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禁戀十五題14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一等星的笑容「偶像與追求者」

螢光棒的顏色在暗色的會場排出台上主唱的名字。

瘋狂的尖叫聲幾乎壓過音樂的聲響,粉絲的熱情簡直要掀翻會場的天花板,五顏六色的燈光效果和震耳欲聾的音樂不著痕跡地燃起底下觀眾的情緒,但最能夠讓他們瘋狂的,只有在台上賣力地跟著音樂跳上跳下的紅色身影。

「大家再給我點尖!叫!聲──!」

「啊啊啊啊──!!!」

在氣氛High到最高點的同時,早就被激起熱情的粉絲紛紛爆出最尖銳的尖叫聲,舞台早已設置好的乾冰隨著燈光衝出,時間點之銜接不能更完美。

一曲方盡,張佳樂有些不穩地踉蹌兩步,嘴角卻是掛著滿足的笑臉。因為長時間的跳上跳下和高亢的情緒早已滿頭大汗,呼吸也不是很穩,他率性地一抹汗水,腦後的紅色小馬尾一甩,汗珠沿著臉部線條落入扯開的領口,性感的畫面被螢幕放大、又引起一波吶喊著張佳樂的尖叫聲。

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應一聲:「欸。」

「張佳樂、我愛你!張佳樂、我愛你!張佳樂、我愛你──!!!」

「我也愛你們。」嘿嘿地笑起來,張佳樂露出的小酒窩又引來尖叫,事實上不管他什麼反應都能引起粉絲的瘋狂,「不過時間已經到尾聲啦,你們有好好享受這場演唱會嗎?」

「有──!」

「喜歡這次的表演嗎?」

「喜──歡──!」

「喜歡就好啦。」張佳樂又笑起來,「那麼,最後的最後,你們想要聽什麼歌?」

「繁──花──血──景──!」

「好哦。」張佳樂按著嗓子咳了聲,「那就來吧。讓我帶給大家最後一首,《繁花血景》。」

尖叫聲轟然。

輕緩的前奏慢慢響起,底下的粉絲有志一同地收起尖細的嗓音,拿著螢光棒整齊地隨著張佳樂的手臂揮舞,遠遠看來,就像一片漂亮的螢光海洋。大概是粉絲團有事先做過安排,螢光棒的顏色依照區域有些不同,合起來就是清楚的張佳樂三個字。

開場時發現這個小驚喜,張佳樂還真有些感動。

最後一個音落下,張佳樂舉起麥克風唱起早已熟爛的歌詞。特意放在最後壓軸的慢歌是他的成名曲,同時也是為了讓粉絲稍微平復心情而做的安排,只要參加過他的演唱會的人都知道。他已經數不出自己到底唱過幾次,這首歌在當年紅到一個讓他意外的高度,同時也讓他一舉拿下不少獎項,時至如今仍然耳熟能詳,就算叫不出名字,當音樂響起時也會跟著唱。

……

想回到那個夏天 百花紛飛的時節燦爛的

你我相遇的瞬間

想留住美好從前 讓時光停滯到永遠珍惜地

把時間抓緊一些

 

「……大家,會唱的就跟著我一起唱!」

趁著節奏空檔,張佳樂對著底下的粉絲這樣說著,然後將麥克風指向觀眾,自己一邊揮手、一邊和著早已刻畫於內心的樂曲唱出和那個人一起寫出的歌詞。

舞台降下了花瓣,他笑得比花還要燦爛。

……

飛墜的繁花譜出繾綣詩篇 情緣紅線緣分牽起我們會走向永遠

痛苦的淚水 不再出現

在花開的季節我們會幸福無邊

愛你的心情 不曾改變

肩並著肩我們能執手千年

 

最後終點 你我定下的誓言 隱藏在繁花裡直到你我分別

而那一天 將是永遠

而下輩子 還要再見

 

音樂慢慢停止,隨著低沉好聽的聲音,粉絲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

張佳樂也跟著音樂慢慢地調整好呼吸和情緒,已經完全平靜下來的人看向舞台,注意到台下有些在抹眼淚的粉絲,他無奈地勾起嘴角,讓麥克風把他的聲音傳出去:「怎麼每次我唱完這首歌都會有人哭呢?我以為這是一首很溫暖的情歌呢。」

「是──!」

「那就不要哭啦,《繁花血景》就是要開開心心地唱,嗯?」

「好──!」

「真乖。」張佳樂笑瞇瞇地,「樂粉就是要樂天一點,對不對!」

「對──!!!」

「那麼,祝大家玩得開心,天天開心。謝謝你們來參加我的演唱會,我們明年再見。」

 

演唱會正式落幕。

早已準備好的花瓣隨著繾綣的伴奏音樂落下,張佳樂對著台下的觀眾深深一鞠躬,邊揮手邊走入布幕之後、進到後方休息室,剩下的粉絲則是被工作人員引導出館。參加演唱會的人數眾多,但在明確的指示與樂迷恪守規矩的雙重配合下,倒是安全而快速的把人疏散出去。

把樂迷都請出去之後,會場就只剩下負責打掃善後的工作人員。張佳樂的每一場演唱會都會有花瓣作為裝飾,也就讓清潔人員特別痛苦,除了樂迷留下來的垃圾,幾乎無孔不入的花瓣更是他們的重點清掃對象。

看著數量眾多的工作人員苦哈哈地整理環境,留在角落的人勾起嘴角,他摘下與所處地方很不相襯的墨鏡、露出底下銳利的眼睛,目光落到主角不在的舞台,他的臉部表情柔和幾分,過了半晌才踏著不疾不徐的步伐朝著後台走去。

早已被打過招呼的工作人員沒有攔下他。

在毫無阻攔的狀況下進入後台,環境稍嫌凌亂,所處的人員有條不紊地進行自己手邊的工作。偶爾幾個注意到來者,臉上露出幾分意外的表情,然後很快就換上笑臉,有志一同地幫人指出休息室的位置。

男人點點頭。

在門板上輕敲兩下,聽見裡頭傳來進來的聲音,男人才打開門。休息室不算小,一個人使用綽綽有餘,甚至還有很多空間根本沒用到。已經卸妝好的人背對著門不知道在擺弄什麼,身上還是最後一件表演服,衣服上沾著紅色的花瓣。

男人笑起來。

「小遠,你等下──」很順口地叫人的同時轉過頭,張佳樂在看見來人的瞬間愣了兩秒,以為的經紀人換成眼前的人讓他有些意外,回過神來的同時臉上浮現大大的笑臉,「大孫!你來了!」

張佳樂往男人身上撲過去。

很輕鬆地接下人,孫哲平不自覺勾起嘴角,「沒看到我送的花?」

「有啊,但送花跟人來是兩回事,花就算讓于鋒送也是送。」張佳樂笑嘻嘻的,卸掉舞台裝的臉龐精緻卻不顯女氣,桃花眼睛亮晶晶的既明亮又勾人,皮膚也是意外的好,完全不像天天必須化妝的人會有的肌膚,「這次的演唱會怎麼樣?」

「當然好。不過你那首新歌是不是中間又唱錯詞了?」

張佳樂皺皺鼻子,表情垮下來,「我有什麼辦法,王杰希那傢伙寫的詞超難記的,好多音都會混在一起,我才唱幾遍而已,哪有可能這麼快就記得。」

很想告訴他保守算起來那首新歌他應該已經唱超過十次沒道理忘記,但身為男朋友兼腦殘粉,孫哲平自然不會傻到提醒他家容易炸毛的大明星。低下頭親親他,孫哲平用和外表很不搭的、溫柔的親吻安撫張佳樂的情緒。他總是特別喜歡在對方表演結束的時候和他親密一些。

這個光鮮亮麗的人是他的。

每次在這種時候,他的佔有欲都能獲得很大的滿足。

張佳樂勾著對方的脖頸和他交換繾綣的親吻,直到外面傳來重重的、類似東西落地的一聲碰,孫哲平和張佳樂才堪堪回神。反應過來他們倆現在的狀況,張佳樂的耳根瞬間脹紅,他在第一時間撕開孫哲平探進自己衣服裡的手,背對人準備去換衣服。

孫哲平暗暗嘖一聲,「你等等還有事情嗎?」

「沒有了。」張佳樂脫下西裝背心,扯著襯衫的釦子,「大孫我好餓哦。」

「等等帶你去吃飯。」走過去幫忙解釦子,孫哲平名目張膽地用眼睛吃豆腐,「你想吃什麼?」

張佳樂瞪他一眼,等孫哲平解開釦子之後就讓他滾回去,背對他脫衣服,「火鍋。」

孫哲平挑眉,「這種天吃火鍋?」

套上自己的襯衫,張佳樂回頭瞥了他一眼,「不行啊?」

「你開心就好。」

張佳樂哼哼兩聲不予置評,兩三下把身上的衣服全數換下,他又回到鏡子前去整理他的臉。沒了失控的危機,孫哲平湊過去幫人綁頭髮,已經做出心得的人熟門熟路地在沒弄痛戀人的情況下幫他整理好小馬尾,用髮圈套起來。

確定妝都卸乾淨的人用墨鏡帽子做了簡單偽裝後站起來,「我們走吧。」

「不去打聲招呼?」

「不用,今天沒什麼人來。」張佳樂聳聳肩,「剩下的小遠會看著辦。」

總覺得對方的經紀人還滿可憐的,但能夠賺到多一點的相處時間,孫哲平也沒有打算說什麼。很自然地牽起對方的手,不知道已經有幾次鑽後台經驗的人帶著張佳樂從偏門離開,中間遇上幾個工作人員,兩個人也是很大方地點點頭。

十指相扣的手傳來暖心的溫度。

「樂樂,你火鍋要回去煮還是外面吃?」

「嗯……回去吧,我記得家裡還有一點菜,趕快煮一煮我怕壞掉。」稍稍把帽沿壓低,張佳樂的聲音跟著放輕,就怕一個不小心引起誰的注意,那他的火鍋就得泡湯了,「我們等下經過超市的時候停一下,我要買冰。」

孫哲平幫他理一理剛才沒有翻好的領子,「什麼冰?」

「大桶的那個冰啊,我冰棒前兩天吃完了,我想去買薄荷巧克力冰淇淋。」隔著墨鏡眨著桃花眼睛看著人,張佳樂滿臉無辜,「我好久沒吃那個口味了。」

「……」孫哲平到了嘴邊的制止在面對那個小眼神時怎樣都說不出口,「……買。」

張佳樂笑起來。

眉眼彎彎的人小聲地哼著歌,漂亮的桃花眼睛裡盛著滿滿的笑意,他不自覺地晃著和孫哲平握在一起的手,興高采烈的樣子像極了年幼的小孩,很容易因為一點點的幸福而滿足。

才會讓孫哲平總想寵著他。

想對他再好一點,更好一點,看著那抹笑容永遠不要離開這個人的臉龐。

孫哲平的目光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柔和了幾分。他沒有留心,張佳樂卻是清楚地看著那雙印著自己的眼睛有多溫柔,他的耳根染上紅色,嘴角笑容卻是加深幾分,他拉住孫哲平的手停下來,左右看了看,他踮起腳尖在他的額頭落下一個親吻。

孫哲平有些發愣。

「──那是樂樂嗎!」

突如其來的驚喜聲音直接破壞掉原本的氣氛,也讓兩人瞬間錯愕,張佳樂還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突然暴露的,下一秒就被先反應過來的孫哲平抓著往前衝。直覺跟上對方的步伐,本身也有在健身的人很快就和他調整成一樣的腳步和呼吸,飛快的在夜晚的小巷裡衝刺起來。

背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和尖叫聲。

「大孫!你車停在哪裡!」

「就在前面!」

拉著張佳樂抄小路,剛好對這附近滿熟的孫哲平很快就甩掉後面的粉絲,來到他停車的地方,他二話不說就把人往副駕駛座塞,自己這才跟著鑽進駕駛座。

張佳樂喘到不行,「老、老子肯定、肯定會上、上明、明天的頭條……靠。」

深吸一口氣,孫哲平同樣也很喘,可他直到調整好呼吸後才開口:「你不是早就習慣了。」

「肯定又會被叫過去問話……啊,好麻煩。」這幾天才被上司盯過注意形象,想到明天肯定會被叫去約談就覺得煩躁,張佳樂抱頭哀號,「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沒有回答對方的話,孫哲平任人在旁邊號,替兩人扣上安全帶之後就發動車子。

哀了幾聲就決定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很快恢復戰鬥力的張佳樂開始翻箱倒櫃地找CD。孫哲平放東西的位置都很固定,張佳樂打開抽屜,映入眼中的就是他的各種唱片,從剛出道那會兒一路收到最新專輯無一缺漏,按照順序被排得相當整齊。

張佳樂抽出最新的那片,他記得這張專輯賣得意外的好,很難買到,也不知道他旁邊這隻土豪又給他的排行貢獻了多少努力。

「我不是說不用買專輯嗎,你想要我給你就好。」

「那不一樣。」孫哲平按開CD機讓他放音樂,「我買可以給你衝排行。」

「不用你衝老子也可以當第一啦。」

「感覺不一樣。」這輩子只粉過一個人的孫哲平聳聳肩,反正粉絲的心情大明星不會懂,「你給我的是要收著的,沒聽過一片傳教一片使用一片收藏嗎?」

張佳樂暗爽在心,表面上仍舊嫌棄他:「浪費。」

「我樂意。」

「……萬惡的資本主義。」

紅燈亮起,孫哲平停下車,按著張佳樂的腦袋直接親上去。

擦過的親吻只是蜻蜓點水,但已經足夠讓張佳樂臉紅瞪眼睛。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捏捏他的鼻間,在他的明星炸毛之前,綠燈很恰好地取代紅燈,張佳樂只得按耐住咬他的衝動讓孫哲平好好開車。

孫哲平瞥了對方一眼,「反正我的就是你的,羨慕什麼。」

張佳樂瞪眼,「那你還敢花我的錢!」

「放著也不會升值到哪裡去,不如花掉。」

「……」

張佳樂很認真地思考把人推出去之後自己受傷的機率有多高。

對方氣呼呼的模樣在孫哲平眼中只覺得可愛到不行,他的嘴角笑容根本壓不下來。抽了空把張佳樂一直沒放上的專輯放入光碟機中,孫哲平稍微調整一下音量曲目,音樂的前奏很快就佔滿整輛車子的空間。

「這張專輯……」孫哲平想了想,「《花開》最好聽。」

「我的歌每首都好聽好嗎。」

張佳樂忍不住翻個白眼,只是卻還是伸手把歌轉到那首《花開》,孫哲平想阻止都沒得阻止,只得讓歌繼續撥放。

等會兒再調回來就好。孫哲平這樣想著,就聽見副駕駛座的人開口,和著CD唱歌。

低低的聲音和專輯裡面的歌聲有些不同,更加的真實、更加的動聽,濃濃的情感藏在字裡行間,孫哲平不懂音樂,可是他永遠可以很輕易地從張佳樂的歌聲中聽出他的喜悅愉快。

孫哲平握住張佳樂的手。

瞥了對方一眼,張佳樂皺皺鼻子,卻仍是沒有掙脫他。腦袋轉向車窗留給駕駛座人一隻通紅的耳朵,張佳樂額頭靠著窗戶,輕輕地跟著好聽的樂曲唱歌。

歌聲中充滿繾綣愛意。

评论(5)
热度(2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