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禁戀十五題04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之前的也改了名字


為你披荊斬棘,卻敵不過他送你的玫瑰「騎士與公主」

公主的結婚大典,舉國同慶。

宵禁短暫解除,街道上的風光與白日幾乎無異,有些店家仍在營業,有些則是關著的、鎖著門,成為歡笑的一員。開放的皇城裡,女性與男性歡樂地共舞,陪著公主一同享受這份愉悅。

趴在城牆上看著下方的熱鬧,孫哲平面無表情,讓人無法猜透他的情緒。

吱呀的聲音打破這個空間獨有的寧靜,推開木門的人站在門口,沉默了一會兒才關上門、朝著牆邊的人走去。紅色的頭髮束成小馬尾綁在腦後隨著移動而左右晃動,張佳樂的手上拿著兩只高腳杯和一瓶紅酒,穿著靴子卻幾乎沒有發出腳步聲,收起跫音已是一種習慣。

孫哲平沒有回頭,嘴角卻是勾起,「怎麼沒在下面一起玩?」

「來陪你囉。」張佳樂的聲音淡淡的,沒有因為對方猜到自己的身分而感到意外,「喝一杯嗎?我從珍小姐那裡要來的,上好的紅酒哦。」

孫哲平挑眉,轉過頭看著他,「這麼有興致?」

張佳樂聳聳肩,「慶祝唄。喝嗎?」

「喝。」

拔開軟木塞,張佳樂動作優雅地給兩人添上了紅酒。他跟著站到牆邊看著地下的繁華,燈火通明的模樣看起來就很熱鬧,歌舞聲與歡笑聲不絕於耳,遠遠地就能感覺到那份歡樂。張佳樂垂下眼簾,把其中一個高腳杯遞給孫哲平。

握著自己的杯子,張佳樂晃了晃透明的高腳杯,在孫哲平的側目下一飲而盡。

來不及阻止的人有些意外,「紅酒後勁很大,你忘了?」

「反正明天又沒有事情,擔心什麼。」桃花眼睛瞥了對方一眼,張佳樂笑起來,「難得這樣毫無顧忌地喝一次,感覺也挺好的,你要不要試試看?」

「免了。你也喝慢點。」上上下下地把人打量一遍,大概猜到自己不會好過的孫哲平嘆口氣,他實在不喜歡照顧醉漢,尤其是喝醉的張佳樂,「怎麼心情看起來這麼不好?」

「你難道心情會好?」張佳樂反問他:「公主要結婚了,你心情好?」

「沒什麼好不好的。」

張佳樂皺眉,顯然不相信他的話。

孫哲平聳聳肩,轉過身去看底下的熱鬧。用火炬照亮的廣場充滿笑聲,孫哲平瞇起眼睛,隱約可以看見從會場中慢慢走出來的身影,美麗的女性和帥氣的男性身著正裝,他們的手勾在一起,歡笑著接受眾人的祝福。

多好的畫面。

公主的歸屬本應該是王子,而不是騎士。

「……可陛下明明都賜婚了。」

表情複雜地看著神仙眷屬,張佳樂垂下眼簾,睫毛擋住好看的桃花眼睛,也擋住當中的情緒。

孫哲平轉過頭就看見自家搭檔一臉落寞的樣子,忍不住笑起來,「我說你啊,怎麼看起來比我還要難過?」

「……你難道一點都無所謂嗎。」張佳樂瞪他,孫哲平總覺得那雙桃花眼睛隱隱泛紅,「如果你不在乎公主,當初又怎麼會不過一切地去救她?不管、不管我怎麼說你就是不聽……現在、現在好不容易能夠在一起了,卻是這樣的局面,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想到那些歷歷在目的冒險,張佳樂忍不住握拳。過去的很多時候,其實並不需要孫哲平那麼危險地殺出去,明明還有更好的方法更周全的計策,對方選擇的卻始終是一條風險最大但是最快速的道路,如果為了一個女人幾乎不顧性命地做到這種地步,哪裡叫做不在乎她。

可是他在乎的人要結婚了。

他在乎的人──

低低的聲音在最後因為憤怒的情緒拔高,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睛盛著怒火,孫哲平不自覺地想起在旅程中很多時候,張佳樂都是以這樣明亮的眼睛直視著面前的敵人或危機,從未退卻。

被質問的人定定地看著他,臉上看不出情緒。

張佳樂整個人陷入莫名的焦躁,「費盡千辛萬苦把公主救回來的是你,賜婚的對象也是你,為什麼最後和公主結婚的卻是什麼鄰國王子?青梅竹馬了不起嗎,有種在公主遇難的時候出來啊!憑什麼我們幫他出生入死,他只需要在最後的時候送上一朵玫瑰就可以Happy Ending?」

「憑人家是王子。」孫哲平晃了晃酒杯,淺嚐一口,「不過你就這麼希望我跟公主結婚?」

「什麼我希望,明明是你希望不是嗎?」

張佳樂又瞪他,搶過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許是覺得這樣太麻煩,拿起酒瓶嘴對嘴地灌一大口,氣勢沖沖,看起來比當事人還要憤怒。

孫哲平抽抽嘴角,一把搶回酒瓶。

張佳樂怒,「你幹嘛!酒是我拿來的,還不許我喝啊?」

「你再這樣喝下去明天頭痛死你。」孫哲平不理他,把酒瓶放到自己的旁邊,制止張佳樂繼續灌酒的動作,「張佳樂、我問你,你當初宣誓的對象是誰?」

「……」張佳樂愣了愣,「什麼?」

「你宣誓的對象,宣誓忠誠的對象。」孫哲平又重複一次,聲音低低的,帶著幾分蠱惑的味道:「宣誓即使付出生命也要好好守護的對象。」

張佳樂的表情陷入幾分迷惘,像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提出這個問題,又像是被對方莊嚴的話語勾起當時成為騎士時的畫面,那個他最無法忘懷的時候。每個成為騎士的人都會經過效忠儀式,每個人的對象不太一樣,唯一相同的是透過對那人的忠誠表示對國家永遠忠心。

那時的他在他的效忠者面前跪下,接受逆光者的冊封。

「大王子……」張佳樂低聲開口,他始終記得他的王是如何對他勾起微笑,「是大王子殿下。」

孫哲平笑起來,「我的是公主殿下。」

張佳樂再度錯愕。

孫哲平聳聳肩,「沒錯,就是今天晚上嫁出去的那位。我跪在她的面前宣誓忠誠,宣誓以她的生命為第一優先考量,即便豁出性命也要保她周全。」

「所以……」

「所以我一切考慮的重點是她的安全,第二才是我的性命。」孫哲平揚起嘴角,勾勒出來的笑容帶著幾分張狂的味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都像傻子一樣,明明有更好的辦法我永遠都選最蠢的那種?」

張佳樂有點遲疑:「……不是因為你喜歡她?」

孫哲平的額角青筋跳了跳,「當然不是。所以陛下賜婚的時候我還很苦惱,剛好那個鄰國王子跳出來狂送玫瑰花,我才鬆口氣,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怎麼拒絕。」

當今應該還沒有拒絕國王賜予的、和公主成婚機會的例子吧。

想到自己差點就要成為首例,孫哲平就心有餘悸。這種事情一個沒弄好可是要見血的,他沒這個興趣搞那麼勁爆的事情出來。

張佳樂整個一愣一愣的,「所以……所以你其實不喜歡公主?」

「剛才就說了不是。」孫哲平揉揉他的腦袋,柔軟的紅色頭髮摸起來手感相當好,「所以不用想了,我完全不介意,你幫我哭也是白哭。」

「……」

張佳樂忽然有種被欺騙感情的感覺。

咬牙著正想撲過去揍人,一個念頭閃過,張佳樂又是一愣,「等等,既然你宣誓的對象是公主,那她嫁出去,你不就等於要跟著跑到鄰國去了嗎?」

孫哲平點點頭,「原本是這樣的,不過我後來跟國王陛下爭取一下,就不用過去了,反正我宣誓的對象說起來其實應該是這個國家,和公主商量過後,她也願意讓我留下。」

事實上那個年邁的國王大概也誤以為他對公主有好感,秉著愧疚的心態,他幾乎是想也沒想就答應他的請求,知道真的聽見他的要求後,國王整個表情都很錯愕。

要不是他在旅程中的行為實在出色,恐怕還會受到一番刁難也說不定。

張佳樂眨眨眼,「你就不用離開?」

對方又一次重複的問句讓孫哲平不自覺皺眉。他瞇起眼睛打量黑暗中臉龐有些模糊的人,隱約覺得那雙漂亮的桃花眼睛似乎有些朦朧。往前走兩步和人拉近距離,孫哲平幾乎是一下子和他額頭貼著額頭,原本反應極佳的人錯愕兩秒才知道要退開,卻已經被孫哲平拉住。

手貼上柔軟的面頰,過高的溫度足以顯現他的臉龐肯定是紅著的。

「你醉了?」

「我才沒有……」張佳樂不自覺地縮縮脖子,卻還是乖乖待在孫哲平懷裡,「我口齒清晰呢。」

但反應不清啊……孫哲平默默搖頭,然後和他鼻尖蹭蹭鼻尖,低聲喊他:樂樂。

欸。張佳樂眨眨眼睛。

「你為什麼那麼在意我沒跟公主結婚?」孫哲平的聲音似是在哄他:「你想要我跟她在一起?」

張佳樂搖搖頭,他不自覺地抓住孫哲平的衣襬,兩人幾乎貼在一起,連呼吸都合而為一,張佳樂覺得被酒精弄得暈眩的腦袋更不清楚了。

他只知道,孫哲平離他好近好近。

「當然不想要啊,你跟公主結婚就變駙馬了耶,感覺超怪的。」張佳樂的聲音染上幾分控訴,像是在指責孫哲平的不是:「但是我以為你喜歡她,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大孫你才會覺得開心吧?所以我才想要你們在一起……可是又不想。」

孫哲平低低地笑起來。他覺得他應該早點哄他喝酒的,誰知道會曉得這麼好的事情。

看來要讓他半醉不醉的,才能說出真心話啊。

「那我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張佳樂皺皺鼻子,「我們在一起?」

「是啊,我跟你在一起,不分開。」孫哲平笑著,他一手摟著張佳樂的腰,一手貼著他的臉頰,親吻落在他的臉上,孫哲平仗著人酒醉、反應慢,理所當然似地將人牢牢鎖在懷裡,「永遠都這樣。不好嗎?」

「嗯……感覺挺好的。」張佳樂抱著他想了想,忽然皺眉,「可是跟你在一起我很虧耶。」

孫哲平的腦門青筋一抽,「虧什麼?」

「你對我不好啊。」張佳樂再次指控,「話也不先講清楚,要是你之前就跟我說你不喜歡公主,我才不需要幫你煩惱這麼久……況且你還不讓我喝酒,不讓這不讓那的,跟你在一起我多虧啊,不划算。」

說著便是要從他的懷裡鑽出來。

孫哲平哪會讓他得逞,手一緊抱得更用力,在張佳樂皺著眉要抗議前,他忽地直接親上去。動作之快張佳樂根本無從反應,在鬆懈之際,孫哲平的舌頭就撬開牙關鑽了進來,勾著他的舌頭狠狠地親下去,無法忽視的存在感和侵略性壓得張佳樂有些喘不過去。

待到兩人分開,張佳樂的眼睛染上一層水霧,更加茫然。

孫哲平的親吻是舌頭牙齒都用上了,力量不輕時間又長,張佳樂的嘴唇稍稍腫起來。他貼著嘴唇一下一下啄吻,像是在安撫被欺負的人。

孫哲平的聲音帶著沙啞,蠻不講理:「我蓋章了,所以你要跟我在一起。」

張佳樂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眉頭不自覺皺起。他覺得腦袋似乎處在半清醒又半暈眩之間,思考能力漸漸有了,可是又被孫哲平的氣息給壓下去,反反覆覆的讓他有點惱。用了巧勁和人把距離拉開來,酒稍微醒一些的人盯著眼前的人,想從那雙眼睛裡看出什麼。

大概猜到對方有點清醒,孫哲平放鬆了手,卻沒有鬆開他,「和我在一起。」

「你喜歡我嗎?」偏著頭看著人,張佳樂這樣問:「喜歡嗎?」

「廢話。」孫哲平的回答完全就是在破壞氣氛,張佳樂忍不住抽抽嘴角,「我要是不喜歡你,幹嘛跟國王說要留下,又為什麼要吻你?」

張佳樂咬牙,「你也知道你吻我?老子同意沒啊你!」

「那不是重點。」孫哲平不理他,「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張佳樂挑釁地哼哼,「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就親到你說好為止。」

「……你是流氓還是變態啊!誰教你的!」

「能達成目的就好。」孫哲平聳聳肩,「所以呢,你的答案是?」

張佳樂簡直想踹他,「知道了啦!不過我警告你,下次遇到你的宣誓者面臨危機的時候,也給我把你的性命考慮進去!騎士都死了還保護個蛋!」

「知道。」想著他那不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會死才衝出去,孫哲平表面上還是乖乖說好,「所以我們在一起了?和公主結婚選在同天日子,感覺也算不錯。」

張佳樂瞪他,「有什麼好不錯的。」

孫哲平勾起嘴角,「順便慶祝吧。」

話語方落,劃破空氣的聲音無預警地響起,接著是重重的一聲碰,煙花在天上綻放,在黑色的畫布上染上鮮明的色彩。是張佳樂最喜歡的紅色。

孫哲平親吻有點呆掉的人的面頰,「雖然是給公主放的,但你應該也挺喜歡的吧?」

「……嘖,感覺很隨便耶。」

「不然我改天給你放?」

「又不是什麼重要的日子,放什麼。」張佳樂哼哼,「……你有辦法放?」

孫哲平忍不住笑出聲,「不知道,不過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不行的話我們就找一天去河堤邊放小煙花吧,意思應該差不多。」

「那感覺也很隨便耶。」

「你不喜歡?」

「……改天去放吧。」

孫哲平又一次笑起來。

然後他低下頭,正式而虔誠地和他懷裡的人親吻。

   
评论(2)
热度(36)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