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心心相印(張佳樂生賀24h)

*張佳樂生賀24h活動!

*醫院PARO

*負責時段是9:00
(我才不會說我是特地選樂樂的號碼呢)

祝咱們樂樂生日快樂!世界上最好的彈藥專家是最棒的冠軍!!!
孫哲平!張佳樂!繁花血景一萬年!
要幸福哦哦哦哦!!!


01

二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動刀結束的第六天。

張醫生生日了。

作為百花醫院最受歡迎的心臟科權威醫生,張醫生的生日無非是重要的日子,幾乎整個醫院的女護士都沸騰起來,或集資或獨自購買禮物,連部分醫生和病人也跟著湊熱鬧,硬是把死氣沉沉的醫院染上幾分鮮活的色彩。

只可惜壽星本人不是那麼高興。

做為一個重視自己生日的人,張佳樂早早就安排在這天休息,誰知道卻被一個位高權重的富二代急召回來。百花醫院縱然是K市最大的醫院,也不代表它可以忽視大人物的需求,張佳樂的假期在富二代殺來醫院指名他醫診的時候就宣告泡湯了,急吼吼地衝回醫院,他卻很崩潰地發現那個死肥豬所謂「危及生命」的疾病只是再正常不過的喝完咖啡後短暫的心律不整,這種讓人吐血的結果實在讓他無法高興地面對身邊的人的好意。

──況且為什麼這個人身邊沒有所謂的家庭醫生!叫他來幹什麼!

頂著一雙熊貓眼的張佳樂大怒。

縱然這個變故對張佳樂來說不能更糟,但對那些想要替他慶生的人來說卻是再好不過了,不管他們是基於什麼理由做這些事情,總之正主來了,他們的慶生活動就可以不用延後,整個百花醫院都成為歡樂的海洋,連院長都特地出面來送禮。

面對這樣的盛情,張佳樂想推拒也推拒不了,乾脆留下來自願加班,穿著白袍巡視病房,沿途順便接收各式各樣的祝福或禮物,模樣簡直就跟大人物監察工作沒兩樣,場面熱鬧的連對張佳樂一知半解的人都知道今天是這位心臟科權威的生日。

張佳樂覺得有點心累。

 

「你今天生日啊?」

「嗯?」

翻看病例的時候就聽到這聲探問,張佳樂發出一聲疑惑的鼻音,這才抬頭看人。

穿著病服的男人氣色不錯,模樣也好,看起來恢復的不錯,桌上攤著筆記型電腦和幾疊文件,一點也沒有開刀完的病人該有的模樣。張佳樂微微蹙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就著病人不可取的行為提出指責:「誰讓你工作的?不是說了要靜養嗎?」

「我靜養了。」孫哲平說著,「我沒有出去。」

「……孫先生,我所謂的靜養是指乖乖躺著,按照醫院的作息吃飯睡覺,而不是讓你去爆肝。」張佳樂瞪他,「把工作收起來,你的手術不小,不好好休息可不是鬧著玩的!」

看著對方嚴厲的神色,孫哲平摸摸鼻子,乖乖把東西收了。

張佳樂的臉色這才緩和些,問了他一些狀況,又做了簡單的檢測,他緊皺的眉頭稍稍鬆開來,鬆口氣的男人輕輕地吁口氣,滿臉都是為病人而產生的高興。

「你恢復狀況不錯,估計後天就可以正式出院了。」

孫哲平微微皺眉,卻是有點不滿,「明天不行嗎?當初不是說觀察一周?」

張佳樂哼哼,「誰讓你不好好休息,避免出狀況,我還要多觀察一天。」

「你這是浪費醫療資源。」

「你家有錢我知道。」

環顧一圈只有有錢人才住的起的高級個人病房,張佳樂一想到那個把自己抓來加班的富二代,牙根就癢起來,頓時仇視起所有有錢人。

萬惡的資本主義!老子自己的房子都沒有這麼高級!

孫哲平看著對方殺機滿面的臉龐,明白自己的命握在對方手裡,很有自知之明地轉個話題:「對了,你今天生日?」

「……你也知道啦。」

「嗯,幾乎每個護士都在說,你還挺受歡迎的嘛。」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似笑非笑,「生日快樂。不知道這是你生日,沒給你準備禮物,抱歉啊。」

「不會啦,一句話就夠了。」張佳樂跟著揚起嘴角,「謝了。」

「改天請你吃飯?」

張佳樂眨眨眼睛,「醫院的餐廳就免了。」

孫哲平只覺得好笑,「燒烤成不?我出院那天咱們去吃。」

「你都還沒好,吃什麼燒烤!不知道那些東西對心臟負擔很大嗎!」職責而生的憤怒讓他瞪大眼睛,桃花眼中滿滿都是指責,「常識你有嗎常識!」

孫哲平忽然覺得自己似乎說什麼都錯。

「不然火鍋總行了吧?」

「不許是麻辣鍋。」

「……店給你選。」

「行啊,那就等你了。」張佳樂咧開嘴角,掩不住滿臉的欣喜,注意到時間的流逝超出預期,他連忙站起身整整衣服,「我還有事得去忙,先走了。」

「去吧。」孫哲平點點頭,想了想又補上一句:「我會好好休息。」

「是靜養,不准工作。」張佳樂又瞪他,「我晚點會再來,被我發現你就住院到大後天!」

「是是是。」孫哲平翻個白眼,「快去吧。」

張佳樂哼哼,又叮囑幾句之後才又急匆匆地離開。

默默地看著自己的主治醫生離去,孫哲平低下頭又看了眼自己的工作,微微蹙眉,最終還是把工作打包扔到一邊,拉上棉被休息去。

是醫生要他休息,可不是他要偷懶。嗯。

 

02

四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首次複檢。

讓護士進行叫號的動作,張佳樂抽出預備好的病歷表才知道掛號的人是誰。有點訝異地挑眉,抓著空檔瀏覽剛才那人去做的檢查結果報告,不一會兒聽見門扉被拉開來的聲音,張佳樂抬頭就看見那個不算陌生的自家病人走進來,氣色看來相當不錯。

對著人眨眨眼睛,張佳樂的嘴角噙著微笑,「感覺你還不錯嘛。」

「還行吧。」

孫哲平一屁股在空著的椅子上坐下,那種病人的孱弱感完全沒有表現在他身上的餘地,袖子捲起到手肘處露出健康的麥色皮膚,不會讓人覺得誇張的肌肉線條充滿生命力與爆發力。

張佳樂有點羨慕地看一眼,決定轉開視線。

「你還是我看過做完這種手術後恢復最好的人呢,生命力真是旺盛。」

「……我當這是稱讚。」

「以醫生的立場當然是稱讚。」張佳樂把手中的筆轉一圈,言歸正傳:「這幾天感覺怎麼樣?」

簡單地敘述近日的狀況,孫哲平的手不自覺地敲著桌面,鋪著墊板的桌子沒有在這樣的敲擊下發出惱人的聲音。張佳樂換上嚴肅的表情,很是認真地一一分析與檢查他的情況,專業與非專業的術語交雜,張佳樂同時比對各種檢查結果,眉頭習慣性地微微蹙起,讓那張好看的臉龐看著有幾分凝重,但仍舊同樣精緻──或者該說,他認真的模樣更加好看。

孫哲平不是第一次看見張佳樂這個模樣,卻是第一次在心裡對這個樣子的他產生想法。

很好看。真的。

長長的睫羽隨著他眨眼的時候上下晃動,看似駐足在桃花眼睛上的黑蝶,張佳樂的五官精緻但不女氣,紅色頭髮被他紮成小辮子垂在肩頭,乾淨而整齊,令人賞心悅目。

孫哲平忽然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會造成整個醫院的轟動。

「……那就兩個月後再回診……嗯,六月二十四如何?」

張佳樂的聲音忽地飄進耳朵,孫哲平這才回過神來,表情有瞬間傻愣。

張佳樂眨眨眼睛,「不行嗎?還是你那天有事?」

「……沒有,回診時間依你方便。」

輕咳兩聲掩飾自己的不自然,孫哲平難得產生幾分尷尬。

沒有發現病人的異狀,張佳樂點點頭,隨即移動滑鼠游標編寫藥單與預約回診,兩三下就結束動作,讓護士把列印下來的文件蓋上印章,交給孫哲平去領藥。

「那就先這樣,希望下次你來狀況一樣好。」

張佳樂拿起旁邊的水杯喝了口水,對著人揮了揮手,嘴角揚起淺淺的弧度。

孫哲平含糊地應一聲,拿著單子就走了。

快速離開診間,孫哲平感覺著胸腔那顆跳動得稍嫌快速的心臟,覺得下次來可能不怎麼會好。

 

03

六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第二次回診。

孫哲平的手術不小,回診的頻率自然需要高些。做為身體的主人,孫哲平清楚自身的狀況,也知道回診的重要性,更明白現在首要任務是養好自己,就算必須不停從繁重的行程中抽出時間,他也沒有太多怨言,而對張佳樂來說,就更不需要抱怨了──他天天都要面對各式各樣的病人,多一個少一個其實沒有太大的差別。

況且這個病人還是有一些特別的。

張佳樂從事醫生這個職業不是一天兩天,卻是第一個遇到個性這麼合拍的人,雖然有時候不怎麼配合讓人有種揍人的衝動,但基本上他還是挺喜歡這個人的。

而且長得養眼。張佳樂很認真地下了結論。這是重點。

所以看見孫哲平回診的時候,他的心情總是會不自覺地跟著好起來。

在人第二次回診的時候,張佳樂仍是習慣性地上下打量。孫哲平的氣色還是不錯,身穿簡單但看起來就很高檔的襯衫和牛仔褲,搭配路上隨處可見,身上那股引人注目的氣息卻怎麼樣也掩蓋不了,看得張佳樂瞬間愣愕三秒。

孫哲平的模樣與上次相差不了多少,但他總覺得那雙眼睛似乎有些改變。

……是錯覺吧。

摸摸鼻子,張佳樂莫名覺得臉熱。

「感冒了?」

「沒事。」

搖搖頭甩掉一樣的感覺,張佳樂不想多在這個話題上糾纏,快速地拉到正題上,孫哲平也沒有死纏爛打,而是乖乖回答對方的問句,儼然就是最遵守醫囑的乖病人。

只要不論當時住院還給他工作的狀況的話。

「醫生,我聽說你喜歡吃甜食?」

在紙本病歷上註記就聽見莫名其妙的問句,張佳樂表情有點呆,「……對啊,怎麼了嗎?」

「我這裡有一盒蛋糕,別人送的。」孫哲平說著,亮出一直拿在手上的紙袋,袋子上沒有特殊的LOGO,也不知道是哪家店的食物,「你要吃就送你。」

「欸,太突然了吧?」張佳樂瞪圓眼睛,滿臉都是錯愕,「你自己留著就好啦。」

「我對甜食一向敬謝不敏。」說著再認真不過的真心話,孫哲平把袋子塞到他手裡,「留我這我只會丟掉,還不如送給會吃的人。」

張佳樂收得有點心虛,「那給你家人啊?」

「我跟他們沒住一起,送過去很麻煩。」

「……這什麼理由啊。」張佳樂簡直哭笑不得,「既然你要送,那我就收吧。謝了。」

「沒事,我還要謝你幫我解決蛋糕。」

微微勾起嘴角,孫哲平臉上浮現幾絲笑意。

張佳樂眨眨眼,也跟著微笑,又和他閒話幾句之後,才讓已經占據診間有段時間的人離開。

 

結束一早上的看診,趁著午休時間沒人打擾,張佳樂翻出塞在小冰箱的點心。

袋子裡裝著的是很常見的條狀蛋糕,只是精緻的紙盒看起來就覺得不便宜。張佳樂暗暗咋舌,懷著感恩的心情打開蓋子,一秒被放在蛋糕上方的夾鏈袋給嚇到。

愣愣地眨眨眼睛,他打開袋子拿出至於其中的紙條,上頭的一串號碼讓張佳樂又愣愕三秒。

那串數字怎麼看都像是手機號碼。

暫時將夾鏈袋與紙張放在一邊,張佳樂小心地切下一小塊蛋糕、其餘的繼續冰在冰箱,目光有點複雜地看著那張紙條發了會兒呆,他才開始享用得來微妙的甜食。

蛋糕的味道很好,不會太甜也不會太膩,張佳樂幸福地瞇起眼睛,覺得心情很好。

翻出手機,他把那串號碼記在電話簿裡。

 

04

八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第三次回診。

收過一次禮物的人在等病人進來之前有些焦躁,敏感的小情緒沒有被護士與前面的病人發現,等到孫哲平在叫號之後如實踏進診間,那點小小的不安才被無形抹去。

不自覺地勾起微笑,張佳樂依照先前那般與他閒話家常幾句才把話題帶到孫哲平的身體狀況,兩個人公事公辦地維持一段對話,確定健康沒有太大問題,嚴肅的氣息這才緩和些。

「這個給你。」

咳了聲拿出一個小紙袋給人,張佳樂的表情看起來有幾分彆扭。

孫哲平用目光詢問後打開紙袋,發現裡面是好幾個散裝的茶包。

「這是幹嘛?」

「回禮。你上次不是給我蛋糕嗎,這叫禮尚往來。」張佳樂伸手指著茶包,「這是我自己做的花茶包,不含咖啡因,我看你之前住院的時候對這些花茶不算討厭,想說給你做幾包。」

孫哲平微微挑眉,沒想到對方會注意到這個小細節。基本上他對入口的東西不會有太大追求,花茶便是屬於不討厭卻也不算特別喜歡的一類,但現在基於身體狀況,他能喝的東西少掉很多,這樣的天然飲品自然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況且還是對方親手做的。孫哲平嘴角微微上揚,「謝了。」

「不會。」被直接道謝總覺得有點尷尬,張佳樂摸摸鼻子點點頭,「你心臟目前還不能承受咖啡因,咖啡和茶都不能喝,知道沒。」

「早就聽到耳朵要噴血了。」

「那你要記住啊!」

「你說的每句話我都記著。」很認真地看著眼前的人,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對方呆愣的表情總覺得有點好玩,「我都仔仔細細地記在腦子裡,一句話也沒漏掉。」

「……那、那就好。」

對方的目光讓他又一次尷尬起來,張佳樂胡亂點點頭,總覺得有點心慌。

 

05

十月二十四號。

孫哲平第四次回診。

本該是這樣的。

張佳樂當天才接到消息說孫哲平有事改期,原先還有點喜悅的心情頓時被澆了桶冷水,原本不說話就顯得有點憂鬱的張醫生變得更加陰沉,一些比較熟的病人或同事護士都忍不住關心幾句。

「沒事,我很好。」

有氣無力地這樣說著,張佳樂嘴角勾起,笑意卻不達眼底。

這廂張佳樂略顯憂愁,那廂一個與張佳樂素來關係就不好的醫生卻興奮起來。張佳樂情緒低落,自然沒有興趣去探究發生什麼事情,只是對方卻本著落井下石的心情,抱著引起眾人側目的關鍵品來到張佳樂面前。

一大捧據說是追求者贈送的玫瑰花。

在這個年代,同性戀早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男性被同性之人贈送花朵也只會令人羨慕,捧著一束花刻意擋住正在巡視病房的張佳樂,男醫生笑得就像隻勝利的孔雀。

「二十朵玫瑰代表永遠愛你。」男性醫生說著,嘴角微微掛著微笑,充滿嘲諷的意思,「不知道成天忙碌事業的心臟科權威張醫生有沒有機會收到花呢?不過我想應該沒有啦。反正我花朵多,就勉為其難送你一朵吧。」

說著硬是在張佳樂手裡塞了兩朵花,哼哼笑著離開。

原本情緒就夠差的張佳樂恨不得拿花插他腦袋。

鬱悶的情緒維持到午休時間,簡單吃完午餐的張佳樂咬著自己準備的飯後水果,想著只是一次沒見到面這麼難過做什麼、趕快打起精神云云的自我鼓勵,總覺得莫名怪異的張佳樂把棗子咬得喀喀作響,清脆聲卻莫名讓人覺得痛。

大門忽地被用力拉開。

「張醫生!有你的花!」

捧著一大束讓人嘆為觀止的玫瑰花束,實習醫生的臉上是又驕傲又開心的表情,外面還聚集為數不少的好事者,一半開心一半黑臉,讓陰沉的醫院頓時歡樂起來。

整個陷入莫名狂喜狀態的小實習醫生簡直是榮光滿面,活像收到奧運金牌。

「整整九十九朵啊!張醫生的追求者真是大手筆!」

張佳樂一臉茫然,啃到一半的棗子不知道該扔去哪裡。

他哪來的追求者?

把水果扔到一邊又擦了擦手,張佳樂一頭霧水地接過花束並謝過實習醫生。花朵多、花束重,張佳樂抱得有點吃力,花了點時間才找到藏在花朵之間的卡片,小小的紙張上有著工整的字跡。

輸人不輸陣。你的追求者上。

「……」

張佳樂錯愕三秒轉為啼笑皆非,不知道該驚訝那傢伙竟然會知道那件事情,還是該訝異於對方的大手筆──九十九朵不用想就貴死了。

不過很香。而且很爽。

抬頭看見人群中那位嗆自己的對手,張佳樂勾起今天第一個笑容,讓對方的臉色更加精采。

「看來是不勞你費心了,你就好好留著自己的二十朵花吧。」

說著忍不住笑起來。

當天晚上的孫哲平手機收到了一個沒有登記在電話簿裡的號碼傳來的簡訊。

看在你的花的份上,我就答應讓你追求唄。你的被追求者上。

孫哲平微微揚起嘴角。

 

06

十二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第五次回診。

自從上回的插曲過後,醫生與病人搭建起聯繫網,孫哲平和張佳樂這兩個月來幾乎天天都用手機聊天,後來還交換了QQ與微信帳號,以至於這次的回診會面,兩人的態度相較起前面幾次,是更加輕鬆熟稔。

「今天晚上你有沒有空。」

翹著二郎腿看著在輸入資料的人,孫哲平完全沒有病人回診的樣子,一手撐著下巴,他毫無形象地打了個哈欠,看起來有些疲倦。

張佳樂微微挑眉,把薄荷口香糖塞進他手裡,「幹嘛,要約我出去啊?」

「我拿到兩張電影票。」孫哲平報了一個當紅電影的名字,拆開包裝把口香糖放進嘴裡嚼,刺激味道讓他一路從喉嚨通道腦袋,差點咳出來,「你要不要看?」

「……靠。」張佳樂忿忿,「老子晚上要開刀,連兩刀。」

孫哲平愣愣,卻又不是太意外,只得點點頭,「那好吧。」

看著對方的臉龐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張佳樂皺皺鼻子,影印機運作的聲音在短暫的沉默中特別清晰,聽著總有些突兀。

自從第三次會診之後,當孫哲平回診時,張佳樂總會找理由支開護士,他只能自己接手蓋印章的動作,把處理好的領藥單與收據交到對方手裡,孫哲平平淡的表情讓他有點心虛。

「……你明天有沒有空。」

在孫哲平離開診間的前一秒,張佳樂最終還是開口問著,他的臉上帶著幾分掙扎,還染上不自然的紅暈,「……明天、明天我休息,要不咱們就去看吧?那種電影票應該是一個range,不一定要今天看吧。」

「……你確定?」

「確、確定。」張佳樂脹紅臉點頭,連耳朵尖都是紅的,「你呢,有空沒?」

「有,我這兩天都挺有空的。」

一秒決定把預定的會議取消,孫哲平面不改色地點頭。

張佳樂這才鬆口氣,凝重的神情消失,臉上的紅暈沒有消掉,連眼角彷彿都染上幾分紅色,漂亮的桃花眼睛染上幾分妖媚,不會讓人反感噁心,反而增加那張臉龐的吸引力。

孫哲平的下腹一緊,強忍著點點頭,很快就找個理由先走了。

被留下來的張佳樂沒有自覺,鬆口氣的人捧著自己彷彿在發熱的臉頰,覺得心臟跳得飛快。

做為一個心臟科權威,張佳樂肯定自己心臟的健康良好。

……所以跳得這麼厲害,一定是錯覺。

張佳樂強裝鎮定地想著,有點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似乎貢獻了某個叫做幾乎給情人在過的聖誕節給自家病人了。

張醫生的心臟忽地跳得更快。

 

07

二月二十四日。

孫哲平第六次回診。

孫哲平回診的時候,整家醫院就如同上回那般喜氣洋洋,記得對方生日的病人在來前特地買了點小禮物和甜食來慰勞生日還得加班的人,張佳樂簡直都要喜極而泣,拉著人嚎著自己的悲慘遭遇之後才把焦點放在孫哲平的身體上。

手術過去一年,孫哲平的健康狀況是一回比一回好,固定的流程跑過一遍,看著孫哲平的狀況依照預期那般穩定下來,張佳樂著實鬆口氣。

只是這樣的情緒在判斷出來之後就瞬間消失無蹤。

「你恢復的很好,之後就不用來了。」這樣對人說著,張佳樂深吸口氣,告訴自己對方能恢復健康是最重要的,小情小愛什麼的肯定要放在一邊,「定期回診到這裡結束,恭喜你啦。」

深深地看著張佳樂,孫哲平忽地勾起嘴角,「可是我覺得我又有問題了。」

「?」張佳樂眨眨眼睛,「是不舒服嗎?可是你剛不是說沒問題?」

「我忘了講。」孫哲平說著,表情認真,「我最近心跳會容易加快不然就漏拍,還會有呼吸急促的問題,尤其在看到你的時候特別嚴重。你說我是不是手術出問題了?」

張佳樂緊張的表情轉為呆滯。

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等人緩衝。過了半晌反應過來對方說什麼,張佳樂的臉龐瞬間爆紅,粉色染上白皙的臉頰一路延伸的耳根和脖頸,漂亮的桃花眼睛瞪大,帶著幾分惱羞成怒。

孫哲平很認真地看著人,問:「醫生,我會不會死掉?」

張佳樂都被氣笑了。

「不會,老子醫術一流,絕對不會讓你死掉。」斜睨著人,張佳樂哼哼兩聲,「……吃個藥過一陣子就會好了,不用大驚小怪。」

孫哲平微微挑眉,似笑非笑,「哦,是什麼藥?」

說著話的同時,他的身體微微向前,動作帶著幾分力量,像是隨時都準備爆出行動。

張佳樂微微笑著看著男人略帶侵略性的樣子,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他靠近他。

「藥就是……」

他的唇碰上他的。

   
评论(6)
热度(138)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