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暖暖的

*原本想寫的好像都沒寫到又好像都寫了

*練手

*天冷注意保暖啊

*我要去趕稿了......


呼吸之間是白霧一片。

今年冬天的存在感要比去年強上不少,寒流來襲,溫度降得更低,孫哲平難得地也多加了兩件衣服,可回到老宅院卻又像往常一樣一件件地剝開來。為了照顧老人家的身體,宅子裡的溫度在冬天一向要比外頭高很多,暖氣十足熱烘烘的,更別提還有保持燃燒的客廳壁爐,要不是他父母阻攔,孫哲平能就著這樣的溫度脫到只剩長袖一件。

屋裡屋外儼然是兩個不同世界。

年關已近,在外地工作的人陸陸續續奔了回來,孫哲平挑著時間壓線返家,是他們這一輩兄弟姊妹中最晚回家的一個,如意算盤打的很好,他卻是忘記最晚回來往往會受到自家爺爺奶奶最多的關愛,偏偏孫哲平能理直氣壯地不甩他爸媽,但年紀近百的爺爺奶奶的話倒是不敢不聽,即使不耐煩了還是只能乖乖窩在書房裡聽訓,吃完晚餐又被說上一輪,直到三叔回家之後才總算逃出魔掌。

「誰讓你這個不肖子這麼晚回來的!啊?」

從爺爺奶奶那邊離開又被老爸老媽拖走,孫母完全沒把她和兒子巨大的身高差放在眼裡,拿著剛做好的手指朝他的胸口就是一陣戳戳戳,一副想把他拆了餵狗的模樣,愣是沒能讓孫哲平從她臉上看出一絲一毫歡迎自己回來的喜悅。

孫哲平捏著他媽的手止住她的動作,見他爸在旁邊一副愛怎樣就怎樣的模樣,已經習慣的人還是忍不住抽抽嘴角,只得放緩聲音:「好了媽,我還不是回來了。」

孫母沒有放過他:「回來幾天?」

孫哲平算了算,「待到初三吧大概。」

「大概你頭!給我留到初五!」孫母簡直怒不可遏,差點要衝上去揍他,「大過年的搞這什麼樣子,又不是交朋友了,你那屁公司沒你兩天又不會倒!留點時間陪你爹媽這麼委屈嗎!」

孫哲平瞥了自家老爸一眼,「其實我覺得我爸不怎麼希望我陪你們。」

「你管他呢那老頭意見咱不採納。」孫母霸氣一揮手,孫父表情頓時扭曲起來,「反正我就在這裡說好了,你沒事就給我在這裡留到初五,就連你堂哥都說要留到初八呢,你初三就走算什麼樣子!」

「這不是還得趕著回去陪我男友嗎。」

「陪你個大頭!你公司──」孫母下意識要罵才發現哪裡不對,抬眼睛瞪他,「你剛說什麼?」

孫哲平一本正經:「媽,妳有看到我的貓去哪兒了嗎?」

「貓貓貓貓個頭啊!我剛問你你說什麼了?陪你男友?」孫母湊過去逼問他:「你談朋友了?」

「論及婚嫁行不?改天我帶給你們看看。」孫哲平面不改色地哄她,態度極為敷衍,「爸,你知道我帶回來的貓去哪了嗎?剛不是給你們看著?」

孫父拉著自家老婆回答兒子的話:「你堂姊覺得好玩要我給她看看,估計在客廳裡。」

「知道了。」

捉住自家老爸給自己的眼神暗示,孫哲平果斷拋下一把年紀還老愛秀恩愛的夫妻要去找貓。

孫家的親戚不可謂不多,過年齊聚一堂簡直就像開同學會,大人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小朋友依照不同年紀各自成團,吵雜聲一片,其中小朋友包成粽子似的,看著就好笑。孫哲平人是不錯,可那張帥臉不笑的時候比什麼都兇,五歲以下的小孩子基本不敢往他跟前湊,孫哲平沒覺得有什麼,踩著拖鞋把家裡繞了圈,最後在皮革沙發的一角找到他家堂姐。

年長他三歲的女性一身旗袍裝束搭著貂皮大衣,心心念念的貓咪正安然地窩在女性腿上,瞇著眼狀似在睡覺,悠閒的小模樣看得孫哲平忍不住抽抽嘴角。小沒良心。

「欸,順利出關啦?」孫家這輩年紀最長的大姊抬頭看了人一眼,嘴角彎著個淺淺的弧度,一開口就讓那身古典氣息美煙消雲散,「還以為你會在裡面待到跨年了,真沒意思。」

孫哲平翻了個白眼,在她面前的沙發逕自坐下來,「妳想要爺爺肯定滿足妳。」

依然維持軟弱無骨的慵懶姿勢,孫家大姊嘖嘖嘖,「那可是你這種大忙人專屬的,我們這種提前一禮拜回來的人用不上。」

孫哲平沒理她,給自己倒了杯茶,啜了口冷不防朝她比了中指。

孫家大姊:「……」

中指來得太快太猛,孫家大姊的妝容瞬間有碎裂的跡象,貼在白貓脖子的手沒了輕重,被弄痛的貓齜了聲給了女性一爪子,一個箭步往外頭衝,爬上孫哲平的胸口賴著不動,蹭了蹭自家主人的下巴,低低地喵了聲,聽上去委屈的不得了。

孫哲平皺眉瞪著自家堂姊,伸手揉了揉白貓的後頸,「幹什麼欺負牠。」

大堂姊瞪大眼睛,「怪我囉?」

「不怪妳怪誰。」

孫哲平更嫌棄她,但手上的動作卻是溫柔地不得了,圈著白色貓咪柔軟的小脖子安撫,很快就被安撫好的貓咪瞇起左邊的藍眼和右邊的金色眼睛,低低地發出呼嚕嚕的聲音,還伸舌頭舔舔牠家主人。

孫家大姊本就是貓控,孫哲平的貓又長得比一般貓要可愛得多,軟呼呼的模樣一下子讓她把剛才無端被罵的事情拋在腦後,伸手想要趁機摸摸牠,可孫哲平先一步拍開對方的手,孫家大姊頓時又瞪大眼睛。

孫哲平頭也不抬,「不要動手動腳。」

「小氣欸你,借摸一下又不會怎樣!」

「樂樂會有心理陰影。」孫哲平面不改色地逗逗貓咪的下巴,「看就行了,動手免談。」

「……好你個陰影,孫哲平我記住你了。」

恨恨地瞪著自家不討喜的表弟,孫家大姊卻也清楚他的個性,想著女子報仇三年不晚,她哼哼地縮回到沙發裡,漂亮的眼睛卻仍是眨也不眨地直盯著孫哲平身上的貓。

白貓的毛色亮得相當漂亮,一看就知道平常有在細心打理,異色的雙瞳帶著幾分妖異的味道,可縮成一團的時候看上去乖巧地不得了,待在孫哲平身上任由人摸著,眼睛瞇起來,雪白的尾巴一甩一甩地最後纏上孫哲平的手臂,發出呼嚕嚕的聲音享受來自自家主人的按摩。

孫哲平低低地笑起來。

孫家大姊一瞬間有些愣愕,她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家弟弟露出這種樣子,就像是……

面對戀人一樣。

「你家貓咪怎麼就對你那麼好。」孫家大姊皺皺鼻子,撐著下巴的手點了點臉頰,「我剛才哄了半個多小時才肯讓我摸一下,你來連個招手都沒有就過去你那裡,真的很差別待遇。」

孫哲平的笑容似乎又擴大了些,「這可是我的貓,跟我親就夠了,理妳做什麼。」

「……」孫家大姊呵呵笑,「回頭我也讓我老公弄一隻來給我玩,到時才不讓你抱。」

「我抱我家的就夠了,要妳的做什麼。」

「……」孫家大姊咬咬牙,「連看也不給你看!」

孫哲平很冷漠:「反正肯定沒樂樂好看。」

大堂姊:「……」好哦很好哦。

這對話簡直進行不下去。

孫哲平也沒打算進行下去,往他脖子鑽著蹭來蹭去的白貓像顆小太陽又像是小刷子,他只覺得整個顆心都暖暖癢癢的,根本無心去理他堂姊,隨便找了個藉口回到房間鎖上房門。

懷裡的貓咪始終維持相同的姿勢,乖巧地將兩支前爪搭在孫哲平的肩膀上,整個腦袋塞在他的脖頸處,咪嗚咪嗚的軟糯聲音在孫哲平的背靠上門板時帶上幾分人類一樣的笑意,隨即白色的身體拉長,小小的腦袋轉化成一張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漂亮的人類少年的臉,充滿笑意的桃花眼睛左藍右金,他在孫哲平的脖子處拱了拱,勾著他的脖子抬頭和人接吻。

孫哲平一手扣著他的後腦,另一手順著紅色衣服的衣襬鑽進去,滑膩的皮膚既白皙又好摸,勾的人上火。嘴唇相貼不過半秒,他的舌頭便撬開張佳樂的牙關,唇齒相交,他吃到一嘴巴的奶味,又像是一嘴巴的甜味。

孫哲平在接吻這件事情上天賦極佳,從有機會和人接吻到現在不過半年時間,他幾乎無師自通地練就一身好技巧,張佳樂的嘴巴被他親的腫腫的,眼角帶著水珠,孫哲平湊過去舔掉,順勢在臉頰也落了好幾個吻,膩歪了好一會兒才抱著人發出滿足的嘆息,把臉埋在張佳樂的頸處學他蹭了蹭。

「癢。」

張佳樂哼哼兩聲把大腦袋推開來,腿軟得站不了就乾脆把全身的力量都交到扣在腰上的手,他的原形是貓,即便化成的人形有一米七八,體重卻是輕的不得了,孫哲平把他往上一托讓人的腳纏著自己,抱著懶貓挪到床邊坐著,壓著人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孫哲平的體溫偏高,張佳樂的溫度則是長年比正常人低,窩在他懷裡簡直像是被大暖爐擁抱,張佳樂頓時不想離開了,舒服地發出類似呼嚕嚕的聲音,還在他身上蹭了蹭。

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拍著人的後背哄著,「怎麼變成人還是像貓咪一樣?」

張佳樂抬頭咬了他下巴一口,「嫌棄我啊?」

「怎麼敢。」孫哲平的手撫過對方的尾椎,臉上的笑容和他家堂姊賊壞的臉如出一轍,「我恨不得你天天黏著我呢……果然要是你化成人形跟我回來就好了。」

提到這個張佳樂就生氣,恨恨地往人類的腰部一擰,孫哲平痛得倒抽口氣,張佳樂卻還是吹鬍子瞪眼睛的,就是毛色一樣的皮膚帶著幾分薄薄的紅,那是身為貓咪時絕對露不出來的顏色。

「我不能化形是誰害的,是誰害啊的?現在跟我說這個!」

「行,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孫哲平認錯態度良好,下身卻是一頂,張佳樂整個人的毛都要炸開來了,腦袋上的尖耳朵高高立著,屬於人類的那雙耳朵通紅一片,孫哲平只得捧著人臉湊上去吻他安撫。

逗人是好玩,他也不怕張佳樂鬧彆扭,但老宅畢竟沒有自家方便,真生氣了還是他不舒服。

張佳樂很好哄,給個膩膩的吻心情就好起來,乖乖縮在孫哲平的懷裡享受暖暖的感覺,冬天的天氣實在太冷了,他不管是人形還是貓形都喜歡窩在他家主人的身上,美其名曰為他取暖。

孫哲平靠著枕頭心滿意足地做自家貓咪的肉墊,偶爾摸摸這裡碰碰那裡,不能更爽。

「你剛剛都在跟堂姊做什麼?」

「也沒什麼,就是讓她逗一下。」張佳樂打了個哈欠,金色的眼睛多了兩滴眼淚,「你堂姊人也挺奇怪的,一邊逗貓還會一邊跟貓咪聊天,我原本幾乎都要以為她發現我是妖怪了。」

「這只是她的奇怪癖好。」

孫哲平捏起張佳樂的頭髮把玩,化成人形的張佳樂有著紅褐色的半長髮,一成為人形就會紮在腦後,孫哲平是不知道他家貓咪一身白怎麼長成人的時候頭毛是紅的衣服也是紅的,但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怎麼科學,他只要知道他家貓咪長這樣然後特好看然後是他的就行了。

其他東西並不是那麼重要。

「屋子暖氣開這麼強,還會冷嗎?」

「其實還好。」張佳樂搖搖頭,「但是你身上靠著舒服,更暖。」

孫哲平嗯了聲,抬手搓了搓對方的手臂,又把他抱得更緊,「我告訴我爸媽了。」

張佳樂的呼吸有瞬間停頓,貓耳高高豎起,桃花眼睛瞪大地看著他,手不自覺地捏住孫哲平的衣角,「……你說了什麼?」

「就跟他們說我有男朋友。」孫哲平拿鼻尖蹭蹭他,「我說改天帶你給他們看。」

「他們……」

張佳樂張了張嘴,可開了口又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垂著眼睛又不說話了。

張佳樂化作人形時有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睛,除了顏色之外倒是察覺不出哪裡有貓的影子,長長的睫毛垂著,隨著他的情緒偶爾顫抖,孫哲平偶爾看著,會想起他買的那隻黑色的逗貓棒。

他像是貓,跟著張佳樂的情緒擾動。

孫哲平低頭親親他的額頭,按著他的後腦帶著幾分堅定的味道,「沒事,不怕,我在呢。」

「我也不怕。」張佳樂皺皺鼻子,捏著他衣角的手緊了緊,「反正我都認準你了,不怕。」

孫哲平頓時笑起來。

一人一貓膩歪的時間沒有很長,外頭就傳來敲門的聲音,估計是看孫哲平離開太久來問問。今天這樣的場合確實不適合一個人窩太久,孫哲平嘆了口氣,低頭親了親他的小男朋友,張佳樂化成了貓,孫哲平便抱著白貓打開了門。

外頭的電視正在撥放春晚,孫哲平長這麼大還是不覺得那節目哪裡好看,他也沒興趣參與同輩的人的話題,幾乎孤僻地抱著貓咪窩在角落,可白色貓咪太過惹眼,待在邊邊也顯眼的不得了,幾個小朋友猶豫很久,最後還是勉強克服對自家叔叔的恐懼,圍成團湊上來問能不能摸摸。

孫哲平挑眉,低頭揉了揉張佳樂的腦袋,見對方沒有排斥,囑咐不要太用力便讓小孩子伸手,小團子們高興地笑起來,但那具有欺騙性的笑完全無法對孫哲平產生影響,他最多就只讓小孩子碰碰手腳背脊,再多的就不肯了。

笑話,這可是他的貓。

旁邊幾個同輩的看孫哲平寶貝得不得了的模樣,忍不住打趣:「看不出來哥你也是個貓控?」

孫哲平頭也不抬,「我也只控我家的貓。」

決然的態度無端帶著幾分霸氣,幾個調侃的表親摸摸鼻子,其中膽子比較大也跟孫哲平比較好的忍不住多問一句:「哥你就不怕將來你女朋友會因為你這麼愛貓生氣啊?」

「欸誰都知道你忌妒你家的狗比你更得寵,大堂哥就不會這樣啦。」

「我說的是嫂子又不是哥。」那人較勁上了,拉著孫哲平追問:「會不會會不會啊哥?」

「當然不會。」孫哲平抬頭看了他一眼,勾了嘴角,「我男人比我還喜歡樂樂,我擔心什麼。」

眾人:「……」

這句話信息量挺大的啊!

同輩中年紀比較小的回神顛狂了:「叔叔叔叔叔叔叔!堂哥有男朋友了!堂哥有男朋友了!」

那模樣活像孫哲平上天似的,吼得一嗓子又大又尖,孫哲平一巴掌把他打下去。

被爆嚇聲嚇到的張佳樂炸著毛往人懷裡鑽,孫哲平連忙哄他,連帶看著親戚的眼神都不好了,那一個兇惡的像是要把他拆了餵狗的眼神簡直讓人發怵,親戚呵呵乾笑淚流滿面。

「我這不是太驚訝了嗎……」

「滾蛋。」孫哲平揉揉張佳樂的下巴,手指被咬了口還是面不改色,「沒你紅包了。」

「哥啊親哥別這樣──」

「是堂的。」

把幾個亂七八糟的人趕走,小角落又只剩下孫哲平和張佳樂一人一貓,受到安撫的貓咪情緒要好一些,但也不想待在這裡,孫哲平順著牠,抱著貓咪往外走。

近百年下來的宅子很大,古色古香又彎彎繞繞的,孫哲平小時候不只一次迷路過,長大之後倒是熟悉很多,雖然很久沒有住在這裡了,但他仍舊能小聲地向張佳樂介紹,產生興趣的貓咪瞪大藍色的和金色的眼睛,尾巴勾上孫哲平的手臂。

孫哲平順了順貓咪的毛。

張佳樂不是一般怕冷,孫哲平沒打算帶他到外面,抱著貓咪找了個窗邊站著,外頭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了雪,靄靄一片很是賞心悅目,他把張佳樂抱得更緊,呼吸之間帶著白霧。

「會冷嗎?」

「你身體挺暖的。」

孫哲平不自覺地勾起嘴角,揉了揉貓咪的肚子,「這裡不會有人過來。」

貓咪抬頭去看牠的主人,「所以呢?」

「要不變成人吧。」好像一刻不動牠就會覺得不舒服,孫哲平捏捏小肉掌,「我想抱著你。」

「說的好像現在沒有在抱一樣……」

抱怨是這樣抱怨,窩在人類懷裡的貓咪卻仍是緩慢地化成人形,張佳樂靠在孫哲平的懷裡,像是懶得自己站似的完全把重量交給身後的人,他的手搭在孫哲平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背上,習慣性地用腦袋蹭了蹭他的下巴。

靠著的胸膛產生幾分震動,張佳樂向後一踢,聽著對方發出一聲悶哼,他的嘴角才勾起來。

「樂樂,下次用人形跟我回來吧。」孫哲平牽起他的手放到嘴邊碰了碰,手指穿過他的指縫,和稍嫌冰涼的手十指相扣,「我想名正言順地一直抱著你。」

張佳樂掐了掐對方手背的軟肉,「說的好像抱貓會需要理由一樣。嫌棄我啊。」

「怎麼敢。」孫哲平的聲音不自覺地壓低幾分,「你哪個都好,但是人形至少不會被小孩騷擾,誰敢隨便摸你。」

總覺得對方的聲音裡帶著哀怨,張佳樂極沒良心地笑起來,「這可難說,我不管是人形還是貓形都長得好看,肯定很多人喜歡的。」

孫哲平:「……」說的好有道理啊。

張佳樂哼哼,「所以你要看好我啊,不好好看著我就隨便跟人跑了你信不信。」

「不信。」孫哲平抱緊他,「天氣這麼冷,你一跑不得凍死。」

這個理由太有道理,張佳樂覺得自己反駁不了,轉過頭往他嘴唇親了口。

孫哲平親親他的眼角。

下雪的夜晚很安靜,大宅的角落隱約能聽到遠處的嬉鬧聲,屋外肯定是不比房間裡來得溫暖,孫哲平估計自己是出來地有點久了,但他卻是半點也不想移開腳步。

像昨天多好。孫哲平咬了咬張佳樂的耳垂,都沒人來打擾。

「欸你說……」張佳樂忽然轉過頭看他,金色和藍色的眼睛在晦暗當中隱約呈現貓瞳特異的詭譎模樣,孫哲平忍不住伸手碰碰那雙眼睛,「以你堂弟剛剛大聲嚷嚷的狀況,該不會你整個家族都知道你交男朋友了吧?」

「你現在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孫哲平挑高眉毛,「沒事,反正我是真的有男朋友。」

「廢話,不然我是什麼啊。」張佳樂瞪他,「我是問你之後打算怎麼辦?」

「哪有什麼怎麼辦。」孫哲平一副理所當然地樣子:「既然都知道了,不就是爭取早點見父母然後把婚給結了嗎?這樣我也好明年帶你回來過年啊。」

張佳樂皺了皺鼻子,「好吧,這樣也行。」

孫哲平嗯了聲,「不然你原本想要怎樣?」

「沒,我就是想,你們人類好像大部分是要拖很久?」張佳樂是不太懂這個,他雖然化作人形有不短的時間,但思考邏輯上很多都還是像一般動物那樣直來直往,有些人類習以為常的事情在他看來是摸不著頭緒的,「我記得我之前看大部分的人都是交往很久之後才見父母跟結婚,我們這樣不會太快嗎?」

「別人是別人,我們是我們。」孫哲平摟緊他,把臉埋在他的頸肩蹭了蹭,「你認準我了,我也認準你了,哪還需要那麼多彎彎繞繞的。又不是吃飽撐著。」

況且要是沒有抓緊,以貓咪這種動物的靈巧程度,誰知道會不會真的哪天就跑了。

那他不得嘔死。

只有牢牢抓在手上的才是他的。暖的。

張佳樂是從貓咪化成人形,戶口這種東西自然是沒有的,但自從萌生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念頭後,孫哲平就開始花錢找人幫忙打點,麻煩是有些麻煩,但總歸不是做不到,其他阻礙攔在面前,孫哲平也有把握可以一個一個解決掉。

只要他同意跟他在一起就好。

張佳樂親親他的嘴角,「都行,反正我就任準你了,你要我什麼時候見家長就什麼時候見吧。」

孫哲平不用看也能想像張佳樂會是怎樣的表情,他家小白貓肯定是一副都交給你啦的模樣,就像是懶到不想處理所有的事情,又好像信任地願意把他的肚皮敞開來給他摸摸一樣。

孫哲平低低地笑起來。

「會冷嗎?」

「不會。」張佳樂靠著他,輕輕地閉上眼睛,「你身上很溫暖。」

孫哲平嗯了聲,靠過去親親他。

外頭白雪一片,呼吸之間帶著白霧,他握著他的手,只覺得全身暖得不得了。


   
评论(4)
热度(31)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