃什麼啊,明天再說。」

孫哲平挑挑眉,「你不是說這種日子就是會吃嗎。」

「但是也沒說一定要吃啊。」懶懶地窩在高大的人的懷裡,被寵得很習慣的人打了個哈欠,「那種東西什麼時候都可以吃啊,在今天吃只是習俗,但是也沒人說一定要遵守。」

只要陪著自己的人一直都在,那什麼時候都可以說是團圓。

活了上千年的吸血鬼不懂這個道理,但是他知道只要張佳樂高興就好,既然對方不想吃那他自然是順著人,服務周到地把人送到他們倆的房間,孫哲平順手替他撥了撥頭髮。

一身烤肉味壓過了鮮血的味道。

「你去洗個澡吧。」

張佳樂揉揉眼睛,「那東西怎麼辦?」

「等下我會想辦法。」

打算隨便招來個什麼把那堆或生或熟的東西分類解決掉,孫哲平向來懶得整理,只是他也不想看張佳樂那麼辛苦地收東西,自然就苦了那些雜七雜八硬要跟在他附近的種族。

湊過去親親男孩的額頭,吸血鬼哄著人類進了浴室,臉上仍掛著淺淺的笑意。

出於一種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心態,孫哲平伸手去觸摸自己的手腕脈搏,不再跳動的心臟沒能讓那裡產生任何脈動,和張佳樂不一樣,他是已經死亡的、永遠陷入黑暗的生物。

陽光之於他刺目而痛苦,死亡的時間超過上千年,他甚至失去了追求的渴望。

而張佳樂是他的月亮。

即便在黑夜裡,仍然陪著他沉淪。

閉上赤紅色的眼睛,孫哲平無聲地笑起來,表情溫柔又寵溺。

   
评论(6)
热度(32)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