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搭訕

*其實我原本只要寫千字的......

*改編自國三英文會考題本的閱讀測驗(????

*不要小看國三生的考卷哦他們處處都是套路

*又到了亂取標題的時候!!!!


坐在餐廳角落和櫃臺之後是截然不同的感覺,一個是在屏障之後環視全場,另個卻是安然蜷縮在世界的一隅,在暖色系的咖啡店裡擁有截然不同的安全感。

出於習慣,孫哲平平時都是窩在隨便的一角,即便這是他的店,他也樂於當個客人,反正哪裡不是位置。之前的他來店裡的次數不算多,當時純粹是自家表姊要出國懶得打理國內事業才把店都給他,對於這裡的小打小鬧他是不太介意,不過自從搬家,這家店成為家裡附近的餐廳之一,孫哲平打著審查名義行解決一餐之時的行為才多起來。

畢竟不是每一家店都可以讓客人點單的時候回答隨便還不會被趕出去。

來的次數多起來,就連孫哲平也可以認出其中比較常來光顧的客人,大部分是輪廓,有幾個他甚至連名字都記得──多虧他們店裡有寄杯機制,而明明只需要給他一個姓,那人卻不只一次主動報上全名,想不知道都有點困難。

那時候他第一次覺得他家表姊的鬼點子還是挺管用的,並且拒絕朋友他就是想佔便宜的說法。

他要是真想佔別人便宜哪可能只是用這麼簡陋的方法。

不過即便這人長得挺合他胃口,單看也是賞心悅目,張佳樂光顧的次數仍舊多到讓孫哲平忍不住質疑他怎麼不會吃膩,也是當他隨口一問,孫哲平才知道原來店裡的五個工讀生和一個領班各個都和這人混到超熟,連對方的基本資料都打聽得很清楚──

據說張佳樂還是個大學生,學校就在附近,數學系大三,參加學校的志工服務隊和電競社,平生熱愛榮耀和甜食,拒絕香菜和小黃瓜。

「而且雖然小張很多人追,但是他還是單身哦哦哦哦──」

「滾去工作吧你。」

孫哲平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收回視線的同時不經意移開目光,就這麼湊巧地和剛好推門而入的張佳樂對上眼,兩人在空中定格一秒,孫哲平看見那雙漂亮的桃花眼睛眨了眨,一時間覺得外頭的天空好像有點暗。

那是一張精緻但不會顯得女氣的臉,留著紅色的小馬尾,瞪大眼睛的時候充滿稚氣感,身上穿著普通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揹著雙肩包就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大學生。

孫哲平幾乎是下意識地衝著那張臉勾起嘴角,揚起來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而張佳樂再一次地眨眨眼睛,也對著他咧嘴一笑。

那瞬間孫哲平好像聽見啪啦的聲音。

鬼使神差地,他這輩子第一次升起了認識一個陌生人的想法,孫哲平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卻是感覺到一股阻力,低下頭才發現衣角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夾在椅縫裡,不過片刻的耽誤,再抬起頭時人就已經不見了。

四處找了找,只見張佳樂已經在角落找了個位置,搬出筆電看起來像是準備幹活。

旁邊的工讀生看了半晌,給他家老闆出主意:「不然孫哥你去點單?」

這什麼餿主意。孫哲平看了他一眼,「菜單拿來我看看。」

工讀生幾乎都要跪了。

不過孫哲平最終還是沒有去成,他家老媽早不打晚不打偏偏挑在這時候打電話,他嘖了聲卻也只能認命地去接電話,回覆母上大人的話語全是一連串的嗯嗯啊啊,兩隻眼睛全膠著在張佳樂的身上,話語連左耳都進不了。

張佳樂敲字的速度很快,兩手在鍵盤上敲擊的幾乎只剩下殘影,他輕輕含著下唇像是無意識地屏氣,桃花眼睛裡滿滿都是張揚的銳利,那是一種充滿自信的神采。

孫哲平瞇了瞇眼睛,手指在桌面輕敲。

錯過第一時間的搭訕好機會,他估計拉椅子坐到對方對面的成人社交手段大概會嚇跑人,就算沒嚇到也十之八九會被當成變態或搭訕狂──雖然他是真的想搭訕人家──實在也不差這個時候。

反正人挺常來的。孫哲平盤算地很好,大不了等到結帳時後也行。

孫哲平的如意算盤打得很好,但有時候老天爺就是愛跟人開玩笑,張佳樂到櫃檯付錢走人的時候剛好選在孫哲平去洗手間的幾分鐘,老闆走出來的時候只剩下他想搭訕的大學生的背影,那一個淒涼簡直讓人不忍直視。

工讀生都不忍看了。

「那什麼,孫哥,我記得小張基本上是二三五會過來……」

孫哲平深吸口氣,偏偏今天是禮拜五。

……行吧,他下次就該直接過去問電話號碼。

不然也應該去送餐的。

「啊、孫哥,小張的手機沒有帶走耶。」收拾桌面的工讀生活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地跑過來,滿臉都是興奮,「他等下應該會回來吧,我介紹你們認識?」

孫哲平直接拿過手機,「算了,我自己來。」

話才剛剛落下,門口的風鈴又被驚擾,才被兩人掛在嘴上的主人翁急匆匆地跑回來,他的眼睛也是夠利,一眼就注意到被孫哲平拎在手上套著紅色手機殼的貴重物品。

張佳樂眼睛整個亮了,一秒衝上前兩眼泛淚,「好險,幸好是忘在這裡──」

「這是你的手機?」

「嗯嗯嗯,我剛坐這裡吃飯。」張佳樂用力點頭,拍著胸口大力地鬆了口氣,「大哥是你撿到我手機的吧,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我再告訴你這已經是我這個禮拜第三次弄丟手機了──」

「沒事,只是舉手之勞。」孫哲平嘴角一抽,差點繃不住笑,「不過你怎麼證明這是你的?」

旁邊準備見縫插針給兩人介紹的工讀生傻了。

感情老闆你準備好的方法就是找查嗎?

張佳樂也瞬間錯愕,顯然沒料到對方怎麼會有這個立場這樣反問。

孫哲平聳聳肩,「我是這裡的老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可是你不是都──」張佳樂忽然露出個像是咬到舌頭的表情,「……可你剛不是坐旁邊嗎?」

「我樂意。」孫哲平晃了晃手機,「你有方法證明嗎?」

張佳樂撇撇嘴,「我怎麼知道……你借我電話我撥給你看看嗎?」

孫哲平一本正經地點頭,「也是可以。」

這套路太深工讀生震驚了。

張佳樂哦了聲,反正在他想來這也沒什麼,孫哲平一本正經地拿出自己的手機,張佳樂卻是忽然啊了聲:「等等,這麼麻煩幹嘛,我手機螢幕就是我的自拍照啊?你直接打開螢幕不就好了?」

……靠。

煮熟的鴨子在瞬間飛了不過就是這種感覺,孫哲平一瞬間額角青筋不由自主地抽搐起來。

旁邊的工讀生淚流滿面。

張佳樂努努下巴,這個要求太過理所當然,孫哲平完全找不到理由反駁他,想著至少這樣算是有第一步的認識至少可以給下一次做鋪路,他在對方的指示下點開螢幕讓人用指紋解鎖後,出現在眼前的畫面卻是讓他整個人瞬間安靜下來。

那赫然是相簿的界面,最新的一張是他的側臉照,張數還不少。

隨便看過去那甚至不只有今天的──衣服不一樣。

張佳樂:「!!!」

靠靠靠他都忘記了!

張佳樂猛地搶過手機,那張白皙的臉在短短幾秒內清楚地展現什麼叫白裡透紅到紅裡透白的,他兩只手抓著搶來的電子產品,繃緊的手背也泛著淡淡的粉,在孫哲平的眼皮子底下慢慢地煮熟自己。

老闆忍不住笑了,他輕聲報出一串數字,簡潔有力地讓人傻眼。

「我的手機號碼,記得存進去。」孫哲平說:「我姓孫,孫哲平,這裡的老闆。」

「……我、我是張佳樂。」張佳樂愣呼呼地反射性回答他:「附近的……大學生。」

孫哲平點點頭,「等下要是沒事,要不要跟我去吃頓飯?」

張佳樂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原本就很紅的臉又刷上幾層粉色,他撇撇嘴又咬咬唇,握著手機的兩隻手揪了揪,他輕輕地點點頭。

「好呀。」張佳樂說。

   
评论(8)
热度(63)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