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你和他的那些事09

*是CWT的第二本新刊

*書名正式變更為《他和我的那些事》但為了我個人著想就不改大標哦(?

*附上剛完成的通販表單(限灣家)如果有需要可以走這邊

往前: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往後:10(完)



09見家長

張佳樂其實原本是K市人。

這是他在見到父母之前就從孫哲平那裡聽來的事情。

在國外玩到樂不思蜀的夫妻檔比預期多玩了兩個禮拜才回來,據說後面是待在國內,但總之不是待在家裡。兩個已經順利退休的老人家如今是靠著兒子兒婿的奉養以及退休金過活,在年輕時有做過規劃的時尚老人完全不用擔心錢不夠的問題,自離開工作兩年內幾乎玩遍所有國家。

「原來我爸媽這麼有錢啊。」

「一部份也是你出的。」孫哲平下意識回答,見張佳樂眼睛一秒瞪過來,他馬上改口:「是我們一起出的。」

但他說的也是實話。

張佳樂在奉養父母上面分得滿開的,除非意外發生,否則他都是拿自己的錢給兩老玩,好在張佳樂本身薪水不低又有公司股利分紅,加上雖然他父母全世界跑透透,但其實消費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高,還有退休金從後方支援,花的錢實際上也不算特別誇張。

張父張母等到回來的第三天才告知他家兒子,歡天喜地地說給兩個小孩買了禮物,要他們看是找時間回K市一趟或者他們把東西寄上來,誰知道卻是被迎頭澆了冷水。

失去記憶是個什麼概念?

「樂樂啊,所以你……把我跟你爸都忘記了?」

就算隔著電話也能聽出張母的絕望和擔心,張佳樂往孫哲平懷裡縮了縮,乾巴巴地回答:「其實也不算忘記……我已經算是想起很多了。」

「所以這個,是想的起來的?」

「當然想的起來啊,我其實大部分的事情都有概念了。」

張佳樂深吸口氣,習慣性看向孫哲平,視線一直都落在他身上的人衝著他勾起嘴角,親親他的唇邊當作鼓勵,張佳樂才有勇氣對著電話喊出一聲媽。

張母幾乎是反射性應了聲,「……那要怎麼想起來?要不要補什麼?還是我們要做什麼?」

「不用,其實多跟我說說以前的事情就可以了。」張佳樂問出他告訴自家父母這消息最主要的原因:「老媽,我下個禮拜六跟大孫一起回家好不好?」

「好好好,當然好。」張母下意識放柔聲音:「下禮拜六是吧?我那天煮好吃的給你們吃啊。」

「好啊。」張佳樂摸摸鼻子嘿嘿笑,「媽,我想吃妳弄的米線,感覺好久沒吃了。」

「行,還想吃什麼就跟我說,我先跟你爸去買菜。」

張佳樂瞬間咧開嘴角,對著他家老媽好一通點菜,兩個人聊了好一會兒才掛上電話。幾乎是剛切掉通話,張佳樂的笑臉就被鬆口氣的表情取代,孫哲看著有些無奈,手搭著他的脖頸幫他捏了捏放鬆。

「就說了沒什麼的。」

「我原本也想說沒什麼,但還是會有點擔心啊……」張佳樂瞇起眼睛,「下禮拜六陪我去啊。」

孫哲平笑了笑,「當然。」

這個周末張佳樂被抓回去加班,兩個人才把回家這件事情挪到下個六日,這中間因為提早告知父母,導致張家兩老幾乎每個晚上都會打一通電話過來,張佳樂原本還乖乖接,但到後來還是忍不住感到有點無言以對。

攤在孫哲平身上,張佳樂嘆口氣,「我應該當天到了才說的。」

「你會嚇到老人家。」孫哲平撥了撥他的瀏海,「別管這個,你決定好要看什麼電影嗎?」

「感覺現在電影院的都沒什麼好看的。」張佳樂搖搖頭,「我們去租回來看好不好?」

「只要你想看就行了。」

張佳樂忍不住伸手去戳孫哲平的嘴角,把他的表情弄得亂七八糟,「這位孫先生,你可以不要什麼都我高興就好嗎?你也出點意見吧。」

孫哲平直接把手貼到張佳樂的衣服底下,「我看什麼都行。」

這反擊太致命,張佳樂脹紅臉用力地把他的手拔出來,轉個身直接翻下沙發,正想往外溜就被孫哲平扣著腰拉回去,張佳樂唉唉叫到一半就被搔到癢癢肉,慘嚎直接被大笑取代。

「哈哈哈孫、孫哲平你……哈哈哈你放手!卑鄙哈哈哈只會用、只用這招算什麼哈哈哈──」

「招數有用就好。」孫哲平猛地停手,用力勒著他的腰,「還想跑嗎?」

張佳樂抹了抹笑出眼淚的眼角,轉身捧著他的臉往他的嘴唇咬下去,兩個人笑成一團。

在度過連續兩天都是加班完和孫哲平在家裡看電影的周末,又經過上班上的雞飛狗跳的五天,張佳樂帶著孫哲平回去他真正的老家。

張佳樂的國小是在K市讀完,等到初中才跟著調職的老爸老媽來到B市,之後一直都留在B市發展,在K市待的時間太少,張佳樂轉了一圈卻是對這個城市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也沒什麼印象。」

張佳樂握著手機看過去,「我們之前一直都沒回來吧。」

「一方面是。」孫哲平聳聳肩,「另外我也很久沒回來了。」

「哦。」張佳樂點點頭,「……嗯?嗯嗯嗯?什麼意思?你是K市人?」

孫哲平一臉淡然地點頭,「對啊。」

張佳樂倒抽口氣,「──你明明長的一臉B市人的樣子,為什麼會是K市人?」

B市人是什麼樣子。孫哲平嘴角抽搐,沒好氣地嚕了把他的腦袋,「我還是高一才上來的,待的比你還要來得久。」

張佳樂一邊吹鬍子瞪眼睛還要一邊整理頭髮,「你怎麼不說你比我早讀一年?」

「但我還是待得比你還要久。」

孫哲平面不改色,打從上禮拜被人知道他比他要小半歲,張佳樂就三不五時拿這件事嗆他。

張佳樂哼哼,「話說你為什麼也會跑到B市?」

「我媽工作唄。而且聽說那時候被那個混帳老頭知道我的存在,也想換個環境。」孫哲平勾著張佳樂的肩膀,把光說話不看指標的人拉回來,「結果轉過來沒多久就認識你了。」

張佳樂嘿嘿笑,「這不就表示你是追隨我來的嗎。」

「美的你。」

兩個人勾肩搭背出了機場,先前特意跟兩老說過不要麻煩,他們是自己打車回張佳樂的老家。說是老家其實也不太正確,畢竟張父早在北上的時候就把原本的房子賣掉,是等到他們倆退休前一年物色晚年要住的地方,才很幸運地把原先的住所買下來。

張佳樂離開春城的時候年齡並不算大,時間又拉得久,從窗外看出去就像是在另一個城市。

轉過頭,陪著他坐在後座的孫哲平衝著他笑。

張佳樂便跟著揚起嘴角,晃了晃和他扣在一起的手。

他們到家差不多是午餐時間,出來開門的張父頂著張沉悶又有些吞吞吐吐的臉把人迎進去,張母正好把最後一盤菜放到餐桌上,幾乎是一見到張佳樂就紅了眼睛。

張佳樂的背脊瞬間一僵,下意識鬆開孫哲平的手去擁抱他媽媽。

「欸媽妳可別哭啊,我沒事的。」張佳樂哄人的技術一點都不好,只知道悶頭去拍她的背,「我現在特別好,不過有點餓,妳要是哭了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吃飯啊。」

這話把吃貨的精神展現得淋漓盡致,張母一瞬間還真不知道要哭還是要笑,沒好氣地往她家兒子手臂上扭了下,這才拍拍他的肩膀讓他去後面洗手。

張父忽然開口:「還記得洗手間在哪裡吧?」

張佳樂啊了聲,點點頭,「記得記得。」

張母紅著眼眶嘆口氣,轉過頭對上孫哲平的視線,孫哲平喊了聲媽。

她微微勾起嘴角,也拍拍他的手臂,「跟樂樂一起去洗手,準備吃飯吧。」

孫哲平說了聲好。

在一種幾乎尷尬的氣氛中用完午餐,沒人有心情收拾餐具,草草將碗盤堆疊起來丟到洗手台泡水就算完事,孫哲平和張佳樂在張父張母的要求下一起坐在客廳。

那場面太過嚴肅,張佳樂習慣性地往孫哲平那裡縮了縮。

孫哲平拍拍他,在長輩面前多少需要收斂,他也不過握著張佳樂的手,對上張父張母那略顯複雜的眼神,他忽然想到這個場面和當時他陪著張佳樂出櫃的時候有點像。

不由自主也跟著神情複雜。

張佳樂一臉茫然。

孫哲平咳了聲,率先打破沉默。他大致簡述張佳樂受傷的狀況,順口說明後續情形,那個造成他們諸多麻煩的、沒有按照規則過馬路的小屁孩在事後有被家人壓著道歉,當時張佳樂的狀況不是很好,孫哲平便自主下決定,由於他們家不差這個錢,他並沒有向他們收取醫藥費,不過他要求那個小孩回去將交通規則相關法條抄十遍。

距離出事至今兩個多月,他昨天才把第五遍交出來,中間孫哲平揪出有人代筆,勒令重抄不說,他還威脅要敢再一次不但要再加二十遍,和解還會宣告破裂。

張佳樂嘴角抽搐,「……我覺得他這輩子應該都不敢再闖紅燈了。」

孫哲平雙手環胸,「這樣最好。」

張母這回和孫哲平站同一陣線,張父也認同地點頭,「這處罰好,最好讓他記取教訓。」

張佳樂:「……」

他莫名覺得有點爽。

張母把話題拉回去:「那樂樂現在的身體狀況呢?」

「腦震盪的後遺症基本上都沒有了。」張佳樂老實地接過話題,這答案他要比孫哲平來得清楚,「有些東西還沒完全想起來,不過不影響日常生活。」

孫哲平抓著他的手,「不過有時候還是會有點健忘,醫生說這是正常的。」

張佳樂一臉狐疑地看著人,「我哪有。」

「你昨天晚上跟我說手機電全滿所以沒有充電,今天早上開不了機的時候又罵說忘記充電。」孫哲平面不改色,「你之前對手機多熟悉,就連電力剩多少都會記得清清楚楚,哪可能會不知道自己充電沒。」

張佳樂:「……」

他該說這是觀察入微還是孫哲平小題大作?

轉過頭去想從父母那邊尋求支持,張佳樂沒想到自己會看到兩張疑似欣慰的臉,他家老爸老媽一副有孫哲平照顧他們就放心的表情,一瞬間讓張佳樂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現在是只有他腦袋正常嗎?

張母又問了些日常起居的問題還有醫生的說法,確定張佳樂的身體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這才整個人放心下來,氣氛沒有方才那麼緊繃,張佳樂也跟著放鬆,懶洋洋地靠在孫哲平身上。

「那你們今天是回來幹什麼的?」

「就走走看看囉。」張佳樂抱著孫哲平的手臂,「媽,家裡有沒有相簿之類的東西?」

「有啊,你小時候拍的照片可多了,我去拿出來。」

張母匆匆起身往房間走,張佳樂興致很好地跟著跟過去,孫哲平沒這興趣跟人湊熱鬧,何況基於禮貌,他覺得自己本來就不該隨便進去張佳樂老爸老媽的房間。

陪他留下來的張父傾身拍拍孫哲平的手臂,「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孫哲平對上張佳樂父親的視線,那是一雙帶著幾分疲倦和慈愛的眼神,孫哲平放在膝蓋上的手不自主地握成拳,他微微低下頭,「……我沒有照顧好他,很抱歉。」

「他出車禍的時候你又不在他身邊,況且張佳樂本來就是成年人,你沒必要時時刻刻接送,我相信他也不願意。」張父摘下鼻樑上的老花眼睛用衣角擦了擦,對著孫哲平勾起微笑,「你已經盡力了,不用苛責自己。」

「……我知道了。」

「欸大孫,這裡有好多照片耶!」張佳樂的聲音幾乎蠻橫地插進兩人的對話,人未到聲先到,等他抱著一疊相簿本回到客廳,孫哲平和他老爸也不再是方才的模樣,張佳樂那是半點都沒有察覺不對,「你過來看啊!還有老爸!」

「知道了知道了,毛毛躁躁的。」張父數落一句:「怎麼忘記個東西就變成小孩子!」

張佳樂衝著他老爸齜牙咧嘴,「我忘記要怎麼成熟穩重不行嗎。」

張父回頭去瞪孫哲平,「這都你跟他媽慣出來的性子!像什麼樣!」

孫哲平覺得自己實在是躺著也中槍。

張佳樂衝到孫哲平面前擋著,「老頭你要幹嘛!罵我就算了罵大孫幹什麼!」

「我罵你還打你呢!」

張父簡直想抓起拐杖往張佳樂的腿打下去,可他甚至連腳都來不及邁開,剛好聽到的張母走出來就是一聲悶咳,直接讓張父垮下臉來。

張佳樂回頭衝著孫哲平比了個V字。

整個房間找下來,累積的相簿竟然有五大本,張佳樂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可以拍出那麼多照片,可翻開後才知道,裡面的照片不只有張佳樂的嬰兒時期、兒童時期、幼稚園、國小到初中高中以及大學和出社會,還有四人版與五人版的家族照、父母單獨旅遊照,甚至連孫哲平和張佳樂的獨照都有。

「你們每年不是會寄好幾百張電子檔給我們嗎,我跟你爸有時候會挑幾張印出來。」張母笑瞇瞇地解釋,「除了這些還有小孫媽跟我們的合照呢,我都還沒全部拿出來。」

張佳樂的眼睛一眨一眨地,「你們跟大孫的媽感情這麼好啊?」

張母點頭,「她昨天還說明天下午出差會經過,要來找我們聊聊天敘敘舊呢。」

「……媽妳認真的嗎?」

「這種事情我騙你做什麼。」張母一臉奇怪,「幹嘛,你是對小孫做了什麼怕人家媽媽知道?」

「不是,那啥。」張佳樂抹了把臉,「媽,妳還記得我失憶嗎?」

張父皺眉,「小孩子亂說話的,要是不記得我們在這裡做什麼?」

「記得的話,那你們──」張佳樂覺得自己委屈地都要哭了,「你們也考慮我心情吧,對我來說那是第一次見大孫的媽吧?雖然她認識我了,但那──這就跟見家長沒兩樣啊!」

這種事情不可能不害怕吧?張佳樂簡直要抓狂了。

張父張母愣了愣,還真沒注意到。不過兩個老人想的也簡單:「反正小孫媽認識你啊,她對你印象不差,你擔心什麼。」

張佳樂:「……」

這能一樣嗎?這能一樣嗎!

孫哲平握住張佳樂的手,「你要是會怕,我們可以提早回去,等你準備好再說。」

張佳樂愣愕地瞪大眼睛,可他什麼意思都還沒表示,張母就第一個先阻止他:「那怎麼行,小孫你跟你媽多久沒見面了?」

「我沒關係。」孫哲平搖頭,「這對樂樂來說的確就是第一次面,還是等他準備好再說。」

「……不用。」張佳樂用力抓住地孫哲平的手腕,深吸口氣一臉慷慨就義的模樣,「不用準備什麼,不就是見個人嗎,我有什麼好怕的,況、況且,你媽……你媽認識我啊。」

說話都結巴了還撐著。孫哲平勾了勾嘴角,反手抓住他的手,「我想見我媽開視訊就好了。」

「但是跟真人不一樣……而且、不是這麼說的嗎。」張佳樂咬咬牙:「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那還不如早死早超生嘛!」

張父一把往張佳樂的肩膀揍下去,「真的是小孩子亂說話!」

張佳樂哇哇叫:「對我來說就真的是這樣啊!而且搞不好我早點看到大孫他媽早點想起來,就可以比較早不害怕了嘛!」

垂死掙扎的話說的很有道理,孫哲平一時間有點被說服,卻還是又一次確認:「你確定?」

「當然。」張佳樂用力點頭,「誰都不能阻止我,尤其是你啊。你要回去你自己先回去。」

孫哲平失笑搖頭,「我哪會放你一個……行,見就見吧,把所有家長一次見完也好。」

張佳樂憋著氣點點頭,握著孫哲平的手微微在抖,表情卻是認真地不得了。

張父張母看著張佳樂那副高考上考場都比不了的英勇就義臉,實在忍不住搖頭,孫哲平笑起來,握著張佳樂的手,湊過去迅速地親了他一口。

「沒事,我媽一點也不可怕。」

 

『她肯定會喜歡你,不用擔心。』

『我我我才不擔心。』


TBC.

   
评论
热度(19)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