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方王】如果的事07

*完結倒數啦!這是倒數第二章!

*CWT48的新刊><

*歡迎抓蟲><!!!!!

往前:01 02 03 04 05 06

往後:08 09(完)


07

教室的門將寒風阻隔在外,室內算不上溫暖,但至少不至於寒冷。

大冬天的裹上大衣往往就讓人昏昏欲睡,偏偏授課的還是系上最糟糕的老師,毫無邏輯性的家長裡短根本是睡前催眠曲,結合起來那叫一個天時地利人和,方士謙窩在最後一排看過去,前頭的學生早已倒成一片,也就老師心理素質好能漠視學生的反應說下去。

誰讓再翹就要被當了呢。

方士謙打了個大哈欠,百般無聊地揉了揉眼睛,側臉貼著平攤在桌上的厚重書本面向外頭,冰天雪地的外頭看著讓人心癢癢的。他朝著玻璃吹了口氣,漫不經心地在霧面塗塗寫寫,回過神來,那是一個王字。

……呵呵。

方士謙又爬起來,默默地把那個字擦掉。

鬼使神差地又在沒有霧氣的相同的地方疊上一個方。

真少女。

方士謙抹了把臉,有點唾棄自己的行為,可就這麼瞬間卻是抓到了樓下閃過的身影,從二樓看出去的人都還清晰,方士謙不會認錯那件銀灰色的長版風衣。

畢竟不是誰都能把一件大衣穿出儒袍的味道。

方士謙第一次看見王杰希這麼匆忙的模樣,下意識抬頭看了眼老師,那稍嫌古板的女教授依然在台上熱情地發表她的言論,一堂必修課學和王杰希匆忙的身影迅速放上天秤又火速被摘下,方士謙牙一股腦把桌上東西全塞到書包裡,貓著腰從後門溜出去。

迎面而來的冷風都不是酸爽能形容的,方士謙卻是一股腦地背著包包往下衝,幸好王杰希跑的雖快但很有目的性,他最後在校門口把人攔下來。

被抓住的人表情少有的帶著幾分慌亂。

大冬天的冷得不得了,王杰希的手冰到幾乎要碎裂,可臉上竟是帶著汗水。

「你這麼急是要去哪?」方士謙喘著氣,卻是半點也不敢鬆開手,「大老遠就看見你……」

「我妹妹出了點事,我必須要趕去醫院。」王杰希試了試卻掙不開方士謙的手,語氣重了許多:「前輩,沒事的話──」

「有事、當然有事。」方士謙連忙砍斷他的話:「你想要怎麼去?」

學校這裡可是出了名的難打車,他待三年了愣是沒有一個月看超過三輛車子過。

王杰希顯然也知道,「我邊走邊叫車。」

「你妹妹在的醫院應該在她學校附近吧?」方士謙反問他:「還有段距離?」

王杰希點點頭。

方士謙抓著他手腕的手不經意地滑了下來,碰上他微微發抖的手掌。

「行了行了,你告訴我在哪裡,我騎車載你過去吧。」方士謙握了握他的手心,手冷到他以為自己在徒手摸冰塊,心臟都要凍死了,「騎車是會比較快,但會比較冷,還是我陪你打車?」

王杰希的眼睛在剎那間又瞪得老大,張開嘴說了聲我又停下來,方士謙不用想也知道對方是要拒絕,不自覺地把他的手握得更緊,一瞬間腦袋迅速閃過各式各樣的理由,隨時準備把對方扔出來的拒絕打回去。

可王杰希點頭了。

這答覆來得太過驚喜而且突然,方士謙愣了半秒才發現自己的心跳飛快,甚至不自覺地憋氣。

「那我去牽車過來?」方士謙試探性地問他:「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我跟你一起去吧。」王杰希垂下眼睛,「謝謝前輩。」

方士謙登時咧開嘴角,這才有了實感。

方士謙停車的地方離校門口並不遠,走過去不需要太多時間,他沿路懷著某種不為人知的心情沒有放開握著王杰希的手,可被牽著手的人卻神遊天際似的好像渾然未覺,兩個大男人就這麼牽著手在大冬天的雪路上走往車棚,直到方士謙得發車了才鬆開他的手。

王杰希不經意地把被牽的溫熱的手收回口袋裡。

方士謙瞥了人一眼,抿抿唇,從打開的機車後座取出兩頂安全帽。

王杰希愣了愣,像是這才想起來有安全帽的這個問題,「……你怎麼會帶著兩頂帽子?」

「一頂我朋友的,昨天搭便車就落我車上了。」

方士謙回應得漫不經心,估計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他所有的焦點都放在王杰希的帽子上,發現灰藍色的安全帽尺寸並不適合王杰希,他想也不想地抬高對方的下巴以調整安全帽的帶子,拉緊之後又壓了壓帽沿,力道太大,王杰希的整個腦袋被壓下去,方士謙眨眨眼睛,默默地有點小心虛。

……唉怎麼這人突然這麼乖啊。

「騎車會比較冷,你外套扣子最好扣上。」

方士謙一面拉著自己的外套拉鍊一面說著,見王杰希真的乖乖扣上鈕扣,他整個人莫名有種心癢癢的感覺,垂著眼睛動作的模樣看著乖巧到不行,方士謙幾乎有種替他扣釦子的衝動。

他看得出來王杰希的手指在發抖。那不是凍得。

「你妹肯定沒事的,我馬上載你過去。」

方士謙隨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腦袋,順手就將一直捏在手上、來不及圍上脖子的自己的圍巾纏上王杰希的脖子,寬版的圍巾直接擋住他的半張臉,大半額頭又被安全帽擋著,嚴密得能去搶劫了。

……前提是還要擋住眼睛。這雙眼太有標誌性了。

「你等下一邊幫我指路,真的不行就開導航。」方士謙用圍巾的尾巴打了個大大的叉,滿意地笑起來,「你沒坐車習慣的應該會覺得很冷,圍巾不要拿下來啊。」

王杰希掙扎著把圍巾往下拉,「那前輩你怎麼辦?」

方士謙扣上安全帽,抬腿跨上機車,「我抗寒。」

確認對方坐穩了,方士謙催動油門,慢慢地駛離稍嫌狹窄的車棚。

方士謙平常開車有鑽小路或搶紅燈的習慣,載王杰希的時候卻把這些劣習抹得一乾二淨,規規矩矩還不超速,遇到闖紅燈的行人還會慢速禮讓他,坐在前面同時把迎面而來的冷風擋了個九成,坐在後頭的王杰希幾乎感覺不到太多的寒氣。

他一手抓著汽車後方的把手一邊抓著開著導航的手機,覺得風裡面都帶著方士謙的味道。

方士謙後腦一晃,同時聽見安全帽互相碰撞的聲音。

「你要是手冷可以放到我的口袋裡。」以為對方是冷才會貼過來,方士謙下意識吩咐,突然有點後悔自己怎麼沒有去學人家在車上裝個導航,嘴上說的話卻是把那點意思轉了個彎:「手機看一看手就放我口袋,凍傷我可不負責啊。」

那語氣可討厭了。

但方士謙的聲音被全罩式安全帽擋掉三成,悶悶的聲音又被風颳走幾許,王杰希必須要貼著他的後背才能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凍傷之後的話什麼也沒聽見。

後頭沒有傳來任何回應。

沒有繼續分心在王杰希身上,方士謙專心注意路況,見號誌燈轉變便地停下來,手從機車手套中伸出來的時候還溫溫熱熱的,他趁著等兩分鐘的大紅燈時把後面人的手抓過來,勒在自己的腰上把那雙手包得緊緊的。

「話說回來,你妹是怎麼回事?」

方士謙如意算盤打得很好,王杰希聽到問句下意識忘了掙扎,被握住的手指抖了抖,他的聲音過會兒才飄進方士謙的耳朵裡:「……從二樓摔下來,直接送進醫院。」

方士謙一愣,下意識回頭,堪堪錯開的安全帽撞出清脆的聲音,「有說怎麼樣嗎?」

「目前已經知道左腳骨折要打石膏。」

「肯定嚇死了吧……」方士謙握緊王杰希的手,「但為什麼是通知你?你爸媽呢?」

「我爸媽在外地,就算搭飛機也要兩三個小時才能回來,他們讓我先過去。」

方士謙唔了聲,正想在說什麼,路燈偏偏在這時候轉綠,他只得鬆開手重新握上機車把手。

畢竟是平常日的大白天,路上車子不多,兩個人花費比預期要少的時間便趕到醫院,正巧老師的聯絡電話又打過來,方士謙便讓王杰希上去,自己找地方停車。

雖然他的任務是已經完成了,但他實在不放心讓王杰希只有一個人。

王杰希倒像是無心思考似的,接下方士謙的好意先一步進醫院,方士謙在外面找好停車位,抽出手機就看見那個先一步進去的人傳了微信告訴他位置,方士謙一時間有些恍惚,他還以為這個人現在滿心滿眼都是他妹妹,根本無暇顧慮到他。

真的是個面面俱到又很認真負責的人。

方士謙握緊手機,手上似乎還帶著王杰希從冰冷漸漸稍微回暖的手的溫度。

在進醫院之前,方士謙先跑了趟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些熱食飲料過去,他對王杰希的喜好還沒有很了解,乾脆把他可能會喜歡的都裝上,買了個袋子提著。王杰希妹妹所在的位置不算難找,跟著指標很快就找到病房的位置,遠遠便看見王杰希和另個人站在門口。

「……我明白了,謝謝老師。」

方士謙走過去的時候對話已經到達尾聲,他也不知道自己該以什麼身分湊過去,乾脆拎著袋子站在邊邊等著,以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王杰希的聲音聽上去還算鎮定,至少方士謙沒有找到發抖的聲線,背影看上去也站得筆直,估計他妹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沒事就好。

剛鬆口氣就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方士謙一打開來就是自家室友發過來的大哭臉,說是女教授剛發出死當聲明,就算期末高分也不會讓他過了。

這還真是一點也不意外。方士謙撇撇嘴,回了張貼圖過去就把手機收起來。

「前輩?不好意思沒注意到你。」王杰希不知道什麼時候湊過來,小半張臉依舊被大大的圍巾擋著,看著有些喜感,「……你是還有事情嗎?需要的話可以去忙沒有關係。」

方士謙聽不出這話是不是在趕他走,既然聽不出來就乾脆當作不是,他搖搖頭,抬手從袋子裡抽出一罐快要沒溫度的飲料,「你喜歡喝這個嗎?」

王杰希眨眨眼睛,低聲說了謝謝。

「我陪你等到你爸媽來吧,之後要走我再走。」方士謙抓抓頭,「我下午沒課,沒事。」

「可我記得你今天下午不是到晚八?」

方士謙下意識脫口而出:「你知道我課表啊?」

王杰希似笑非笑。

方士謙呃了聲,眼睛轉了轉卻是靈光一閃:「我下午真的沒課,等下的課老師不是去開會就是有事,剛好給我空出一段時間。」

方士謙想給自己的機智點讚,然而他知道王杰希不會這麼簡單就被敷衍過去,滿心滿眼準備接下對方的回擊,可他只是直勾勾地看著他,過了片刻點點頭。

「那就麻煩前輩了。」

「不麻煩不麻煩。」方士謙鬆口氣,猶豫了下還是搭上對方肩膀,用一種哥倆好的方式勾著他,「話說你妹妹應該沒事了?」

「骨折外加受了點驚嚇,比我想像中要好很多,我等等還要去辦住院手續,醫生說年紀還小,要留院觀察兩天。」王杰希抿抿唇,抓著飲料瓶的手默默揪緊,「……前輩,真的很謝謝你送我過來。」

「謝什麼,舉手之勞。」

一直被道謝也覺得哪裡怪怪的,方士謙摸摸鼻子乾笑兩聲,可王杰希卻是認真地搖頭。

他直勾勾地看著他,眼底盛著滿滿的亮光。

「我剛剛是真的嚇到了……要不是你在,我也不知道會慌到什麼時候。」

王杰希說話的時候還帶著笑。那是一個很淺的弧度。

方士謙忽然覺得身邊特別安靜。

安靜到他只聽得見王杰希的聲音,甚至能聽見他的呼吸聲,卻又好像吵得不得了。

滿滿都是他心跳的聲音。

 

碰碰。碰碰。栽了吧。碰碰。碰碰。你就栽下去吧。

 

那是帶點蠱惑聲音。

「前輩?」

帶點疑惑的聲音讓方士謙猛地回神,他才發現自己竟是不知不覺中抓住對方的手,一時間有點手足無措,反射性便是鬆開他,偏偏王杰希已經不是憂心到難以思考的狀態,自然不可能不問,方士謙頭皮一麻,背脊一挺忽地對人攤開手。

「……這是?」

「證、證件給我。」方士謙硬梆梆地指使對方:「你跟你妹的證件,我去幫你辦住院手續。」

王杰希當然不可能讓他去辦,可方士謙去意已決,更何況還有個妹妹需要王杰希這個哥哥照顧,方士謙花了點功夫從他那裡拿到各種資料,拿著東西轉身就跑。

那一個倉促看得王杰希一愣一愣地。

方士謙唯一有的念頭只有不能繼續跟王杰希共處一室。

不然他一定會忍不住告白。

 

──或者是你覺得,要是某個人做了什麼事情,你就可能會喜歡他?

 

林杰當時說過的話,方士謙一直在想,一直在想。

如果某個人做到他理想的某件事情,他真的會喜歡上他嗎?

方士謙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但不妨礙他去想那可能是什麼事情,他想過也許是在雨天給他一把傘、陪著他在雪夜去看夜景、或是在他最脆弱的時候給予一個擁抱。

就是沒有想過是對方說出要是沒有你這種話。

何況那個人是王杰希。是王杰希。

──是王杰希的話,好像就什麼都可以了。

方士謙蹲在角落,費了大半個小時跑好的單據在他手上被捏成一團,明明已經完成任務卻根本不敢回去病房。他把臉埋在膝蓋裡抱著頭縮成一顆球狀,露出在外頭的耳朵紅得不得了,醒目的顏色從耳尖爬到脖子入侵身體,唯一能擋住的圍巾偏偏綁在王杰希的脖子上,直接把僅有的防禦拱手讓人。

如果是王杰希……

方士謙原本想,他可以把要求降得很低,如果王杰希和他喜歡同一首歌、喜歡看同一部影片、甚至只要、只要稍微有那麼一點點把他看作不一樣,他就可以接受並且承認他喜歡他。

他原本想要慢慢來的。

──但現在是!直接!讓他!連這個機會都沒有!

「……啊、真的是──」

他不想這麼輕易地就告訴他他喜歡他。他之前明明那麼討厭他的。

……但現在好像就真的是喜歡他。

方士謙長長地嘆了口氣,抬起頭抹了把臉,他覺得現在的自己簡直幼稚的可笑,卻又不能自主地這樣拔河。

說到底還是放不下去。總覺得一承認好像就輸了什麼,但是又有點想要告訴他。

……或許比有點還要更多一點吧。一點點──一大點。

關於他喜歡他。

方士謙閉了閉眼睛,咬著牙硬生生把自己從角落裡拔出來。撥了撥衣襬的灰塵,手機同時發出聲響,那是王杰希的訊息,問他怎麼去了那麼久。

方士謙垂著眼睛。

……你怎麼就不認得?

「沒事,只是人有點多。」方士謙一字一字地輸入進對話框裡:「我馬上回去。」


TBC.

   
评论(7)
热度(13)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