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禁戀十五題05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生不逢時「老少」

張佳樂是在打字的聲音中醒來的。

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他第一時間感覺到的是蓋在身上柔軟的毯子。毛毯的質感很好,張佳樂忍不住抱著蹭了蹭,視線下意識地落到不遠處、坐在書桌上敲著鍵盤的那人身上,對方大概是太專注,完全沒有注意到床鋪這邊的動靜,好看的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擊,彈奏出平板的樂章。

銳利的眼睛直視著螢幕,張佳樂不知道對方在幹什麼,只覺得認真工作、偶爾因為不知明原因而皺眉的人帥氣得不得了。凶巴巴的臉找不出平常對他溫柔微笑的痕跡,可張佳樂也還是很喜歡這個時候的孫哲平。

曲著膝蓋、抱著柔軟的毯子看著人,張佳樂把下巴抵在膝蓋上,不自覺地笑起來。

似乎是完成一個段落,孫哲平停下手邊的動作揉揉使用過度的眼睛,習慣性地轉過頭要看看小傢伙的狀況,就對上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張佳樂巴巴地看著自己,見到自己轉過頭,那張臉上瞬間勾起笑,睜著亮晶晶的雙眼喊他大孫。

孫哲平笑起來,走過去幫他按摩纖細的脖頸,「起來多久了,餓不餓?」

被按得很舒服,張佳樂軟綿綿地靠在孫哲平身上,嘴角翹起,「不餓。你在忙什麼?」

「修論文。」

張佳樂的臉瞬間垮下來,「又是你學生的論文哦。」

孫哲平挑眉,「不是,是我自己的。」

張佳樂瞬間鬆口氣,「哦,那你加油。」

前後相差極大的反應讓孫哲平忍不住笑著搖頭。小孩子。這樣想著,他跟著坐在床上,把蜷縮在一起的人挪到自己的身上,按摩的動作沒有停,適中的力道讓張佳樂瞇起眼睛,乖乖地趴在孫哲平的胸口上。

孫哲平親親他的額頭,「你就這麼不喜歡我的學生?」

張佳樂皺皺鼻子,「誰叫他們都不安好心……上次問你功課的那個女的裙子短到要露屁股,上上次那個男的幾乎整個人都要靠在你身上,要不是我出現的早,還不知道會發展成怎樣。」

孫哲平半敷衍地跟他說是是是。

沒有告訴對方他的出現只會被那群大學生當成小弟弟,並不具任何威脅,孫哲平轉而挑著一些對方有興趣的話題講,按摩的動作沒有停,就是稍微放慢一些,畢竟張佳樂這個年紀特別愛玩手機遊戲,低頭低得跟什麼一樣,多按總會讓人舒服一些。

張佳樂懶洋洋地靠在他的身上,舒服夠了就讓孫哲平放手,轉而換他抓著他的手幫他按摩。孫哲平的手很大很厚,和他的相比差距很大,可以很清楚地區分出年紀與力量的差別。張佳樂按著按著,整張臉都皺在一起了。

孫哲平愣了愣,「你怎麼了?」

張佳樂有點洩氣地搖搖頭,「我原本是在想,我要什麼時候手才會跟你一樣大,可是後來又想,要是我到你這個年紀,你不知道又變多大了,總覺得永遠都追不到啊。」

孫哲平失笑地搖搖頭,「那不是當然嗎。」

「可是還是覺得不甘心啊。」張佳樂癟嘴,「我為什麼不能早點出生啊。」

孫哲平親親他的鼻尖,「就算你爸媽結婚當年就生下你,我們也差了快十歲好嗎。」

「但至少差距沒有那麼大,我追起來也沒有這麼累啊。」張佳樂對著他瞪眼睛,頗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你知道我一直跑一直跑很累嗎?誰叫你出生那麼早幹嘛!」

孫哲平簡直無言以對,這種事情也能是他的錯?

按著人親親他的額頭,孫哲平安撫他:「維持現狀不好嗎,何必追上來?」

張佳樂撇嘴,「誰叫你太愛招蜂引蝶了。」

孫哲平的世界是成人的世界,距離他這個國二學生太過遙遠,無論張佳樂有多不想承認,這都是無法否認的事情。他想要趕快長大和他並肩,可要是張佳樂學著那些「大人」穿上西裝,看起來只像偷穿爸爸衣服的孩子,若是維持著他平常的風格,和孫哲平站在一起最多只是兄弟。

誰他媽想要這種哥哥啊。張佳樂默默咬牙。一點都不會疼弟弟。

孫哲平一向不喜歡他的小傢伙皺眉的樣子。無聲地嘆口氣,他湊上去親吻他,按著他的後腦勺撬開牙關,長驅直入的舌頭讓張佳樂做不到咬牙的動作,還不太會接吻的人下意識屏住呼吸,抓著孫哲平的襯衫衣襬,整個很僵硬。

孫哲平很少像這樣親他。他通常都是像哄孩子一樣親他的額頭或是臉頰,親吻這一門課題,張佳樂練習的機會並不多,自然還像個稚嫩的生手,連怎麼呼吸都要孫哲平一步一步教。

──可孫哲平就喜歡他這樣稚氣的反應。

發出低低的笑音,孫哲平慢慢地退出張佳樂的口腔,看著縮在他懷裡的小孩臉頰紅通通的樣子只覺得下腹一陣燥熱──所以孫哲平才不喜歡吻他──張佳樂顯然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張著嘴喘著氣,無辜地睜著迷茫的桃花眼睛看著他,眼尾似乎染上幾分妖媚,帶著幾分生澀的魅惑。

張佳樂生得精緻,就算留著長髮也不顯得女氣,那些形容詞放他身上,孫哲平卻又不覺得違和。

張佳樂眨眨眼睛,聲音軟糯地喊他:「大孫……?」

孫哲平閉上眼睛,每次這種時候他都覺得未成年什麼的真煩人。深吸口氣,孫哲平強迫自己壓下各種把人壓在身下的禽獸衝動,捧著張佳樂的臉頰在有點紅腫的嘴唇上又印下一個親吻,「你沒事不要胡思亂想一些有的沒的,我都不覺得有什麼了,你緊張什麼。」

張佳樂癟嘴,「又不是我受歡迎你當然沒關係啊王八蛋。」

「呦,誰教你罵的。」往堅挺的鼻尖咬一口,孫哲平笑他:「你現在才國二我是要擔心什麼,等你到大學你就知道,那時候你就算嫌我煩我也會天天跟著你。」

張佳樂皺眉,「什麼啊?」

孫哲平親親他,「你大學就知道了。」

現在就長得這麼好看的人到大學一定很有人緣,孫哲平當然不可能不擔心,尤其張佳樂對情愛一向有些遲鈍,要是不是他從小照顧他到大,相處時間遠遠超過他跟他爸媽在一起的時間,張佳樂還不一定能夠開竅。

說不定這小傢伙高中的時候就得防得更嚴了。孫哲平暗暗嘖了聲。

誰說只有張佳樂在擔心年齡差的問題。

聽不太懂對方在說什麼的張佳樂只覺得自己又被敷衍了,「孫哲平你講清楚啦!」

「要叫哥。」孫哲平拍拍他的屁股,「起來,我要去弄晚餐了。」

「才不要,少吃一餐又不會怎麼樣。」張佳樂學無尾熊抱著他,「快說啦,到底什麼意思?」

孫哲平簡直無奈到不行,「我現在說你又聽不懂,何必講。你先起來。」

張佳樂怒,「誰說我就不會懂,你不解釋我才真的不懂啊!」

孫哲平無言以對,也不想跟他解釋清楚──那樣根本就是要丟光他的老臉,他才不幹──反正對於擁有八塊腹肌的孫哲平來說,張佳樂那點體重實在不夠看,拎起人來簡直不要太容易,既然張佳樂不起來,他就拖著人一起走。

被無預警抱起來的張佳樂下意識抓緊孫哲平,被勒緊的人也不在意,就帶著張佳樂往廚房走去。

「王八蛋孫哲平你放我下來!」

「你不會自己下來嗎。」孫哲平似笑非笑地看著身上的人,「抱那麼緊。」

張佳樂簡直想揍他,「那你就站好放手啊!」

孫哲平聳聳肩,反正自從他把張佳樂寵過頭之後,不管他做什麼都是錯。乖乖站定然後鬆手,張佳樂這才能夠下來,孫哲平和他的身高差距太大,抱著他的時候離地太遠他不敢自己跳下來,回到地面的人哼哼兩聲,往比自己高很多的人的小腿一踹,不理會倒抽一口氣的人轉身就走。

只覺得對方防身術學得真不錯的孫哲平默默地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要教他那些。

距離晚餐時間差不了多少,孫哲平便開始著手準備他們倆的餐點。他的手藝原本不算好,但是為了迎合外面那個挑嘴的小孩的喜好,孫哲平的廚藝可說是有著質的大飛越,幾乎可以出去賣了。

可說來說去,他也只願意伺候他家那隻小的。

「大孫我們晚餐吃什麼啊?」

「你自己看。」讓小孩進到廚房,孫哲平順手塞了一塊肉到他嘴裡,「好吃嗎?」

張佳樂嚼嚼嚼,伸手比了個拇指。

孫哲平滿意地關火。

張佳樂很乖地幫忙進行擺盤。他一向喜歡好看的東西,對於餐點的放置總有他獨特的風格,孫哲平一向慣他,自然不會去管張佳樂是要擺出一朵花還是兩朵花。

「對了大孫,我媽剛剛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後天回不來了。」把米飯盛好,張佳樂忽然想到剛剛那通電話,眼神有些閃爍,「我就繼續住哦。」

孫哲平瞥了對方一眼,揉揉他的腦袋,「不管你爸媽有沒有回來,你不都跟我住。」

張佳樂這才笑起來。

他跟他工作繁忙又常常吵架的爸媽一向不親,有孫哲平在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就可以吃飯了──張佳樂你洗手沒?」

「啊我又忘了……好啦不要瞪我,我等等去洗啦。」

「現在去。」

「知道了知道了,老人家怎麼這麼囉嗦……」

「小孩子就要乖乖聽話。」

「誰是小孩子!」

评论(16)
热度(2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