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方王】如果的事04

*CWT48的新刊><

*沒意外應該是周更

*放飛自我的一篇,應該是多CP,有方王以外的CP開始會告知

*有興趣的印調走起→戳我

*歡迎抓蟲><!!!!!

*林方有

往前:01 02 03

往後:05 06 07 08 09(完)



04

十一月底十二月初的時候,學校的聖誕節氣氛已經開始轉為濃郁。

牆壁和街燈掛起小巧的LED燈,布告欄也跟著張貼聖誕晚會的消息,這幾個禮拜的系活動也多半都和節日有所掛勾,就連呼嘯推出來的最新餐點也打上聖誕限定的招牌。

路上的情侶變多了。

方士謙的腦袋套著毛帽,棕色的帽子上還有一顆大大的球,他披著毯子坐在窗戶旁邊,從三樓看下去的景象除了白花花的雪還有閃花花的情侶檔,看著就覺得辣眼睛。撇撇嘴角收回視線,剛好看見林杰端著泡好的飲料出來,方士謙伸長手接過自己的那杯熱可可,太過濃郁的甜味讓他下意識皺了皺眉。

「聽說今年的晚會有請人過來表演?」

「對,聽說是找蘇沐秋過來,喻文州申請經費真的很有一手。」

方士謙下意識轉述從自家學弟那裡聽來的第一手消息,端著杯子有點不知該如何下口,他對甜食並沒有特別排斥,但也不算特別喜歡,林杰溫和的微笑讓他莫名有點發怵,好容易拿起馬克杯喝了口,衝上來的膩味讓他差點噴出來,連忙拿著杯子去加水稀釋味道。

林杰勾了勾嘴角,慢條斯理地攪拌他的蜂蜜水。

等方士謙再回到客廳,原本的熱巧克力已經多了一倍,味道被沖淡不少,他卻覺得這樣的口味才好入口。把杯子放到桌上,方士謙從櫃子裡拆了一包薯片出來,逕自打開啃了兩片才知道問主人要不要吃。

林杰見怪不怪地擺擺手,「你們去年是幹什麼來著?」

「主軸是化裝舞會,一群人帶面具穿禮服去參加,搞得連自己班上的人都不認得,還投票選最奇怪的,這種活動也只有張佳樂那傢伙才想得到吧。」方士謙撇撇嘴,把薯片咬著喀喀作響,「不過我覺得那應該叫才藝表演,說那麼好聽。」

「怎麼說?」

「啊,你去年沒參加對吧。」忽然想到這人去年剛好有事回家,方士謙換了個姿勢盤腿坐好,捧著巧克力喝了口,「你不知道張佳樂有多會搞事情,他直接用聖誕晚會的門票來抽籤,抽到的人就要上台表演,兩兩一組我簡直是莫名其妙。」

林杰想了想,突然和方士謙去年那瘋狂的抱怨連在一起:「所以你那時候才會上去彈鋼琴?」

「不然我要去吹口哨嗎?」

「那跟你搭檔的那個人是誰啊?」林杰順口問:「也是彈琴嗎?」

方士謙整個人愣住,他撇了撇嘴搖搖頭,語氣多了幾分暴躁,「我早忘了。是個拉小提琴的。」

那人的技巧很好,雖然方士謙不太懂小提琴,他也依然可以從兩人的配合中感覺到。

高高瘦瘦的一個男生,可惜是個王八蛋。

林杰不太懂這人為什麼會突然變臉,但也見怪不怪,無奈地勾了勾嘴角,他向後靠了靠椅背,「話說回來,這樣你也跟王杰希認識快要一年了欸。真快。」

方士謙很不懂為什麼林杰的記數單位是和王杰希認識的時間。

不過算起來也確實要一年了。

「大林,其實我覺得……」方士謙低下頭看著自己盤起的腿,「王杰希好像也不怎麼討人厭。」

林杰整個很錯愕,「……你不討厭他了?怎麼可能?」

方士謙抓了抓頭,總覺得這句話怎麼聽怎麼怪,但對比原本的態度,好像也不是沒有道理。

但還是有點……那啥的。他皺皺鼻子。

「也沒什麼吧,就忽然覺得他跟我想像中討厭的樣子有點不一樣。」方士謙想了想,「我覺得他有點笨,相處起來好像挺傻的。」

林杰:「???」

他們在說的是同一個人嗎?誰不覺得王杰希聰明的?

方士謙像是沒感覺到林杰的錯愕,自顧自地說下去:「我以前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和他磁場不合,但最近認真相處幾次之後好像沒有那麼反感,我也說不上來,就是一種感覺吧。」

林杰簡直哭笑不得,為什麼他覺得聽起來這麼孩子氣?

但無論如何都是好事吧。

「總之你不討厭他就行了,杰希的優點其實很多,雖然有時候會覺得他有點嚴肅,但習慣之後你肯定會喜歡他。」雖然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但林杰對這個發展是樂見其成,至少他是很高興能看到這兩個小朋友好好相處的,「你想要的話,我再介紹你們見面吧,多相處你肯定能懂我的意思。」

「……不用了。」手裡的薯片在他手裡碎成渣,方士謙的聲音不自覺地冷下來,「又不是相親,幹什麼還要認真介紹。」

「士謙?」

「……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情。」方士謙巧克力不喝了薯片也不吃了,東西往桌上一丟抄起包包外套很突然地站起來,「我先走了,東西收著我下次吃。」

「欸?」

林杰也搞不清楚這小孩是哪裡不對,事實上他還是頭一次看見方士謙這個模樣,但方士謙完全沒有向他解釋的意思,東西往肩上一甩連外套也不穿地就套著鞋子衝出去,林杰甚至連告別的話都沒能和他說,那聲穿上衣服的叮囑也被人拋在腦後。

被扔下的人也只能無奈搖頭,「……真的是小孩子。」

方士謙全然不知道自己被數落了,估計這時候知道了他也不會有什麼反應,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突然地衝出林杰的家裡。破天荒的第一次。

就像是被什麼驅使似的。

他不想聽林杰多了解似地一一告訴他王杰希的優點。

方士謙倏地停下腳步,他就站在大馬路邊,周圍是熟悉的景色,冷風一吹,混亂的腦子稍稍清醒了些,迷迷糊糊地抓到什麼線索,他似乎稍稍明白自己心底那點不舒服的原因。

但又好像不是很清楚?

「方前輩?」

王杰希的聲音無預警地冒出來,方士謙愣了愣,轉過頭,是同樣露出錯愕表情的王杰希。

對方的大小眼沒有像之前因為眼睛瞪大而變得一樣大,但方士謙無端地還是覺得好看,他像是終於有機會好好打量這個人。王杰希的面容其實一直都生的好看,他的眉毛修長,嘴唇薄薄的,皮膚又白又嫩,整個人散發著冷清中又帶著溫潤的書卷氣息,在大多數人都被他的眼睛吸引目光的時候,又有多少人能發現他的其他優點?

方士謙抿著嘴,抓著背帶的手不自覺地緊了緊。

「……怎麼哪裡都遇的到你。」

王杰希的眉頭幾不可見地抽了下,方士謙這才領悟自己的口氣有多糟,「不是、我──」

「沒什麼。」王杰希截走對方的話,別開眼神不去看他,「……不過是剛好巧遇而已,前輩不用多想,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等、」方士謙想也不想地去拉他,「我、哈、哈啾!」

王杰希:「……」

「我不是故意遷怒──哈、哈啾!不是故、啾!故意的!」一句話說起來有沒有這麼艱難!方士謙簡直要抓狂了,「我不是故意──哈啾哈啾哈啾──靠!媽的打個屁噴嚏啊!」

王杰希:「……」

他可以笑嗎?

壓抑著嘴角的弧度,王杰希無奈地搖搖頭,「前輩,你先把外套穿起來吧。」

方士謙沒有馬上放開,他像是在確定自己鬆手會不會讓王杰希離開似地,試探性地放掉一點點,見對方只是微微挑眉不解地看著自己,方士謙才把手整個鬆掉。套上外套之後,方士謙揉了揉發癢的鼻子又打了兩個噴嚏,整個人的感覺要好多了些。

王杰希把幫忙拿的包包還給對方,「前輩就算心情不好,這種天出來外面也要好好穿外套。」

「……我這不是出來得太匆忙嗎。」方士謙摸摸鼻子,不自主地握了握右手,王杰希手腕的體溫似乎留在他的掌心,「我剛才有點反應不過來,不是針對你……」

「真的沒事,我不介意的。」

想了想還是沒有說你之前的態度比這更差,我早就習慣了,王杰希換了手去拎袋子。

方士謙伸手把他手裡的東西搶過來。

王杰希呆了呆,「前輩?」

方士謙抿了抿唇,把袋子換到左手上,「你現在有沒有空?」

要說在學校附近找店面請人吃東西,方士謙毫無疑問地會選林敬言的店。

並非正餐時間,呼嘯的客人卻是不在少數,推門進去的時候櫃台除了林敬言外多了一個男生,看上去大概高中年紀,正窩在結帳台上不知道在寫什麼,店主坐在他的旁邊,兩個人的距離很近,估計腿都能貼在一起。

開門的動靜沒有第一時間吸引林敬言的注意,還是方士謙走過去在店主面前擺了擺手,林敬言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他的存在。朝著人友善地勾了勾嘴角,他瞥了眼跟在後頭面無表情的王杰希一眼,有些疑惑地朝著他挑眉。

方士謙咳了聲,「跟你打聲招呼而已,這我……朋友。」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成為方士謙的朋友,不過他也沒傻到這時候問,就是衝著人點頭。

林敬言也對他笑了笑,「你好,我勉強可以算是小方他哥吧,叫我林哥就行了。」

「林哥好。」

「叫什麼哥啊佔人家便宜。」方士謙瞪他一眼,「喊老林就好啦,囉囉嗦嗦。」

「什麼囉囉嗦嗦!」原本乖巧窩在旁邊寫東西的方銳出奇不意地拿原子筆朝方士謙肚子戳去,眼睛裡賊溜溜的笑意都要化出來,他卻還板著臉故作嚴肅地批評人:「少欺負我家老林!別以為他人好你就可以隨便啊!」

方士謙的身體蜷縮成蝦米,他痛苦地按著肚子,整張臉都皺起來,旁邊只覺得莫名其妙的王杰希連忙扶住他,方士謙順勢就把身體重量壓到對方身上。

也不知道方銳在那裡準備多久了,好死不死朝著他的胃戳下去,他差點要把午餐吐出來。

「我欺負你媽……」方士謙顫抖地朝方銳豎起中指,「你不要以為有老林我就拿你沒辦法啊!」

「我才不怕你呢!」方銳衝他嘻嘻笑,「有種你去跟我媽告狀啊!」

「我他媽晚點就打電話!」

「好了你們兩個,都幾歲了像什麼樣子。」林敬言簡直哭笑不得,把方銳的腦袋按到自己懷裡順勢拍拍他的後腦,轉頭吩咐看得嘴角抽搐的王杰希:「小同學,麻煩你幫我把這死孩子帶到裡面的位置,桌上有菜單,我等等給你們上水。」

王杰希從善如流地點頭,拉著蜷縮身體的人往裡頭走,方士謙凹著身體默默地移動到位置上,也沒辦法招呼了,把下巴擱在桌面上艱難地抽了張菜單給他。

王杰希想笑又不敢笑,「前輩你好好休息吧……有什麼想吃的嗎?」

「我想吃方銳的肉喝方銳的血……」

「這個駁回。」王杰希翻了翻單子,「吃個甜的吧,你喜歡焦糖布丁嗎?」

方士謙愣了愣,「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吃這個?」

王杰希也呆了呆,隨即笑著搖頭,「我猜的。飲料呢?紅茶?」

「可樂去冰。」方士謙揉了揉肚子爬起來,「行了我這裡菜單都會背了,你別管我,看看自己想吃什麼。說好了我請客啊,盡量吃。」

王杰希點點頭,這才真的認真挑選起自己想吃的。

他到底是在幹什麼呢。方士謙有點恍惚地這樣想,雖然美其名曰是要道歉才請他吃東西的,可說實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冒出這樣的想法。

簡直莫名其妙。

……怎麼王杰希看個菜單也能是一副看著科學雜誌的樣子?

真好看。

「……前輩我去點餐囉?」

王杰希的腦袋突然從菜單後面冒出來,方士謙愣了愣,這才回神,結果一眨眼就看見林敬言站在王杰希看不見的對方招手,下意識皺眉,「我去就好了,你告訴我你要吃什麼。」

王杰希沒有推託,報了菜名之後順勢把菜單收起來。

方士謙手插著口袋走向櫃台,方銳還窩在那裡,方士謙這才發現原來人是在寫作業,猛一看還給他抓到一題寫錯,頓時樂得咧開嘴角。不過找方銳麻煩不是他的首要任務,方士謙跟著林敬言來到櫃檯的邊邊,把餐點了錢付了連帶凹了好一筆折扣之後才肯好好聽他說話。

林敬言壓低聲音:「你帶來的同學,不會就是那個你很討厭的王杰希吧?」

方士謙:「……」

林敬言見對方眼睛瞪得老大一副見鬼的模樣就知道自己沒猜錯,頓時又有些雲裡霧裡的,只得和他挑著重點解釋:「我這店不是很多學生會來嗎,有的時候就會多聽一下,大小眼又一米八的感覺就挺符合的,但你不是討厭他嗎?」

「……我現在打算和他搞好關係不行嗎?」

「也沒什麼不行,我倒覺得挺好的。」林敬言說著,往後頭瞥了演像是想看看王杰希的樣子,不過他們的位置剛好被擋著,從櫃台看過去其實看不見什麼,「我之前聽說的時候就覺得王杰希是個挺不錯的孩子,人好做事也認真,聽說在系上很有名,很多人暗戀他呢。我當時還想說你怎麼這麼不待見他。」

方士謙:「……」

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王杰希很好?方士謙磨著後牙槽,就沒人知道他愣愣的樣子很傻嗎!

一股氣憋著出不來,方士謙只得恨恨地搶過林敬言拿在手上一直沒有交給他的水杯,動作之大還撒了點水出來,方士謙一下子瞪大眼睛,氣焰又消了下來,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擦,抬頭看林敬言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心虛。

「……欸老林你做生意就好好做,沒事別整天聽那些八卦,不務正業。」方士謙咬咬牙,「小心方銳吃醋或不要你我跟你講。」

旁邊不知道聽到多少的方銳插嘴:「少挑撥離間,我可喜歡我家老林的!」

「滾吧你死孩子!」

「好了好了。」林敬言又好氣又好笑,往方士謙的額頭重重一拍,「小方啊,你知道你剛那模樣活像小時候有人跟你搶東西吃的時候嗎?」

方士謙愣了愣。

林敬言笑得意味深長,「很護食呢,小崽子。可惜我吃飽了。」

 

TBC.


---------

可怕的大爆字(。

大致已經寫完,還剩下最後一篇番外,所有字數加在一起超過五萬(我不是故意給你們增加負擔的.......)書應該依舊有點厚度(。
我特瑪原本只想寫兩萬誰相信呢,至少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網路上會放到原文結束,番外不放,但兩個人番外才會真正在一起←

除夕快樂!我明天再一更!做人不要馬上把存稿放完對吧!!!

   
评论(8)
热度(13)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