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禁戀十五題02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今天也以朋友的身份擁抱了你「朋友」

張佳樂是被犀牛過境般瘋狂的腳步聲給吵醒的。

昨晚趕報告弄到七晚八晚才能睡覺,這會兒沒休息多久就被吵起來,張佳樂整個呈現脾氣暴躁的模樣,桃花眼睛半睜不瞇的,凶光卻是隱約可見。孫哲平推開房門就看見坐在下鋪的人陰沉的模樣,紅色頭髮披散著增加幾分恐怖氣息,他幾乎是一秒就判斷出發生什麼事情。

「是黃少天他們幾個在吵。」放下手中的鑰匙,去外面買了早餐回來的人這樣說著,「大概七、八個人吧,你可以去問喻文州裡面有誰。」

張佳樂低低地嗯一聲。

孫哲平早就習慣對方的起床氣,沒有因為他愛理不理的態度氣惱,「要吃早餐還是要睡覺?」

張佳樂很勉強地給了他一眼,「……睡覺。」

「那你繼續睡,反正你今天沒課。」走上前揉揉那頭紅毛,孫哲平趁著對方處在半夢半醒階段而不怎麼會反抗,湊過去飛快地在他嘴上討一個親吻,然後把有點反應不過來的人壓回床鋪,順手幫他蓋上棉被,「睡覺吧,有事叫我。」

幾乎是一沾枕頭睡意就來了,張佳樂也沒有心情跟他探討他剛剛究竟在幹嘛,抱著去大賣場買回來的素色抱枕,他側身把身體蜷縮在一起,沒有多久就又進入夢鄉。

看過不少次對方秒睡的模樣,孫哲平見怪不怪地幫他拉好棉被,把空調的溫度調高了兩度,想了想又走過去把電燈關上,他這才坐到書桌前就著檯燈的光芒吃早餐兼看書。

早晨的宿舍在剛才的插曲過後又陷入沉默,絕大多數的大學生都還在補眠。寢室回到不久前的安靜之中,室內只有空調運作的聲音和偶爾響起的紙張翻動聲,鳥兒在窗外的枝頭上鳴叫,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進來,分外舒適。

孫哲平不經意地抬頭看著床上熟睡的人一眼,張佳樂的臉朝著自己睡得很香,嘴角還微微勾著,看起來像是做了什麼好夢,安然睡眠的模樣讓孫哲平的嘴角跟著上揚,拿起手機拍了張照,他心情很好地順手存入雲端,才又投入書中世界。

 

張佳樂醒來的時候,整個寢室都是暗的。

睡得渾身痠痛的人按著好像不小心落枕而有點不舒服的脖子爬出床鋪,下意識就是喊孫哲平,等了半晌沒等到回應,那雙桃花眼睛才知道要睜開來找人。房間的燈是關著的,連檯燈也沒有開,張佳樂直覺抬頭去看自己的上鋪,也沒有在那裡看到人。

張佳樂揉揉眼睛,「是出去了嗎……」

喃喃自語的話語還帶著幾分剛睡醒的沙啞,張佳樂打開電燈開關才注意到放在桌上的食物,麵包的旁邊是一張便條紙,張佳樂有點疑惑地拿起來,上面龍飛鳳舞的字體是孫哲平留下的,寫著他去上課大概一點回來,肚子餓先吃麵包,要出去買東西的話給他打個電話。

張佳樂微微皺眉,「上課?他今天怎麼會有課?」

問題在腦中一閃而過,張佳樂下意識去看時間,他這才驚覺自己一個回籠覺直接睡到一點多。想著對方差不多也下課了,他拿了手機撥出號碼,電話很快就被接通。

孫哲平那裡的聲音有點吵,『你起來了?』

張佳樂嗯一聲,「我看到紙條了,你今天不也是都沒課嗎?」

『老師臨時加課。』背後的吵雜聲漸漸遠離,大概是孫哲平離開吵鬧區,『你午餐要吃什麼,我順便買回去吧。』

「我也不知道,你就看什麼買什麼吧。」

張佳樂沒有意見,順口提了句沒什麼胃口不用買太多,又交談幾句後很快便掛上電話。

孫哲平的動作很快,在張佳樂盥洗後、賴在床上刷微博刷了十幾分鐘之後就提著東西回來。張佳樂見到來人的時候還有些訝異,畢竟宿舍和教學樓還有食堂的距離不算遠,算上等餐的時間,這幾乎已經是神速了。

孫哲平放下東西,隨手揉揉他的頭毛,「于鋒請的,說買多了就扔過來,要我們改天請回去。」

張佳樂拍開他的手,「靠,這麼敷衍,誰要請他。」

知道對方只是隨口嗆一句,孫哲平也沒理他,把食物大概整理好後就坐下來開動。這家外賣是他們常去的那家店,味道相當好,饒是張佳樂剛清醒沒有開胃,仍是吃得津津有味,只是面對討厭的菜還是很嫌棄,把食物丟給孫哲平的動作相當順手。

孫哲平順勢親他一口。

張佳樂整個愣住,然後滿臉爆紅,「……靠你做什麼啊!」

「親你啊。」

張佳樂咬牙,「搞清楚我們還是朋友好嗎,我還沒答應你告白。」

孫哲平聳聳肩,「那也跟親你不衝突啊。」

「……很衝突好嗎,超衝突的!」張佳樂幾乎是從牙根裡擠出話來:「這叫性騷擾。」

總得要習慣的。孫哲平仍然很淡然,把便當裡對方喜歡的菜夾過去,「是是是。」

對方的態度太過敷衍,張佳樂有點想磨牙,他的耳朵整個是紅的,只是被散開來的紅髮擋個徹底才沒被看見。不想跟對方繼續爭執這件事,張佳樂捧著便當默默吃起來,埋頭苦幹相當認真,看起來有點像土撥鼠。

孫哲平忍不住勾唇。

 

沒有課的張佳樂基本上都是窩在宿舍裡,報告將近趕報告,趕完報告打榮耀。

剛交完報告又補眠完的張佳樂精神很好,吃完飯之後就拉著下午也沒有課的孫哲平上遊戲,把日常做一做之後直衝競技場,開著小號虐菜虐地不亦樂乎,感覺就是在發洩自己被報告虐的淒慘的心靈。

張佳樂做什麼孫哲平都會陪著,遊戲時更是形影不離,兩個人早就打出獨特的默契,招式銜接和彼此配合幾乎像呼吸般自然,在螢幕上綻放的血花絢爛奪目,砍掉敵手鮮血的速度也不容小覷,鍵盤敲響的聲音在房間裡和遊戲音效結合在一起,出乎意料的和諧。

「要不要換著玩?」也不知道怎麼突然有了這樣的念頭,抱著筆記型電腦坐在床上的張佳樂忽然這樣問著,伸手指著孫哲平的帳號卡,「我玩狂劍你玩彈藥,怎麼樣?」

孫哲平無可無不可,把帳號登出之後和張佳樂交換卡片。彼此的合作次數不下百次,就算不是最順手的職業,在為了有良好配合而費心琢磨過的基礎下,兩個人上手的速度也很快,沒個兩下就恢復到能夠虐菜的標準,雖然還沒有自己主要職業那麼拿手,可也算相當出色。

孫哲平對此不算意外,卻很滿意。

螢幕上的彈藥專家完全按照張佳樂的喜好習慣配置的,孫哲平有時候會覺得卡,有時候又會不小心衝過頭,有時候還會不小心用出狂劍士的招式,好險回神的速度也快,倒是沒有露出太大的破綻。孫哲平操縱著張佳樂最熟悉的職業,那個由對方手把手捏出來的角色也帶著小馬尾,孫哲平看著看著,不知怎麼就會不遠處那個偶爾會爆出幾聲髒話的人重疊在一起。

離自己很近的感覺。

忽然有了這樣的認知,孫哲平的嘴角忍不住上揚,手上的操作又快了幾分。

玩榮耀的結果就是回神後已經快八點了。餓到飢腸轆轆的兩個人都懶得出宿舍,討論兩秒便決定泡泡麵解決,分配誰當苦力的儀式是一盤定勝負的猜拳,張佳樂的好友運氣難得上線一次,孫哲平就這麼被輸給拳頭的剪刀指派去挑熱水,哪怕他表示午餐是他提供的也沒有用。

「辛苦你啦。」完全不想挪窩的張佳樂笑得很賊,「我會先把調味包倒好等你的。」

孫哲平比較希望對方幫他打水。

看出對方的腹誹,張佳樂往後跳一步,「想都別想,明明是你猜輸了!」

孫哲平抽抽嘴角,最終還是認命地離開寢室。惰性犯了的人實在有種打劫其他寢室熱水的衝動,只是憑著最後僅存的那點良心,他還是沒做這麼不人道的事情。乖乖走了遠路去打水回來,孫哲平一打開房門就看見張佳樂坐在桌前一邊玩電腦一邊哼歌的模樣。

「大孫你回來啦。」聽見動靜的人抬起頭,笑瞇瞇地說著的同時站起身,要從他手中接過熱水,「辛苦啦,公平起見泡麵我泡,不用謝我嘿。」

孫哲平挑眉,「連我的一起?」

張佳樂眨眨眼睛,「不然呢?」

孫哲平沒回答對方的反問,只是點頭表示理解,然後在交出熱水的下一秒從後面把他抱住。

張佳樂瞬間炸毛,「靠靠靠你你你你幹嘛!放開我!」

「幹嘛搞得像被非禮一樣。」孫哲平抽抽嘴角,「我累了。」

「你累了幹嘛靠在我身上,床就在旁邊你自己躺啊!」

「懶,遠。」

「……你什麼時候這麼虛了你告訴我啊!」張佳樂咬牙,想撕開身上的人又介於手上的熱水有點難動作,只能口頭指揮他:「給我放開啦渾蛋!」

孫哲平只是抱得更緊一些,「我們是朋友。」

「哪個朋友會這樣抱著的!」

「我們之前不都這樣抱在一起。」孫哲平的語氣平淡中帶著幾分明知故問,「以前都可以了。」

張佳樂磨牙,他整張臉都是紅的。以前是以前,告白之後能夠相提並論嗎!

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懷裡抱著的人讓他心情很好,「你不是也餓很久,快泡泡麵啊。」

「……餓死你算了,自己要吃給我自己泡!」

「你剛說會幫我的。」

「……」張佳樂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孫哲平低頭忍笑。

最後張佳樂還是只能維持著大熊套小熊的姿勢在泡泡麵。連臉頰都染上紅色的人罵罵咧咧,三不五時就嗆一句身上的人太重,被嫌棄的人只是淡然地表示好啊我明天就去學校健身房,顯然完全不放在心上。

想到孫哲平身上的肌肉線條,張佳樂恨恨地往對方的腳掌上一踩,聽到對方的抽氣聲才高興。

孫哲平簡直好氣又好笑。

然後趁機在人的臉頰上又親一口。

   
评论(2)
热度(34)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