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你和他的那些事08

*是CWT的第二本新刊

*書名正式變更為《他和我的那些事》但為了我個人著想就不改大標哦(?

*附上剛完成的通販表單(限灣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走這邊

往前:01 02 03 04 05 06 07

往後:09 10(完)



08母校

嘴唇的觸感和吃過的任何東西都不一樣。

張佳樂不是第一次和孫哲平有肢體接觸,卻是在失憶之後第一次和他嘴唇相貼,兩個人的距離很近很近,近到都能感覺彼此的呼吸心跳,那是一種心臟都會跳出胸膛的體驗,幾乎會讓腦子整個炸開來。

還是孫哲平用笑聲提醒他呼吸,張佳樂才發現自己不自覺憋氣。

多重衝擊直接導致張佳樂期待很久的晚餐吃得食不知味,感覺上是好吃的,但真正好在哪裡也說不上來,心理壓著的石塊讓他實在無法敞開來享受食物,他忽然就明白為什麼孫哲平不願意告訴他。

可就算先前告訴他心情會受到影響,張佳樂也是想知道。

怎麼可能不想知道。

他低落的情緒不只受到故事影響,還有因為自己對於戀人的不了解感到的挫敗。

但是之前的他肯定很懂。

之前的他必然知道這些故事,理解他的一切喜好,甚至也是之前的她陪著孫哲平度過那段被迫轉換人生跑道的時候。

張佳樂摸著自己裝著不滿情緒的心臟,後知後覺地知道這種情緒叫做吃醋。

「……簡直可笑到爆。」

張佳樂在床上抱頭打滾,將枕頭抓在懷裡抓到變形。他明明確定和孫哲平交往的人一直都只有自己,可回想起來的速度卻是趕不上他接觸「舊事物」的速度,那種只能從對方口中知道他們過去的感覺放在現在,總有種聽著別人故事的感覺。

成套的衣服是過去的他買的、成對的用具也是過去的他買的,甚至連戒指也是過去的他買的。

那都是張佳樂自己。

──又跟現在的自己有幾毛錢關係。

張佳樂深吸口氣,頂著一頭亂髮翻出筆記型電腦打開著名的網購網站,關鍵字打上去卻是出現一連串男女情侶裝,張佳樂抽抽嘴角,漂亮的手敲打鍵盤,在情侶裝前頭打上男男兩個字才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不是都已經成立同婚法了嗎,為什麼淘寶上面沒有與時俱進!』

『那你就看一般男裝,同款不同尺寸來兩件不就好了。』

『是這樣沒錯,但你沒感覺到來自世界的惡意嗎!這麼不友善!』

『好好好。』

 

「你想買衣服?」

突如其來的聲音簡直要嚇死人,張佳樂差點摔電腦,「靠、靠!你進來不會出聲嗎!」

孫哲平挑眉,「我是要出聲什麼?」

「至少──」

張佳樂下意識瞪眼睛,可定睛一看才發現這人上半身打著赤膊,脖子上只掛著一條擦頭髮用的毛巾,刻意保持的肌肉線條明顯的不得了,身上還帶著從浴室沾上的水氣,嘴角掛著淺淺的弧度,簡直……

簡直要搞死人。

孫哲平捏住他的下巴,「至少?」

「至、至少──」張佳樂揮開他的手,低下頭不肯看人,「你去把衣服穿上啦!」

「可是我平常都是這樣。」

孫哲平語氣很是平淡,可天知道他要繃緊腹肌才能憋住笑。

張佳樂一時語塞,「……但、我我現在看不順眼!你快滾去穿衣服啦!」

「可你之前都說我肌肉長得好看。」

「……」張佳樂深呼吸再深呼吸,終於撐不住地紅了臉,「那你倒是拿出來給我摸啊!」

孫哲平實在忍不住笑,直接把人摟進懷裡,大笑著將他的手貼上自己的肚子,「滿意不?」

張佳樂連脖子都紅了,表情揉合羨慕忌妒和一點渴望,孫哲平看著那模樣只覺得好笑得不得了,卻還是得為了給人最好的手感而憋著,他按著他的手一路從腹部摸到胸口,幾乎自信地展現腹肌胸肌甚至二頭肌。

「舒服嗎?」

「……」張佳樂吞口口水,乖乖地點頭。

孫哲平奇怪的開關被戳到不行,忍不住抓著人狠親幾口,張佳樂還有些暈呼呼地乾脆就放任他的動作,可吻著吻著難免有些不對勁,張佳樂被某種兩人都有的東西戳到的時候毛都要炸開來,還是孫哲平無奈到不行地哄了哄才讓小祖宗平靜下來。

張佳樂想要從孫哲平身上離開,偏偏被按著動不了,怕自己的舉動會導致兩個人擦槍走火,張佳樂最終還是乖乖地坐在孫哲平腿上,不過強力要求對方套上睡衣,自己腿上放著筆記型電腦,不著痕跡地擋住他同樣產生反應的器官。

雖說是喜歡了……但一下子衝過去實在有點太快……

張佳樂沒那個勇氣這麼迅速地面對自己內心潛在的慾望,只能垂著耳朵先裝沒事。

孫哲平抱著張佳樂的腰,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去看電腦螢幕,「你想買衣服嗎?」

「也、也不是想。」張佳樂皺皺鼻子,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不會顯得自己矯情,「就是……」

「就是看到喜歡的?」孫哲平接話接得亂七八糟,「你記得怎麼用嗎?用我的號登入就好。」

張佳樂唔了聲,隨便開了個感覺還不錯的網頁,和忽然冒出來的記憶相比,現在的淘寶頁面已經有在提供同性情侶的情侶裝,不像過去就算打上男男情侶裝作為搜尋關鍵字,跳出來的也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衣服。

張佳樂一手抓著孫哲平的手無意識地把玩。

孫哲平低頭親親他,「到底怎麼了?」

「……我就是覺得,現在的衣服都是之前的我買給你的。」張佳樂牙一咬,「不是我。」

「……?」孫哲平不懂,「怎麼不是你?」

「我就覺得……但又不完全覺得──」

孫哲平:「……???」

這話含糊的太有技術含量,孫哲平完全摸不著頭緒,唯一知道的只有張佳樂大概在介意之前的衣服,既然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他乾脆不管了,「你想買什麼都買下吧。」

張佳樂卻是癟嘴,「……欸大孫,我覺得……我好像很不懂你。」

「怎麼說?」

「就、你現在的事情……之前的事情……」張佳樂皺皺鼻子,「我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你撞到腦袋了啊。」

「對啊,所以就這個很煩──」張佳樂暴躁地抓頭,原本已經亂七八糟的頭髮頓時變得更亂,披頭散髮的人用力一個回頭,瞪向孫哲平的眼睛帶著幾分賭氣,「我不管,你找時間帶我回去一趟吧!」

孫哲平覺得自己跟張佳樂已經不在一個頻道上:「……啊?」

張佳樂比手畫腳起來,「我出生的地方、我們以前住過的地方、我們的學校還是什麼的,只要是之前的我跟你一起去過的地方,我都想跟你再去一次。」

沒有想起來,他就覺得好像在看孫哲平和其他人談戀愛似的。那不完全是他。

矯情吧?張佳樂承認。

但誰讓是他忘記的呢,他哪能放任孫哲平和「另一個他」有「現在的他」不知道的事情。

孫哲平著實更加無解,他是真的無法明白張佳樂在介意什麼,不過至少這個人給自己點出方向,他還不至於完全沒有目標:「所以是要帶你走一遍的意思?」

「我想要。」張佳樂咬咬牙,「我想要全部想起來。」

「不是說了你慢慢來就好。」孫哲平有點無奈,可見張佳樂的眼神堅定,他便還是點點頭,「行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你小時候住的地方我還真不熟,這得你爸媽回來才有效,我們明天就先去高中跟大學一趟?」

雖然他們不是讀同一所,但應該是可以的吧?

張佳樂點點頭。

 

隔天一大早兩個人吃完早餐便依照計畫跑回學校。

假日的大學沒有限制進出,偌大的校園裡三三兩兩的學生或外校人士走來走去,沒人會去特別注意孫哲平和張佳樂這樣如今已然不算特別的同性情侶組合,他們也是樂得輕鬆,穿著早上不約而同選到的同色系衣服,大搖大擺地在校園裡牽手。

「大學那時候我比較常來找你。」孫哲平一手放在口袋裡,另一手握著張佳樂的,閒著沒事就跟人說起以前的事情,「警校的限制比較嚴格,平日還規定要住校,所以都是我過來比較多。」

張佳樂點點頭,依稀對周圍的景物有些熟悉感,「……感覺好像來過。」

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你當然來過。」

以大學的規格來看,他們學校並不算小,不過張佳樂受到當年就讀的系所影響加上個性懶又容易迷路,會待的地方基本上就那幾個,孫哲平找人找久了也是熟悉,偶爾指著大樓還可以告訴他裡頭有什麼教室、他常過去上什麼課,清楚的不得了。

「你是不是都會偷背我的課表啊。」

「當然得背啊。」孫哲平偏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不然我過來你在上課不就虧了。」

「我可以翹課啊。」

張佳樂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完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一時間表情有點微妙,孫哲平卻是勾了勾嘴角,看上去心情頗好地晃了晃他們牽著的手,「你當時的確是真的翹了。」

「……果然啊。」

張佳樂撇撇嘴,可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大學能逛的地方不少,可孫哲平畢竟不是真正在裡頭讀書的人,能介紹的地方並沒有幾個,饒是這樣,單純閒逛也能讓張佳樂勾起很多以為根本不存在的記憶──老舊的圖書館、一個人的自習座位、大到無法從講台看見最後一排位置的演講廳、破爛的男生宿舍、免費使用的重訓器材、夏天熱死人冬天冷死人的操場。

很多很多的東西,其實並不如他所想的全部忘記。

 

『大孫你剛剛有看到吧!我最後的三分球!』

『當然,很帥。』

『嘿嘿,那作為今天的冠軍,晚上請我吃飯吧!』

『你不跟我隊友聚?我看他們在喊你。』

『誰要啊,聽說他們又把隔壁班的那個妹子請過來,我哪裡敢去──』

『那現在就走吧。』

 

『你怎麼跑過來了?這時候不是有課嗎?』

『你一直不接我電話,我以為你怎麼了。』

『靠,就這麼點事?』

『你從昨天晚上語氣就怪怪的,我不放心。』

 

『活動大!成!功!哈哈哈好爽!你有看到方士謙的模樣嗎?真的超逗我可以笑一年──』

『行了你,別笑到跌倒了。』

『我開心嘛……大孫,你覺得聖誕晚會有趣嗎?』

『嗯,挺好玩的。』

『嘿嘿嘿,那就好……唔,孫哲平,聖誕快樂。』

 

『我想去德國交換一年……一年之後我就會回來了。我想去外面看看那裡有些什麼。』

『想去就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嗯……但我先警告你啊,就算我不在了,你還是要離你們班那個花痴男遠一點啊,還有你那個學姐,讓你教柔道的那個學弟也是!都給我保持距離啊!』

『……你就這麼不放心我?』

『我當然放心你相信你啊,但我就看他們纏著你不順眼嘛。』

『我身邊就你一個位置,擔心什麼。』

 

『你房子租這裡不會離你們學校太遠?』

『還好吧,就當運動,而且你六日可以外宿的時候也可以過來住啊,方便。』

 

『讀研?我目前沒這個打算,我想直接出去工作。』

『你打算做什麼?』

『還沒決定,不過我大概不會想繼續留在現在的公司,我覺得制度真的挺糟的……我就想我們之後住一個家,也許養一條狗或一隻貓……可以的話我想找個離家裡近的工作。』

『你就算不工作我養你都行。』

『滾蛋吧你!誰要讓你養!』

 

『房子的名字就在我們兩個的名字下,那是我們兩個的家。』

『嗯,是我們家。』

 

好像依稀都還記得。

 

警大的限制要比一般大學來得多,兩人直接放棄進入那個張佳樂讀書期間也沒去幾次的學校,搭上公車回去他們高中。好巧不巧,輾轉回去的母校卻是剛好在舉行活動,沒有證明的人通通都被警衛給攔下來,不得其門而入。

孫哲平乾脆出起餿主意:「我們翻牆進去?」

張佳樂瞪大眼睛,「能這樣嗎?」

「怎麼不能?」

孫哲平見張佳樂似乎不反對這個計劃,乾脆牽著他的手來到學校的後門處,一道鐵欄杆阻隔校內校外,裡頭是一片明顯有在打理的花圃,處處都是可以讓人踩著翻牆出去的基點。

孫哲平拍拍欄杆,「你以前沒少從裡面翻出來。」

張佳樂哼哼,「你別騙我啊,我以前肯定是三好學生,哪可能做這種事情。」

「哪沒有,這還是你自己跟我說的。」孫哲平語氣無辜:「你都說你會趁中午翻牆出去偷買外面的午餐,心情好還會幫忙代買,趁機轉一筆跑腿費。」

那語氣認真說的煞有介事,張佳樂一愣一愣的,「就這樣?這麼沒有激情?」

「你說像是翻牆來找我嗎?這真沒有過。」

「……誰問你這個的!」

孫哲平勾起笑,一腳踩上欄杆,「那你要進去嗎?」

「還是算了,又不是什麼要緊事。」張佳樂搖頭,「你知道我班級位置嗎?」

這個孫哲平確實清楚,他帶著張佳樂回到校門口,伸手指向最靠近外頭的那棟大樓。

「你高二就在那裡上課,三樓左邊數來第二間,靠近樓梯的那個。」孫哲平說:「我高中是體特生你知道的嘛,有時候提早訓練完會來等你放學,遠遠就看到你從上面走下來。」

那敘述很有畫面感,張佳樂瞇起眼睛看過去,隱約好像記得,在讀書讀到快死掉的晚自習結束,偶爾從教室看出去,他能見到孫哲平的身影出現在校門附近的路燈下。

那瞬間會高興的好像讀一整天書的疲倦感都消失了。

誰會想到最後竟然會跟他在一起。

 

『你怎麼會過來?』

『提早結束,想說閒著沒事。一起吃個消夜再回去?』

『好啊好啊我快餓死了──欸附近那家滷味好像還有開,我們去吃那個吧?』

『行。』

 

「附近那家滷味還在吧?」張佳樂忽然抓著人問:「我們中午過去吃吧?」

孫哲平愣了愣,笑著伸手揉揉他的腦袋,「你高興就好。」


TBC.

   
评论
热度(26)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