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聽到這首歌就覺得可以套用好多CP尤其是雙花,60分出這個題目我真的不意外xD

*用五月天的《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當歌詞文

*用之前的娛樂圈PARO當背景,可能跟之前有出入,以現在的為主

*不算長

*放點渣渣

之後想要弄點不同的東西,所以現在除了還債之外應該只會寫六十分了,明天大眼兒的生日還會加上一篇方王,除此之外應該沒別的了......吧?

至於弄點什麼,就等大孫生日就知道啦!

不過不用太期待(。(頂鍋蓋跑


不做明星的日子比想像中還要忙碌。

和孫哲平在國外吃喝玩樂的神仙日子太愉快,一下子投入到工作的感覺讓張佳樂覺得很不好。事前的處理工作多到讓人傻眼,租教室、定器材、刷廣告就讓人心疲力竭,更別提其他瑣碎小事,張佳樂閑散慣了,這種高速度的生活真心讓他接受不來,更何況他之前的工作都只是在唱歌,這些準備事項陌生得讓人有些無從下手,搞得他有些一個頭兩個大。

相較之下,也不知道是適應能力比較好還是怎樣,同樣沒有經驗得孫哲平竟比他還要習慣這樣高步調的生活,明明是相同的工作量,孫哲平看起來只是稍微加班,張佳樂的樣子卻像是徹夜工作爆肝不止。

「我們又不趕時間。」

看著張佳樂臉上顯而易見的黑眼圈,孫哲平微微皺眉,湊上去親親他的眼皮,「又不是缺錢,幹什麼把自己弄得這麼累,慢慢來不就好了。」

「早點做完感覺比較好嘛,不然一直有種東西卡在那裡不上不下的感覺,很討厭。」

回答的聲音帶著濃濃的睡意,張佳樂往孫哲平的懷裡鑽了鑽,嘀咕似的話語全部混在一起,距離不近默契不深還真聽不出來。不知道自己不經意地考驗了彼此的感情,張佳樂在孫哲平的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沒有等到他的回應就自己睡著了。

看著帶著幾分滿足的睡臉,孫哲平有點無奈地嘆口氣,按掉床頭燈、把人抱好,跟著睡覺。

 

這樣讓人疲憊的生活持續了大半年才漸漸穩定下來,音樂教室正式開幕,剛開始的時候生意相當慘澹,後來收了幾個朋友的小孩、打響名號,招收的學生才跟著多起來。。

百花音樂教室教授的樂器包含許多類型,吉他、電吉他和貝斯是必須的,爵士鼓和鋼琴也是課程一開始就有的,這幾種樂器是由孫哲平和張佳樂親自教學,生意變好之後,他們去外面請了幾個老師,還因此多開了小提琴和長笛的課程。

值得慶幸的是,來圍觀的粉絲比想像中還要少很多。當然不是沒有,只是來的粉絲大多乖乖的,讓小聲就讓小聲,通常要求簽名拍照擁抱就沒了,照片放上微博再幾個轉發,倒是又替他們免費宣傳一遍。至於少數幾個瘋狂的在孫哲平的高壓氣勢下,沒鬧多久就哪裡涼快哪裡去了。

對於現在的生活,張佳樂很滿意。

送走爵士鼓課程的學生,張佳樂沒有跟著離開教室,想到孫哲平去樂器行買些吉他絃和鼓棒回來備用還沒回來,他便留下來稍微把用具收拾一下。明天清潔的大媽會幫忙清掃,地板的整潔不需要他費心,環顧偌大的音樂教室,張佳樂忽然把眼前這個畫面和當年練習教室重疊在一起。

那時候的他們,也像這些學生一樣,專心地享受音樂。

不自覺地,張佳樂哼起了歌。

哼著最近的流行音樂,張佳樂走過去拿起了吉他,撥了兩下,他坐在鋼琴椅子上唱起歌來。

出道已久的五人團體的那首新歌依舊朗朗上口,張佳樂樂感不差,試了幾次就能自彈自唱,清朗好聽的聲音在安靜的音樂教室特外清楚,孫哲平一推開門,先是聽見熟悉的歌聲,而後才看見那個被他放在心尖上的人開朗唱歌的模樣。

暖色系的燈光灑在張佳樂的身上,閉著眼睛唱歌的人滿臉都是笑容,孫哲平聽出那是張佳樂最近很喜歡的音樂,好聽的歌曲被好聽的聲音唱出,中間的某些部份被即興修改,和原曲沒有絲毫的維和感。

張佳樂彷彿是個為了唱歌而存在的人。

孫哲平第一眼見到那個在酒吧的舞台上拿著麥克風的人,就產生這樣的念頭。

就像現在一樣。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不存在這首歌曲

 

再一次重複的歌曲有些突兀地停止,孫哲平才回過神來。

張佳樂先一步注意到他而停下演場,那雙桃花眼睛帶著幾分驚訝與困惑,對著人微微偏偏腦袋,「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出聲。」

「沒到多久就聽到你在唱歌,不想打擾。」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不唱了?」

張佳樂笑了笑,「你想聽啊?」

「想。」孫哲平回答地相當誠實。

明顯被這句話給取悅了,張佳樂的笑容又加深幾分。心情很好的人很直接地說了聲好,讓站在門口的人先進到教室裡,他拉了把椅子在自己的旁邊要孫哲平坐下來,把手裡的吉他塞到他的懷裡。

乖乖接下木製吉他,孫哲平挑眉,張佳樂反過來對著他聳了聳肩,一副你不彈我不唱的模樣。

孫哲平撥了把弦,「我沒譜。」

張佳樂又笑起來,「我彈一次你就會了。」

孫哲平的強項在貝斯,只是吉他也難不倒他,就好像張佳樂是個歌手,在樂器上也略有涉獵。把方才的曲子又彈奏一遍,歌手對著自己的貝斯手挑挑眉,狀似挑釁又好像是單純地詢問:「記得了嗎?」

孫哲平不置可否地聳聳肩,拿回吉他撥弦,把張佳樂彈給他的曲子如法炮製地演奏一遍。

張佳樂眉眼彎彎,「開始吧。」

 

每秒都活著 每秒都死去 每秒都問著自己

誰不曾找尋 誰不曾懷疑 茫茫人生奔向何地?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從此後 從人生 重新定義 從我故事裡甦醒

 

孫哲平再一次演奏的時候又加了一點改變,張佳樂明明沒有接到任何提示,卻可以很有默契地接下去,流暢地彷彿練習過無數次。每一個轉音、每一個改變的旋律,沒有一句歌詞是吉他的伴奏與歌手的歌聲沒辦法巧妙融合在一起的。

就像他們曾經在無數個地方練習的時候一樣,那麼默契,那麼契合。

張佳樂有時會想,這世上絕對沒有人會像孫哲平一樣懂他。

 

──音樂人的音樂會受到人生境遇的影響,如果他們不曾相遇,彼此的音樂會變成什麼樣子?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你又會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好。

如果他們兩個沒有碰在一起,歌壇上肯定會少掉許多動人心弦的神作。

張佳樂想著,忍不住笑起來。

有點不解對方突然的笑容,孫哲平微微挑眉像是在詢問,注意到的人卻只是搖搖頭,跟著音樂晃著身體打拍子。

笑容燦爛。

 

曬傷的脫皮 意外的雪景 與你相依的四季

蒼狗又白雲 身旁有了你 匆匆輪迴又有何懼?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每一分 每一秒 每個表情 故事都充滿驚奇

 

簡單的歌詞帶著的意境就連沒有經過這些的人都能有所感觸,更別提曾經有過這些感覺的人。

孫哲平從來都是個不畏懼的人,只是認識張佳樂之後,他才更加能把自己的衝動與夢想肆無忌憚地詮釋出來,和他一起承擔,和他一起創造。

多好的詞。一向沒有在注意歌詞的人忽然這麼覺得,身旁有了你,匆匆輪迴又有何懼?

有了張佳樂,他可以連死亡都不害怕。

孫哲平想著,忍不住握住張佳樂的手。

伴奏突兀地中止,閉著眼睛的張佳樂有些意外,睜開雙眼對上一雙溫柔的眼睛,他有點錯愕地眨眨眼,不是很明白這短短的時間裡發生什麼事情。孫哲平顯然也不打算等他理解,扔掉吉他、一個用力,他把還處於呆愣狀態的人抱在懷裡。

孫哲平的擁抱很緊很突然,張佳樂只能下意識而習慣地回抱住他,「怎麼了?」

「沒事,就是想抱抱你。」

孫哲平蹭蹭張佳樂的臉頰,把臉埋在他的脖頸處深吸一口,與他相同的沐浴乳味道繚繞在鼻尖,不知怎麼聞起來就是比自己的還要讓人放鬆。

孫哲平的親吻印上白皙的脖子,沿著脖頸的線條往上親到柔軟的嘴唇,他按著張佳樂的後腦用舌頭把他的唇形描了一遍,熟練地鑽入口腔和張佳樂交換最親密的親吻。孫哲平的吻一直帶著幾分侵略性的力量,卻不會讓張佳樂感到不安,被親的很舒服的人抱著自己的戀人主動加深這個吻,水聲在安靜的音樂教室裡格外清楚。

張佳樂連耳根都是紅的。

這個吻最後中止在孫哲平的手摸到張佳樂被牛仔褲包住的臀/部上,壓著手不讓他動作,張佳樂滿臉通紅地強行停止親吻,帶著幾分水氣的桃花眼睛瞪著情動的人,漂亮的眼睛閃著情慾,想要表達的震懾力在孫哲平眼裡只剩下魅惑的味道。

孫哲平的眼睛都紅了。

「……你給我冷靜點王八蛋!」張佳樂的聲音有些沙啞,但不難聽出當中的氣極敗壞,「這裡是教室,好好的唱歌你沒事發什麼情啊你?」

「又不是沒做過。」

事實上之前在當明星的時候也有在練習教室直接上的經驗,孫哲平倒是不覺得有什麼。

張佳樂磨牙,「不准!」

「可你也起反應了。」

大腿卡進張佳樂的兩腿之間,孫哲平挑釁似地壓在那個起反應的地方上,張佳樂不出所料地低哼一聲,臉色的紅色蔓延到脖子上,幾乎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

孫哲平壞笑著揉著張佳樂的臀/部,又一次親吻上去,然後心滿意足地把人吃乾抹淨。

 

等到孫哲平和張佳樂離開音樂教室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被當成晚餐吃掉的人餓得半死,氣呼呼地拉著孫哲平回家逼他煮飯。吃了大餐的人心情很好,只是打開冰箱卻發現他們倆已經好幾天沒有去採購,趁著張佳樂洗澡的時間,孫哲平費盡心力也只能勉強湊出兩碗麵,用雞湯塊作底的湯麵只有一顆蛋當配料,大部分還都在張佳樂的碗裡。

不能更慘澹了。

張佳樂哼哼地說著你明天給我去買菜,然後把一部份的蛋分到孫哲平那裡去。

兩個人吃飯的時候沒有食不言的規矩,只是方才的運度太耗體力,沒有人有力氣去開口,客廳裡只有廣播撥放的音樂,還剛好是那首讓他們現在只能吃陽春麵的流行音樂,主唱稍嫌沙啞的聲音很好聽,輕快又帶著感情,技巧又不失情感。

 

偶然與巧合 舞動了蝶翼 誰的心頭風起

前仆而後繼 萬千人追尋 荒漠唯一菩提

是擦身相遇 或擦肩而去 命運猶如險棋

無數時間線 無盡可能性 終於交織向你

 

「新杰他……昨天打電話給我。」

撐著下巴看著背對著自己洗碗的人,張佳樂安靜了很久之後,這樣說道。

孫哲平有點意外地轉過頭去看自己的戀人,「你那個經紀人?他不會叫你回去唱歌吧?」

「怎麼可能,當初可是他手把手帶我退出歌壇的,怎麼會給自己找麻煩。」張佳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嘀咕一句你都在想些什麼,「他問我說要不要幫忙填詞。」

「填詞?」

「嗯,你也知道現在會作詞作曲的人不多,他說既然我們還有心要做音樂,要不要乾脆當公司的外聘人員幫忙作詞作曲,當然報酬不少,也會標上名字這樣。」張佳樂簡單地轉述一下當時自家前經紀人說的話,「你覺得呢?」

「你高興就好。」

張佳樂微微皺眉,「我跟你講認真的耶。」

「我也很認真。」孫哲平聳聳肩,轉過身把最後一個碗倒扣在碗架上,擦乾手上的水珠來到正在煩惱的人的身邊,「你想做什麼你就去做,想寫歌就寫歌,寫填詞就填詞,只要你高興,不管哪一條路我都沒問題。」

張佳樂眨眨眼,「那你呢?」

孫哲平笑起來,「這有什麼好問的?」

他填詞他就作曲,他作曲他就幫忙修歌,就像當初的一樣。

只要有張佳樂在的地方,孫哲平就會跟著。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未知的 未來裡 未定機率 然而此刻擁有你

 

「……那我就這樣答覆他哦?」

「隨便,你高興就好。」

狀似敷衍的答案被輕易地說出來,孫哲平按了按肩膀,拉著張佳樂親一口,「我先去洗澡。」

「知道了。」

有點嫌棄地拍拍孫哲平的頭,張佳樂目送比自己高大的人進房間拿換洗衣物。

只剩自己一個人的客廳有些安靜,張佳樂不自覺地又哼起流行音樂,他拿出手機回肯定的回覆敲上微信發送,回到房間翻出這段日子他們倆一起完成的好幾首曲子。

嘩啦啦的水聲隔著門板傳出來,昭示著另一人的存在。

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

他忽然又一次地真實地感覺到,孫哲平陪著自己,而且將會到永遠。

「而我的自傳裡一直有你,沒有遺憾的詩句──」

「詩句裡,充滿感激。」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不存在這首歌曲

评论(15)
热度(34)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