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你和他的那些事01

*沒意外會是CWT的第二本新刊

*沒意外是不會太厚(但是連我自己都不太相信.......

*印量調查在這裡>< 請戳戳

*不會虐,後面盡力爭取很甜,大概04就會狂撒糖

今年真的寫不了新年系列了......如果可以補回來我會補,但那只是讓我自己滿足年年有寫的慾望而已(。

其實我原本不想這麼早這篇,畢竟前面有一一一一一一一點點小嚴肅,但是我整個看Lucy看到我精神緊繃整個咳嗽又復發,就打算先放了(什麼關聯

大家新年快樂><!!!!紅包多多!!!!!

往後: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完)


──一個人會在另個人的生命中佔據幾分之幾的重要性?

 

01醒來

水聲突然停止。

張佳樂下意識從平板電腦中抬起頭,剛好看見人從洗手間中走出來,手上還拿著個鍋子。

幾乎在對上視線的同時,張佳樂就出於直覺地別開臉,內心也說不上來是為什麼。低頭一看,限時的遊戲因為這幾秒而錯失不少分數,張佳樂指尖頓了頓,正準備拯救自己的小小人,遊戲介面卻是被無預警伸過來的手關掉,連帶抽走平板。

「你玩太久了,讓眼睛休息一下。」

隨著聲音一起落下的是一個大盆子,剛洗過的水果反射著亮光,每一顆看上去都相當飽滿,張佳樂仰頭看向聲音的來處,對上男人沒有表情的臉。

張佳樂下意識眨眨眼睛,看了半晌才接過還沾著水珠的鐵鍋子。

「那都你的,不用急。」孫哲平在旁邊的椅子坐下來,開了個塑膠袋掛在旁邊想讓人吐籽,但見張佳樂頭頂著白亮亮的繃帶好半晌都沒動,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忽略什麼,「……這是櫻桃,是種水果,上面的梗不能吃,裡面的籽也要吐掉,吃果肉就好。」

張佳樂這才恍然大悟地哦哦兩聲。

孫哲平覺得光解釋不夠,取了顆又大又肥的國外水果塞進嘴裡示範,張佳樂依樣畫葫蘆地跟著嘗試,叼著果肉讓梗與水果分離,咬下去的時候整個口腔都是櫻桃的甜味和香氣,他有些意外地瞪大眼睛,翻動著舌頭吐出藏在結實果肉當中堅硬的水果籽。

孫哲平拿袋子給他扔,「好吃嗎?」

「很好吃,很甜。」張佳樂點點頭,眉梢帶上幾分笑意,「……比蘋果好吃多了。」

住院這幾天沒少有人探病,雖然基本都被孫哲平以不適合見客攔了大半,卻依然收到不少探病用的水果禮盒,還清一色都是蘋果,張佳樂會有這樣的抱怨也是正常。

孫哲平勾勾嘴角,「喜歡就多吃點,那些都是你的,慢慢吃。」

張佳樂又是一副愣愣的樣子,「你不吃嗎?」

「我不是很愛吃。」孫哲平說的是實話,他對水果的態度就一般,但見張佳樂一臉糾結的模樣,他只能沒辦法地補上一句:「你留兩、三顆給我好了。」

張佳樂這才點點頭,喜孜孜地吃起水果來。

孫哲平翻出手機看。

張佳樂小心地瞥了人一眼,伸手摸摸纏在額頭的白色繃帶,這是他最近無意識發展出來的習慣,並不具有什麼含意,可原本以為不會注意到的人卻是忽然抬起頭,眉頭透出幾分凝重,「頭又痛了嗎?」

張佳樂一愣一愣地搖頭。

孫哲平卻還是不太放心,替他整了整額角的繃帶,順勢用手背蹭了蹭對方的臉頰,張佳樂的面上帶著幾個細小的傷口,下巴是當中比較嚴重的一處,不過昨天已經更換成OK繃,估計再幾天就能結痂。

他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感覺張佳樂的僵硬。

無聲地嘆了口氣,孫哲平倒也不氣餒,自然地把手縮回來,「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說。」

張佳樂胡亂點頭。

他還有點無法適應這個人的親密。

儘管他知道他們是戀人,但也只是知道而已。

 

一覺醒來之後,張佳樂忘記了很多事情。

據說是因為頭部受創。

剛開始恢復意識的時候,由於腦袋受到強烈衝擊,張佳樂一直處於懵懵懂懂的狀態,頭幾天並不能順利地思考事情,好不容易恢復過來,他卻是很多事情都不記得。

包含他自己也認不得。

醫生做過詳細地檢查,具體狀況是什麼張佳樂聽一聽就忘記了,受到頭上傷勢的影響,太過複雜或者龐大的訊息量都無法在他腦中停留太久,清醒至今大部分的記憶都是零散的,目前關於自己的身體狀況,張佳樂現在知道的也只有失去記憶、頭部受創,還有多接觸以前的事物說不定還能夠想起來。

經過幾天的實驗,張佳樂發現這並不無可能,不過很多事物並不是只要想起來就可以沒事。

例如眼前這個人。

張佳樂依稀記得,自己剛從昏迷狀態醒來的時候,第一眼見到的人就是孫哲平。他在迷迷糊糊階段的時候也時常會聽見他的聲音,而從他徹底清醒之後看見的、完全被各種東西佔據的家屬床推斷,孫哲平應該已經住在醫院裡好一段時間。

為了陪他、照顧他。

他說他們是同居狀態,他們是情人關係。

張佳樂忘記很多東西,不只是人,甚至連許多基本常識都被他遺忘,但他卻是奇蹟般地知道孫哲平是他的愛人──但也僅此而已。

關於孫哲平,他就只知道這麼多。

孫哲平能帶給他的安全感並沒有隨著失去記憶而消失,但張佳樂卻是無法做到「和過去一樣」地享受和他之間的親密,他仍舊會感到尷尬、或許還有點害羞。戀人這一認知對於他似乎只具身分識別的作用,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但孫哲平說沒有關係。說記得這點就很夠了。

「孫哲平。」張佳樂忽然喊他,小心地將累積到一定數目的櫻桃籽一起丟進塑膠袋,「你之前說我是被什麼東西打到?」

見對方沒有要繼續吃的意思,孫哲平收走水果,抽兩張濕紙巾替他擦拭手上的汁液,「木棍。」

張佳樂要縮回手動作稍稍暫停。

孫哲平微微瞇眼,細心地替張佳樂擦拭每一根手指,就連指甲縫隙都沒有放過。

「怎麼突然問這個?」

「突然想到而已。」張佳樂忽然偏偏頭,「我問過很多次了嗎?」

「我就跟你說過一次。」受到腦震盪影響,張佳樂這幾天總會有重複詢問相同問題的狀況,孫哲平平常特別煩這個,現在卻沒有任何一點不耐,「你是為了救一個闖紅燈的小屁孩被貨車擦撞,那輛車運送的木棒斷裂才會剛好打到你的腦袋。」

張佳樂皺皺鼻子,「……怎麼聽起來好衰。」

「你運氣已經很好了,那麼多木頭砸下來,砸到你腦袋的是當中最小的。」孫哲平戳戳他鼻子,「不然你以為你還有命在這裡跟我說話?」

「這麼說好像也是。」張佳樂皺皺鼻子,「那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出院?」

「還要再觀察幾天。」孫哲平稍微把垃圾和水果整理一下,「你還會暈不是嗎。」

張佳樂誠實點頭,孫哲平便聳了聳肩,傷到腦袋這種事情可大可小,張佳樂這回直接把整個腦袋格式化了,孫哲平自然不可能讓他在有任何不舒服的情況下就直接回家,老早就打定主意,就算張佳樂跟他抗議也不會理。

至於醫生的評估,私人醫院和高單價個人病房並不會對此產生特別的問題。

「等到我不暈的時候,我就可以出院了嗎?」

孫哲平微微挑眉,「你想出去了?」

張佳樂嗯了聲,「我不喜歡這裡,有點臭。」

孫哲平愣了愣,嘴角微微勾起來,「你從以前就不喜歡醫院。」

「應該沒人會喜歡醫院吧?」

「應該是沒人,不過我指的不是這個。」孫哲平伸出手想要揉揉他的頭髮,可圍在腦袋上的繃帶讓他下不去手,指尖顫了顫,他的手往下滑捏捏張佳樂的耳垂,「你之前也說討厭醫院,覺得這裡很臭。」

張佳樂眨眨眼睛,腦中似乎閃過了什麼,不過一下子就過去了。

孫哲平的臉像是和什麼影像重合在一起,耳朵的溫度略為升高,張佳樂並不討厭。

「你慢慢來。」孫哲平輕聲說著,重複著不知道第幾次的話語:「慢慢來就好。」

缺失的記憶需要靠時間來恢復,是任何藥物都無法幫助的。

在眼睜睜看著張佳樂經歷過那樣的凶險後,孫哲平就打從心底覺得,只要他能夠活下來,無論忘記什麼或失去什麼他都可以無所謂。

只要這個人的心臟還能跳動,還能看著他,和他說話。

張佳樂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慢吞吞地伸出手,抓住孫哲平的左手腕。他的體溫比自己要高一些,張佳樂總覺得這個溫度很是熟悉,許多被腦袋遺忘的東西,他的身體都替他記著,包含那種安心的感覺。

包含他想看見孫哲平露出現在這種表情的感覺。

張佳樂打了個哈欠。

「想睡了嗎?」

傷勢未癒,張佳樂的精神總是時好時壞,即便本人不願意這樣,張佳樂卻總是扛不住,聽見孫哲平的問題便也乖乖點頭,嘴巴卻是翹嘟嘟的。

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又捏了捏他的耳垂,「累了就睡一下,起來給你弄吃的。」

「你是在餵豬嗎?」

「你是傷患,當然得過這樣的生活。」孫哲平一本正經:「你想快點出院吧?」

張佳樂皺皺鼻子,「……但我也想再玩一下遊戲,剛剛都要破記錄了。」

「醒來再玩也是一樣。」

「……那好吧。」

還未痊癒的身體傳來的強烈抗議,張佳樂目前還扛不過去,況且孫哲平也不會讓他扛──雖然實際鄉也不過一個禮拜,張佳樂大概能猜到一些──乾脆順著對方調整床鋪的動作躺回床上。

張佳樂看著孫哲平替他蓋好棉被就坐回到椅子上,忽然抓住他的手,「我起來你還會在嗎?」

孫哲平點點頭,抓起他的手在手背上烙下一個吻,「我陪著你睡。」

張佳樂這才閉上眼睛。

黑暗之中,他感覺到孫哲平在他的手上蓋了什麼東西,暖暖的,像是外套之類的東西,張佳樂的手維持和孫哲平握在一起的姿勢,他睜開眼睛,果然看見他放在棉被外面的右上臂上鋪了一件薄外套,孫哲平的左手也壓在底下。

孫哲平對上張佳樂眼巴巴的小眼神,微微勾起嘴角,「睡吧。」

張佳樂再次閉上眼睛。


TBC.

   
评论(2)
热度(37)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