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七天鑑賞期

*幹老娘還是趕上了!!!

*時間太趕最後還是直接跳最後一天,希望看得懂......

*但我不管了(。

*生日只剩下五分鐘,孫總裁生日快樂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越來越好!我相信你!


張佳樂生成意識的時候,聽見的是冷氣的運作聲。

開了整晚的冷氣讓房間相當涼爽舒適,露在外頭的腿卻是有點冷,張佳樂睏得睜不開眼睛,迷迷糊糊地把腳伸進棉被裡卻是感覺踹到什麼溫熱的東西。煩。咕噥著誰也聽不動的話,他下意識多踩了幾腳。

「別鬧……」

低低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倦意,基本上也是聽不明白的,但是扣在身上的手臂制住張佳樂的動作,已然無聲地表達出說話人的意思。迷迷糊糊之間被壓住肚子,張佳樂皺著眉頭悶哼了聲,小動作的掙扎起來卻是受到壓制,他感覺到自己被什麼牢牢捆著,半個身體還被人壓在身下,根本難以動彈。

他感覺到有人的呼吸撒在自己的臉上。

張佳樂睜開眼睛,模糊的輪廓浮現在眼前,定睛半晌才辨認出那是孫哲平的臉。還未開機完成的腦子頓了好幾秒,在徹底明白什麼叫做「孫哲平的臉」,張佳樂徹底清醒了。

孫哲平的腦袋就埋在張佳樂的頸窩,大半個身體壓著睡覺很不安分的人,似乎是感覺到枕邊人的視線,他皺著眉頭往枕頭處鑽了鑽,不經意地卻是和張佳樂貼得更緊了,臉頰和他貼著臉頰,孫哲平幾乎是貼著張佳樂的耳朵在呼吸。

平常被吹了口氣就會像蝦子一樣縮起來的人被壓住身體完全動不了,張佳樂的耳根爬上紅色,咬牙瞪著自己身上那個呼呼大睡的人,他的手堪堪抓著對方的衣服,很想不顧不管地大力把人搖起來,只是又狠不下心來真的做下去。

幸好孫哲平先一步醒了。

不知怎麼突然睜開眼睛的人表情有點呆,過了幾秒才發覺姿勢哪裡不對而往後退開,對上張佳樂一雙桃花眼睛,孫哲平打了個哈欠,「……你怎麼起來了?」

「……被你、壓起來、的。」張佳樂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從牙縫裡鑽出來的一樣,帶著濃濃怨氣,「你到底滾不滾開?重死了你快閃邊啦!」

孫哲平嘀咕了聲,他把臉埋在張佳樂的枕頭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隨著翻了個身躺回自己的枕頭上,可他的手卻仍然緊扣著張佳樂的身體,最後換成張佳樂壓在他的身上。

張佳樂:「……」

一個健康的男人早上真的應該要這樣玩?

調整下姿勢讓兩人都能舒服些,張佳樂順手摸了兩下胸肌腹肌。

孫哲平表情複雜地看著他。

張佳樂咳了兩聲,「看我幹嘛?」

「沒事。」貼著人的額頭搖了搖腦袋,孫哲平又打了個哈欠,「現在幾點了?」

以一個扭曲的姿勢轉過頭,張佳樂皺皺鼻子,「還沒四點。」

「那陪我再睡會兒……」孫哲平的聲音又含糊起來:「累死了……」

「你當我不累啊,要不是你壓我,我哪會起來。」總覺得這個姿勢還是有些彆扭,張佳樂掙扎兩下,卻是沒能把他的手撕開來,「欸你放手啦,我想躺好睡覺。」

孫哲平的呼聲響徹雲霄。

張佳樂:「……」

抽著嘴角看著明顯是在裝睡的人,張佳樂無言以對了好半晌,最終還是只能妥協。

 

張佳樂又一次醒過來的時候,孫哲平還在睡。

這回是被鬧鐘聲吵起來的人抓著頭髮滿臉不悅地關掉開關,呈一個屍體狀地躺回床上,他在柔軟的棉被堆裡又掙扎了下,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離開床舖。

他打了個大哈欠。

張佳樂總會在晚上的時候打開房間門口的暈黃色小燈,柔和的燈光離床鋪有段距離,不會影響睡眠也可以幫助視物,放輕動作地離開房間,他頂著頭亂七八糟的頭髮去浴室盥洗。拖著拖鞋挪動到廚房,他拿出牛奶滿上一杯,同時將四顆大饅頭丟入電鍋,裝水蓋蓋子插插頭按開關,還是很想睡覺的人揉了揉眼睛,一口一口地喝著牛奶。

冰冰涼涼的很舒服。

喝光了牛奶,張佳樂又倒了一杯,拿著杯子走回到客廳。習慣性地打開電視轉到新聞頻道,他聽著固定的晨間日報等待著每日的天氣預報,見還有點時間,他先回去房間換了衣服。

打開房間,撲面而來的冷氣很涼很舒服,張佳樂享受著涼風卻是在看見仍呼呼大睡的人時忍不住抽抽嘴角,快速換了衣服,他盯著床上那隻有暑假可以放的渾蛋高中老師好半晌,最後還是只幫他蓋好棉被、調整好冷氣的溫度就走出房間。

天知道他比較想把他打起來。

回到客廳看了下天氣預報,他隨手將自己那頭及肩的紅色半長髮梳成小馬尾,聽見主播精神抖擻的播報聲,張佳樂的眼神有點死。

「十七號了今天。」孫哲平的聲音無預警地出現:「你想好了嗎?」

「──嚇!」猛地被對方嚇到,張佳樂倒抽口氣,「渾蛋你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怎麼都沒有聲音啊嚇死人了王八蛋、靠……」

「……我有出聲吧。」

「出你聲個大頭鬼啦。」張佳樂翻了個白眼,拍拍胸口,他問他:「你剛說啥?」

「我問你想好沒。」孫哲平不介意重複一次:「十七號了。」

張佳樂:「咳咳咳咳咳咳咳……」

孫哲平:「……」

抽著嘴角看著被嗆到的人,孫哲平動了動手指,骨頭傳來喀拉聲,他很想往他腦袋扒下去。

但他最後還是忍了。

聽見傳來電鍋電源跳起來的聲音,孫哲平轉身進了廚房。將蒸好的四顆大饅頭放上盤子,他夾著牛奶和肉鬆的罐子走回客廳,放到桌上前就被張佳樂攔截下來叫他去刷牙,等到孫哲平盥洗完出來,張佳樂正在啃他的饅頭,習慣性地把白色的拳頭大饅頭撕成一塊一塊的。

桌上的、他自己的早餐中有一顆饅頭已經夾了肉鬆。

孫哲平逕自在張佳樂的旁邊坐下來,沙發陷了進去,他伸手去拿杯早餐才發現張佳樂的視線不在電視新聞上,兩個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那雙桃花眼睛急急忙忙地轉開來。

他笑起來。

「你今天有打算回來吃嗎?」

「什、哦、哦哦。」張佳樂結結巴巴的:「有、應該會、吧。」

孫哲平一口咬下大半顆饅頭,「那我晚餐就連你的份一起叫啊,外賣。」

「好、好啊。」張佳樂頓了頓,又瞥了孫哲平一眼,見對方的模樣看上去相當正常,他整個人有些不知所以,最後還是只能挑個最安全的話題:「……你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床?」

「不知道,就是醒了。」孫哲平抓抓頭,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想睡再回去就成。」

「……有暑假可以放很了不起嗎?」

只能按時上班的員工面無表情。

結果孫哲平還真的給他點點頭說挺不了不起的:「不服你來咬我啊。」

張佳樂迅雷不及掩耳地抓過他的手腕咬下去。

孫哲平推著他的腦袋反咬他一口。

兩個半大不小的人打打鬧鬧卻還是顧忌時間,張佳樂是踩線出門的。他在門口穿著帆布鞋,孫哲平蹲在玄關邊看著張佳樂的動作,有幾分沒話找話的感覺在:「傘帶沒?」

「預報是說不會下雨,但我帶著了。」

「那就行,路上小心點,不要趕時間就橫衝直撞沒好好看路。」

「知道了、你我老媽啊。」張佳樂翻了個白眼,「我出門囉。」

「等等。」

孫哲平說著站起身,他的手抹過自己的嘴唇再擦過張佳樂的額頭,替他撥正亂糟糟的頭髮。

張佳樂臉頰騰得就紅了。

孫哲平笑起來,「去吧,我在家等你答案。」

張佳樂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總覺得孫哲平的笑臉有點刺眼。

他連自己怎麼走出家門的都不知道。

渾渾噩噩進了公司,他和孫哲平的微信跳出一封訊息,奇怪的是對方問他怎麼不洗衣服。想來他是注意到自己那個專門裝髒衣服的洗衣籃,他隨手回了句平常沒時間都假日洗,接著補了句你問這個幹嘛,可對方卻是過了好幾分鐘才回說沒什麼。

張佳樂才不相信孫哲平的沒什麼,可是上司來了,他也只能當作真的沒什麼。

 

張佳樂一整天的工作效率只能用糟糕來形容。

他滿腦子打轉的都是今天是第七天,渾沌的腦袋幾乎很難思考,平時動動手指就能寫出來的程式碼硬是擠了三個小時也生不出個蛋,好不容易熬過一個早上,他在公司附近買了個便當窩在店家的角落吃著,在難以理出思緒的狀況下,他不想跟人說話。

他點開微博,猶豫了下還是登出自己的帳號密碼,的手指在空中移動著,在空白的介面輸入另一組帳號密碼,張佳樂看著登入成功地畫面有些恍惚。

孫哲平的微博空的令人髮指,認真開之後更是不忍說,裡頭少少的幾條都是張佳樂發出來的,想了連帳號密碼自己都知道這個根本是頂著孫哲平名字的小號,張佳樂抽抽嘴角,心裡那點微妙被哭笑不得取代。

直到他翻到一張他們倆的合照。

那張照片是兩年前的今天發出來的,照片裡的他們和現在的模樣相差無幾,張佳樂的手臂勾著孫哲平的脖子強行拉著人自拍,被硬拖過來的人臉上還沾著鮮奶油,純白的顏色和他的古銅色皮膚有著鮮明的區別,張佳樂看著照片裡的過去發愣了好半晌,連筷子都停下來了。

他才想到,今天不只是鑑賞期的最後一天。

「……我都忘記了。」

拍拍腦袋,張佳樂勾起嘴角,那卻不能說是一個笑容。

孫哲平在他心裡真的不一樣。

但他的不一樣真的是孫哲平想要的一樣嗎?

張佳樂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購買的商品基本上都會有七天的鑑賞期,在七天之內可以無條件退貨,然而送上來的告白即便先打上了試試的名號、約定好了給答案的時間,但他仍然做不到毫無理由的退件。

但是張佳樂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又或是孫哲平真的渴望的。

思考過了一個午休還是沒有答案,張佳樂長長地嘆口氣,回到工作崗位的時候還是悶悶不樂的一張臉,活脫脫憂鬱小王子的模樣,好在上司鎮守辦公室的狀態下人人自危,張佳樂不會在這種時候收到別人的關愛。

他是怎麼看孫哲平的?

張佳樂看了換新的手機桌面上、他們兩人兩年前的樣子,切掉畫面。

煎熬地拖過下午的時間,張佳樂看著時間發了會兒呆,還是決定東西收收離開公司。他就算坐到十二點也生不出個鳥,他肯定。隨手把東西扔進包包裡,張佳樂扛著隨著物品搭著電梯下了樓,還在盤算著要去哪裡買點東西,他卻是看見自己心心念念一整天的人靠著車門滑著手機,修長的四肢配上帥氣的動作,吸睛率百分百。

張佳樂眨眨眼睛,下意識快步上前,「你怎麼會在這裡?」

「出來買點東西想說順路來載你。」說著隨手看了錶,孫哲平有些疑惑,「你怎麼這麼早?」

「……沒什麼事想說就先走了。」張佳樂簡單地帶過去,「你出來買什麼啊?」

「零食跟晚餐,想吃的時候發現你家的都沒了。」

領著人坐進車裡,孫哲平隨口回答他的問題。

張佳樂表情有點小扭曲,「你怎麼這麼閒啊……」

「在放暑假啊。」孫哲平笑了笑,「繫安全帶吧。有順便要去哪裡嗎?」

依言扣上安全帶,張佳樂想了想,「去蛋糕店吧。」

行。打個方向盤切入漸漸開始變多的車潮,孫哲平隨口和他聊天:「怎麼突然想吃蛋糕?」

張佳樂奇怪地看著人,想了半晌突然明白什麼,他表情有些微妙。

沒聽到對方的回答,孫哲平抽空看了人一眼,「幹嘛?」

「……沒事。」張佳樂摸摸鼻子,「你不會只記得我的答案,忘記今天是你生日吧。」

孫哲平頓了頓,「……也不算吧,反正生日年年都有,忘記也沒什麼。」

張佳樂卻是知道那瞬間的沉默是什麼,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想起他們黏在一起睡覺的時候,想起孫哲平給他等的門,想起有他的時候和他早上那個不知道算不算是吻的吻。仔細想想那些東西從很早以前就一直存在在他們身邊,張佳樂下意識歸類成只有他和孫哲平會有的特殊相處模式,就好像沒人會去放大檢視和朋友嘴對嘴一起喝的瓶口,那些可以說是曖昧的互動他從沒拆開來一一分解過。

孫哲平說他喜歡他。說他們試試。

張佳樂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用男男關係的角度看待他這個很重要的朋友。

「買東西都有七天鑑賞期,我們就搭伙過七天,你能接受就在一起。」

而十七號的今天是他要給答案的時候。

「……沒事,就算真的給不了答案也沒關係。」孫哲平的聲音壓過音樂,傳入張佳樂的耳朵裡,「我可以等。」

看著車窗上的孫哲平的側臉,張佳樂眨眨眼睛。

他不知道心底這樣的感覺該怎麼形容。

他只知道他不想讓孫哲平失望。

車子在蛋糕店停下來,只有張佳樂下車。他在透明的櫥窗面前選了好半晌,最後還是只買了一個切片的巧克力蛋糕,他知道孫哲平不怎麼喜歡吃甜食,蛋糕只要心意到就好。在隔壁的手搖店買了兩杯飲料,張佳樂帶著東西上車,然後和孫哲平一起回了家。

走在後面一點的位置看著孫哲平打開他家的鐵門,身為屋主的人反而是後進門的那個,他關上鐵門的同時盯著孫哲平泰若自然地拖鞋進門,一切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一樣。

但那種感覺又有一點微妙的不一樣。

「你要先吃晚餐還是先吃蛋糕?」

「那塊蛋糕是你的吧?」張佳樂瞥了他一眼,「壽星大大。」

孫哲平聳聳肩,「哪年不是進到你嘴裡的?」

「可以是今年啊,你自己吃掉,你要學會成長。」張佳樂滿臉真誠地看著他,「或者抹你臉?」

孫哲平不想跟他說話。

張佳樂眉開眼笑的。

進了客廳把東西放下來,張佳樂去洗了手,回來的時候孫哲平已經都把東西放好,連同他先去買的滷味、張佳樂最喜歡的那家。他流著口水撲上去,還帶著溫度的食物果然是他鍾愛的味道,張佳樂吃著吃著不知怎麼想起早上孫哲平發給他的微信,連忙問他幹嘛問他衣服的事情。

孫哲平哦了聲,「我這不是閒著沒事嗎,就琢磨著把你的衣服洗了。」

張佳樂的動作瞬間頓住,瞪大眼睛直盯著人,「……你不是不會用洗衣機嗎?」

孫哲平聳聳肩,「百度唄。」

「……你花了多久時間啊?」

「……大概一個小時吧。」孫哲平面色淡然,估計是已經調適好心情了,「衣服也曬好了。」

曬衣服這件事情張佳樂並不擔心,孫哲平再怎麼生活廢也具有那樣的技能點,不過他是真的連洗衣機怎麼使用都不知道,平常都是拿去乾洗店扔給熟悉的店員就了事,想了半晌還是有點擔心,張佳樂放下筷子跑到陽台,看見自己那一堆還沒時間整理的衣服被曬得好好的。

張佳樂伸手摸了摸,材質也是他熟悉的,沒有變色也沒有變質。

他突然就可以想像孫哲平拿著吊牌一個個研究怎麼洗,又抓著手機查詢怎麼按按鈕的樣子。

想到就忍不住笑起來。

跟在後頭的孫哲平抽著嘴角,「幹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沒事,就是覺得你放假真的放得太閒了,竟然連這種事也在琢磨。」

張佳樂笑瞇瞇的,那雙桃花眼睛裝著滿滿的笑意,亮得不得了。

孫哲平遠遠地就看得見。

他當時好像就是被這雙眼睛吸引的。

張佳樂的外表、尤其是那頭長髮,在第一時間見到是讓他皺眉的,太女氣了。不過張佳樂下一秒的舉動就打翻他對他的既定印象,既豪邁又對他胃口,人又直接,相處之後雖然覺得他會有點難以形容的小憂鬱或倔強,整體來說卻是他相處過最舒服的一個人。

什麼時候喜歡上的他也不知道。

孫哲平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就會一頭熱地說出鑑賞期這種東西,他明明決定要給他時間,不過看著張佳樂猶豫的樣子,他實在忍不住多跨出幾步,無形中地給他施加壓力。

孫哲平喜歡他,並理所當然地希望張佳樂喜歡自己。

他甚至早就決定好就算張佳樂退貨他也要會繼續賴在他身邊。

所以在張佳樂說以後你就負責洗我們的衣服的時候,他整個人才會措手不及。

看出對方的錯愕,張佳樂忍不住笑得更高興,不過那樣的笑容裡不參著半點嘲笑,而是混著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笑意。張佳樂摸摸鼻子走上前,在孫哲平一步遠的地方停下來,他把自己的話說得更具體一點。

「貨物我就收下來了,不退貨了。」他衝著他做了一個蓋印章的動作,「聽懂了嗎?」

孫哲平直接把人摟進懷裡,心跳快得不行。

張佳樂伸手回抱他,用同樣的力量擁抱比他高一點點的人。

「我可能會有一點點沒辦法搞清楚朋友和戀人的差別,但我知道我喜歡你。」張佳樂低低地說,「你要給我一點時間適應……不過我是沒有鑑賞期這回事的啊,物已售出蓋不退貨,你買下就不能反悔了啊。」

原本想學著孫哲平那樣說話,到頭來卻多了幾分張佳樂式的強硬,孫哲平聽著忍不住笑起來,他把臉埋在張佳樂的頸側,就像今天早上他趁著張佳樂腦袋未完全開機時吃他豆腐一樣,唯一的區別是他們倆這時候都不能更清醒。

心臟隔著薄薄的胸膛互相撞擊,就像是迫切地想要碰觸到彼此的真心一樣。

「放心吧,這輩子我都不會退貨了。」

评论
热度(2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