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禁戀十五題09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趕不上了,就更改題目順序><


繁星和西雅圖的朝陽「異國」

結束一天的事務,孫哲平把自己摔在柔軟的辦公椅上。長時間消耗腦力的結果就是他現在又餓又累,偏偏提不起勁讓人送東西過來,感覺連提一根手指頭都懶,放在桌上的咖啡早就冷掉了,孫哲平並不想去體驗那種味道──被張佳樂稱為生化武器的味道。

想起那人,孫哲平不自覺地勾起嘴角,連自己笑起來都不知道。想到人而連帶想起自己有因為對方喜歡吃零食而在辦公室放食物,也不知道吃完了沒,孫哲平連忙拉開抽屜,最後在一份文件下看見被壓碎的餅乾,不愛吃甜食的人看了下保存期限確定沒過期,這才有點慶幸地打開包裝,難得地覺得還不錯吃。

回去路上再買幾包放著好了。孫哲平這樣想著,發現扔在旁邊的手機跳出訊息通知,點開一看,有些恰好地竟然是剛剛才想起的人傳訊息過來,一句「在幹嘛」配上笑臉的表符,讓人看著會心一笑。

孫哲平勾起嘴角,打開電腦螢幕、用電腦版的QQ敲字回答他:『沒幹嘛,你又在幹嘛?』

電腦另一端的人有點不爽,『喂喂喂,哪有人把問題這樣丟回來的。』

完全能想像對方現在略顯炸毛的模樣,孫哲平笑起來,『我在公司,等等就要回去了。』

『你那邊都七點了吧,你還沒回家?』

『忙唄。』孫哲平笑容不變,『你呢,不用上班啊?』

『我來找廠商,女魔頭難得放行說一點前回來就好,現在在咖啡館休息啊哈哈!』

孫哲平看著那段話直覺拿起手機撥電話,嘟了兩聲就被接起,電話那端傳來熟悉的聲音,一開口就是半真半假的抱怨:『幹嘛打電話,國際電話費很貴耶,我不是說這個月失血太多窮得很,沒錢付錢嗎。』

「所以是我打給你啊,電話費我付。」孫哲平無所謂地說著,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辦公室的樓層很高,底下的大樓一覽無疑,逐漸轉黑的天空也相當清楚,「吃過飯沒有?」

『吃啦,我最近又學了幾道新的菜。』張佳樂笑嘻嘻的,聽起來精神來不錯,『這裡的伙食真的超糟糕,我用咱們的食物收買了一堆人,偶爾做菜請客,菜錢全是歪果仁付的,感覺超爽。』

孫哲平失笑,「看來你適應的不錯。」

今年二月初,張佳樂因緣際會下得到機會到西雅圖總公司實習,旅費和住宿費都是公司出錢,待遇不可謂不好,加上張佳樂還可以藉機拓展視野,在和孫哲平商量過後,張佳樂在生日都來不及過的狀況下便和孫哲平開始為期一年的異地戀。縱然網路方便,但只是張佳樂為了適應西方生活著實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公司的事務又多,加上兩地的時差,他們想好好地通上一通電話還沒有當初預想的容易。

西雅圖和北京,相差十六個小時,相距八千七百一十一公里。

是最少要花上十一個小時才能見面的兩個國家。

『對了大孫,西雅圖這邊開始一個叫做夏令時間的東西,所以時間全部被調前一個小時。』忽然想到忘記跟戀人提起這件事情,張佳樂有點突兀地在聊天聊到一半的時候轉移話題:『雖然我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總之我們時差從十六個小時變十五個小時啦。』

孫哲平哦了聲,用肩膀夾著手機,騰出手把手錶的時間往前調一個小時。和張佳樂同款的手錶的時間比北京當地的時間還要慢十五個小時,是他為了方便和張佳樂聯絡而調整的,雖然在做事情上有些麻煩,但他還是不打算聽取祕書提的再買一支錶設定北京時間的建議。

連指針都是特別訂製的手錶上顯示著十點零五分,孫哲平抬頭看了眼黑色的天空,隨口問了句你們那邊現在怎麼樣。

在跟我距離十五個小時的地方,你那裡怎麼樣。

 

孫哲平的聲音低低的,透過手機傳遞過來的聲音低得更加明顯,彷彿呢喃的聲音帶著幾分讓人安心的力量,坐在窗邊位置的張佳樂晃了晃腳,他攪拌著杯壁滴著水珠的飲料杯,側過頭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嘴角微微勾起來,形成相當溫柔的弧度。

「我這裡啊,天氣很好呢。」張佳樂嘿嘿笑了兩聲,「今天的陽光曬在身上感覺特別舒服,風吹起來也沒有那麼涼了。你那邊呢?」

『也就那樣,很普通的晚上。』孫哲平說著,似乎很努力想擠出什麼詞彙來:『嗯,沒下雨。』

「有月亮嗎?」

『好像沒看到……啊,看到了。』捕捉到差一點就被擋住的月亮,孫哲平微微瞇起眼睛,『缺了半邊,也不知道是上弦還下弦,月亮旁邊還有星星,挺難得的。』

「竟然嗎?我好像從來沒在北京看過月亮跟星星耶。」

『特別一次吧。』

「大概吧。」張佳樂湊過去吸了一口飲料,服務生恰好送來蛋糕,他對著人點頭微笑,「是說雖然學了很多理論,可是你不覺得這樣還是很神奇嗎?我們明明在通電話,可是一個人在白天一個人卻在晚上……明明都在同一片天空下。」

從很小的時候就有很多老師在教導關於時差的理論,縱然學習了無數遍,也做過好幾次計算時差的考題,可是真的和孫哲平在這樣的情況下交談,他還是覺得很特別。

像在同一個世界,又像是在不同的星球。

那是學習過再多理論也難以形容的感覺。

『是嗎。』

有過不少出國經驗的人倒是沒想過那麼多,低低地應一聲表示聽見,他大概是略作思考過,沉默了幾秒後加上一句好像真的有點微妙。

相差十六個小時,相距八千七百一十一公里。

很遠很遠地距離,只是透過電話聽著聲音,又覺得他們很近很近。

翻看著手腕上標示著北京時間的特別訂製錶,張佳樂嘴角微微勾起,桃花眼睛帶著幾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溫柔。暖暖的陽光灑在他的身上,穿著薄長袖的亞裔青年在一群略顯高大的歐美人之中顯得有些特別,在附近的擺飾妝點下,那個窗邊的位置彷彿是一幅畫。

讓人不敢靠近。

「話說你吃晚餐了沒有?加班到現在應該沒時間吃東西吧。」皺皺鼻子轉移話題,張佳樂想到那個以為自己身體是鐵打的傢伙的胃,表情隱隱不善,「吃沒吃你?」

孫哲平沉默兩秒,知道自家助理和張佳樂不知道為何交情很好,他很誠實:『等等要去吃。』

張佳樂咬牙,「半個小時之後你給我弄出東西來吃,都快七點半了,忙一天你不餓?」

『我剛才才吃之前放在辦公室的餅乾。』孫哲平多解釋了兩句:『就是之前給你留著的,還好沒過去,吃了幾塊之後就沒那麼餓了,想說收拾東西就要去吃飯,你QQ就傳訊息過來了。』

張佳樂挑眉,洩恨似地用力咬下蛋糕,「所以你沒吃飯是我的錯?」

『我沒那樣說。』

張佳樂總覺得對方可能在抽嘴角,「可是我聽是這個意思。」

『……你開心就好。』

標準孫哲平式回答在距離遙遠的現在聽起來竟是有點不同的感覺,張佳樂不知怎麼愣了下,手邊的動作也停下來,忽然有種格外懷念的感覺。

這樣算算,他們足足有五十一天沒有見面了。

原本可以肆意牽手擁抱的對象如今相隔遙遠,弄個視訊也要講求天時地利人和,四周的人種都與自己大不相同,飲食習慣也不一樣,那種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感覺總是會在不經意地時候變得更加深刻,張佳樂忽然覺得格外寂寞。

沒聽到張佳樂的聲音,孫哲平有些奇怪地喊一聲:『樂樂?』

「大孫……」

張佳樂的聲音含在嘴裡,幾乎聽不真切。他垂著眼睛看著手腕上和孫哲平如出一轍的手錶,秒針以一種固定的頻率移動著,滴答滴答,北京時間的秒針和西雅圖的指針有著相同的步調。

北京的孫哲平和西雅圖的張佳樂有著相同的節奏。

『樂樂?你怎麼了?』

「沒事,只是忽然想到一些事情。」吁口氣來驅散心中突如其來的想法,張佳樂抹了把臉,嘴角順勢勾起笑,遠離不適合自己的傷春悲秋,「不跟你聊了,我吃完東西就要回出版社了,你也去吃晚餐吧,先掛囉。」

『知道了。』

孫哲平不是個會在電話中勾勾纏的人,雖然有時候會做出反性格的行為,但現在明顯不算是那些時候。又聊了幾句便掛上電話,張佳樂放下手機的時候覺得耳朵整個都在發熱,一看螢幕才知道他們這樣東拉西扯地聊些沒營養的事情竟然也花了快半個小時。

「都是錢啊。」

這個月著實噴出不少錢的張佳樂眼眶含淚,有種心痛難耐的感覺。

搖搖頭譴責自己的行為,張佳樂拿起小叉子吃起蛋糕,甜蜜蜜的味道總算讓他稍微找回一些熟悉的感覺。想著乾脆哪天弄點小點心來吃,張佳樂胡思亂想地思考不知道食物能不能空運給北京的那傢伙,亂七八糟的念頭在腦海中閃來閃去,點心三兩下就解決掉了。

穿上大衣,張佳樂的怕冷體質讓他深深覺得來到這個地方很虧。拎著背包、確認過東西沒少,他推開門走出去。迎面而來的涼風讓他反射性瑟縮了下,把手放入口袋當中,張佳樂這才願意邁出步伐。

西雅圖的風景和北京跟昆明都大不相同,張佳樂摸出耳機戴上,熟悉的語言直接蓋過四周他不是很喜歡使用的鳥語。早就滾瓜爛熟的音樂從耳機中響起,隱隱多了幾分熟悉感,張佳樂無聲地跟著唱起來,百般無聊地踢著地面上的石頭,忽然覺得等到出差結束再和孫哲平來一趟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一個人看的風景與兩個人欣賞的景色肯定有不同的感覺。

微微勾起嘴角,張佳樂這樣想著,大步地朝著出版社的位置前進。

再過三百一十四天就可以見面了。

评论(2)
热度(18)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