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方王】如果的事02

 *CWT48的新刊><

*沒意外應該是周更

*放飛自我的一篇,應該是多CP,有方王以外的CP開始會告知

*有興趣的印調走起→戳我

*歡迎抓蟲><!!!!!

*杰哥很搶戲,林哥也很搶戲(????

往前:01

往後:03 04 05 06 07 08 09(完)




02

貓咪傷勢不算嚴重,但為了保險起見,王杰希還是讓貓咪留院觀察,順便打個疫苗。

對於王杰希的選擇,方士謙難得沒有抗議,在他想來確實是這樣比較好,不過最主要也是因為他住宿舍,就算想把貓咪帶回去也辦不到,既然自己肯定不行那也不能拿去便宜王杰希,只好把貓留在醫院了。

「我是沒問題啦,不過你們要不要順便討論一下貓之後要跟誰?」方家姊姊攪拌著護士替她泡好的咖啡,以一種優哉游哉的態度點破兩個人的盲點,「明天就要把小襪子領回去了呢,可不要在這裡玩先搶先贏的遊戲啊。」

被道破心思的方士謙尷尬笑,「姊妳真的……為什麼是叫小襪子!牠明明叫小不點!」

方家姊姊一揮手,「一個小不點一個襪子的,合在一起不就是小襪子?再吵我揍你啊。」

方士謙:「……」

王杰希在一邊忍不住偷笑,和方家姊姊到了謝順便約定明天拿貓的時間便先一步出了診所。

方士謙連忙抓著東西追上。

王杰希的速度沒有很快,方士謙兩三下便把人攔下來,被擋住路的人臉上帶著幾許無奈,倒是沒有掙扎地直接停下來,還乖乖地喊了聲前輩。

方士謙瞪著他,「小不點是我女兒。」

王杰希沒理他,「牠的醫藥費是我付的,明天也是我去拿貓。」

「我給你錢啊,我也能去拿。」方士謙並不退縮,「王杰希我們認真講,小不點是我先認識的,雖然我這幾天是沒有去找牠沒錯,但不代表我有棄養的意思。」

「不過顯然前輩你沒辦法好好養牠。」王杰希一語道破:「宿舍不能養動物。」

「……是這樣沒錯。」

「既然這樣,襪子由我扶養有什麼不好?」王杰希直視對方的眼睛,語氣聽不出喜怒,但誰都能感覺到他身上不怒而威的壓迫,「你今天也知道,我是真心喜歡牠,而且也有能力扶養,事實上我家已經有兩隻貓,我知道要怎麼照顧牠,再多一隻並不會對我造成負擔。」

方士謙不是第一次知道王杰希有養貓,但人突然這麼一提,他幾乎是下意識問:「你喜歡貓?」

王杰希:「……」我們是在說這個嗎?

他點點頭,「我確實很喜歡貓。」

方士謙咬咬牙,「但你不是手受傷嗎?你確定能照顧好小不點?」

「這點傷並不礙事。」

方士謙最後還是沒爭過他。

小貓的撫養權依然落到王杰希手上,不過方士謙並沒有就這樣算了,他強行要求對方和自己交換微信,美其名曰每個禮拜至少要跟他反應一次小不點的狀態,還有至少一個月一次的探視權,雖然這要求聽起來極其不合理,王杰希卻認為理所當然而接受,在他想來反正兩個人是在同一間學校,雖然不同學系,但要見面也不是那麼麻煩。

「不過原來你沒有住宿?」

王杰希總覺得這個人的重點有時候真的挺奇怪的,「沒有。」

方士謙哦了聲,「……在外面租房子?」

王杰希搖搖頭,「我住家裡,通勤,大概半小時的路程吧。」

方士謙點點頭,接著就沒有再多問,倒不是因為他沒有問題,不過是放在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唱起歌,音樂是這陣子正火紅的歌手蘇沐秋的新歌,那是他設置來當鬧鐘的音樂。

他幾乎是切掉音樂的同時下意識嘖了聲,方士謙撇了撇嘴,只得道:「我還有事要先走了,你就自便吧,不過明天我也要過來接小不點,我至少要確定牠怎麼了。」

行。王杰希很爽快,還又提醒他:「我跟醫生約一點半。」

方士謙一時間有點五味雜陳,可他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什麼,和人打了個招呼便轉身走了。他不知道王杰希走向哪個方向,也不是很在乎,回去學校牽了車子騎往距離學校大概十五分鐘的藥店,裡頭的藥師早已在忙碌。

方士謙停妥車子和老闆打了招呼便摸到後頭去準備了。

方士謙的兼職不是只有這一份,但主要是為了累積經驗,賺錢倒是次要。藥店的工作不忙,方士謙是以一種邊偷懶邊工作的態度在面對這項兼職,偶爾興致來了還會去研究那一籮筐的藥劑,三個小時的工作時間並不好混,尤其在長時間沒人的時候更是容易恍神。

等到回神的時候,方士謙才發現自己完成了創可貼的結帳。

方士謙:「……」

說不上來自己是為了什麼在做這個的,方士謙忍不住抓抓頭,無端地有些暴躁,難以控制的情緒在胸口橫衝直撞,撞出一張王杰希的面孔。

和他手上的三道抓痕。

媽的。方士謙想,我討厭他。

我真討厭他。

方士謙最後帶著一袋藥和晚上的工讀生換班。

午班結束是晚餐時間的尾巴,方士謙驅車前往學校附近的小餐館。明明是做吃的,那飯館卻取了個酷炫到無法想像是飯館的名字,呼嘯兩個字用藝術體勾勒出來,巨大的招牌顯眼的不得了,尤其到了晚上還會發光,黑底白字那叫一個亮眼。

呼嘯雖然是半年前才開始經營,可架不住物美價廉,加上店家打著大學長的名義給出示證件的學生八五折優惠,每到用餐時間是人滿為患,方士謙足足排了半個小時才輪到他點單。

負責站在櫃台點單收錢的是個看上去相當溫和的男人,雖然因為忙碌而有些狼狽,大冬天的仍舊頻頻擦汗,他的臉上卻始終掛著淺淺的笑,細框眼鏡之後的眼睛彎彎的,看著就很有好感。

可惜已經有主囉。方士謙搖搖頭。

「請問要點什麼?」林敬言幾乎是本能反應地看見人就招呼這麼一句,抬頭看見方士謙似笑非笑的表情才發現是個大熟人,笑著搖頭,他隨手在點單螢幕上面飛快按著,「真難得你會這個時間來,跟之前的一樣?」

「對。」方士謙點點頭,翻著錢包的同時壓低聲音問他:「老林啊,你家蛋塔還有剩嗎?」

「好像還剩兩個吧。」林敬言稍稍思索了下這樣回他,呼嘯本身也有在做甜食,不過五點之後就不供應了,「都是黑糖口味的,你是要給林杰的吧?」

「知我者老林也。」方士謙眉眼彎彎,「順便幫我多加點黑糖唄,大林喜歡。」

「是是是。」林敬言有些無奈地應著,拿錢的動作卻是迅速而不手軟,「我再給你包個奶茶?」

「我要熱的!」

「這種天本來就不要喝冰的。」

林敬言把取餐號扔給他,讓人先去旁邊等以便替下一個人點餐。

方士謙也明白這種時候不方便閒聊,靠著牆壁縮在旁邊滑起手機,將早上沒來得及看過的東西都點過一輪讚,他習以為常地退出去登入自己的小號,相較於豐富的大號頁面,他的馬甲號的關注不過就王杰希一個人,主頁上的資訊只能用慘澹來形容。

活像是沒朋友。但要說專情也是可以啦。

他的大號並沒有關注王杰希。

暗搓搓地刷完那兩三天才更新一次的微博內容,方士謙又熟練地切換回自己的主號才關掉APP,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可基於某種連方士謙自己也無法說明的理由,不管怎樣就是得謹慎到底,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暴露出來。

到時他還要臉嗎。他可討厭他了。

「行了,東西都好了。」

林敬言拍拍方士謙的肩膀,後者順勢收起手機接過那一袋食物,老闆顯然忙到要炸掉了,方士謙便沒有多逗留,打個招呼便拿著自己的那一大袋食物走人。

店面距離林杰的租屋處不過十分鐘,騎車就更快了,在樓下停妥車,方士謙翻出鑰匙熟門熟路地去開門,林杰跟他幾乎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自從他考進現在這所大學和林杰成為不同系的學長學弟後,他已經不知道像這樣進出他家租屋處幾次了。

但從來沒有像這次一樣一打開門就和一雙大小眼對上。

方士謙整個僵在門口。

王杰希顯然也沒想到會在一天內兩次跟方士謙打照面,一瞬間有些錯愕,兩個人站在那裡大眼瞪小眼,還是注意到不對勁的林杰從房間走出來才打斷這樣詭異的暫停。

「杰希你──」喊了聲才發現方士謙站在門口,還以為開門聲是王杰希弄出來的林杰愣了兩秒,登時有些尷尬,「士謙你怎麼來了?」

方士謙沒理他,轉頭看向王杰希,「你怎麼會在這裡?」

王杰希抽了抽嘴角,「我有事來找學長,現在要走了。」

「……哦。」方士謙撇撇嘴,往旁邊挪開一步,「喏,走好。」

「謝謝。」

王杰希點個頭又向林杰打了招呼才走,關上門的動作很輕,方士謙瞪著鐵門也是寂靜無聲。

林杰頭都開始痛了。

方士謙脫了鞋子換上室內拖鞋,直接給屋主留了一屁股煙,外套和包包隨手扔在沙發上,唯一被好好放到桌上的也就還熱騰騰的食物和點心。

方士謙沉著臉拿出自己的那杯奶茶,吸管刺穿杯蓋的聲音又大又響。

「又怎麼啦小祖宗。」林杰滿臉無奈地在他對面坐下,「打個照面就生氣了?」

「……才沒有。」方士謙咬著吸管,一副被侵占地盤的貓的樣子,「……你們已經這麼熟了?」

林杰簡直哭笑不得,「講的跟水果似的,就一般般吧,沒有什麼熟不熟的。」

方士謙張了張嘴,想說沒有這麼熟他還會到你租屋處來,又想說沒有這麼熟最好,可話在舌間轉來轉去,最後還是都隨著奶茶一起吞下肚子裡。

林杰搞不懂這人又在想什麼,乾脆不理他,拍拍對方的腦袋讓人趕快吃晚餐。

方士謙一股腦把還熱著的熟食取出來,順手將買給林杰的點心推過去,他知道他大概都是六點多便吃晚餐,現下再塞兩個蛋塔並不會勉強,確實用過晚餐的人也沒有客氣,拆了包裝的同時順手把電視機打開,就著主播的聲音吃起飯後甜點。

「我說士謙,你對杰希的態度就不能好一點嗎。」林杰像是隨口說著,又像是打過腹稿似地認真數落人,方士謙一聽到這個話題就想癟嘴,可林杰這回並不放過他,「說實在的,他也沒有故意去惹你,你一見面就沒給他好臉色王杰希也沒說什麼,正常人沒有貓你一拳都算輕的好嗎。」

方士謙哼哼唧唧,不願回答這個話題,「……這種大冷天他來找你幹嘛啊?」

林杰原本還再想叼他兩句,可看著對方那焉唧唧的臉色又說不出狠話,只覺得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都忍不住嘆氣了,「……找我還書呢,前天跟我借,約好今天還。」

方士謙咬著塑膠湯匙,「……哦。」

「哦什麼哦啊。」林杰伸手戳了戳方士謙的腦袋,「這次就算了,你下次對他的態度給我好一點啊,那可是我學弟呢。」

「你都研二了還有個屁的學弟,況且你也就大一念理啊,大二就轉了。」方士謙還是沒忍住地狂翻白眼,林杰壓低聲音喊了聲士謙,還在囂張抱怨的貓登時軟下來了,「……我知道了啦。」

林杰覺得自己就是要操碎了心,「知道就要做到。」

「欸大林,我真的都要覺得……」方士謙忽然壓低聲音:「你說王杰希不會是暗戀我吧?」

林杰的手一抖,蛋塔差點要拿去餵地板,「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我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啊,我其實懷疑很久了。」方士謙也顧不上喝飲料了,把東西放到一邊跟林杰振振有詞起來:「你看啊,我跟他一個理學院一個醫學院的,系館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碰到的機率該有多低啊?可我不管是出去吃飯、去圖書館、去打工、去上課甚至來你這邊都可以看到他!況且我對他態度那麼差,他也從來沒跟我生氣,這不是暗戀我是什麼?」

「……你也知道你對他的態度很差啊?」

「重點是在那邊嗎!」方士謙瞪大眼睛,「你說我分析的對不對?」

「當然不對,人家不過是剛好路過。」林杰簡直不知道要氣還是要笑,他怎麼不知道他這弟弟的腦迴路可以長成這樣,「你以為杰希很想碰到你嗎?整個學校誰不知道你討厭他?王杰希他又不是個傻子,哪可能喜歡你。」

方士謙:「……」

這聽起來怎麼這麼刺耳?

方士謙覺得自己委屈極了,「我哪有這麼壞!」

「以你的態度來看,你真的不能更壞了。」林杰搖搖頭,「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討厭他,杰希明明是個很乖的孩子啊,態度又好又沒什麼壞習慣,全世界就你一看到他就生氣。」

方士謙哼哼,他想,我就討厭你那麼喜歡他的樣子。

王杰希也沒有很好啊,只是聰明一點、會的東西多一點、比別人聽話一點點,方士謙覺得自己也算聰明會的東西很多也很聽林杰的話,重點是他還沒有大小眼,怎麼林杰自從認識王杰希之後就一直誇他?

還說他傻才會喜歡他!他哪有那麼糟糕!

方士謙幾乎要把吸管給咬斷,那可憐又哀怨的架式看得林杰又好氣又好笑。

「杰希應該沒有惹過你吧?」事實上自家學弟沒少從他這裡旁敲側擊,可就連林杰也不懂為什麼方士謙對他的敵意有這麼深──這兩人的交流真的不多啊,「你對他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方士謙吹鬍子瞪眼睛,「磁場不合。」

林杰:「……」

偏偏方士謙就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這小霸王從小到大還沒受過什麼氣,直接導致都大三了還一副小孩子脾氣,討厭人也是討厭的明目張膽,林杰雖然只是誇飾,但有時候真的覺得方士謙厭惡王杰希的這件事情是真的是全校皆知。

但也比背後捅刀要好。林杰搖搖頭。合不來便算了吧。

而且說實話,如果方士謙肯給王杰希好臉色看,林杰才要覺得驚訝。

他幾乎都要心死了。

「別管他了,大林你吃吃看這次的蛋塔吧。」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方士謙催促對方把焦點放在點心上,「我讓老林多放一些黑糖,你吃吃看會不會太甜。」

林杰愣了愣,拿起蛋塔嚐了口,確實是自己熟悉的味道,但要比預期的甜上一些,他當時不過是隨口說了黑糖多一點應該會更好吃,沒想到他這個傻弟弟竟然會這麼認真的放在心上。

方士謙總是對他想好好對待的人特別好。

林杰勾了勾嘴角,「是挺好的,謝謝。」

被誇獎的人登時咧開嘴角。


TBC.

   
评论(1)
热度(17)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