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方王】如果的事01

*CWT48的新刊><

*沒意外應該是周更

*放飛自我的一篇,應該是多CP,有方王以外的CP開始會告知

*有興趣的印調走起→戳我

*歡迎抓蟲><!!!!!

往後:02 03 04 05 06 07 08 09(完)


名字沒有取錯,我周末一個改稿,整個世界就變了(。

這個才是會放在書裡的版本,因為改真的太多了乾脆刪掉重發
我特碼還爆字呢


01

天氣漸漸變冷了。

方士謙是土生土長的B市人,對於北方冬天的威力自然瞭若指掌,可自從住在學校宿舍離開父母的照顧,即使他確信十月底十一月初的時候會開始變冷,他依舊是等到他媽帶來厚重的冬天外套才記得要加上衣服。

當他開始穿上厚重的鋪毛大衣時,B市也降下當年的初雪。

降下初雪的時候,方士謙剛好靠在窗戶邊打瞌睡,冷冰冰的玻璃恪得他臉頰生疼,他是睡得不舒服才醒過來的,但一睜開眼睛看見白茫茫的顏色,那點小小的不高興頓時煙消雲散。

即便親身體驗過無數次降雪造成的麻煩,方士謙依然喜歡下雪的城市,白靄靄的雪花鋪在黑褐色的枝幹上,從上而下那是一整片的白色,遠遠看上去總是有些夢幻的不可思議。

「老大你醒啦?」

袁柏清一轉過頭就看見方士謙的後腦,下意識問候一句引來對方的視線,方士謙那張略顯茫然的臉便出現在視線範圍,帥臉的左邊印著鮮紅的印子,就差一個口水印來證明他剛睡醒。

袁柏清的臉一時間出現幾許裂痕。

完全沒領悟到自家師弟的小崩潰,方士謙大大方方地打了個哈欠外加伸懶腰,視線不經意落到台上的學生會長,剛升大二的喻文州正站在白板旁邊引導全員討論今年的聖誕晚會,方士謙記得他睡死之前這人還在講選課這等攸關全校學生的大事。

但估計大部分學生還是會覺得聖誕晚會比選課來的重要。

「方神,聽說你們上一屆的聖誕晚會是舉辦化妝舞會?」

「啊?對啊。」台上的人臨時把話題丟過來,方士謙仍舊接得遊刃有餘,懶洋洋地擺擺手,他雙手環胸半個身體靠在旁邊的窗戶上,「說是化裝舞會,但就是一群人戴面具在玩cosplay,還有搭配好幾個餘興節目,每年的變化都很多,我記得往年都有留下紀錄,你們可以去找找看,不過我是不知道在哪裡啦。」

其他幾人顯然被這樣的話引起興趣,以黃少天為首提議現在去翻,熱熱鬧鬧地打電話去騷擾上一屆的會長逼問東西的存放位置,方士謙看著小輩們鬧騰也覺得挺有意思的,嘴角揚了揚卻是成不了一個弧度,他忍不住嘖了聲,拍拍袁柏清的背讓他跟其他人一起玩去。

袁柏清看出他的去意,「老大你要走了?」

方士謙滿不在乎地應了聲,收起著桌上的東西。

本來方士謙在升大三的時候就已經宣告引退,這回會加入會議不過是因為他懶得去圖書館,剛好會議室沒人就窩進來,待個半小時才知道學生會要在這裡開會,位子坐熱了懶得去換,乾脆就這麼不倫不類地待下來。

醒了難免有些不自在。

方士謙和喻文州打了個招呼便從後門默默地溜出去。

會議室的門把冷風阻擋在外,方士謙被冷得受不了,手放在口袋裡原地跺了跺腳,稍稍適應溫度才離開教學樓。外頭的雪已經停下來了,地上積了薄薄一層,冷風糊在臉上的酸爽簡直讓人想唱歌。

方士謙拉了拉衣領,忽然想到什麼,腳步一轉忽地換了個方向。

好幾天沒過去了,也不知道小傢伙怎麼樣了。

作業做完也沒什麼事情,方士謙甚至還有心情哼歌,雪地落下綿延的行走痕跡,從教學樓一路延伸到學校的偏門處,沒什麼人會經過的角落乾淨的不得了,白雪仍舊是平坦的樣子。

方士謙吹了吹口哨,「小不點,你在嗎?小不點兒?」

人的聲音在安靜的環境中不需要太大聲也顯得清晰,方士謙或喊著或吹著口哨,等了好些時間,平常喊個三聲便會出現的小貓卻是連個影子都沒有,他心頭一跳,往裡頭找了找,半點痕跡都沒有。

「不會是跑了吧。」

方士謙皺起眉頭,流浪貓畢竟沒人照看,也許是被人撿走了也說不定,可想到那隻野貓刁蠻的性子,他又覺得應該沒幾個人能治得住牠……該不會出意外了?

猛得閃過念頭,他下意識呸了呸,腦袋思緒從東邊溜到西邊一雙腳倒是停也沒停,裡頭找不到就往外面搜。也不知道這偏門是設計來做什麼用,方士謙來這麼多次都是鎖的,外頭是條小巷子,要是依正常路線,少說也要個半小時才能走到這門的另一邊。

方士謙人又不傻,哪裡會幹這種事情,整了整包包把筆電什麼的脆弱物品保護好,一個用力便把書包扔到對面去,碰的一聲還挺大的,他踩著幾個突起的石塊三兩下翻上了牆。

一低頭便對上一雙大小眼。

方士謙有瞬間是錯愕的,「靠,怎麼是你啊?」

「……這話是我想問的吧。」王杰希也覺得無奈,「前輩你好好走路吧,翻牆影響不好。」

「管他啊我怕誰呢,有門不開還能怪我翻牆嗎。」方士謙翻了個白眼,好心情登時沒了,想著翻完牆拿著東西走人,視線一轉卻是注意到王杰希手上的物件,「──小不點怎麼在你手上?」

王杰希順著看下去,注意的卻是別的地方:「你認識襪子?」

「什麼襪子,我管牠叫小不點。」方士謙瞪他,很嫌棄對方的取名品味,「我剛找牠找老半天,原來在你這兒?我警告你快把我女兒還我啊。」

王杰希皺著眉,下意識護著懷裡的貓,「誰說襪子是你的?我兩個月前就認識牠了,況且牠受傷了,我得帶牠去動物醫院。」

受傷了?方士謙一愣,直覺反應便是從牆上跳下來,從半樓的高牆上跳下來的步伐穩穩的,一看就是箇中好手,頭髮順著衝勢飄了飄,連帶掃下幾許白雪。

方士謙一落地便是伸手要去抱貓,王杰希卻像是突然回神似的大動作退後兩步,被驚擾的貓咪連帶發出不滿的低吼,伸手就是一爪子,只是想看看狀況的人瞬間傻在原地。

「你幹什麼啊?」

「……動作小一點。」王杰希抿抿唇,抱著貓咪的手緊了緊,「襪子傷到腳了。」

「所以我才要抱牠啊。」方士謙微微皺眉,「你把小不點給我,我帶牠去醫院。」

王杰希這回卻是不讓,「我送去就行了,前輩你去忙你的。」

「小不點是我在管的,交給你算什麼樣子。」方士謙一直就不是個會輕易妥協的人,槓上王杰希的時候更是沒完沒了,本就著急的情緒硬是多上幾分強硬,「小不點給我。」

王杰希卻是問他:「你辦收養手續了嗎?」

「……沒有。」方士謙咬咬牙,「但我比你認識的早!我兩個半月前就看見牠了!」

「但我這三天都沒有看見你。」

王杰希不帶情緒地說著,也不等對方的反應,忽地轉過身就抱著貓咪走人。

方士謙還想著該不會小不點這幾天都受到對方照顧,冷不防卻是被丟得只剩下個背影,當下什麼也沒來得及想了抓了先丟下來的背包追了上去,沿路想要從對方手上搶回貓咪,卻始終沒能爭得過王杰希的手。

方士謙最後也怒了,「說我沒有辦認養手續,難道你就辦了嗎?」

「我也沒有。」王杰希還和他較勁上了,「但這次是我先發現的,也是我先抱著的。」

說的好像先搶先贏似的。

方士謙一時語塞,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換做之前,這時候的方士謙哪可能還會跟在王杰希的身邊,通常就是一打照面便轉身走人,可現下他一是不甘心,二也是放不下那隻貓,愣是一路從小巷子跟到了獸醫院。

直接突破他們相處時間的最長紀錄。

獸醫院離學校很近,王杰希曾經經過幾次,照著記憶很順利地找到店家,進去的時候剛好沒什麼客人,他兩手抱著貓還背著書包地走去櫃台掛號,從頭到尾硬是沒跟旁邊的人說上半句話。

櫃台的小護士隨口問了句:「你們是一起的嗎?」

王杰希:「不是。」

方士謙:「不是。」

小護士呃了聲,默默地說了句好哦,「……那這隻貓叫什麼名字呀?」

王杰希:「襪子。」

方士謙:「小不點。」

小護士:「……」她該怎麼辦?

後頭傳來的悶笑聲直接解決小護士的窘境,穿著白袍的醫生走了出來,黑框眼鏡後頭的眼睛有著藏不住的笑意,「我聽聲音就覺得耳熟,沒想到還真的是你。」

方士謙眼睛都直了,「老姊?妳怎麼會在這裡?」

「幫我朋友個忙,誰知道會遇到你。」女性很順手地揉了揉方士謙的腦袋,轉頭對上明顯露出錯愕表情的王杰希,她還給予個友善的微笑,「小同學你好啊。」

王杰希有點頭皮發麻,怎麼也沒想到隨便看個醫生會遇到這人的家長,「……您好。」

「別怕,我不會吃你呢。」一眼看穿王杰希的拘謹,女性爽朗地笑了笑,幾乎順手地摸上王杰希的臉捏了把,「呦,皮膚真好,弟弟平常有在保養哦。」

王杰希:「……」

疼是不疼,就是讓人有點傻。

方士謙簡直覺得這畫面不堪入目,下意識把他老姊的手拍掉換來一個特溫柔的笑,方士謙下意識縮了縮脖子,想到什麼卻又是挺直背脊,「行了妳別玩了,我有正事的呢。」

方家姊姊挑高細細長長的漂亮眉毛,眼底那絲興味簡直要讓方士謙冒冷汗,可女性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衝著王杰希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把貓咪抱著帶到後面的診療室。

前後的診間不過只用一片門簾隔著,中間有扇門,平常都不關。方家姊姊領著人到小檯子前讓王杰希把貓咪給放下,貓站立在木製的檯面上,右後腳的狀況明顯不太對勁。

方士謙下意識問:「牠這是怎麼了?」

「應該是被車子撞到了,我看見的時候就是這樣了。」

王杰希說著,也不知道是在跟醫生匯報還是在回答方士謙的問題,把貓咪是流浪貓的事情、在哪裡撿到、看到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一股腦地交代清楚,方士謙在旁邊聽得有些一愣一愣地,看著王杰希的側臉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感覺。

……這小貓怎麼這麼會找事呢。

方士謙忍不住伸手去摸摸貓咪的腦袋,卻是被他家老姊公報私仇似地拍開手,力道之大他的手背瞬間紅的,大冬天的受了這一遭痛得他直抽氣。

偏偏方家姊姊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知道痛以後就別隨便打人,我手疼到現在呢。」

方士謙含著泡眼淚覺得對方血口噴人,可忽然想起什麼的卻是頓了頓,一把抓起旁邊看著的王杰希的右手,果不其然看見三條血痕──他剛要抱貓的時候,他家小不點不改刁蠻本色一揮爪子,是沒有攻擊到他,卻是抓傷抱著牠的王杰希。

他也沒有特別注意,不過是不小心看見的。

方士謙皺著臉,「欸老姊,我家小不點也沒打疫苗什麼的,牠這一抓會不會出事啊?」

「抓傷的?」方家姊姊下意識皺眉,「小同學你到櫃台去找前面的護士讓她幫你包一下。」

王杰希一愣,被抓出來的只是小傷口,他其實連處理的心思都沒有,可人都這麼說了,王杰希也不太擅長拒絕別人的好意,說了聲好便乖乖去了。

方士謙瞪著王杰希的背影齜牙咧嘴的,一轉過頭就看見自家老姊似笑非笑的臉。

方士謙一瞬間冷汗都下來了,「……姊妳笑的怪可怕的……」

「我這不是笑你傻。」方家姊姊搖搖頭,「放心吧,被貓抓傷沒有什麼,連個病都不會得。」

方士謙愣了愣,猛地倒抽一口氣,「我又不在意這個──」

「行了行了,我還不知道你嗎。」

方家姊姊勾起嘴角,眼底充滿揶揄的笑意,抬手往自家弟弟腦袋一彈便去拿工具,站在檯面上的貓好像看得懂這一齣鬧劇似的,衝著方士謙喵了聲。

……小王八蛋一個。方士謙恨得牙癢癢。


TBC

   
评论(6)
热度(81)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