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你和他的那些事06

*沒意外會是CWT的第二本新刊

往前:01 02 03 04 05

往後:07 08 09 10(完)

附上剛完成的通販表單(限灣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走這邊

噗浪上面的宣傳訊息走這邊

等到終宣的時候才打算完整貼來LOFTER,到時一併公布抽抽樂獎項!

總覺得年紀大了,看開了,宣傳什麼的都隨緣了......(。


06武術館

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

相較於張佳樂固定的上班時間,孫哲平的課程要具有彈性的多,在兩個人的生活漸漸上軌道,孫哲平也把自己的班接回去,週一至週五都有課要上,不過多半都是下午,相較於張佳樂得起個大早去上班,孫哲平買完早餐送人上班還可以回去睡覺。

好不悠閒。

在張佳樂還沒出事之前,孫哲平習慣假日不排班,用意是什麼不言而喻,但偶爾還是會發生老師突然有事又沒有人可以替補的問題,孫哲平往往必須在這時候幫忙把班補上。

不然調班造成的麻煩會更多。

「所以是今天不能出去了嗎?」

「也不是不能出去。」孫哲平揉揉張佳樂的腦袋,「不過要等到五、六點的時候。」

「哦沒事,反正只是去超市……這麼說你就不能弄午餐給我了?」

「午餐是得要外賣的,但晚餐可以。」

「那就都沒關係啦。」張佳樂看得很開,他原本以為這人跟他解釋那麼多是說一整天都泡湯,還稍稍擔心了一下,「話說我能不能去你上班的地方看看。」

「行啊。」孫哲平抓抓頭髮,「不過可能會有點無聊,我上課的時候沒辦法太照顧你。」

張佳樂對此只是哼哼,「我哪裡需要你照顧啊。」

孫哲平也只好聳聳肩。

 

兩個人原本是打算趁今天有空的時候把冰箱菜補一補,順便享受一下一起準備午餐的樂趣,不久前孫哲平那裡得知,家裡三餐基本上是扛在張佳樂肩上的時候,完全忘記這件事情的事主著實錯愕了不只一下,對於自己還有這個技能點感到非比尋常的訝異,不過下一秒就意識到問題。

「我現在完全不記得怎麼煮飯了。」張佳樂有點愁:「這樣我們是不是會餓死?」

「……我們還有外賣可以叫。」孫哲平面無表情地看著人,「這幾天我餓到你沒有?」

這倒是沒有,孫哲平甚至致力於要把張佳樂餵胖,三餐注意的不得了,晚上變著法子帶他去他們常去的店,午餐沒辦法掌握也會按時發簡訊提醒他吃東西,還在張佳樂的背包裡塞一堆食物讓他無聊時後配著吃,張佳樂覺得自己大概胖了五公斤。

孫哲平對此卻是表示你接著吃我不怕。

「況且我多少也會一點。」孫哲平說得簡短,張佳樂卻有些不懂,他只好把話補完:「煮飯。」

張佳樂眨眨眼睛,「你會煮飯?看不出來啊……」

「沒有人長得一臉很會煮飯。」

 

總之話題繞到最後就變成孫哲平要在張佳樂面前展現一下,兩人想得很好,趁著都不用上班的禮拜六早上的時候去超市補充食物,中餐在家裡自己做,晚上還可以去外面租影片回來看,不過一通電話就把所有計畫都打亂了。

稍微整理過後,孫哲平便拉張佳樂出門,他經營的武館離家裡很近,孫哲平大部分的時候都懶得開車,因為找停車位不是很方便。徒步走過去大概只要十分鐘,遠遠的就能看見以暗紅色為主要色系的招牌突出在大樓外,字體龍飛鳳舞的,寫著百花。

張佳樂有點意外,「為什麼名字叫做百花?你取的嗎?」

「算是吧,不過也有一部份是因為你。」孫哲平捏了捏後頸,「我要開武館的時候我們剛好最迷榮耀,你就說反正我們倆ID一個百花繚亂一個落花狼藉都有花,那就叫雙花。」

張佳樂皺皺鼻子,「那為什麼不?」

孫哲平笑起來,「雙花怎麼夠,要百花才行。」

很熟悉的一句話。

張佳樂愣愣地眨眨眼睛,下意識重複了遍,腦中總覺得跟著浮現什麼。

 

──雙花怎麼夠,要百花才行。

那是最年少輕狂的夢。

 

──沒有當警察,你無所謂嗎?

──無所謂。現在這個才是我想做的。

──那你就放手去做唄。

 

孫哲平大概跟人指示洗手間和他辦公室的位置便張佳樂安置在教室的角落。

換上方便動作的衣服,和學生解釋過原本老師沒辦法過來的理由,孫哲平便直接開始課程,一個命令下去把人打發去做每日基本訓練,穿梭在各種不同年紀的學生間指導和修正動作。

張佳樂看著人熟練的動作,依稀覺得有點熟悉。

他應該是看過的。

每日的固定訓練其實沒有想像中有趣,張佳樂看了半晌便覺得有點無趣,和人打了個手勢便自己起身走走。估計是過去有時候會陪他一起來,武館裡頭的人對於張佳樂並沒有特別反應,有的倒是會跟他打個招呼,張佳樂一秒還擔心會不會被稱呼老闆娘,幸好人開口喊的是樂哥。

張佳樂滿意地點頭,讓幹嘛就幹嘛去。

自己隨便晃了晃,張佳樂從旁邊取了簡章打發時間,意外卻發現孫哲平這裡提供的課程類型不是一般的多,老闆整天看起來很閒,不過從早到晚都有不同的學程,還有特地開給幼童的學前訓練班,教室格局不小,學生人數也不少,但聽說孫哲平是控制過的,可以想見他的口碑有多好。

看得出來下了很多功夫。

孫哲平幫忙代課的班是上跆拳道,張佳樂忽然發現自己並不知道孫哲平熟悉哪個類型的武術。

忘記是忘記了,但他也沒想到要問。

他現在一點也不了解這個人。

「樂哥是打算再設計一款新的傳單嗎?」

「嗯?」搭話的是個年齡不算大的男生,看上去不過大學年紀,應該是這裡的學生,張佳樂愣了愣,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乾笑著哦,「可能吧,不過我最近有點忙。」

「我同學說我們武館設計的傳單特別好看。」那學生也沒覺得有什麼,「要是有新的傳單,可不可以讓我帶去學校發啊?」

「這你當然得問你們老闆啊。」張佳樂聳聳肩,「不過你要是幫忙宣傳,我可以幫你說話。」

「當然當然。」

聊沒兩句學生便打個招呼走了,張佳樂擺擺手,想了想也沒把宣傳單放回去,抽走當中的一張回去孫哲平所在的教室。裡頭大概是正在進行今日的課程,孫哲平站在最前端示範側踢,腿抬得又高又直,虎虎生風、氣勢非常。

寬鬆的衣領因為動作微微敞開,古銅色的胸口露出來,肌肉線條相當好看,張佳樂眼尖地注意到汗水從孫哲平的額頭沿著脖頸流入胸膛,性感異常。

他覺得口有點乾。

課程持續兩個鐘頭才換得中場休息,孫哲平淡淡地宣布下課十分鐘,在場不論是成年人還是學生年紀的都跌坐在地上,用肢體語言清楚展現什麼叫做累成狗,可帶著動作的孫哲平卻依舊背脊挺直,除了汗水和些微的喘,看起來不像有做過什麼運動。

明明他示範得比誰都勤快。

張佳樂拿著預備好的毛巾和礦泉水跑去找他,孫哲平接過水低下頭,張佳樂直覺便拿起白毛巾幫他擦汗。

孫哲平微微勾著嘴角,「好玩嗎?」

微喘的聲音像是低音砲,蘇的人整個不要不要的,張佳樂的目光又被孫哲平敞開的胸膛吸住,汗水滴得他有些燥熱,好像都能感覺到對方呼吸的熱氣,耳根一點點地爬上紅色,連對方在說什麼都不知道。

孫哲平微微挑眉,伸手去碰張佳樂的耳朵,「樂樂?」

張佳樂幾乎是下意識後退一步,還差點因為動作太大向後傾,整個人紅到要冒煙似的,他覺得孫哲平碰觸自己的手燙得不得了,心臟幾乎要跳出來。

……這是什麼反應?

孫哲平好笑地不行,「我還在滴汗呢樂樂。」

「那、那你自己擦──」

張佳樂連忙把毛巾塞到對方手裡,可少了物件,他一時間又不知道要怎麼安置他的手。

那純情到傻氣的模樣搞得孫哲平真的忍不住笑起來。

「你真的是……」孫哲平還無法馬上找到形容詞,「砍掉重練了?小高中生嗎?」

「什、什麼。」張佳樂梗著脖子,「什麼高中生?」

「你高中時候就這個模樣,沒想起來?」孫哲平把毛巾掛在脖子上擦汗,「親一下就害羞得不得……這樣算起來應該還更純吧,我還沒親你呢。」

那濃濃的笑意搞得張佳樂整個人都很不好,幾乎是下意識往他小腿一踹,孫哲平倒抽口氣。

張佳樂哼哼唧唧,覺得出了口惡氣。

孫哲平看著那小模樣心癢癢的,曾經也有過親人一口就害羞臉紅過的人如今長成老流氓,和回去當小清新的不是一個段數,藉著擦汗的動作不著痕跡地秀了把肌肉,趁著張佳樂瞬間又脹紅臉的同時湊過去往對方嘴角親一口。

啾的一聲幾乎要讓人燃燒。

「──孫哲平!」張佳樂捂著嘴後退,「你幹什麼!」

「我親你啊。」

那語氣多理所當然,張佳樂又驚呆了,回過神來卻是左顧右盼,這才發現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睛都膠著在他們身上,在四目相接之前紛紛轉開腦袋,一副我沒看到你們接吻調情秀恩愛的模樣。

張佳樂簡直要燃燒起來,氣呼呼地瞪人一眼轉身跑了。

背後還能聽見孫哲平的笑聲。

 

「──上課。」

 

張佳樂躲回原本的角落,孫哲平把毛巾和水放到旁邊便把人召集起來,那身高體型站在人群中無疑是出類拔萃的,張佳樂就算不願意也是忍不住被他吸引,嘴角似乎還帶著一點溫度。

嘴唇軟軟的,很熟悉的感覺。

張佳樂忽然有著強烈的真實感──他和這個人,是真的在交往。

 

不是過去,而是現在。

他或許還沒完全再次喜歡上他,但他確信他們現在是在一起的。

 

或許是因為一覺醒來除了孫哲平他誰也不認識,張佳樂儘管失去對這個人戀愛的感覺,卻依然後是受到那種安全感而忍不住靠近,只要有孫哲平在就會讓他感到安心而想依賴。

儘管他們牽手,但更像家人。

不過在這一瞬間,張佳樂突然前所未有的認知到,他們是在談戀愛。


TBC.

   
评论(2)
热度(23)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