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校慶

*今天是學校校慶,中間無聊就碼了字,修一修放上來

*我覺得寫教室的部分就跟實況轉播沒兩樣←

*背景是灣家的(我的)學校校慶,我是不知道對岸一不一樣,就當作好玩看看吧(?

*放學後跟朋友特別搭了半小時的車去吃冰然後回來,累爆我


張佳樂一向是最鬧騰的人。

身為班上的風雲人物,張佳樂在學弟妹那裡也很吃得開,不論是社團還是班級都相當有人望,在校慶這樣的時間自然很是忙碌,這裡跑一下那裡鑽一下,像隻小蜜蜂一樣,孫哲平就跟在他的旁邊,陪著人到處晃。

兩個顏質高聲望高身高又高的人結伴在一起,一路上不意外地招來一堆視線,張佳樂在興頭上自然無暇注意,發現那些目光的孫哲平當做沒看到,就是在看見某些特別露骨的眼神時不著痕跡地把有點跑遠的人拉回身邊。

招蜂引蝶。

穿著班服穿梭在人群中,張佳樂的下半身套著和校服相像的便服褲,一身簡便卻帥氣非常,簡直完爆一群刻意花心思打扮自己的男男女女,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找到人打招呼,笑瞇瞇地揮著手湊過去聊天,跟在旁邊的孫哲平沒有他這麼熱情,只是對著人輕輕點頭。

園遊會主打的攤位自然多數都是吃的,張佳樂心情好就過去買一點,零零總總算下了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園遊會一向是坑錢的,無論是吃的還是玩的。

「大孫,你有沒有想吃什麼?」

咬著剛買到的香腸,張佳樂偏頭問著沒有購買東西的人,「你不會餓嗎?」

「還好。」被天氣熱的受不了,孫哲平抹了把汗,不是很吃得下東西,「借我吃一口就好。」

張佳樂把香腸遞過去,孫哲平微微低頭就著他的手吃一口,張佳樂順勢餵了對方飲料,看著孫哲平不自覺微微瞇起的眼睛,他的嘴角揚起促狹的弧度。

「很冰吧。」

孫哲平點頭,提醒他快點喝:「飲料快被稀釋完了。」

張佳樂大驚,連忙吸了一大口,瞬間被飲料冰得腦袋發疼、牙齒發酸。

孫哲平哭笑不得,有點無奈地幫他揉太陽穴。

「我還想吃炒泡麵。」

「那就走吧。」

認識的人多,被推銷的機率也高,只是孫哲平的威望太過,沒幾個人敢強迫推銷,砲口頓時就移到比較好說話的張佳樂身上,孫哲平基本上不管,可一旦看出張佳樂哪怕只有一點點的為難,他的瞪眼就會挪到對方身上,硬生生把人逼退。

張佳樂給他的行為點個讚,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在孫哲平臉上親一口。

張佳樂喜歡新鮮的事物,看見什麼好玩的就想要湊上去體驗一下,孫哲平也由著他,兩個體育很好協調能力也是一流的人殺遍學校僅有的幾個遊戲攤位,從學弟妹手上捧回來一堆蠢萌卻沒有實際用處的氣球玩具,各種不同款式的大槌子捧在手上,更是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大孫你幫我拿一下,我去個廁所。」

最讓人心涼的莫過於這樣的要求。

孫哲平看著那一堆東西徹底死目,卻只能對著張佳樂說好,接過他手中那一堆的氣球玩具看著人進到廁所,孫哲平簡直連想死的心情都出現了──有夠丟臉。

為了轉移注意力,孫哲平的視線沒有釘在同一個地方,隨便轉動目光到處亂看,注意到附近某個班級上貼著的海報上頭寫著的販售內容,孫哲平有點意外地微微挑眉,想到廁所裡的那個人,他捧著一對不重但是很礙事的氣球玩具靠近那個生意不錯的班級。

張佳樂從廁所摸出來的時候,孫哲平正捧著一端玩具靠在牆上,那些與他形象嚴重不合的小朋友玩具讓孫哲平有點兇的臉整個柔和下來,張佳樂洗完手後忍著笑接過自己的那部分玩具,終究還是沒有忍住地在孫哲平臉頰上親一口。

孫哲平有點懵,「怎麼了?」

「你樂哥我心情好!」張佳樂對著人笑燦一口牙,「走吧,咱們去操場看看有什麼好玩的!」

學校的攤位不多,販賣的內容也是大同小異,在大太陽的威力加乘下,原本亢奮的人漸漸就萎下來,懨懨地沒什麼精神,走起路來也是慢吞吞的,孫哲平有點擔心對方會不會是太久沒曬太陽而中暑,加上本身也對這些活動沒興趣,就拉著張佳樂回到教室。

迎面而來的冷氣很舒服,孫哲平跟張佳樂頓時都有種活過來的感覺,班上的其他男生用投影播放NBA的直播,被熱煩的人興致缺缺,把那堆氣球玩具扔在位置上就找了個最角落的地方坐著,孫哲平坐在桌子上滑手機,張佳樂就佔據他前面一個位置的椅子,腦袋靠在孫哲平的腰上,懶洋洋的總算舒服一些。

「校慶幾點結束?」

「三點吧。」張佳樂還是沒什麼精神,說起話來都很有氣無力,「我想要先走。」

蹺課蹺得很習慣的人沒覺得哪裡不妥,「累了?」

「有點,逛完就覺得很無聊,我覺得還是高二的時候比較好玩,自己擺攤比較有參與感。」張佳樂靠在孫哲平身上抱怨:「現在這樣好無聊,我寧願回去玩榮耀,家裡的冷氣還比較強。」

「那等下就走吧。」

孫哲平一向是無條件同意張佳樂的所有要求。

張佳樂哼哼兩聲,撒嬌似地在孫哲平身上蹭了蹭,孫哲平順手拍拍一頭紅髮,簡單的動作帶著無聲的親暱,感覺著頭頂傳來的觸碰,張佳樂的嘴角揚起無聲的弧度。

「班長班副,你們要不要跟我們玩桌遊?」

淡淡的親密中止在不遠處朋友的招呼,張佳樂懶洋洋地問一句是什麼遊戲,對方那裡回答風聲,早上被虐很慘的人瞬間變臉,轉頭把臉埋在孫哲平身上哭嚎他不想動腦。

孫哲平拍拍張佳樂的腦袋安撫快要崩潰的人,「不了,我們PASS。」

對方只得有點憾恨地去找別人。

「我討厭風聲……我還比較想玩天黑請閉眼。」張佳樂抱著孫哲平的腰小聲抱怨,聲音裡帶著十足的委屈,「不然撲克牌也好啊,風聲真的好難玩,玩起來一點也沒有參與感。」

「那遊戲很費腦。」

「就是。」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話題斷掉的時間遠比對話的時候多,兩個人也不在意,孫哲平一手順毛一手玩手機,注意到身邊的人似乎有點昏昏沉沉,他小小聲地說著累了就睡一下。

唔。張佳樂點點頭表示知道,打了個哈欠,他在他身上找個更舒服的位置。

教室時不時響起尖叫聲,吵吵嚷嚷的讓人不是很好睡,可靠著孫哲平實在太舒服,張佳樂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漸漸地就閉上眼睛。等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尖叫聲與對話聲依舊,腦袋上那個節奏穩定的撫摸卻停住了,也不知道是孫哲平手酸了還是玩手機玩得太專注忘記了,張佳樂爬起身揉揉眼睛,又打了個哈欠。

「醒了?」

張佳樂點點頭,蹭蹭孫哲平的手,他一直喜歡和孫哲平的各種肌膚碰觸,讓人很有安全感,「我睡很久嗎?」

「大概半小時吧。」

張佳樂有點愣愣的,「有這麼久啊……」

趁著對方起身跟著換動作,孫哲平稍稍舒展不是很舒服的四肢,只覺得全身又痛又麻。

張佳樂站起身跟著活動筋骨,左右看了看見沒人注意到自己,湊過去用嘴唇擦過孫哲平的嘴巴,笑瞇瞇的很開心。

「對了,你會不會餓啊?」忽然想起孫哲平早上到現在都沒吃什麼東西,張佳樂皺皺鼻子,伸手戳戳他的肩膀,「我們去買點東西吃吧?」

完全沒有飢餓感的人聳聳肩,「你會餓就去吃啊。」

張佳樂翻白眼,「我哪有可能會餓啊,剛剛吃那麼多東西,我是問你餓不餓。」

孫哲平搖頭表示真的不會餓,「那要現在回去嗎?」

「……不要好了,反正也沒有多久時間,跟大部隊一起放學好了。」張佳樂揉揉鼻子,心頭無名的煩躁感覺在睡一覺之後跟著過去,他就沒有那麼急著回家了,「這都是高中最後一個校慶了,就乖乖待完吧。」

孫哲平沒意見,怎樣都說好。

休息過後精神好多了,張佳樂不想參與班上的團體活動,就拉著孫哲平出去第二輪逛街。已經學乖的兩個人沒有去操場活受罪,只看高二的班級攤位,張佳樂遇到什麼就買什麼,每次都只買一樣,抓著孫哲平你一口我一口,讓大部分的食物都進到對方肚子裡。

孫哲平縱然不會餓,卻也半點都沒有推拒,對方餵什麼就吃什麼,配合得不得了,就是有時候點評東西太難吃,然後張佳樂跟著一起嫌棄──縱然園遊會本來就不能在意食物質量,但對於兩個多少都會挑嘴的人而言,這樣的評論還是少不了的。

「我覺得我之後一定會很久都不敢吃這些東西。」張佳樂對著沒味道的麵食皺眉,「好難吃。」

「不想吃就扔了吧。」

「浪費食物會被雷公劈的!」張佳樂點評對方不可取的行為:「吃掉。」

孫哲平只能滿臉嫌棄地配合他的要求。

時間接近收攤,周圍的學生要嘛卯起來拉客,要嘛開始收拾東西,張佳樂拉著孫哲平晃個兩圈就打算回去教室,只是在返回班上之前被學弟妹推銷買了一罐瓶子造型猥褻的奶茶。被孫哲平嫌棄到不行。再次進入教室的時候,投影布幕畫面已經從籃球賽轉播變成遊戲,幾個人窩在電子講桌那邊玩電腦,還有一群人在後面玩兒童籃球,幼稚的簡直讓人不敢直視。

張佳樂抓著孫哲平去加入一群玩撲克牌的人,張佳樂的運氣一向不好,無奈他有個外掛在旁邊,真的找不到牌的時候就去跟孫哲平要,搞得其他人直呼這遊戲玩不下去,都不知道實在秀恩愛還是秀恩愛。

還讓不讓人活了!

狠狠贏了三把的張佳樂覺得很開心,表示那種小事不用在意。
喜孜孜地正要開啟第四局就聽見衛生股長表示要開始收拾教室,張佳樂的臉瞬間垮下來,只是環顧一圈髒亂到簡直讓人不敢直視的環境,張佳樂就算想玩也玩不下去,更不想為難身為股長的女孩子,只得拉著孫哲平當苦工,同時幫忙指揮其他人工作。
饒是在大眾的分工合作下,混亂的教室還是花了點時間才恢復原狀,張佳樂嫌棄地說著咱們這個班簡直就跟豬窩沒兩樣,孫哲平把畚箕裡的垃圾倒進垃圾袋裡收拾好掃具,用洗乾淨的手幫他撥了撥頭髮,說就是因為我們班這麼髒股長才要那麼生氣啊。

「衛生習慣太差。」張佳樂不舒服地揉揉鼻子,「不應該。」

孫哲平簡直要被他給逗樂了,趁著後走廊只有他們的時候,按著張佳樂的腦袋交換一個親吻。

「副班長──張佳樂──張佳樂外找!」

拖著長長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起,張佳樂被狠狠地嚇一跳,幾乎是下意識推開孫哲平,下一秒關著的後走廊門就被打開來,探出一個笑得賊兮兮的腦袋,「張佳樂,學妹找你哦。」

「學妹?誰啊?」

認識的學妹沒有一百也有五十,張佳樂卻猜不出誰會在這個大家都在收拾的時候來找自己,剛才被嚇到而產生的心驚被訝異取代,他鬆開孫哲平的手跟著轉述的人走出去,遠遠地就看見站在前門門口那一群沒有見過的小學妹,一群女孩子看起來有點狼狽,手上拿著飄得高高的氣球,看起來格外顯眼。

張佳樂不解,「那誰啊?」

孫哲平看一眼心中便明白七分,不動聲色地拍拍他的肩膀,「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張佳樂丈二金剛不解地走過去,因為忙碌一天而略顯疲憊的女孩子對著人勾起微笑,把手中的汽水和粉紅色的氣球塞給張佳樂,很自動地解釋:「學長你好,有個人來我們班攤位上參加傳情氣球的活動,這顆氣球和飲料都是他請你的。」

張佳樂呆愣愣的,「傳情氣球?」

「是的,這是我們班級的活動,可以傳友情也可以傳愛情,還有一封短信,學長可以看看。」學妹笑瞇瞇地對著張佳樂揮揮手,看起來一點也不怕生,「那學長我們先走了。」
張佳樂呆呆地道了別。

旁邊的朋友聽見學妹的話語後就開始起鬨,幾個人拍著手叫張佳樂趕快開紙條,還有幾個人不怕死地去勾孫哲平的肩膀說老孫你有情敵了耶怎麼辦,簡直以挑撥情侶感情為樂,一個兩個幸災樂禍到不行,完全沒有同學愛。

張佳樂看了眼孫哲平,對上的卻是一雙不太訝異的眼睛,張佳樂有點困惑地眨眨眼,一個念頭閃過,他連忙把氣球和飲料塞給對方,一把打開紙條,果然看見熟悉到可以完全模仿的字跡,寫著自己的班級做號姓名以及傳遞訊息的那個人的署名,還有一行字:給張佳樂,送你的。

簡單粗暴到一個集點。
湊過去看的幾個人簡直要瘋了。媽媽啊!這天理何在!

張佳樂臉上是掩不住的訝異,「你什麼時候參加這活動的我怎麼不知道?」

「在你去上廁所的時候。」孫哲平把飲料和氣球交給顯然還處於震驚狀態的人,微微勾起嘴角,顯然還滿滿意這個結果,「想說你應該會有興趣就弄來玩玩,還不錯吧?」

「……是還不錯。」

張佳樂含糊地點點頭,嘴裡嘟嚷著說早知道我也弄來玩。他在逛街的時候不只一次看見,還以為孫哲平不會有興趣,但更多的是因為抽不出時間給人弄個驚喜──他們幾乎形影不離──誰知道會被對方搶得先機,擺了一道。

簡直犯規。張佳樂有點不甘心,只是嘴角的笑容卻是怎麼樣也壓不下去。

不想繼續看兩個人秀恩愛的其他人該哪裡去就那裡去,一時間四周就被清個全空,張佳樂卻還是放下飲料、拉著孫哲平到比較隱密的角落。抬頭看了眼小朋友到不行的小氣球,他的眼睛彎彎眉眼彎彎,看起來高興的不得了,孫哲平看著也忍不住微笑,抱著張佳樂好一頓親吻,被吻的舒服的人勾著孫哲平的肩膀,勾著舌頭乖乖地回應,他的反應之好讓孫哲平忍不住壓著他的後腦啃著嘴唇,硬是把對方的空氣都吸走了才肯分開來。

「開心嗎?」額頭靠著額頭,孫哲平問他:「今天一天,開心嗎?」

「還不錯。」

張佳樂點點頭,雖然一整天下來的參與度沒有高一高二那麼多,還有大半時間都在教室裡跟朋友打牌,只是總結下來卻發現仍舊是讓人滿意到不行,尤其最後還是由孫哲平的意外驚喜收尾,這個高中最後一次的校慶雖然沒有往年那麼有趣,但張佳樂仍舊只有喜歡兩個字能夠回答。

他喜歡這個校慶,喜歡孫哲平。

看出對方眼底的笑意與清晰可見的感情,孫哲平也跟著微笑,回應對方的仍舊是那句說到爛掉、張佳樂卻無比喜歡的一句話。

「你喜歡就好。」

评论(12)
热度(5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