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看星星

*我連TAG都不敢打了

*別問我這啥

*只是為了消除桌面那些被丟棄又捨不得的稿子

*世界再見

撈個調查/預定

TW:場上預定頁面 / 事後通販頁面

鹿港:微博印調頁面


沒有光害的夜空比想像中要美的多。

那是一種難以用言語形容的美,天很大、很遼闊,無垠的黑色畫布上點綴著閃爍的白光,星星的光芒並不刺眼,就像夜空不具有侵略性,黑色的天空有著寧靜心神的效果,光是看著,心情就能夠一點一點地平靜下來,回歸到安靜之中。

這是孫哲平很久沒有的感覺了。

「是因為你們那邊沒有星星可以看嗎?」

偏偏頭看著坐在自己身旁的人,張佳樂的眼神裡有著藏不住的好奇,比起這片日日可見的黑色天空,他更想知道孫哲平過去有著怎樣的生活。

對方眼巴巴的模樣莫名像是小動物,孫哲平不自覺地笑起來,「星星還是有的。」

張佳樂偏偏頭,「那?」

「我們那邊很難看見星星,地上太亮了,蓋過天上的光。」抬起頭看著無垠的夜空,孫哲平的聲音低低的,在安靜的環境下格外清楚,聽起來像是溫柔的歌謠,「想看星星的話必須到山上,我就看過那麼一次,還沒有你們這裡來得壯觀。」

「這樣啊……」有點愣愣地看著孫哲平,張佳樂眨眨眼睛,「那為什麼說很久沒這樣的感覺?」

「我們那邊的生活速度很快,快到你很難想像。」撐著下巴看著「異世界」的人,孫哲平漫不經心地回答他的問題:「每天該做的事情多到數不清,沒有做完的問題也一堆,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有多久沒有像這樣休息過了。」

張佳樂啊了聲,「那樣不是很累嗎?」

「是很累啊,所以我才喜歡這裡的環境啊。」

孫哲平不經意地勾起嘴角。

放鬆又自然,還有他喜歡的人在。

夏天晚上的風吹起來相當舒服,旁邊離自己很近的人的長髮卻是不停地刺到他的臉頰,孫哲平撥開來順手幫他勾到耳後,順勢和張佳樂交換一個親吻。

仰頭看去,一望無際的天幕就在自己的上方,坐在高高的屋簷上看著,似乎伸手可及。

今天是個滿月夜。

「大孫,你都不會想念嗎?你那邊的人、朋友,什麼的。」

「我爹媽幾年前就走了,家裡也沒有其他的兄弟姊妹什麼的。」盯著黑色的星空,孫哲平也不知道自己具體是在看什麼,就是移不開視線,「朋友在出社會之後也沒幾個再聯繫的,沒什麼好牽掛的。」

也就是因為這樣,孫哲平才能毫無顧忌地融入現在的生活,而不是想辦法要回去。

穿越這種事情孫哲平是從沒想過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之前看到電視上在播這類的劇情,他都會毫不猶豫地轉台,誰知道某一天會換成自己過來,還是個這輩子從沒聽過、不知道是哪來的世界,大概也就他這種心大的可以沒有心理負擔地試圖在這裡生根吧。

和他原本的世界比起來,這個從未聽過的城市要來得緩慢而且樸實,有點像是原世界的鄉下,不過滿地跑的魔法師和劍客讓這個地方多了幾分異樣的色彩。可能是這裡的奇幻色彩比較高、也或許是張佳樂本身就是這樣的人,對於他如實說出來的穿越,收留他的人並沒有半點質疑。

甚至可以說相當好奇。

「畢竟我看到你的時候你樣子也滿特別的。」張佳樂是這樣告訴他:「那身衣服就很奇怪。」

當時只是穿著普通T恤的孫哲平聞言也只是聳聳肩。

就算他奇裝異服,更多人應該是把他當成神經病,而不是像張佳樂這樣深信不疑。

和原先那種有很多輔助工具的社會不一樣,這裡的物質狀況落後很多,最基本的瓦斯爐或者電冰箱都沒有,交通依賴動物,建材歸於自然,就連縫紉都是依靠最原始的織布機,孫哲平剛來的時候真的很難接受這個以物易物都能成功完成交易的世界。

但現在的他更喜歡這裡。

「因為和你那邊不一樣嗎?」張佳樂問他。

孫哲平笑了笑,說,因為人。

「因為你。」

側過頭把臉埋在張佳樂的頸側,孫哲平原先向後撐著的手改摟住對方的腰,他的頭髮蹭到張佳樂敏感的耳朵,怕癢的人下意識縮著脖子想推開大腦袋,孫哲平暗暗嘖了聲,在不和人分開的前提下調整了位置。

張佳樂跟著靠在孫哲平的腦袋上。

夜晚很安靜。

和他原本所在的世界全然不一樣。

這裡的人過的生活就好像是他們那裡的鄉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他們這樣大半夜不睡覺爬上屋頂看星星的人只會被當作神經病,是因為張佳樂發現孫哲平靠著窗戶欣賞,他們才會爬上來的。

靠孫哲平一個來這裡不過兩個多月的人,實在沒辦法獨自爬上去。

張佳樂打了個哈欠。

孫哲平像是抱著玩偶似地從後方緊緊地把張佳樂鎖在懷裡,屋簷沒有想像中平坦,他們坐的位置有一點高度落差,他能夠很自然地把臉埋在對方的頸窩,有種被張佳樂的存在包圍的感覺。

張佳樂側過頭用腦袋敲敲孫哲平的大頭,「欸,我覺得你怪怪的。」

孫哲平的聲音有些含糊:「有嗎。」

有。張佳樂不自覺地拍著扣在自己腰間的手。雖然不討厭,但是他覺得孫哲平今晚特別黏。

孫哲平抬起頭,嘴唇擦過張佳樂的臉頰,「我覺得我很正常。」

「那就正常吧。」張佳樂也不是很在意,「你高興就好。」

孫哲平愣了愣,反應過來的時候忍不住笑起來。他長這個大還真的沒有人告訴他這種話。

張佳樂眨眨眼睛,「你幹嘛?」

湊過去親親他,孫哲平的一聲沒事溶化在兩個人交纏的唇舌之間。




-----

是不是很像偶像劇跟少女漫?
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哭著都要放棄自己了

评论(6)
热度(1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