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葉橙】旅伴

*天哪時隔多月(?)我終於補上來了......QQQQQQ

*這是上篇,下篇在這裡【葉橙】伴侶

*我就想寫個生賀,寫了一萬多個字......然而還覺得沒寫完整我也是很醉ry

*雖然相隔好多好多天,但是沐沐女神,生日快樂!!!


01

蘇沐橙的動作在推門的瞬間停住。

那是個從沒看過的男人,看起來年紀比她還要大一些,窩在沙發裡看起來像是捧著個什麼。

在她家。

「你──」

下意識喊出的驚呼聲被男人打斷,卻不是想像中的衝過來掐住她脖子什麼的,男人伸了根食指放在唇邊,無聲地做了個噓的口型,他的動作暴露出手上的小東西,是個破殼的蛋。

蛋殼微微震動,裡頭的小東西似乎要跑出來了。

蘇沐橙無法理解這人為什麼會跑到她家來孵蛋,可他的模樣太過鎮定,似乎不像是擅闖空門的人──仔細想想,她哥做的那麼多魔法偵測器材,哪有可能會讓一個陌生人待在家裡而不發出警報──蘇沐橙眨眨眼睛,壓低聲音問:「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嗎?」

男人隨意點點頭,突然想到什麼才正眼看她,「啊對,妳應該不記得我了……」

蘇沐橙:「?」

她該認識他嗎?

這個問題還沒得到解答,男人手裡的蛋徹底碎裂開來,破了個洞的淺灰色大蛋緩慢地碎裂開來,那是一隻身上沾滿黏液的不知名生物,腦袋尖尖的看起來有點像鳥,但又像是爬蟲類,牠的翅膀像是蹼又像是膜,嘴巴扁扁的,不是很討喜的樣子。

蘇沐橙瞪大眼睛,「這是龍嗎?」

「對,這是扁角龍,雖然剛出生,但靠近牠的時候要小心嘴巴,牠會咬人。」

男人小心翼翼地把蛋放在桌子上,幼龍慢條斯理地踩著雞蛋而出,他卻是一改方才小心的模樣不去管牠,彈了個水球把沾到黏液的手洗乾淨,轉過頭看向蘇沐橙。

男人頓了頓,「妳不先進來嗎?」

蘇沐橙這才發現自己一直愣在門口,她將手上的大包小包放到旁邊的櫃子上,並沒有靠近他。

武器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你說是我哥哥的朋友?」

「算是吧,我認識沐秋好多年了。」男人挑了挑眉,隨手把快要掉下桌子的翼龍推回去,「我是葉修,妳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蘇沐橙點點頭,「你等等要負責把弄髒的桌子擦乾淨。」

葉修笑起來,這小姑娘被她哥教得還真不錯,「行吧,我會負責的。」

「哥哥呢?」

「跑到地下室去了,需要的話妳可以下去找他。」葉修順手指向那個開著口的地板,底下的樓梯露出來,通往幽黑的地下室,「人在下面,妳下去或者我下去叫他上來?」

蘇沐橙無法在還沒確定的狀況下做決定,幸好蘇沐秋不需要她選擇,兵兵乓乓的聲響很快便從底下傳來,似乎是撞到什麼,還有她熟悉的聲音。蘇沐橙愣了愣,反射性跑到地道口,不是很足夠的燈光勉強可以看到底下,蘇沐秋攀附在梯子上看著底下罵髒話。

「哥?」

「啊、沐橙妳回來啦。」蘇沐秋抬起頭,舉高手裡的東西,想了想又收回來,「幫我把葉修叫過來搬東西──別別別這些很重妳拿不動,而且很髒,妳衣服會黑掉,幫我喊他過來。」

「喊什麼呢。」葉修在旁邊聽得一清二楚,湊過來的時候嘴巴叼著根草莖,也不知道是從哪裡拿來的,「我的衣服就可以弄髒啊沐秋大大。」

蘇沐秋翻了個大白眼,又把東西舉高,「廢話少說,東西拿去。」

葉修嘖了聲,蹲在樓道口把東西接過去,確定對方身分的蘇沐橙也想幫忙,葉修倒是不肯給,找了個空地放下來的時候,方才捧著翼龍的手染上深深的黑色。

蘇沐橙眨眨眼睛,想了想,找個了籃子把小龍放進去,還給牠一碗水喝。

葉修分了三次才把東西都拿出來,接著才是兩手空空的蘇沐秋,蘇沐橙安置好那條龍就看見葉修又彈了顆水球洗手,蘇沐秋像是習慣似得跟他借了水,兩個人的衣服很髒。

「沐橙啊,清單上的東西都買好了嗎?」

「啊?買好了。」蘇沐橙點點頭,原本要進房間幫兩人找衣服的動作跟著停頓,「對了哥哥,因為蜘蛛絲和骨椎在打折我順手多買幾個哦,還有一些其他東西,我等等翻給你看。」

蘇沐秋原本只是隨口一問,聽到這話翻找東西的動作都停下來了,連旁邊的葉修也跟著看過來。

蘇沐橙愣了愣,「……怎麼了嗎?」

蘇沐秋跳起來,「妳都買了什麼?」

「呃,滿多的吧,因為陶哥說最近進了不少貨,而且要翻修什麼的……」蘇沐橙見蘇沐秋那麼緊張,索性去把袋子裡的東西都拿出來,因為不確定需要的量有多少,雖然知道打折,蘇沐橙並沒有在特定東西上買太多的數量,「藍晶石、狼牙齒,還有這個是……磨砂石吧,但陶哥說有點碎裂,可能需要你修一下……呃,我買錯了嗎?」

蘇沐秋勾著蘇沐橙的脖子,用沒有弄髒的手背搓了她腦袋一頓,「幹得好啊!」

「這樣該有的東西都齊了吧?」

「別說齊了,加上庫存我都能修到第三階段──」蘇沐秋板著手指算了算,忽然又皺眉,「欸、等等等等,不對,我這邊好像還差一個琥珀晶石,那東西可難拿的很……」

葉修挑眉,「那東西是產自一線峽谷對吧,改天我去看看?」

「呃,那個陶哥說他有哦。」蘇沐橙默默舉手,眨巴著眼睛一本認真,「雖然只有三顆,不過聽說很純粹很漂亮,他還要我問你──」

原先陶軒是說如果需要他可以幫忙留下來,讓蘇沐秋考慮個三到五天,但見對方一副見到獵物的惡狼模樣,蘇沐橙便很自動切斷那已然沒有必要的問句。

蘇沐秋樂呵呵地怪笑起來,用力地拍了拍蘇沐橙的肩膀,扔下一句我等等就回來,抓著錢包興沖沖地跑出去了。

蘇沐橙一愣一愣的:「……」

「妳需不需要去換個衣服。」葉修很友善地提醒她:「不然久了會很難洗。」

蘇沐橙轉頭眨眨眼睛,看葉修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忽然就覺得這人大概真的是她哥的朋友。

畢竟大多數的買家帶著需要維修的東西過來時,每每看到蘇沐秋與想像中截然不同的模樣,都不是這個樣子的。

蘇沐橙也是很習慣的。

「你也去我哥哥的房間換件衣服吧?」

葉修愣了愣,輕輕點點頭。

 

02

蘇沐橙換下衣服替兩人泡好了茶,葉修才從蘇沐秋的房間出來。

他踏出來的瞬間,蘇沐橙幾乎認不得他。

葉修新換上的衣服和方才完全不是一個風格,簡單俐落的袍子就是最常見不過的款式,和剛才那個五、六種不同職業配件的模樣大相逕庭──說實在的,蘇沐橙完全無法理解好好一個人幹嘛要這個樣奇裝異服,那顏色搭配起來實在……不是很好看。

原來這人也是可以很正常的?

「我品味也沒這麼差。」葉修走上前摸摸那隻孵出來的龍,忽然說:「那身是為了行走方便。」

蘇沐橙無法理解:「穿那樣不是更引人注目嗎?」

「但是最順手,要反擊什麼的很方便。」葉修聳聳肩,逕自坐了下來,「這茶是給我的嗎?」

「對。」蘇沐橙也跟著坐下,眨巴著橙色的大眼睛一臉不解,「你是有很多仇人嗎?」

「也不算吧……但也許真不少。」葉修摸摸下巴,他的臉上帶點淺淺鬍渣,看上去有點邋遢,「不過主要還是外面危險吧,走在大陸隨時都要有戰鬥的心理準備。」

蘇沐橙啊了聲,「這麼可怕啊?」

葉修笑起來,「一般般吧。」

「哦……」蘇沐橙的腳在桌子底下晃啊晃,險險擦過葉修的小腿,她想了想,忽然發現自己還沒有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縮著肩膀吐吐舌頭,「啊那個,我剛剛好像忘記說,我是蘇沐橙。」

葉修也不戳破對方的善意謊言,只是聳聳肩,「我知道。」

蘇沐橙又是一愣,「你怎麼會知道?」

「我跟沐秋認識很多年了,那時候妳甚至還沒出生呢。」葉修兩手捧著比劃個大小,「我還抱過妳,妳當時就這麼點大,話也不會說。」

蘇沐橙無比震驚。

葉修慢條斯理地喝了口茶,點評:「而且妳泡得茶比妳哥哥泡得好喝多了。」

「哥哥他比較會泡牛奶……」蘇沐橙眨眨眼睛,收起驚訝的表情,「原來你們認識這麼久啦……那你怎麼會突然來找我哥哥?修東西嗎?」

「聰明。」

蘇沐橙收下他的誇獎,「很複雜嗎?」

葉修想了想,「整個大陸我想不到第二個可以修理的人。」

蘇沐橙又一次瞪大眼睛。

雖然他們倆是自萬物而生的純精靈,蘇沐秋在武器製造方面卻一直有著不輸給矮人的技術,在大陸上的名聲一直都很響亮,很多人慕名而來,蘇沐橙聽過許多加諸在她哥哥身上的稱讚,但這還是第一次聽見這麼高的評價。

她忽然就對這個人產生不只一些的好感。

「你要修的東西,我可以看一下下嗎?」蘇沐橙忍不住問:「就看一下。」

葉修笑起來:「拿去玩也沒事。」

葉修說得豪邁,真的拿出來的卻是一柄雨傘。

蘇沐橙:「……???」

蘇沐橙不由自主地皺眉,糾結得像是打結的線團,精緻的五官同時浮現驚訝、錯愕、詭異與百思不解,整張臉皺起來,完全的五味雜陳。

葉修也沒解釋什麼,就只有把雨傘交給她,蘇沐橙接過才發現光是傘柄就有無數機關,打開來能看見精巧而附有玄機的傘骨,傘面似乎也有一番學問,傘尖甚至是空著的,然而很多部分都有不小的損害,骨架斷了超過一半,傘面破了個大洞,傘柄似乎也要斷要斷的。

蘇沐橙雖然不熟悉武器製造,但她看過的機關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件,一一摸過傘的各個部位,辨認出來的功能越來越多,蘇沐橙的眼睛也跟著越來越亮。

忽然想到什麼,她抬起頭,「這把傘是哥哥做的吧?」

「當然,全大陸唯一一把呢。」

蘇沐橙咧開嘴角,小心翼翼地把傘收起來還給主人,眉眼彎彎。

葉修手一轉就把傘放回儲物袋裡,這是他平時最順手的武器,不過破壞的太嚴重才暫時收起來,他最近都拿著戰矛却邪,反正都是蘇沐秋出品,品質有保障的。

蘇沐橙嘴巴微微張著,像是一個哇的嘴型,「……它有名字吧?」

「千機傘。」

「嘿嘿,好適合的名字。」蘇沐橙笑瞇瞇的,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兩條長腿晃了晃,她小小地抿了口茶水,「那為什麼會壞得這麼嚴重啊?」

葉修抬高下巴,朝著裝著小翼龍的籃子努努嘴,「多虧牠囉。」

蘇沐橙:「?」

葉修順口就解釋一把這條龍的來歷,據他說法是那時候剛好路過,看到盜獵集團在捕捉一級禁獵的雪雲豹,當下就抄著傘上去,在戰鬥過程中因為搶下這顆蛋又偏偏沒機會放下,打起來綁手綁腳的,以至於雖然還是把人趕走了,千機傘最後也就成了這個模樣。

葉修便就踏上一邊把撿來的動物放回巢穴一邊來找蘇沐秋的道路。

蘇沐橙皺著臉,「你沒有受傷嗎?」

「怎麼會沒有,不過養好了。」葉修聳聳肩,「我有藥師的資格證照,配藥好得快。」

「啊?但、但你不是魔法師嗎?」

「誰說技能只能修一家的,別忘了我可是用千機傘的。」

蘇沐橙愣了愣,突然好像懂了這個人怎麼一打照面是那麼奇怪的打扮。

葉修勾起嘴角,讚了聲果然聰明。

「所以我說啊,大陸可是很危險的。」葉修瞥了眼縮在籃子裡喝水的龍,「妳有出城過嗎?」

蘇沐橙搖搖頭,乾巴巴的:「哥哥不讓……」

葉修笑了笑,「不意外。」

蘇沐橙鼓起臉頰,「那你為什麼又會亂晃?」

「因為它也很美,而且妳可以遇到很多的人,看見很多的事。」葉修說:「不覺得沒有好好看過大陸上的風景,是很可惜的事情嗎?」

榮耀很危險,但是也很美。

豐富而多彩的模樣驅使人持著武器走向它美好的那一道風光。

蘇沐橙卻是搖頭。

打從有記憶以來,她就是跟蘇沐秋住在一起,兩個人形影不離。

她曾想過城外會是怎樣的風光,她看著城裡沒有蘇沐秋厲害的人都出去闖天下,也問過蘇沐秋有沒有打算出去看看,而她的兄長、由森林幻化而成的木精靈,只有告訴她,很危險,妳不要去。

和蘇沐橙不一樣,以森林做為生命來源的蘇沐秋沒有辦法離開太久。

「妳有想過要自己出去看看嗎?」

葉修知道蘇沐橙不會受到限制,雖然兩人美其名兄妹,但蘇沐橙的生命源頭和他不一樣,並不會受到地理的束縛。

但蘇沐橙從沒想過離開哥哥到更遠的地方。

這個世界很大很危險,在蘇沐秋替她架構出來的世界卻安逸溫暖而美好,就算看過各式各樣的傳說,蘇沐橙也沒有想過要往那個未知的領域去探索。

 

03

葉修正式住了下來。

蘇沐秋當時研發千機傘花了不只三年的功夫,整把傘幾乎集結他對於一切武器的知識,機關之精巧毀了一個部分就有可能造成連換爆,修理起來也就特別困難費時,更遑論葉修帶來的時候,千機傘破爛到連拿來擋雨的功能都沒有,修好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達到的。

「其實我一直覺得很奇怪。」蘇沐秋梳理著他的心血,每檢查出一樣破損就滴一滴血淚,「你就算對上一百個盜獵團,也不可能讓千機傘毀成這樣吧。」

葉修微微挑眉,「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蘇沐秋翻白眼。

「行吧,的確是不只盜獵者的關係,別忘了我還有把那些貓貓狗狗送回去,那群人搞來的可都是一級禁獵動物,你以為戰鬥力很低啊。」葉修從口袋裡摸了個菸斗出來點燃,想到那些血與淚的過程就忍不住搖頭,「把小孩放回去還被當成要幹走其他小孩,你都不知道那些動物的媽媽凶化起來有多可怕。」

蘇沐秋抽抽嘴角,「除了這個呢?」

葉修一臉誠懇:「我很久沒修理了。」

蘇沐秋簡直想要打死他。

然而想打死是一回事,千機傘快報銷是另一回事,蘇沐秋斷然不可能讓他的心血功虧一簣,當然不否認也存在想要讓千機傘進化一番的想法,抓著葉修爆揍一頓,他最後拎著家當自動閉關在地下室了。

為了這個,連橙子武器鋪都掛上了不定期休息的招牌。

葉修在旁邊看著蘇沐橙掛上有點醜醜的告示牌,只問了句:「這名字是誰取的?」

「哥哥啊。」蘇沐橙理所當然,伸手指了指屋頂上的招牌,「不過這顆橙子是我畫的。」

葉修不置可否。

這女孩大概沒什麼美術天分。但這又不要緊。

「好看。」他最後點評。

蘇沐橙眉眼彎彎。

蘇沐秋是精靈,不需要食物也能夠活下來,但他被蘇沐橙養出口腹之慾,女孩子也不討厭烹飪,每天定時幫他弄了餐點送下去,順便把上一餐的餐盤收回來。

為了方便蘇沐秋做事,原先半廢棄的地下室打上光,樓梯重新裝修成更便於走路的樓梯,底下的空間整理起來似乎要比上頭的房間加起來都大,蘇沐橙頭一次認真打量他們家的地下室,才發現裡面擺放的東西比她想像中得要多,儘管蘇沐橙平時都在武器鋪幫忙,但還有很多甚至她叫不出名字。

「哥,今天晚餐有你喜歡的奶油蘑菇湯哦──」

捧著餐盤下來的同時,蘇沐橙小心地閃躲最後幾階的樓梯上那些被隨手放置的東西,小聲嘀咕著不是說不要放這裡很難走路嗎,嘮嘮叨叨說了幾句才發現蘇沐秋愣是半點聲音也沒有,女孩子疑惑地看過去,蘇沐秋仍舊是中午她來送餐點時的模樣,午餐好好地放置在旁邊,牛奶半點都沒有少。

三明治倒是咬了兩口,不過蘇沐橙記得那應該是她送餐時蘇沐秋當著她的面吃的。

所以是半點都沒動。

……而且還不理她呢。

蘇沐橙皺皺鼻子,嘴巴抿著有點委屈。

蘇沐橙想伸手去碰碰他,可一走過去就看見蘇沐秋的側臉,他沉靜在他的世界裡認真地不得了,身邊散了一堆的工具和拆解下來的材料機關,嘴唇微微上揚,眼睛亮得要命。

蘇沐橙:「……」

女孩子癟癟嘴,無聲地嘆口氣。

外頭的天空已經換上夜色,蘇沐橙端著幾乎完好的餐點往上爬,一上來就見葉修正蹲在壁爐的旁邊,大咧咧的姿勢不甚雅觀,卻透出輕鬆的態度。

蘇沐橙眨眨眼睛,「……你在幹嘛?」

「這火熄了。」葉修轉回頭,表情有點茫,「我直接點燃就行了嗎?」

「啊?怎麼熄了?」

蘇沐橙有點意外,走上前才發現那柴火明顯就是沒有燒過的跡象,她疑惑地看向葉修,對方卻是衝著她兩手一攤,「妳剛下去那隻龍就衝過來,我沒注意結果牠張口就把火給吃了,這柴是我換過的。」

蘇沐橙:「……」

女孩子下意識去看那隻跟著食客暫住在她家的龍,肇事者卻在籃子裡睡得很熟,還直打呼嚕。

蘇沐橙又去看葉修,葉修一本認真:「牠吃飽就睡著了。」

蘇沐橙:「……」

這話倒是真是假蘇沐橙還真是難以分辨,不過這也不是重點,葉修肚子發出來的怪叫聲強行結束這一階段的討論,他和蘇沐秋、蘇沐橙不一樣,是真正需要靠食物與能量才能活下去的人類──雖然蘇沐橙覺得這件事情比葉修全職業精通還要讓人詫異。

女孩子笑起來,葉修也不尷尬,很自然地反問她:「開飯嗎?」

「你去幫我拿餐具,我熱湯之後就可以開始吃了。」

蘇沐橙指揮對方,葉修住了幾天也大概摸透東西擺放的位置,領了任務正要去執行,轉頭就看見蘇沐橙拿起掛在壁爐旁邊的槍朝著柴堆射了發子彈,爐火炸開來,不多時濃湯又是滾燙。

葉修吹了聲口哨:「帥氣。」

蘇沐橙笑瞇瞇的,「我哥哥做的。」

「就沒想過丟個燃燒彈就好了嗎?」

「哥哥之前也是這樣說。」蘇沐橙把槍放回去,「但我比較喜歡這個。」

「喜歡槍?」

「其實我更喜歡大砲。」蘇沐橙眉眼彎彎,「我覺得很帥氣。」

葉修莫名覺得女孩子的笑容帶著一股殺意,他笑著搖頭,說了聲喜歡就好,轉身便進了廚房。

再出來的時候葉修手上多了兩套餐具,蘇沐橙接過碗裝了熱湯讓他放到桌上,桌上已經有了烤過的麵包,又大又蓬鬆,聞起來就很香,葉修撕了一大塊沾著奶油湯一口咬下。

嚼嚼嚼,他朝著女孩子比了記拇指,「好吃。」

「嘿嘿。」

湯的味道也是相當濃郁,喝起來口感紮實,奶油味道不會多到讓人反胃,有種溫暖脾胃的功效,裡頭的餡料又大塊,吃起來相當讓人滿足。

葉修平常不是會太注重口腹之慾的人,都忍不住裝了兩碗湯。

「妳這手藝是怎麼練成的啊?」

「沒事就鑽研鑽研囉。」蘇沐橙捧著湯碗,長腿在桌子底下晃啊晃,「我平常沒什麼事好做,東摸摸西摸摸,不過也多虧很多人給我訣竅啦。」

葉修眨眨眼,放下湯碗,「……妳的原身是黎明鳥,對嗎?」

蘇沐橙愣了愣,尖尖的耳朵動了動,她點點頭,「……哥哥連這個也跟你說過呀?」

「好像吧,不過剛剛突然又想起來。」

「怎麼了嗎?」

葉修搖搖頭。

黎明鳥是榮耀大陸特有的一種鳥類,屬於二級禁獵動物,因為數量太過稀少。

牠們晝伏夜出,黎明之時卻是一定要歸巢,沒有在黎明前回到巢穴的黎明鳥眼睛會流出血淚,時間一久甚至會衰竭而死,是極度戀家的動物。

蘇沐橙和牠很像。

「我想妳應該可以跟我一個認識的人處得很好。」

蘇沐橙眨眨眼睛,「誰呀?」

「一個元素法師,女的。」葉修起身又給自己裝了碗湯,順手也幫蘇沐橙接了一勺子,又拿了一個麵包,「她身邊養了一對黎明鳥,我記得之前有盜獵者想要搶走她的鳥,結果被那傢伙直接凍成冰塊。」

蘇沐橙眨眨眼睛,「所以你覺得我跟她會相處得很好?」

葉修聳聳肩,「至少關係會不錯吧。」

誰知道呢。蘇沐橙想,人卻是笑起來,拿著木杓喝了幾口湯,她舔舔嘴唇,「你在外面都是一個人旅行嗎?」

「也不一定吧,有時候遇到認識的人或者有相同目的的人,還是會結伴一起走。」

「所以你就真的是沒有目的的亂走?」蘇沐橙撐著下巴,「不會有不知道要去哪裡的時候嗎?」

「當然會有,但又怎麼樣呢。」葉修笑了笑,餐具一放,他的餐點已然用了個精光,「停下來休息一下,等知道要去哪裡了再往下來就行了。」

蘇沐橙不是很懂這種感覺,在她想來,漫無目的的是讓人難受的,可是葉修的笑臉像是依舊對這件事情相當享受。

真是奇怪。

「想不通就別想了,說不定哪天妳就會知道了。」葉修起身,隨手拍拍她的腦袋,「我下去看看那傢伙進度,妳慢慢吃,等會兒我上來收拾就好。」

蘇沐橙咬著麵包點點頭。

葉修手插著口袋,悠悠哉哉地往下走,不多時傳來兩人的對話聲。

蘇沐橙抿抿唇,拿起湯匙捧著碗把剩下的湯一飲而盡,啃掉自己的最後一口麵包,拍拍肚子卻是發現原本放在餐桌旁邊她打算等等扔到後院去的三明治只剩下碎屑幾塊。

牛奶也被喝得精光。

蘇沐橙眨眨眼睛。

「沐橙沐橙,還有沒有湯──」蘇沐秋拿著用完的餐具衝上來,看著自家妹妹愣愣的模樣也跟著一頓,「怎麼啦?」

蘇沐橙搖搖頭,勾著嘴角,頭髮似乎有點燙燙的。

 

04

床單在藍天之下隨著風飛起,猛一看竟像是漫天鴿子飛揚。

蘇沐橙指揮小機器人一一把夾子夾上,不時用曬衣棍調整布料之間的距離,她的旁邊站著兩隻高度不過到她大腿的召喚獸,胖胖的小動物腦袋上頂著兩桶衣服,葉修則蹲在另一邊看著另外一桶冒著泡泡水的水桶,在召喚獸的時間要結束之前叫出第三隻接替工作。

第三隻召喚獸會跑到要消失的夥伴身邊一起頂著水桶,同時慢慢將桶子移動到自己的腦袋上,葉修的時間掐得很好,當木桶完成交接,第一隻召喚獸會跟著消失。

不過蘇沐橙覺得其實也不用這麼麻煩。

「現在又沒有要搬東西,不用讓牠們這麼辛苦地頂著吧。」蘇沐橙從桶子裡抽出衣服,大力甩開皺在一起的衣物掛上衣架,小機器人很自覺地拍打小翅膀過來領走,「先收起來吧。」

葉修打了個哈欠,「沒事,這樣妳省點功夫。」

「什麼功夫?」

「彎腰啊。」葉修隨手從地上拔了根草,拍出顆水球沖一沖後咬上,「一直彎腰多不舒服。」

蘇沐橙愣了愣,忍不住鼓起臉頰,「我真覺得你來沒幾天我就要被寵壞了。」

「說什麼呢?」

「沒什麼。」

蘇沐橙轉過頭,撥開飛揚的頭髮。

葉修撐著下巴仰頭看著女孩衣擺和頭髮被吹得四散的模樣,嘴角勾著笑,看上去心情特別好。

腳步的泡泡桶漂出透明的泡泡,在陽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

「我等等要上街一趟,你有要一起去嗎?」

「行啊。」葉修蹲累了,索性席地而坐,「妳要買什麼?」

「家裡好多東西都沒有啦。」

水桶空了一個,蘇沐橙努努嘴又一次讓葉修消掉一隻召喚獸,召喚師說了聲好,擺擺手卻是指揮著小東西帶著桶子自己去沖水,召喚獸搖頭晃腦的背影看著蘇沐橙忍不住笑。

行吧。她想,他高興就讓他來吧。

「牠們真的可以戰鬥嗎?」蘇沐橙忍不住蹲下身戳戳剩下那隻召喚獸的腦袋,只有一顆眼睛的橘色動物愣愣地看著她,好像不明白發生什麼事,「好可愛呀。」

「等牠揍人的時候妳就不會這麼覺得了。」葉修翻了個白眼,「別戳太用力,牠會咬人的。」

「是嗎。」蘇沐橙咯咯笑起來,「真好玩。」

「好玩什麼呢。」

葉修簡直哭笑不得。

女孩子都蹲下來了,葉修乾脆站起來接手她的工作,蘇沐橙也不打擾他,坐在旁邊樂孜孜地看看召喚獸又看看葉修。

陽光很亮,他的臉有些模糊,她忍不住想笑。

「葉修,你真的有用召喚獸戰鬥過嗎?」

「有啊。」葉修的動作不太熟練,還要分神回答蘇沐橙的話,表情略有些糾結,叼著草莖讓他的聲音有些模糊,「不過不常,我還是自己來比較多。」

蘇沐橙戳戳召喚獸的小胖手,「為什麼?」

「狀況不適合吧。」

葉修也沒有特別想過這個問題,但或許也沒這麼難,就只是因為他自己可以。

蘇沐橙拖著長音回了一聲哦,站起來想要一起幫忙,不經意卻是聽見身後傳來啾啾啾的聲音,細細尖尖的嗓音很有穿透力,兩個人同時看過去,只見葉修帶來的那條龍噗騰著小翅膀來到蘇沐橙旁邊,扁扁的嘴巴啣著個亮晶晶的碎片,蘇沐橙下意識攤開手,碎片就落到她手上。

那是一枚白水晶。

「給我的啊?」

幼龍發出啾啾叫,拍著小翅膀走了。

蘇沐橙眨眨眼睛,忍不住笑起來,「好可愛呀──」

「這算什麼……」葉修抽搐著嘴角,滿臉的問號,「我才是撿牠回來的吧,這是重色輕友?」

「牠大概沒把你當成牠朋友哦。」

「……」葉修翻個白眼,「我謝謝妳。」

蘇沐橙笑瞇瞇:「不會。」

葉修簡直痛心疾首,好好的一個小姑娘怎麼就變成這樣呢?

不過蘇沐橙接收不到他的痛苦,女孩子捏著亮晶晶的白水晶不住把玩,她可以感覺到有很充分的自然力量散發出來,是一顆相當純粹的水晶。

透明的水晶有銀白色的線勾勒出圖騰,看上去經過打磨,形成一個扁圓形的形狀,還很漂亮。

「謝謝你。」

「謝什麼呢,要謝就去對那隻龍說吧。」葉修甩開衣服,小小的水珠噴到臉上,他瞇起眼,「又不是我送的。」

蘇沐橙又笑,小心地把晶體收到口袋裡,跟著葉修一起把衣服掛上,不一會兒就掛滿竹竿,蘇沐橙又立了兩支,才把所有的衣服通通掛上去。

天氣好,總是讓人忍不住趁機多洗洗多曬曬。

「晚上睡覺的時候,棉被就會充滿太陽的味道哦。」蘇沐橙眨眨眼睛,「蓬鬆鬆軟綿綿的。」

「是嗎。」

葉修沒這樣嘗試過,不過女孩子看上去很高興,他也就跟著笑。

兩個人把東西收拾好,換了身衣服便帶著錢上街。

多了個人一起生活,很多物品的消耗量都大上不少,千機傘的修復也到了中間階段,有些材料的消耗超出預期,蘇沐秋在知道蘇沐橙打算上街後列了張清單給她,兩個疊加起來數量可觀,可東西很多,不過儲物袋更好用,除了一些比較特別的會拿在手上外,蘇沐橙買了就往裡頭丟,節省空間也節省重量,葉修想幫忙提點東西都無用武之地。

「看來妳很有經驗啊。」

「當然。」蘇沐橙點點頭,「哥哥不是每次都能跟我一起來。」

「都是他的錯。」葉修點評:「咱們買的零食不分他吃。」

蘇沐橙瞇著眼睛點點頭,「好,不給他吃。」

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高興的,蘇沐橙卻是眉眼彎彎。

蘇沐橙上街的頻率不高,可架不住小姑娘長得好看,加上蘇沐秋的名聲好,蘇沐橙自己也在無聊時後做了東西到街上賣,回響相當不錯,走在路上總是可以遇到人打招呼,蘇沐橙這個點點頭那個笑笑的,拉著葉修熟練地穿梭在人潮中。

紅色的碎花裙擺飄開弧度,打到葉修垂在腿邊的手。

「前面那邊就是陶哥的鋪子,平常哥哥需要什麼材料我大部分都是去那裡買。」蘇沐橙伸手指著前方不遠處門庭若市的店家,遠遠就能聽見老闆吆喝的聲音,「他賣的東西品質都很好,而且價格比較便宜,遇到好貨還會幫我們留下來。」

葉修還記得自己來的那天就碰上琥珀晶石的那一齣,「那我們是現在就去買?」

「我都是先買起來,要回家的時候再去找陶哥拿。」

「行,那就走吧。」

蘇沐橙便帶著葉修過去。

老闆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他們的存在,旁邊的夥計大概也是新來的沒看過,蘇沐橙也就拉著葉修逕自挑選起來。蘇沐秋不太能離開家,挑選材料的工作大多都是落到蘇沐橙身上,這回頭一次多了個參考物件,蘇沐橙挑東西的時候下意識問了對方建議,葉修倒也答得順口,透徹得似乎很有研究。

蘇沐橙抿抿唇,看著人忍不住搖頭。

葉修下意識摸摸他的臉,「怎麼了?」

「沒什麼。」蘇沐橙笑起來,「我就想說你到底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嗯……真還有點難說。」葉修摸摸下巴,故作深沉的樣子,「煮飯就是一例吧。」

蘇沐橙愣了愣,忍不住笑起來,「好哦好哦。」

「欸、小沐橙妳來啦。」陶軒的聲音很具穿透力,蘇沐橙卻是左右張望了下才看見人,他急匆匆地推開身邊的顧客來到兩人站著的角落,見到葉修的瞬間愣了愣,「這位是……?」

「他是葉修,是哥哥的朋友。」蘇沐橙幫兩人分別介紹,「他來委託哥哥修東西。」

「你就是那位啊。」陶軒連忙伸手和他握了握,回頭又對著蘇沐橙笑,「好久沒見妳來啦,需要什麼儘管拿,我這邊這兩天又多了不少好貨,我等下統計一下妳回頭問問沐秋需不需要。」

蘇沐橙點點頭,「謝謝陶哥。」

「沒事沒事。」陶軒擺擺手,「不過這位小哥……聽說你委託了一個大工程啊?」

「算是吧。」葉修笑了笑,「一個老玩意兒了,就是麻煩了點。」

「能夠被蘇沐秋那傢伙看上眼的東西哪裡會簡單呢。」陶軒樂呵呵地笑起來,「有機會的話讓我一眼好不?我就好奇什麼樣的武器能讓沐秋那傢伙預估要閉關一個月才能修好。」

「有機會的話。」

「嘿。」不管是不是客套,聽到這話的陶軒還是笑起來,「行,回頭記得找我,我給你們倆一個大大的折扣啊。」

蘇沐橙笑起來,「那就謝謝陶哥啦。」

陶軒擺擺手,「話說回來……沐橙啊,關心哥哥是件好事啊。」

蘇沐橙眨眨眼睛,一臉不解。

陶軒的眼睛朝葉修那邊看了看,一個暗示動作被他做得又大又顯眼,葉修想裝做沒發現都很難,「妳呀,你們啊,要記得把握機會哦。」

「!」蘇沐橙猛地脹紅臉,「陶哥你在說什麼呀!」

「嘿嘿嘿,趁年輕嘛。」陶軒聳聳肩,「這不是想說妳不常出去嗎,難得有機會碰上個還算可以的,要懂得抓住啊。」

蘇沐橙臉都要滴血了,側著頭不敢看向葉修,「……陶哥我叫哥哥把你的單往後挪哦。」

「別別別,我不說了,不說了啊。」陶軒已經守著他的維修單守了十天半個月,就怕蘇沐橙從中攪局,連忙後退一步準備遁逃,「行了不跟你們聊了,要什麼盡量拿,結帳記得找我啊!」

說著人就跑了,縮在人群裡那叫一個如魚得水。

蘇沐橙抿著唇有點焦慮,簡直後悔自己幹嘛拉著葉修一起上街,但她又忍不住好奇對方的反應,蘇沐橙偷偷瞥向旁邊的人,葉修側對著她看不清模樣,她只能見到對方抓抓脖子,好像有點尷尬又好像沒覺得什麼的模樣。

「……那我們繼續了?」

……應該是真沒覺得什麼。蘇沐橙嘆口氣,輕輕點頭,「好。」

她的手貼上胸口,自己也說不清這種失落是因為什麼。

 

05

蘇沐秋自主結束閉關從地下室爬上來的時候,長時間沒曬太陽、三餐不定時還不移動的精靈看起來沒什麼變化,葉修直嘆息這就是非人類的身體素質,開掛的。

蘇沐秋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哥哥你怎麼突然上來啦?」蘇沐橙眨巴著眼睛一臉困惑,「有需要什麼東西嗎?」

「沒事,只是來休息一下,感覺好久沒有睡床了。」蘇沐秋伸了個懶腰,衝著妹妹笑,「沐橙,中餐還有沒有啊?」

說得好像被限制飲食的可憐蛋一樣。

蘇沐橙哭笑不得,卻是知道她家老哥後知後覺地覺得虧欠了,她忍不住搖搖頭,進了廚房把剛完成的午餐裝進放在旁邊預備有段時間的餐具裡。

葉修很自覺地起身幫忙,留在原位的蘇沐秋看著廚房裡的兩個背影,皺了皺鼻子。

蘇沐橙沒有拒絕他的幫助,事實上也已經習慣了有個人會幫她,她把裝好的食物交給葉修讓他端出去,最後卻換來蘇沐秋的加入,廚房頓時擁擠起來,不一會兒麵條和濃湯都上齊全,放上餐具最後撒上一點香料,又美觀又美味,十足十地勾人食慾。

蘇沐秋大感滿足,捧著自己那碗紅醬麵條,盤坐在椅子上吸溜吸溜地吃起來。

雖然是不會餓,但養出味覺審美的精靈闊別一個多月才好好吃上妹妹的手藝,反應還是很大的,蘇沐橙看著眉眼彎彎,側過頭注意到葉修的眼神,她還衝著他笑。

葉修不由自主地伸手揉揉女孩子的腦袋。

「千機傘大概再兩天就可以修好了。」

蘇沐秋的宣告讓蘇沐橙的笑容瞬間僵住。

葉修側過頭看向蘇沐秋,對方也是這個時候才抬頭,眼睛瞇著看著兩人半晌,他聳聳肩,「你很幸運,傘都爛成那樣的,核心的破損也沒有想像中嚴重,估計我再趕趕很快就會好的。」

「那就謝啦。」葉修捲起麵條慢條斯理地吃起來,「不過你也不用趕,反正我又不急。」

蘇沐秋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單子只接你一個啊?其他安排都因為你往後推了好嗎。」

「要我負責啊?先說好我的錢都拿來給你當委託了。」

「……你是多窮啊這些年。」

葉修哼哼,「窮到都要沒錢吃飯了。」

蘇沐秋那是半點都不信,轉過頭看見自家妹妹愣愣的模樣,他不著痕跡地撇撇嘴,「沐橙?」

蘇沐橙小幅度地縮一下,眨眨眼睛,她對著蘇沐秋勾起嘴角,「怎麼啦?」

「……沒什麼。」蘇沐秋嘆口氣,「妳快點吃吧,面要冷掉了。」

「好。」

蘇沐橙垂下眼睛,擺弄著食物好一會兒才捲上叉子。

一頓午餐食不知味地過去,蘇沐橙接著一下午都沒再看到兩個人,葉修被蘇沐秋拉到地下室研究去了,蘇沐橙不想打擾他們的進度,連點心都沒有送下去。

外頭的太陽不大,天氣有點陰陰了,蘇沐橙在後院找了個地方坐著曬太陽,扁角龍拍著小翅膀慢慢地跟過來窩在蘇沐橙的腿上,女孩子勾著嘴角,輕輕拂過拂過小龍的腦袋,一點也不怕人的扁角龍還用嘴巴蹭蹭她的掌心。

這種龍在沒有遭遇危險的狀況像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溫馴地不得了,可蘇沐橙一直沒有幫牠取名字,葉修說這條龍之後肯定要放生的,名字該由媽媽來取,而且命名了,之後就會有感情了。

蘇沐橙不是很能習慣離別的人,直到認識葉修之後她才知道。

「你很快就可以見到爸爸媽媽,高不高興啊……」

扁角龍似乎聽不懂,牠只是眨巴的黑嚕嚕的眼睛看著蘇沐橙,用嘴巴碰碰她的臉頰。

小龍蜷縮在蘇沐橙的腿上睡著了。

蘇沐橙輕輕地嘆口氣,輕輕地拂過龍的身體,想著想著又不自覺地露出有些洩氣的表情,蘇沐橙癟著嘴從口袋裡掏出那枚白水晶把玩,幾天前她給它接上棕色的線,可以拿來掛在身上。

自從收到之後,蘇沐橙一直帶在身上。

「捨不得啦?」

蘇沐橙嚇了跳,手一鬆白水晶就掉下來,在地上滾了兩圈被另隻手撿起來,葉修微微挑眉看著有些著急的女孩子,輕輕地把水晶放到她的手上。

蘇沐橙撥掉上頭沾到的塵土,葉修趁著機會坐到女孩子旁邊。

「……你不是跟哥哥在討論傘的事情嗎?」

「也沒什麼需要討論的,沐秋他自己就很懂了。」葉修滿不在乎地說著,伸直長腿,他和蘇沐橙只有一個手掌的距離,低下頭看到在蘇沐橙身上睡得很歡的小龍,葉修搖搖頭,「看來這傢伙也挺捨不得妳的。」

「嗯?」

「扁角龍是群居動物。」葉修戳戳小龍的腦袋,「牠大概把妳當成牠媽媽了。」

蘇沐橙愣了愣,「啊?那、那會怎麼樣嗎?」

「我是沒有聽過這回事,不過原則上應該是不會。」葉修聳聳肩,「等我把牠送回去,也許過一陣子就會好了,畢竟還有本能什麼的。」

蘇沐橙垂下眼睛,伸手碰碰小龍的翅膀,「是這樣嗎……」

「也許吧。」

風聲颯颯,樹葉被吹動的聲音佔據整個空間。

蘇沐橙一時間有些窒息,明明是早就知道會發生的事情,真正碰上了,她還是有點難以呼吸。

她張了張嘴,又開了開口,可聲音怎麼樣都說不出去。

「沐橙。」

「……嗯……」

「妳應該不會不歡迎我再過來吧?」

「……嗯?」

蘇沐橙抬起頭,橙色的眼睛紅通通的,看起來有點可憐。

葉修無聲地嘆口氣,伸手揉揉女孩子的腦袋,把她的臉按到自己的肩膀上拍著女孩的背脊。

蘇沐橙整個僵住。

「又不是這輩子都見不到了,這麼難過做什麼呢。」

葉修放低聲音說著,無端多了幾分誘哄的味道,蘇沐橙的委屈感一下子就湧上來了,她伸手抓住他的衣角,小小的一塊,卻是把他的布料整個抓皺。

葉修一下一下拍著她,「乖乖乖,沒事,我又不是不會再過來。」

「……可是你也沒有說你會啊。」沒有被哄還好,一哄蘇沐橙就想哭,「你沒說……」

「那我現在說啦。」葉修有點無奈:「只要妳不嫌棄我,我就會回來看妳,好不好?」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葉修想了想,加上但書:「前提也要妳哥別趕我走。」

蘇沐橙抽抽鼻子抬起頭,睫毛上沾著水珠,一臉的不解,「哥哥幹嘛趕你?」

這理由可多的是呢……葉修搖搖頭,沒有打算回答。他伸手抹掉女孩子的眼淚,順手又拍拍她的腦袋,「反正我們之後還會見面的,不管怎麼說,妳總要給我時間讓我把小傢伙送回家吧?」

「也是……」蘇沐橙癟嘴,「那我還有機會再看到牠嗎?」

「這個我就說不準了。」葉修搖頭,「可能要看牠有沒有機會飛回來,或者妳直接去找牠吧。」

但是蘇沐橙不太能離開這裡。她不願意。

女孩子在那瞬間又想開口,葉修卻像是知道她要說什麼,微笑著搖頭。

葉修拍拍她的腦袋,「沒關係的。」

蘇沐橙在瞬間又覺得想哭。

她用力揉揉眼睛,輕輕點點頭。

 

葉修離開的時間如蘇沐秋與蘇沐橙的預期,千機傘兩天後修好,第三天,葉修跟著收拾包袱。

葉修離開那天的天氣和他來的時候一樣好。

站在門口送他的時候,蘇沐橙忽然想到。他來的那天是大晴天。

想著自己一進門時看見陌生人的那種警惕感,再對比現在的捨不得,蘇沐橙忍不住想笑,鼻頭又有點酸,葉修像是注意到了也可能只是剛好轉過頭,他衝著她微微笑,伸手拍拍蘇沐橙的腦袋,就像之前一樣。

「你會先送小傢伙回烈焰森林吧?」

「對,之後往哪裡去我也不知道,可能隨便走走吧。」葉修叼著草莖,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他的身上又換回那套亂七八糟的衣服,千機傘背在身後,替換却邪的位置,「心情好就回來看看你們,有需要什麼特殊材料這邊拿不到的,再跟我說一聲啊。」

「滾吧你,之前走的時候哪有這麼好的。」蘇沐秋垂了下葉修的肩膀,他似乎是想板著臉,不過看了眼自家妹妹,終究還是撐不起兇惡的表情,「行了行了,又不是不會再過來,做什麼生離死別的樣子。快走吧。」

葉修摘掉草莖,「知道了。沐橙,下次見。」

蘇沐橙點點頭,對著他勾起嘴角,「葉修,下次見。」

葉修走得瀟灑,來時被他捧在手裡帶過來的龍飛在他的身側,離開之前還親了蘇沐橙一口。

蘇沐秋嘆息,「行了,大麻煩都走了,我們回去吧。」

蘇沐橙側過頭看了眼她哥哥,點點頭,握住蘇沐秋伸過來的手回家。

「沐橙啊……」

「嗯?」

「妳要是真的想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蘇沐橙疑惑地看過去,蘇沐秋卻是不看她,他抓抓頭髮轉過頭,避過蘇沐橙的面孔上帶著挫敗。

他嘆口氣,但也沒辦法抒發這種鬱悶。

蘇沐秋勾著蘇沐橙的脖子揉揉她的腦袋,狀似粗魯的動作倒是一點也沒有弄痛女孩子,蘇沐橙眼冒星星,更多的確是因為搞不清楚狀況。

「哥你幹什麼啊──」

「只要妳好好注意安全,不是一定要跟我困在這裡。」蘇沐秋衝著蘇沐橙勾起嘴角,但那看起來比較像不甘願的哭臉,「妳哥我是習慣了,但是妳可以離開,知道嗎?」

蘇沐橙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哥哥你是不是要趕我出去啊……」

「哪能呢,妳從哪裡──」蘇沐秋下意識想要解釋,可見到蘇沐橙瞬間繃不著的笑臉,他頓時氣得胸口疼,「臭丫頭,才跟葉修認識幾天就學壞了。」

「哪有。」蘇沐橙勾著蘇沐秋的手臂晃啊晃,臉上堆滿笑容,「我特別喜歡哥哦。」

「……知道啦。」蘇沐秋板著的臉頓時又破功,他無奈地嘆口氣,認命了,「反正就是這樣,妳高興出去就出去,只要自己注意安全就行,不想出去就繼續待著,反正這裡就是我們的家。」

只要妳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來。

蘇沐橙點點頭,眼眶紅紅的,她笑瞇眼睛,「我知道啦。」

蘇沐橙閉著眼睛靠上蘇沐秋的手臂,被兄長的氣息包圍著,有自然精靈的味道,也有來自親人的溫暖感覺。

她想,今天的天氣真好。

很適合出外旅行。


#謝謝你看到這裡



   
评论
热度(18)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