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你和他的那些事07

*是CWT的第二本新刊

*書名正式變更為《他和我的那些事》但為了我個人著想就不改大標哦(?

*附上剛完成的通販表單(限灣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走這邊

往前:01 02 03 04 05 06

往後:08 09 10(完)


07超市

結束完早上和下午的課程,孫哲平在五點半的時候帶著張佳樂離開武術館。

離開的時候天已經微微轉暗,受到早上的刺激,張佳樂完全無法用原本的態度面對孫哲平,可被尷尬的人卻仍是老神在在的模樣,看得張佳樂無端有點心理不平衡。

孫哲平離開之前洗過澡,身上的衣服早就不是原本的那一套,白色T恤外面套著一件襯衫外套,袖子捲到手肘,慵懶中帶著幾分閒散。運動完的男人似乎特別帥,張佳樂默默地看了好半晌,還是忍不住吞口口水。

……真的挺帥的。

張佳樂低下頭瞥了眼自己的衣著,早上出門時沒想那麼多,他拿衣服就是隨便抓一套,柔軟的帽T在肚子上躺著一隻可愛動物,半長的頭髮綁得也很隨興,和孫哲平這個移動賀爾蒙相比,張佳樂簡直有種衝回家打理自己再跟人出來的衝動。

「從剛才開始就又是嘆氣又是搖頭的,你到底在想什麼?」

孫哲平的聲音帶著幾分笑意和一點無奈,張佳樂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人拉到懷裡,孫哲平的手勾著他的肩膀,乍看之下一副哥倆好的模樣,只要忽略他刻意湊到耳邊說話的動作。

張佳樂整個耳朵無法控制地紅起來,「……靠,這是外面好嗎,你能不能收斂點?」

孫哲平哼了聲,「不能。」

張佳樂氣得牙癢,耳根爬上麻癢的感覺,他反射性縮縮肩膀,「……你之前就這麼會撩嗎?」

孫哲平微微挑眉,腦袋稍稍向後拉開距離,手倒是沒有鬆開,

「應該算不會吧。」

之前的他確實不會特別做這種小動作……如果這些就是張佳樂說的撩的話。

張佳樂眨眨眼睛,有些意外,「那你現在怎麼……」

「不知道。」

孫哲平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他從來不是會試圖搞懂這些事情的人。

但是最有可能的,大概還是因為張佳樂和之前不一樣的關係吧。

雖然腦袋受傷不會讓人導致面容改變,尤其張佳樂傷的是後腦,精緻的臉除了擦傷之外半點傷痕都沒有,養得好又不是留疤體質,他的臉現在半點疤痕都看不到,可那雙眼睛在失憶之後多了很多隨著年齡增長而少掉的單純,尤其孫哲平多少也感覺得到張佳樂加深的依賴,儘管張佳樂還是同樣的模樣,他卻覺得有種在和高中時代的人交往的感覺。

忍不住就想動手動腳。

張佳樂顯然是半點都不知道孫哲平這種齷齪心思,帶著滿頭的霧水跟著人進到超市,冷氣溫度像是不用錢似的,他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肩膀,打了個哆嗦。

然後就感覺到孫哲平鬆了手,張佳樂疑惑地看過去,孫哲平脫了外套把衣服往他身上蓋。

「穿著。」孫哲平甩了甩手臂,「我都忘了這間超市冷氣都開很強,你身體還沒好。」

「那你怎麼辦?」

穿上外套卻是感覺好了不只一點,張佳樂把手套進袖子裡,卻不免擔心只剩白T恤的人。

孫哲平揉揉他的腦袋,「我又不冷。」

下午接近晚上的時間,超市的人稍微多一些,孫哲平和張佳樂只知道要把家裡冰箱填滿,倒是對買什麼沒什麼概念,推著推著一路挑挑揀揀,逛了好些時間才填滿半輛車。

當然更主要是因為張佳樂幾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零食上。

「我零食櫃已經空了一半……」

「先買菜。」孫哲平沒好氣地推著人走,「你晚上要吃魚不?」

「都可以。」張佳樂眼巴巴地看著人,「我想吃POCKY,那個口味沒看過。」

「那等會兒繞去水產區買兩條魚。」孫哲平理都沒理他,「你要吃菠菜還是空心菜?」

「……白菜。」

「白菜也行。」剛好到了蔬菜區,孫哲平硬是把張佳樂的腦袋從斜後方的餅乾區轉回來,「你挑一顆長得好看點的。我們晚上多個番茄炒蛋?」

張佳樂隨手抓了一顆就往推車裡塞,森七七了:「我要吃糖心蛋。」

「你確定?」孫哲平挑眉,「你之前都說那冰冰涼涼又半生不熟的很噁心。確定我就給你煮。」

「……那還是算了。」張佳樂撇撇嘴,「……我真想吃──」

「媽媽我想吃餅乾──OREO──我們說好的──」

張佳樂:「……」

那小男孩吵鬧的聲音太過宏亮,直接把張佳樂的後半句截掉,張佳樂的臉脹得通紅,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孫哲平偏偏又一臉玩味地看著他,直接導致臉皮薄的人整個惱羞成怒,恨恨地衝著人豎起中指。

孫哲平笑著把人抓過來揉腦袋,「又沒說不讓你買,我們先解決晚餐再考慮那些行不?」

張佳樂當然只能說好。

認真下來去決定要選購的食材,速度一下子快上許多,張佳樂意外地發現自己對於青菜的辨認能力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糟糕,他以為自己忘記了,可在孫哲平習慣性問他你覺得哪個好的時候,他卻能毫不猶豫地從他兩手的蔬菜中選出比較恰當的。

還能告訴他原因:「這盒四季豆都彎彎的,豆子還凸出來,不好。」

孫哲平便乖乖地留下張佳樂欽點的。

張佳樂原先以為自己是顏控發作,但挑了兩樣就發現自己確實真的記得選購蔬菜的要訣,後來乾脆直接接過孫哲平的活,自己繞到離冰箱比較近的那一邊幫忙推動推車,拿菜的動作也要順手得多。

「金針菇在特價耶,買兩盒回去吧?可以放湯裡面煮。」張佳樂側頭問人:「要吃嗎?」

「你想吃就買。」孫哲平接過食材放進車子裡,隨手擺弄下,裡頭的食物量應該夠他們吃三天,「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就到這裡吧。」

「要結帳了嗎?那走吧。」

「這樣就走了?」孫哲平無奈地攔住人,「你忘了你的餅乾?剛才心心念念多久了。」

張佳樂眨眨眼睛,一下子咧開嘴角,「那走吧!」

兩個人在餅乾區幾乎要將推車剩餘的空間填滿,結帳時盛裝的袋數簡直要讓人咋舌,孫哲平和張佳樂一人兩袋把東西扛回去的時候幾乎要累癱,可張佳樂也說不上來自己最後會那麼喘,究竟是因為他手裡被分配到的物件太重,還是孫哲平為了提起重物而崩起的肌肉太過性感的緣故。

……美色誤人。

依照約定好的行程,兩個人回到家裡將東西歸位又稍微休息一下,孫哲平便起身走去廚房,張佳樂在電視和孫哲平之間猶豫一秒,最後還是屁顛屁顛地跟過去。

孫哲平剛套上圍裙就看見人,稍稍皺眉,「你就去客廳休息就好,不用來湊熱鬧。」

「我哪裡是湊熱鬧,這叫監督。」張佳樂義正詞嚴:「免得你偷偷用微波食品蒙混過去。」

孫哲平都要氣笑了,湊過去把人抓著一通揉腦袋,被踹了兩下才鬆開手。

張佳樂跑到外頭去搬了一張長板凳過來,將椅子安在門口邊吃零食邊喝飲料,整一個看戲模式。

孫哲平無奈到不行,還是只能提醒他零食別吃太多,晚餐會吃不下。

張佳樂點頭說話,又抓了一把餅乾。

「話說回來,我今天去武館的時候你那邊學生問我是不是要做新的宣傳單。」張佳樂坐在椅子上晃著他的腳,七分褲露出細嫩的腳踝和白皙的腳掌,左腳踝綁著一條紅色線,「你們的傳單之前是我負責的嗎?」

孫哲平被對人切菜的同時回答他問題:「都是讓你排版的。」

張佳樂哦了聲,「那有需要做新的了嗎?」

「那都隨便就好,沒什麼特別需求。」孫哲平講得簡直不是一個老闆該說的話,偏偏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我又沒有做分館的打算,不用太認真做傳單。」

張佳樂眨眨眼睛,「不想做分館?」

「目前沒打算,還不算穩。」

「哦……」張佳樂是不太懂,反正在他想來就是孫哲平自己安排好就好,「你之前說你是警校畢業的吧,為什麼沒有去當警察?」

孫哲平下意識轉頭看人一眼,「……怎麼突然問這個?有人去找你?」

張佳樂一臉納悶,「誰會來找我?」

孫哲平下巴一抽,搖搖頭。握著菜刀的手緊了緊,最後還是將刀子放到砧板上。

張佳樂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凝重的臉,「……不能跟我說嗎?」

「也不是不能。」孫哲平抓了抓頭,「不過不是什麼好事情,你聽了……會不高興。」

「我之前是知道的吧?」

「知道。」

張佳樂深吸口氣,「……如果你不想講就不用講。說了不高興幹嘛說。」

總覺得對方語氣了多了幾分賭氣的味道,孫哲平有點愣,但這確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情,他自己早就釋懷了,不過以張佳樂的個性,他敢肯定這個人聽了一整晚心情都不會好。

不過孫哲平總覺得要是自己不講這人心情會更惡劣。

「我是私生子。」

張佳樂瞬間瞪大眼睛。

孫哲平卻是不覺得自己說得話哪裡有爆點,丟下這麼一句就轉頭繼續切菜,「貢獻我媽精子的那個男人當時瞞得很好,我媽跟他交往了五年才知道這件事情,可雖然說她不知情,但我媽畢竟是真的插足人家的婚姻。」

孫哲平他媽也是個有骨氣的人,縱然打擊很大,但她痛過、哭過、發洩過後也是毫不猶豫地包袱款款離開那個男人和她一起居住的「家」,那之後大概過了兩個多月,孫媽才發現自己懷上那個人的小孩,她本身的體質無法支持她墮掉這個孩子,便這麼生下來。

孫哲平是被他老媽一手帶大,小時候當然也有遇過那種不懂事的小屁孩欺負他沒爸爸,結果通通被孫哲平揍到趴下,時至今日還是他的一眾小弟,雖然老大並不承認。孫哲平其實沒有特別渴求父親這個角色,至少並沒有一般人想的那麼需要,他很早就覺得有他老媽就很夠了。

甚至他在小六之後就認真而不遺餘力地想推銷他老媽去找第二春,然後差點被揍。

「我國中時候我媽曾一個警察在交往,那叔對我也挺好的,雖然後來吹了,不過我想唸警校說起來應該是跟他有關吧。」孫哲平將炒好的菜盛盤,交到張佳樂手裡讓他端出去,「我當時也不知道要考什麼大學,不過我高中那時候體能就不錯,填志願的時候腦袋一熱就填下去了。」

「你沒想過唸一般學校?」

孫哲平聳聳肩,「我當時有考慮過體校,不過最後還是去了。」

雖然沒有特殊好惡,但孫哲平也學得認真,在學校裡面什麼沒學到,武術技巧他學到最多,閒著沒事還成天拉著擅長的教官教授對打,還沒畢業基本稱霸整個學校,他當時是打算就真的一路唸下畢業當警察。

張佳樂幫忙把碗筷擺上,煮好的食物散發香氣,他忍不住拈了一塊番茄炒蛋偷吃。

孫哲平敲敲他的額頭,拿起筷子直接餵人一口,燙得張佳樂伸著舌頭直吹氣。

「那、那後來為什麼沒當了?」

「因為那老頭。」孫哲平差點就想親下去,還是張佳樂的話把他的理智拉回來,做了個深呼吸轉頭幫人倒了一杯溫開水,他才又說下去:「那老頭不知道從哪裡知道我的存在,據說是打著要讓我認祖歸宗的主意吧,反正我是不想鳥他,後來知道他神經病給我在隊伍裡弄了一個職位我聽著就不爽,想說反正也沒有很喜歡,乾脆就跑來開了館子。」

最後孫哲平下了結論:「大概就是這樣,也沒什麼不好說的,來吃飯吧。」

孫哲平說得雲淡風輕,張佳樂卻覺得胸口空空蕩蕩的,他下意識在孫哲平轉身的時候抓住對方的衣襬,對方看了過來,但他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張佳樂抓皺他的衣角,咬了咬嘴唇,「……現在這個,是你要的生活,對嗎?」

孫哲平笑起來。這個人當時也是這麼問他的。他伸手碰了碰對方的臉頰,在他的額頭親了下。

「我現在過得挺好,天天都很高興。」

「那……那、」張佳樂硬著頭皮湊過去也在他的鼻間碰了下,「那你就……繼續高興唄……」

孫哲平一瞬間有種被什麼東西擊中腦袋的感覺,鼻尖軟軟的觸感還在,張佳樂眼巴巴的小眼神看得他心動得不得了,幾乎是無意識地低下頭去咬對方的嘴唇。

張佳樂揪著人衣角的手瞬間一緊,他的背脊一下子僵直,卻是沒有推開他。

孫哲平的氣息有著讓人安心的味道,他不想要推開來。

他也想讓孫哲平高興。


TBC.

   
评论(4)
热度(34)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