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啟程

*一個老梗,但我樂意

*好久沒寫了,手有點生......

*覺得拿到冠軍之後的樂樂應該會很放鬆吧。返回初心。希望。

*我有那麼那麼喜歡他們。


張佳樂最初的時候以為孫哲平是和自己在開玩笑。

「其實我也忘了當初為什麼會打那一架,總之就是打起來了。」

那是很久以前的回憶,張佳樂的印象已然模糊,他的眼睛因為認真思考而瞇起來,手微微抬起又放下來,最後改為環著胸,他笑了笑,「不行我真的不記得了,總之我就是過去幫忙打,誰知道會突然冒出個特別厲害的狂劍,你不知道,大孫還沒出道之前就是那種樣子,狂、瘋,實力還特別好,我那時候特別興奮來著,和他打起來可真過癮!」

記者點點頭,孫哲平的風格誰不知道,哪怕是在義斬這樣的隊伍也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大孫當時來得晚,我藍只剩一半了他人才出來,最後當然輸了。」張佳樂向後靠著換了個更舒服的坐姿,微微皺皺鼻子,「結果那傢伙就突然來了句要不要和他來個組合,我那時候連他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欸。」

記者很好奇:「孫大神當時就知道大神啦?」

張佳樂翻了個白眼,「他也不知道。」

「然後就邀了?」

「這不是嗎,你不覺得以為是開玩笑的很正常嗎?」

張佳樂拍了拍桌子,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亮得不得了。

偏偏孫哲平知道後還笑話他。

第一次聽到孫哲平邀請的時候,張佳樂其實整個人都是一愣一愣地,問他戰隊名字什麼的也只是反射性地往下說,後來兩個人互留了資料,張佳樂就因為被老媽叫走而被迫下線,幾天都沒時間登榮耀。

「再聯絡的時候,那傢伙錢都準備好了就差我身分證字號來註冊戰隊,我才確定他是認真的。」

「……真不愧是孫隊。」

「是吧。」

張佳樂的表情充滿嫌棄,可誰都能看見他壓不下去的嘴角。

在還沒跟孫哲平熟起來之前,他的很多行為都會讓他產生一種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的感覺,可認識之後就會知道,他不過是個確定要幹什麼後行動力就會強大到讓人匪夷所思的人,甚至容易讓人產生一種目空一切的錯覺。

不過張佳樂比誰都知道這個人其實也相當的深思熟慮。

「其實在答應他之前我還沒有想過要往職業圈走。」張佳樂順手抄起桌上的筆把玩,修長的筆身在骨節分明的手指中旋轉,在空氣中畫下紅色的殘痕,「大孫就不一樣了,他可是一門心思想要跟葉秋──我是說葉修打,還有老吳。我其實可以算是被他拖進來的吧。」

記者愣了愣,「我還以為大神你也是很早以前就以職業選手為目標?」

「在大孫邀之前是有想過,但是沒有很強烈的慾望吧。」張佳樂抓抓頭,眉梢微微抬高,半開玩笑地:「別看我這樣,當時我可是有學校可以念的,雖然不是一本,但也不算差。」

「看來大神當年的成績還不錯啊?」

記者有些吃驚,出道這麼多年,張佳樂受訪的次數也不少,他們卻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個消息。

張佳樂哼哼哼,「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

「那後來怎麼會決定要出道的?」

「因為不是第一志願吧,那其實不是我想要的科系。」張佳樂抓抓頭,酒紅色的標誌性小辮子依舊紮在腦袋後面,長度稍微長了一些,幾乎超過肩膀,「不過我那時候還是猶豫過一段時間,是他幫我下決定的。」

記者忍不住湊過去:「孫大神做了什麼?」

張佳樂一臉淡然:「他給了我一張火車票。」

記者:「?」

當時的孫哲平知道張佳樂的糾結,也沒開導什麼,就真的只是在十分鐘後轉寄一條買票通知。

張佳樂也是那時候才知道孫哲平也住K市。

「你不要就退掉,要就搭過來跟我會合。」孫哲平的電話接著打進來,說:「不來就算了。」

簡單粗暴到一個極限,但張佳樂當時莫名很有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實感。

所以他在兩天後扛著行李搭上火車。

他後來想,孫哲平大概在認識他之前就很了解他了吧。

「接著你們也都知道啦,雙花嘛,兩次亞軍,那傢伙退役又復出……」張佳樂的眉梢糾結成團,「好像該講的也說過好幾次了?所以我說這事到現在還有什麼採訪價值啊。」

「大神不帶這樣的啊,已經是最後的問題了。」記者打哈哈地擺擺手,「大神你對孫大神這次的退役有什麼看法?」

「時間到了吧。」張佳樂眨眨眼睛,「從第二賽季到現在也十幾年了,夠本了吧。」

雖然中間並不完全。

孫哲平第一次的退役就像他的第一次邀約,張佳樂早已忘記當時會跑去西部荒野打架的理由,也不記得送他離開的那天天氣怎麼樣,就只對他們分別的車站印象深刻。

兩個人的擁抱,還有孫哲平朝著自己揮手的背影。

孫哲平其實不常以後背面對他。

他的左手那時候已經纏上繃帶了,在黑壓壓的腦袋作為背景的畫面上清楚又顯眼,那也是張佳樂第一次知道原來他對這個搭檔的感覺並不是只有搭檔。

那個背影讓感情萌芽,在返回聯盟的時候長出了嫩葉,用國家隊後的慶功宴讓它開出了花。

第二次退役倒是和當時完全不同,孫哲平正面朝著他揮手,左手還插著口袋看上去莫名帶著幾分痞氣,看著讓張佳樂特別想打。

哦,還有擁抱的順序也和揮手不一樣。

記者揉揉鼻子,衝著張佳樂笑,「這理由倒是和大神你的一樣。」

「畢竟是同時出道的搭檔啊,當然也要同進退。」張佳樂衝著記者聳聳肩,桃花眼睛亮晶晶的,眼尾微微勾起,「再說都拿到冠軍了,也該留點位置給小年輕們闖闖。」

「大神有考慮好退役之後要做什麼嗎?」

「出去旅遊吧。」張佳樂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飲光最後一口水,「等休息完回來再看看。」

「還會打算留在聯盟嗎?聽說馮主席有慰留過?」

「到時候再說啦。」張佳樂晃了晃腦袋,手伸到後腰捏了捏,「小林你也不用一副捨不得我的樣子嘛,不用再糾結要不要採訪我不是一件好事嗎。」

「哪裡能呢……」從張佳樂在百花時期就是百花隨隊的記者愁眉苦臉的,堅持一整個訪談下來的笑容垮掉,他衝著張佳樂嘆息:「大神你都拿到冠軍了狀態也沒怎麼下滑,為什麼非得要離開呢……」

「就說了嘛,時候到了。」張佳樂眨眨眼睛,那雙眼睛一點陰霾都沒有,明亮的就像四月的花,「霸圖現在沒有我會很好,百花也很好,我拿到冠軍,也打了這麼多年,夠了。」

榮耀還是喜歡的,追求冠軍的心情還有,但是已經得到滿足了。

張佳樂覺得現在這樣很好。

林記者長嘆口氣,一甩頭又是高興的臉,「行吧,我以我個人立場,祝大神未來一切順利!」

張佳樂笑瞇瞇地,起身給了小記者一個擁抱。

「謝啦。」

「最後再合照一張吧?」林記者笑嘻嘻地,「我還要張大神最後一個簽名。」

張佳樂翻了個白眼,「說的好像我死了一樣。」

可話是這麼說,張佳樂還是接過對方的簽名版在上頭寫下自己的名字,和年齡與性別相較起來較為圓潤的字跡飄逸,是他手寫體當中最好看的三個字。

之後估計也會一直都是。

鏡頭湊了過來,張佳樂很自然地勾著記者朋友的脖子比了個V字,左手無名指上的銀環在反射著光,在影像中閃閃發亮。

「我之後再寄到你的郵箱。」確定照片沒有問題,記者便把相機收起來,「採訪初稿需要嗎?」

「照片就好了,我接著就要出去玩,誰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看到。」

張佳樂用力地伸了個懶腰,不經意拉扯到一直都很酸痛的腰部,原本還算有精神的人瞬間軟掉,手撐在桌面上欲哭無淚。

記者在一旁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看來兩位大神的生活應該會越來越好吧。」

張佳樂無力回應,只能以中指一根回報。

「大神要自己回去嗎?」

「……孫哲平會來載我。」張佳樂強撐著爬起身,從褲子後方口袋掏出手機,他咬咬牙,「……說人人到。」

「那讓我拍一張兩個大神的合照吧?」

「小林你到底是要寫我的退役專訪還是孫哲平側訪啊?」

「我也就後面問孫大神的事情比較多啊。」林記者聳聳肩,笑得牙不見眼,「況且雙花不就是大神你職業生涯最重的一部份嗎。」

冠軍比之不及。

張佳樂撇了撇嘴,終是忍不住笑起來。

他先一步離開咖啡店,還沒推開店門就先看見孫哲平停在旁邊的車,騷包的路虎不能更惹眼,孫哲平靠在駕駛座的旁邊玩著手機,頭也不抬的,脖子上的銀鍊和古銅色的皮膚有鮮明對比,底下的墜飾擋在衣服裡看不見。

張佳樂眉眼彎彎,一個箭步衝上去勾住對方的肩膀,完全沒注意來人的孫哲平差點被撞飛出去,張佳樂放聲大笑。

孫哲平嘴角抽搐,「你搞什麼?」

「沒搞什麼,小爺心情好。」張佳樂拍拍他的肩膀,轉頭又衝著記者笑,「小林來拍一張吧?」

「要拍照啊?」

「我知道你覺得自己不上相,我不嫌棄。」

「……張佳樂你皮癢啊。」

「嘿。」

張佳樂比孫哲平稍矮一些,數據上的五公分在畫面上倒是不算顯眼,林記者衝著兩人按下快門,只覺得這畫面好看得不得了。

張佳樂衝著人擺擺手,「那我們就先走啦,你照片好了再傳給我。」

「好,我這兩天就給你們。」林記者衝著兩人揮手,「大神要幸福啊!」

張佳樂衝著人笑,孫哲平也勾著嘴角,兩人擺擺手,一前一後地爬上車。

路虎爬出了小巷,被留下來記者看著相機裡的照片,方才的手快抓住孫哲平踉蹌的瞬間,那條項鍊滑了出來,上頭是兩個看著並不是適合帶出去的戒指。

上頭印著GLORY,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评论(4)
热度(51)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