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家人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家人

*短短的,爛尾

希望有表達出我想要的感覺......

順便 @最爱的那个人是何以琛_荣耀不败 這算不算婚後生活的一種><


張佳樂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一時間還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緩緩地坐起身,張佳樂只覺得身體還有些無力,但比起睡前的發熱難受還要好很多。房間只打著小夜燈,暖色系的光芒看起來格外溫暖,也讓房間不會是全然黑暗,這樣張佳樂覺得安心不少。按了按太陽穴,他慢動作地爬起身,踩著格外緩慢的步伐往外頭走去。

推開房門就是燈光大亮,張佳樂有點難受地瞇起眼睛,挪動腳步往客廳走去,就看見孫哲平站在那裡打電話的背影,他的Alpha聽著手機那端的人的話語,時不時來個一句嗯,轉過身發現張佳樂站在門口,孫哲平的表情染上幾分意外,簡單結束通話,他大步朝著身體還有些發軟的人走過來。

「怎麼醒了?還有發燒嗎?」

說著就把手背貼上張佳樂的額頭,確定對方的溫度降下來,孫哲平著實鬆了口氣,脫下身上的襯衫外套披在病號的身上,他把人拉到沙發那邊坐下,去廚房倒了杯溫開水塞到他手裡。

默默看著他家Alpha一系列動作的張佳樂只覺得好笑,微微勾起嘴角,因為生病而產生的不舒服似乎沒有那麼令人難受。用有點沙啞的聲音說著我沒事你別忙了,他抬頭看了眼時鐘,有點訝異自己竟然睡了這麼久。

知道他在想什麼,孫哲平解釋:「醫生說過你吃那個藥會想睡覺。」

張佳樂點點頭,「小小樂他們呢?差不多要去接了吧。」

「我打電話叫于鋒幫忙接了。」早就安排好的人這樣說著,他根本沒辦法放在發燒中的張佳樂一個人在家,哪有可能自己去接他們家兩個小孩回來,「會不會餓?中午的粥還有剩,要不要熱來吃?」

「我沒胃口。」

「那喝碗雞湯吧?味道不會很膩,你應該會喜歡。」

張佳樂有點意外,聽他這樣說,那雞湯應該不是孫哲平自己煮的,「怎麼會有雞湯?」

「早上我媽打電話說要想要過來,我就跟她說你生病沒辦法,她就讓王叔送雞湯來給你補。」孫哲平聳聳肩,抬手幫人撥了撥頭髮,他問:「要喝嗎?」

張佳樂想了想孫哲平老家廚子的手藝,點點頭,「一小碗。」

「你在這裡坐著,我去熱。」

孫哲平拍拍張佳樂的頭就去廚房張羅,有點沒力的人乖乖坐在沙發上小口小口喝著開水,放在桌上的孫哲平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張佳樂順手抓起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寫著小陳。知道這個人是孫哲平的助理,特別能幹的那個,張佳樂就替他接了電話,用啞啞的聲音問怎麼了。

對方那端愣了愣,「樂哥嗎?」

「對,大孫在廚房我就幫他接了。你找他有事嗎?」

「就是想跟孫哥說一聲董事長剛剛來過公司,沒做什麼事情就走了。」小助理老實轉達,他也不知道那位早就把工作丟給他們家老大的人怎麼會突然過來,基於保險原則就來轉告一聲,「聽說樂哥感冒了?現在感覺怎麼樣?」

張佳樂又喝了口開水,多說幾句話之後,喉嚨的沙啞漸漸好轉:「好多了,已經沒有發燒了。」

「既然沒事那我先掛了,樂哥要保重身體。」

「知道了,謝謝。」

結束對話掛上電話,張佳樂都還沒來的及放下手機電話又再響起,張佳樂有點意外地挑眉,還想著這個人還真是忙啊真是電話不斷,螢幕上顯示著岳母就讓他的眼睛愣愣地瞪大,不知道自家老媽怎麼會打電話給他。

「媽,妳找大孫有事啊?」

「……樂樂?」顯然沒想到電話會被自家兒子接起來,張家媽媽的聲音帶上幾分訝異,「怎麼會是你接,你不是在發燒嗎?」

「退燒了,大孫在弄東西,我就幫他接電話。」張佳樂也很訝異,「妳怎麼會知道我發燒?」

「我早上打你手機是小孫接的,他說你感冒在睡覺,不是發燒是什麼。」大概知道張佳樂生病的一定模式,要是嚴重到請假肯定是發燒燒得厲害──要是還能撐就算身體發燙他也會去上班,身為親媽張母怎麼可能不知道,「現在怎麼樣,有好一點了嗎?」

「有有有,燒都退了,放心吧。」張佳樂有點無奈地安撫,「去看醫生了,現在很好。」

「現在很好也要注意,小心不要又燒起來了。」有點無奈自家小孩的漫不經心,升格為祖母的張母忍不住嘮叨起已經是兩個小孩的爸的人:「記得多穿衣服,多喝熱開水,今天早點睡知道嗎?藥也要記得吃。你吃飯了沒有?」

「吃過了,現在大孫在幫我熱湯,晚上應該也會吃粥。」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欸,媽妳擔心什麼,我都這麼大了會照顧自己──」

「會照顧自己還發燒?」張母直接打斷小孩的話,「不要跟我說那些五四三的,乖乖聽話知道沒有?多吃點早點睡,晚上被子蓋緊一點,記得離兩個小孩遠一點,小心感冒傳染給人家。」

「知道知道。」

「知道要會去做。」

張母忍不住又數落,叮囑好一番才終於掛掉電話。張佳樂按著有點發燙的耳朵對上捧著熱湯的孫哲平的視線,他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媽。」

孫哲平點點頭表示理解,幫他張羅好餐具讓他好好喝湯。張佳樂轉述一下小助理和張母的話就低頭喝湯,熱燙的雞湯喝起來相當溫暖,放入很多中藥材的湯喝起來不會油膩,張佳樂滿足地瞇起眼睛,在孫哲平拍拍自己的時候轉過身配合著讓他量耳溫。

孫哲平終於鬆了口氣,「溫度降下來了。」

「剛剛不就說了嗎。」

有點好笑地看著過度緊張的人,張佳樂實在不知道方才已經幫他探過溫度的人在擔心什麼,孫哲平也不在意,讓他繼續喝湯後就去找髮圈幫張佳樂把披散的頭髮紮起來。喝著溫熱的雞湯,感覺著孫哲平的動作,張佳樂忽然覺得感冒引起的不舒服沒有那麼難受了。

心裡溫暖的不得了。

孫哲平顧慮張佳樂的胃口沒有讓他一次喝太多,張佳樂很快就把味道很好的熱湯喝完。孫哲平問說還要不要喝,張佳樂摸摸肚子搖頭說先不用,懶洋洋地靠在他家Alpha身上休息,就是在孫哲平湊過來要親他的時候把人的臉撥開來,有點嫌棄地說你不怕被傳染感冒啊。

「我抵抗力強。」

「誰信你。」張佳樂不甩他,「不准就是不准。」

孫哲平微微挑眉似是有些不滿,只是他也沒有計較,手按在張佳樂的嘴上親在自己手上將就。張佳樂無奈到不行,翻了個白眼表示自己的無言以對,把他的手抓下來拉著玩。

兩枚相同款式的戒指顯眼到不行。

張佳樂微微揚起嘴角,無聲地笑起來。這種悠閒又被人重視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感覺到,這幾年的事情太多,工作的事小孩的事一堆,他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輕鬆而且舒服──他一直知道自己被重視,只是很久沒有切身體會這種被珍視的感覺。

雖然這是用一場感冒換來的,但還真是不錯。

這樣的感覺還沒享受多久就被打斷,門被推開的聲音、對話聲,最後是蹦蹦蹦的跑步聲,張佳樂和孫哲平對視一眼,病人才剛從自己看護身上爬起來,兩隻小孩就出現在客廳門口,穿著制服的小孩看見出現在客廳的張佳樂同時一愣,一前一後跑過來。

「爹地怎麼起來了?」先開口的是年紀比較大的孫萍樂,女孩眨巴著漂亮的眼睛,整張臉都皺在一起,「還會不舒服嗎?有沒有乖乖吃藥?還有在發燒嗎?」

旁邊的孫安樂抓著張佳樂的手也是滿臉擔心。

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揉揉兩個小孩的腦袋,「爹地已經很好啦,也沒有發燒了。」

「不要靠你們爹地太近,小心被傳染。」

孫哲平開口隔開兩個小孩,張佳樂也知道自己的狀況不好,跟著挪動身體想要換個地方,誰知道小朋友卻是不情不願,拉著張佳樂的手一個兩個開始淚眼汪汪,比較黏張佳樂的孫安樂指控:「可是爸比還抱著爹地,為什麼我們不行?」

「你們身體沒有我好。」孫哲平耐著性子哄:「聽話。」

小孩子不聽,要哭要哭地看著張佳樂。

張佳樂一個頭兩個大,哭笑不得地去看孫哲平。

孫哲平無奈地嘆口氣,最終只能選擇屈服,只是要三個人戴上口罩並且表示不能要張佳樂抱。只要能貼在爹地旁邊自然沒問題,孫萍樂跟孫安樂乖乖地照著自家老爸的要求去戴口罩,一人一邊坐在張佳樂的兩旁,被擠開的孫哲平很心累。

張佳樂簡直笑到不行。

幫忙接小孩回來的于鋒趕著回家吃飯就沒有留下來,孫哲平把人送走後就進廚房張羅晚餐,張佳樂在客廳陪兩個小孩,一手摸著一個小孩的腦袋哄人,直到把兩個被一向身體很好卻忽然發燒起不來的爹地嚇到的小朋友哄好了才鬆口氣。孫萍樂跟孫安樂安心了就拿作業本靠著張佳樂寫,張佳樂一心二用地指點,揪著還在學寫字的小朋友一筆一畫寫端正。

吃過飯後被孫哲平盯著吃藥,張佳樂只得可憐兮兮地吞下苦到不行的藥丸,覺得整個人都不好。孫安樂捧著金平糖讓張佳樂甜口,孫哲平好氣又好笑,只能逼著人去洗澡,讓他早點休息。

孫萍樂和孫安樂知道爹地不舒服,一個比一個還乖巧主動,以至於讓承擔所有安頓小孩工作的人鬆了口氣,把小孩哄睡之後,孫哲平還得撥空打電話給心心念念自家兒媳婦身體健康的自家老媽匯報張佳樂的身體狀況。

簡直心累。

孫哲平巡過一圈確定沒有問題後才回到房間,張佳樂已經陷入夢鄉,孫哲平去探探他的額頭,溫度正常,又拿耳溫槍去測量,電子儀器上的數字總算讓他徹底放心下來。

「大孫……」

低低的呢喃讓人笑出來,孫哲平把自己快速收拾好後跟著躺進去,把蜷縮起來的人拉進懷裡,張佳樂的體溫是正常中的偏高,抱起來熱熱的很舒服。感受到熱源的人迷迷糊糊地湊過去卻是突然醒起過來,嘟嚷著感冒會傳染,孫哲平就湊過去親親他的額頭說我身體很好沒關係。

張佳樂瞇著眼睛看他,藥效發作讓他幾乎睜不開眼,眉眼間卻充滿指責。

孫哲平親親他的眼皮,「沒事,抱著你我好睡覺。」

「……你感冒我才不理你。」

「知道知道,你趕快睡。」

抱著人哄了哄才把人哄睡了,孫哲平鬆了口氣,又在他的額頭親了親才靠著張佳樂閉上眼睛,距離近的不得了,就像每一個他們成為家人後、相擁而眠的夜晚。


--

很喜歡在網路上看到某個人轉貼的一句好像是在某篇文章看到的話,雖然跟這篇沒有關係,但就是想要貼一下:

「人生就是一段不斷有人接替來愛你的過程,父母終將老去,每個人都逃不開成為孤兒的命運,但那時你的身邊已有所愛,他虔誠鄭重地從你父母手中接過愛你半生的責任,沉甸甸地扛上肩頭,從此以後,愛你便要風雨無懼。」

然後在網路上還看到一段話:

「相濡以沫的生活是艱難的,甚至超出它字面的意思,因為人的社會永遠不會像魚的世界那樣無垢單純。
但如果心中無憾,今生只此一守,便覺甘之如飴,那也無妨。」

希望我的每篇文都能讓人有這樣的感覺。
還能有什麼比一起慢慢變老還要更幸福的嗎。

评论(9)
热度(58)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