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隨便說點什麼

突然想隨便說一點什麼。跟文相關、吧。
隨筆記錄個,給之後的我看(?)

(一)

這幾個月寫文一直有感覺到明顯的瓶頸,但說實話也不是第一次,我覺得這東西之於我就跟月經沒兩樣,隔一陣子就會來、來得當下難過得要死,但是除了面對之外也沒別的辦法。

有時候會覺得這個瓶頸期很妙。雖然很賭爛但是、真的很妙。

如果順利度過去,其實我自己會(私以為)自己有所成長,不管是文筆或者什麼,可能是為了度過去的沉澱或吸收起了作用吧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過不去,時間一拉長,這種感覺甚至可怕地會讓人真的失去寫文的能力。

在當下其實是絕望的。

會覺得自己怎麼這麼糟糕、寫出來這種什麼東西、我真的會寫嗎、之前那些文章是怎麼寫出來的、我要怎麼寫、要寫什麼、沒有手感、打開word一片空白、有靈感但沒手感沒卵用、沒靈感更沒手感乾脆我到底在幹什麼,那種質疑自己的感覺真的會讓一個創作者喘不過氣。

但你能怎麼辦?
我聽到的加上我自己的都是:關上word,看看別的東西吧。

這個方法當然有效,不然我現在依然發不了文(但我不能說我現在就走出來了)不過當中的痛苦一點也不會少。在這個過程中我曾經跟三次元的朋友討論這個問題,他告訴我:有時離開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我那時候回他,但是我就是不想離開啊......

真的是,因為有愛,人才能走下去。

(二)

最近爬了不少跟寫文有關的帖子(但其實也只是轉到我這裡而已)

裡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至少有兩篇同時指出「不要使用副詞」這件事情,這讓我真的忍不住想副詞真的有這麼可怕嗎XDDDD
方王的《吵吵架》是我嘗試把副詞抽掉之後努力去寫的,不得不說,抽掉副詞真的很不習慣,寫起來有點彆扭,但我個人感覺可能好像稍微好一點?
倒不是說領悟到副詞有多不好,只是覺得,抽掉副詞之後,就像那些文章說的,你必須學著用角色的對話與動作闡述出原本想表達的副詞的感覺,這樣一來,自然要具體很多......吧(。

不知道有多少文章特別說,寫文的時候要盡量多用描寫,不要用單純了副詞形容詞去說一個人好漂亮,可以的話要具體的形容他的深邃、他的帥,五官如何、肢體如何,這樣才容易讓人有畫面感。描寫的這部分一直是我的弱項,記得很久以前還有在玩雙花60分的時候有寫過一篇跟眼睫毛有關的,我回頭去看真的......幹我這輩子大概再也寫不出來了吧(。

這種時候就會特別覺得,我不能玩重生,一玩重生我就毀了←

不過我後來又覺得,其實有時候副詞還是有一定的重要性,我指的是描寫人物的時候。
就像無數人舉例的,「王杰希心虛地低下頭。」跟「王杰希眼神不自覺地閃躲,又不懂自己是在躲什麼。」相比後者要比較好一點,但是有時候一個副詞表達地並不是它原本想表達的意思,例如「某某某冷酷地說」、「某某某冷漠地說」,這個冷酷跟冷漠並不一定是原意,靠描寫根本辦不到吧!
當然可能可以只是我太廢了
中間值對現在的我真的挺難拿捏的。

這時候就覺得,寫文真他媽的難。
之前覺得都是隨筆寫來,一個腦洞開挖的速度真的很快,過去的我寫完也很快,只是越長越大、越看越多,就會覺得那些東西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好。
要多看、要學習。
這算是一種成長吧?雖然過程挺不愉快的。

現在寫文對我來說仍然很有趣,卻並不是很短的時間就能完成的事情。
但我還是想繼續努力。

(三)

寫文很難,但是畫畫更難。
以我的個人立場來說,千萬不要強迫一個電腦白癡的文手去畫畫。

美感跟設計感比手感和靈感還特瑪的難抓。
以及,
你可以沒有美感,但是你不能連數學都沒有(。

這是我做了這陣子的美工之後的血與淚。
雖然我跟我三次元朋友說到的時候,她笑著跟我說她認識的繪者剛好都是數學要重補修,我那時候沒來得及告訴她我的想法,我個人是覺得,你有美感當然是最好的,但是如果你非得設計什麼又沒有美感時,沒有數學會讓你更崩潰←

因為我可以用我的數學能力一直算中間值對齊排列努力讓東西變好看,
在我不知道它怎樣才會好看的時候(。

當然這是我的立場啦,個人發言個人發言。


嗯。
2017/8/2 隨筆。

评论(11)
热度(6)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