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吵吵架

*短短的

*努力練習中


擦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時,王杰希習慣性走入客廳。

他們的家一向整理得很乾淨,雖然兩個人的工作時間都很長,卻是誰也沒有忽略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擺放在既定位置的物件讓整體空間看上去相當舒服,零碎小物裝在盒子裡,桌面上沒有遺留垃圾,在一片秩序中也就讓吹風機看上去格外不協調。

王杰希抿抿唇,伸手碰了碰小型家電,吹風機本身不帶溫度。

很顯然地另個人並沒有使用。

沉默半晌,他暫時將吹風機放在一邊,坐在沙發上把濕髮再擦乾一些,他插上吹風機的插頭,小型電器在開關開啟後發出不絕於耳的噪音,不過他們房間隔音都很好,王杰希知道縮在房裡的那個人肯定不會聽見。將頭髮吹個八分乾就算了事,王杰希把使用完畢的吹風機放回抽屜裡,下意識抬頭看了眼時鐘,將近三點。

他皺了皺眉,猶豫了下把燈關上、起身走往書房。

偌大的空間分成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唯一的相似點就是放滿書與文件,看上去有很濃的辦公氣息。他們的寵物就住在兩個人的書房,三隻不同顏色的貓疊在一起睡成一窩,旁邊運轉的電風扇保持著室內的空氣流通,王杰希站在門口出神地看了會兒,輕輕地關上門。

他回到了房間。

空調發出細微的運轉聲,關上主燈的房間打著兩盞小燈,不算全然的黑。

王杰希站在門口好些時間才放輕腳步走進來。

早就躺在床上的方士謙縮成一團面對牆壁,大大的雙人床愣是留出超過一半的位置給人,王杰希看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要生氣還是要笑,最後只剩慶幸他不需要吵醒睡著的人。輕手輕腳爬上床,他小心翼翼地關上床頭櫃上的小夜燈,房間頓時只剩下不遠處桌燈微弱的光芒。

窗外什麼月亮都沒有。

柔軟的床鋪和熟悉的氣息給了人很大的安全感,放鬆下來才發現自己有多疲倦,王杰希皺著眉忍受一口氣襲上來的全身痠痛,過了片刻才熬過了那股難受。

王杰希無聲地吁了口氣。

下意識側過頭看人卻是撞上黑黑的腦袋,王杰希抿抿唇,翻過身學著對方的樣子把自己縮成一顆球。他的床位並不靠牆,貼著邊邊睡就好像要掉下去,王杰希卻是不擔心這個,掙扎著調整下位置,長時間帶來的勞累讓他的身體發出喀啦喀啦的細小聲音,不經意地,他的腳撞上了個溫暖的東西。

透過觸感,王杰希知道那是方士謙的小腿。

腳心碰到東西難免會覺得有點癢,溫熱的體溫透過肢體接觸傳遞過來,開著適當溫度的空調房並不冷,他卻覺得這個偏高的體溫讓他感覺到溫暖。似乎睡著的人沒有動靜,王杰希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沒有挪開他的腳。

腳心是比手心還要敏感而柔軟的地方。

心臟和左手共用一條神經,腳卻是連結著心。

王杰希不是第一次和方士謙形成這個姿勢,而他從很久以前就這樣覺得。

任何人都可能在見面、跌倒或者任何時候對人伸出手,手心和手心碰在一起沒有想像中困難,但要讓腳掌甚至腳心碰住到一個人,沒有足夠親密足夠信任是辦不到的。

沒有人會願意被別人毫無原因地踩在腳下,就像沒有人會主動對陌生人暴露最脆弱的地方。

王杰希沉默地看著黑暗的房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和方士謙兩個人布置出來,他閉著眼睛也知道哪裡是床頭櫃,他知道手伸多長可以打開電燈,也知道走幾步可以碰到桌面。

那是最親密的。

王杰希這樣想著,像是看著又只是發呆,過了好半晌才感覺到眼睛的乾澀。

眨眨眼睛,他深吸口氣還是選擇轉過身,無預警地卻是被往前一扯,和方士謙貼在一起的時候他還有點愣,感覺枕邊人的氣息撒在自己的臉側,王杰希呆呆地眨眨眼睛。

「……你還沒睡?」

「早睡了。」方士謙的聲音帶著幾分困倦的沙啞:「……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洗完澡之後。」王杰希乾巴巴地回答他:「……我去書房看了會兒貓。」

方士謙閉著的眼睛登時睜開來,黑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格外的亮,遠遠留著桌燈的房間並沒有想像中的黑,王杰希連他眼裡的控訴都看得見。

王杰希眼神不自覺地閃躲,又不懂自己是在躲什麼。

方士謙和他鼻子跟鼻子撞在一起。

「……是你自己訂規矩……」方士謙的聲音糊在一起,幾乎要聽不到:「冷戰不許睡書房。」

「我沒要去睡。」王杰希蹭蹭他,聲音不自覺放柔了些。或許一瞬間有,但他確實沒有,「只是去看看牠們有沒有問題,電燈有沒有關……看完我就回來了。」

方士謙拉開距離避免他們變鬥雞眼,兩個人在黑暗裡對視了好些時間,他又低下頭。刻意地撞上對方的額頭,聽著王杰希痛呼的聲音,他伸手幫他揉了揉,「不痛。」

「你不撞我我就不會痛。」

「誰叫你要先招我。」方士謙的聲音略為提高,把人摟緊一些,「你的錯。」

王杰希簡直不知道要說什麼。

在他的耳邊哼哼唧唧,方士謙張口咬住對方的耳垂。

王杰希倒抽口氣,還沒來得及抗議對方卻是收了口,他沿著他的臉部線條落下幾個親吻,呼吸和話語交織在一起,帶了點討好的意味,「不氣了,嗯?」

「……是誰還在生氣。」

「我睜開眼睛就看見你背對我。」方士謙的聲音聽上去又想睡了,「你醒著呢……」

王杰希伸手拍著他的背脊,就像對方常做的那樣,「……行了,就當沒這回事吧。」

「成交。」方士謙努力跟睡意拔河,拚死也要睜開眼吻他,「你有沒有吹頭髮啊……」

「都吹了,我看到你拿出來的吹風機。」勾起嘴角,王杰希終是忍不住笑了,「你就別管這些了好好睡,難得明天可以晚點起床。」

方士謙的眼睛都睜不開了,「……明天再跟你說。」

王杰希嗯了聲。

原本就很疲倦的人靠著王杰希睡過去,他的鼻子和他的鼻子幾乎撞在一起,黏得緊緊的也不知道哪一口氣是哪一個人的。方士謙的手鬆鬆地掛在王杰希的身上,仍然維持著擁抱人的姿勢,王杰希小心地在不打掉他的手的狀況下幫兩個人都拉好棉被,說起來是小事做起來卻難,被擾動的方士謙皺著臉收手把人抱得更緊,嘴唇擦過王杰希的鼻尖。

王杰希低低地對他說沒事。

咕噥著不知道什麼,方士謙就沒動了。

小心地替兩個人拉好棉被,王杰希疲憊地吁了口氣,瞇著眼睛看著昏睡過去的人,他皺著眉頭踩上他的腳背,兩隻腳的腳心傳來和方才不一樣的感覺也不太一樣的溫度。

王杰希湊過去親親他的鼻子。

「晚安。」

房間只剩下空調的聲音與兩個人的呼吸聲。

评论(8)
热度(63)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