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禁戀十五題03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老闆,你手錶落在我家了。」「boss和部下」

孫哲平是個看起來可以乾掉三大瓶高粱酒,實際上卻會被三小杯啤酒放倒的人。

身為他的貼身助理,張佳樂在上班第一天就被前輩告知過,也在後來從觀察狀態轉為正式助理後有過不少次把被少少的酒放倒的自家老闆扛回家的經驗,所以在孫哲平推不了投資商的要求,必須要把那一小杯濃度不低的酒精飲料灌下肚時,他就做好徹夜加班照顧自家老闆的心理準備。

只是張佳樂怎麼樣也沒有想到,他最後竟然必須要把自家老闆帶回家裡。

因為老闆身上找不到鑰匙。

好不容易把人扔到自家沙發上,張佳樂覺得自己累到快要虛脫,模樣狼狽的人氣喘吁吁地坐在地板上,總算有空可以解開勒著自己很久的領帶和襯衫扣子,露出被汗水沾濕的漂亮鎖骨。瞇著有點迷茫的桃花眼,一晚上擋了很多酒的人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胃在翻攪,血糖也跟著在下降。

稍作休息讓自己恢復一點體力,張佳樂隨手把西裝外套扔一邊,胃部的不適已經讓他麻木,現在的他更想洗澡。進到浴室仔細地洗掉身上的黏膩,刻入骨髓的疲倦也被沖走,張佳樂原本覺得自己可以邊走邊睡,洗出來卻是半點睏意也沒有,他便去廚房熱了一杯牛奶給自己暖胃。

在溫熱的牛奶裡倒入蜂蜜順便增加血糖,張佳樂套著浴袍頂著還在滴水的紅色頭髮回到客廳,他看著孫哲平那有點彆扭的姿勢,反觀自己現在的舒適,默默地覺得有點心虛。將喝了一半的牛奶先放到旁邊,張佳樂湊過去幫孫哲平調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解開襯衫扣子和腰際的皮帶,順手解下他的手錶手機和錢包放到一邊,希望能夠讓自家上司睡得舒服一點。

似乎是因為張佳樂的幫助奏效,孫哲平的眉頭稍稍鬆開了些,張佳樂眨眨眼睛,咚咚咚地跑去浴室打了盆水來給他擦擦身體,果不其然發現孫哲平的表情看起來更舒服一些。

張佳樂不自覺地勾起微笑,然後不知不覺地看著孫哲平稍微溫和一些的臉龐發呆起來。

自家上司平常都是一副兇巴巴的樣子,那雙銳利的眼睛一瞪讓人頭皮發麻,更別提黑著臉罵人的時候,那森森然的氣勢讓人只想抱著被退件的企劃書躲到角落去哭。工作時的孫哲平沒有一刻不會讓人繃緊神經,就怕一個不注意被虐得慘兮兮的。

所以張佳樂一點也不知道,為什麼清楚這些面相的自己還會喜歡上眼前的人。

是因為他不著痕跡的體貼,還是因為他認真負責的模樣?

是因為他以身作則的負責,還是因為他沒人看見的溫柔?

張佳樂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只知道當自己發現到時,他已經喜歡上這個優秀的男人了。

「……嗯。」

躺在沙發上的人的低吟讓張佳樂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剛剛做了什麼的人臉頰通紅,整張臉寫滿尷尬,覺得自己這行為簡直就像言情小說的女主角一樣,怪雷的。

輕輕地嘆口氣,張佳樂把失去溫度的毛巾放入一旁的臉盆裡,想著早點休息爭取、明天早起──老闆在自己家裡,等於一睜開眼睛就要工作了──可不知想到什麼,端起臉盆的手鬆了開來,張佳樂把視線又移到熟睡中的人的臉上。

根據以往的經驗,自家上司只要一酒醉昏睡,通常在明天之前是不會醒來的。

他會一點意識都沒有,怎麼叫都叫不醒。

「……老闆?老闆,醒醒。」張佳樂伸手拍拍孫哲平的臉頰,喊人的聲音帶著幾分緊張的顫抖,低低的聲音在安靜的客廳中相當清楚,「老、…孫哲平,你聽得到我說話嗎?」

沒醒。

熟睡中的男人連動都沒動一下,依然沉睡。

張佳樂又推了他兩下,發現人真的沒有醒來的跡象,沉沉地睡著,什麼事情也不知道。

張佳樂的睫毛輕輕地顫了顫。

他們現在的距離是前所未有的接近,近到張佳樂甚至感覺到他帶著酒氣的呼吸,熟悉的氣息讓他的心跳不由自覺地跟著加快,聞著烈酒的氣味,張佳樂有點暈眩,似乎又要醉了。

他能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砰砰、砰砰。

鬼使神差地,張佳樂湊過去,輕輕地把嘴唇印上熟睡中男人的嘴唇。

 

孫哲平覺得自家助理今天很奇怪。

平常總是笑瞇瞇的人明顯心不在焉,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似的眼神也不敢和他對到,要是不小心碰觸到彼此的視線,他要嘛快速迴避要嘛沒事找事做,唯一相通的是他的臉會瞬間通紅,而且那抹紅色會從臉頰蔓延的耳根脖頸,還會變得很緊張。

一整個早上沒能和他好好說上一次話的孫哲平覺得有點心塞。

強迫自己把最後一份檔案處理完,孫哲平隨手把文件夾扔一邊,瞇了瞇眼睛,他拿起內線電話把那個心神不寧的人叫進來,聽著電話中那人誠惶誠恐、和平常與自家嘻嘻哈哈完全不同的聲音,那股不爽的感覺越來越明顯。

等了大概一分鐘,敲門聲才響起,孫哲平低低地喊了聲進來,又等了幾秒才看見張佳樂的身影磨磨蹭蹭地從門後面冒出來。

看著對方飄移不定的視線,孫哲平覺得自己額角的青筋在跳。

「老闆……你找我有事?」

「對。」孫哲平瞇著眼睛瞪著人,手指在檜木桌上點了點,「你過來。」

張佳樂慢吞吞地蹭過去。

孫哲平把人上下打量一遍,沒發現什麼異狀,「你是怎麼回事,整個不在狀況。」

「……沒事。」還是不敢和他視線交錯,張佳樂低垂著腦袋回答,光聽到他的聲音,他就能清楚地想起昨晚嘴唇上的觸感,頓時覺得整個人都很不好,「我很抱歉,老闆,我會調整好的。」

孫哲平看著他泛紅的耳根,若有所思,「……我問你,我手錶你有看到嗎?」

「手錶?」沒料到對方會突然這麼問,張佳樂瞬間抬起頭,愣愣地看著自家上司好一會兒,他才想起昨天晚上似乎有把他的錶取下來,「你身上沒有的話,有可能是落在我家裡了。」

不過他記得自己是把手錶、錢包和手機都放在桌上,沒道理拿了其他的會漏掉手錶吧?

還是掉在其他地方了?

張佳樂皺皺鼻子略作思考,無解。

看著對方一知半解的模樣有點想笑,孫哲平手撐著下巴,方才那股煩躁不知道跑到哪去了,「那我今天跟你回家去拿吧。」

欸?張佳樂眨眨眼睛,「不用這麼麻煩吧,我明天帶過來就好啦。」

「順便請你吃頓飯,昨天晚上似乎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孫哲平慢條斯理的話讓張佳樂短時間的正常全化成泡影,不知道自己的臉透露出不少訊息,張佳樂頂著一張尷尬的笑臉搖頭,心虛的人頓時沒辦法拒絕了。

縱然還不太清楚狀況,不過孫哲平對這個結果很滿意,「那就這樣,你出去的時候順便把這些文件拿出去吧,我都處理好了。」

張佳樂點點頭,捧著文件像是怕被孫哲平追似的,飛奔著衝出去。

看著自家助理火燒眉毛的模樣,孫哲平瞇起眼睛。

 

手錶最後是在張佳樂家裡客廳的桌子底下找到。

發現的那個時候,張佳樂著實有些錯愕,很不明白這東西為什麼會跑到這個位置來,呆了幾秒鐘才知道要把手錶還給自家老闆,然後客套地邀請對方喝杯茶再走,再然後因為孫哲平說想知道他的酒量怎麼樣好知道以後的應酬讓他喝到哪個程度所以從喝茶變成喝酒,再再然後……

再再再然後,張佳樂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睡在自家老闆的懷裡,對方的手親密地扣在他的腰上,某個無法言說的地方還傳來陣陣難以忽視的疼痛。

張佳樂當下臉都綠了。

「老老老老老闆,我我我們昨天是是是……」

「是發生關係了。」好整以暇地這麼回答自家下屬,孫哲平撐著臉頰看著滿臉通紅的人,覺得心情很好,「你不記得了嗎?」

不記得了──張佳樂很想這麼回答,只是大腦深處依稀閃過幾個畫面卻讓他無法回答,那些孫哲平的臉龐、交纏的身軀、甜膩的呻吟和讓人指尖顫慄的快感……

張佳樂忍不住把臉埋進枕頭裡低吟。

孫哲平無聲地笑起來,「咱們都是成年人,這多大點事。」

「──對,這多大點事!」張佳樂猛地抬起頭來,漂亮的桃花眼睛卻是紅紅的,「所以老闆你絕對不能因為這件事情Fire掉我!我們要公私分明!而且我保證不會再犯!」

「我們當然要公私分明。」孫哲平瞇起眼睛,然後抬起張佳樂的下巴,強迫對方看著自己,「不過不再犯什麼的就再說吧,我不太喜歡柏拉圖式的戀愛。」

張佳樂很不解:「……?」

孫哲平湊過去親他,「跟我在一起吧。」

張佳樂瞬間錯愕,然後傻眼,然後腦袋當機。

對方的反應完全在自己的預料當中,孫哲平在心裡默數三秒就湊過去親他,直接把呆滯狀態的人吻到缺氧、強行從死當狀態中拔出來。

被強行吻醒的張佳樂喘著氣的同時瞪著自家上司,覺得整個人都很不好,尤其他到現在才發現他們倆不但相互擁抱,而且彼此都是未著寸褸,孫哲平的溫度可以沒有阻礙的傳遞到他的身上,張佳樂簡直有種快要燃燒的錯覺,忍不住想要撕開那條貼在自己腰際的手臂。

孫哲平瞇了瞇眼睛,把人抱得更緊,「你要幹嘛?」

「……老、老闆,你聽我說。」張佳樂深吸口氣,很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不要發抖:「我們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誰沒有嘛,男歡男愛很正常的,我不需要負責。」

他媽的他才不要負責。負什麼責。

可孫哲平不理他。

「我是老闆我說了算,負不負責也是我說了算。」孫哲平的聲音帶著幾分危險,低低的,藏著幾分威脅,「總之就是我們倆從今天的這時候在一起,你願不願意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

張佳樂簡直想揍他,「靠,你聽不聽得懂我在說什麼,老子說不要負責!我又不會懷孕你負個屁負,你又不喜歡我跟我在一起做什麼啊!」

「那你喜歡我嗎?」

「廢話!」

「那你問什麼廢話。」

「……」張佳樂愣了愣,「什麼東東?」

「我問你。」孫哲平發出一聲有些無奈的嘆息,「我喝酒的反應是什麼?」

張佳樂有點愣愣地直覺回答:「一杯臉紅兩杯頭暈三杯昏睡……」

「那昨天是誰喝酒?」

「我……」張佳樂眨眨眼,「你沒喝嗎?」

「我喝了你覺得我有辦法和你做?」孫哲平挑眉,然後在對方錯愕的目光下直接說明一切:「所以我昨天是在完全清醒的狀況下和你發生關係,你說我一不缺男人二沒有419的興趣,為什麼要和你做?」

張佳樂再度陷入呆滯。

孫哲平笑起來,湊過去第二次吻醒他,這次的吻不同於方才的溫柔,多了幾分迫人的侵略性,他一手扣著他的腰一手壓著他的後腦勺,讓張佳樂緊緊地和自己貼在一起,不分開。

直到張佳樂難耐地發出一聲低吟,孫哲平才鬆開他。

和氣喘吁吁的人額頭貼著額頭,孫哲平微微瞇起眼睛,「明白了嗎?既然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我們倆又發生關係了,還有什麼理由不能在一起?」

張佳樂愣愣地看著人,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反駁。

孫哲平很滿意,在對方的嘴邊親一下,這才稍稍鬆開來,問他想要吃什麼。

張佳樂按著自己的肚子搖搖頭,「不知道。」

「那我去幫你弄點粥,你現在吃這個應該比較適合。」說著瞥了眼對方的下身,孫哲平在張佳樂炸毛之前又親了他一口然後放開他爬起身,「你乖乖躺著,有需要什麼打個電話叫我,我就在廚房煮飯。」

知道自家總裁手藝不錯,張佳樂彆扭地點頭。

孫哲平好心情地勾起嘴角,套了衣服之後走出房間,隨手把門關上。到了廚房用簡單的食材做了粥,他在等待食物熬煮的空檔到客廳把昨天喝酒造成的慘狀稍微收拾一下,一支支空酒瓶放到角落避免踢到,拿了抹布把灑出來的液體擦了擦,不經意地想到酒醉後的張佳樂的各種模樣,孫哲平的眼神暗了暗,嘴角微微勾起。

以後可以再嘗試。

眼角餘光注意到那個讓他順利登堂入室的手錶,孫哲平把它重新帶上手腕,由衷慶幸自己昨天早上趁著張佳樂不注意的時候把手錶扔在他家──前天的酒醉不在他的預料中,但不妨礙孫哲平利用這個變數來製造有利於自己的機會,現在這個結果,他實在不能更滿意了。

想起躺在臥房裡的終於是自己的人,孫哲平又笑起來,雖然現在那傢伙明顯還不太能接受這個轉變,但他有的是耐心讓他適應這件事情。

嗯,慢慢來吧,他不急。

孫總裁這樣想著,繞回廚房繼續準備給他的貼身助理兼愛人的早餐。

评论(2)
热度(36)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