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禁戀十五題12

*以《禁戀十五題》為題

*想挑戰全HE所以有些題目會稍微轉換解讀方式......這部分請見諒。

*我努力了......

*祝大家開學快樂?XDD



槍炮和玫瑰「殺手與目標」

被人拿槍指著腦袋的感覺,張佳樂體驗的次數不少。

但被這個人拿槍威脅的經驗可不多。

順著孫哲平的要求將手上的槍枝放下,張佳樂慢慢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姿勢,漂亮的桃花眼睛微微瞇起,眼中的試探與警戒清晰可見,嘴唇抿起,精緻的臉龐滿滿都是不相信。

可張佳樂卻有心情跟他開玩笑:「手這樣舉著會很痠,我能換個動作不?」

孫哲平微微挑眉,「你可以試試。」

手上的黑槍發出喀啦的聲音。

張佳樂的精神又緊繃了三分,他的背脊與膝蓋微微弓起,下意識地做出預備衝出的標準姿勢,可他沒有動作,瞇起的眼睛帶著審視的味道,他很冷靜地看著據說在爆炸中屍骨無存的前搭擋,腦袋飛快地跑過很多東西,又好像其實什麼都沒有想。

沒有錯過那些小動作,孫哲平自然能猜到這個狀態下的張佳樂有多敏銳,他甚至毫不懷疑自己射出的子彈會被對方躲過,哪怕他們現在不過兩條手臂的距離。雙手舉著槍瞄準前搭檔,孫哲平的神色冷靜到一種無所謂的地步,就好像自己威脅的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任務目標。

而不是他曾經豁出性命也要拯救的對象。

最後是張佳樂開口打破沉靜:「你真的不記得了?」

孫哲平的眼神閃過一絲複雜,快得幾乎讓人捕捉不到,「如你所見,什麼都忘了。」

張佳樂咬牙,「我才不信這麼狗血的事會發生在你身上。」

孫哲平還是那句話:「我真忘了。」

他什麼都忘了。

從醒來的那一刻起,他的腦袋裡除了生活技能之外不記得任何東西。

他不知道自己的姓名,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資料,直到後來被灌輸各種知識,他才明白他有個叫做孫哲平的名字,明白他是個出色的殺手,明白他的手上沾了無數的鮮血,怎麼樣也洗不乾淨。

然後他被派到各地出任務,現在對上了據說是他的前任搭檔的人。

而他要殺了他。

「我是張佳樂。」張佳樂看著他,漂亮的桃花眼睛一片清澈,「你真的忘記了?」

「我知道你是我的任務對象。」孫哲平看著他,「僅此而已。」

對方的話語太過平靜,張佳樂微愕了一秒,卻是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孫哲平挑眉,「不信?」

「我信你個大頭鬼。」張佳樂翻個白眼,神情帶著赤裸裸的鄙夷,「你他媽就算是敘舊也不可能拖這麼久。說吧,那群要你來殺我的老王八除了這條命之外還要什麼?」

孫哲平笑起來,像是對對方的聰明感到很滿意。他舉著槍示意張佳樂退到桌子邊、把人逼到廢棄小屋的角落,意味不明地敲了敲木製的破爛桌子,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空間裡格外清楚,帶著幾分從容不迫。

張佳樂討厭看見這個人這副陌生的樣子。

他的孫哲平才不會是這張臉,也不會跟獵物玩你追我跑的爛遊戲,這個人向來比他還要講效率,都是一槍蹦下去直接送人出局,有時候狂傲的連韓文清都忍不住側目,哪可能有這麼惡劣的模樣。

所以眼前這個頂著孫哲平臉的人真的不是他的搭檔。

不是那個為了救他,在爆炸中死去的人。

張佳樂握緊拳頭。

「那群人要你帶走的東西。」孫哲平輕輕開口,語氣低低的:「問出來前,我不會殺你。」

張佳樂嗤笑了聲:「做夢。」

孫哲平聳聳肩,「我也這樣覺得。」

說著,他下一秒卻是出奇不意地扣下板機。

從頭到尾都沒有放下警戒,張佳樂在對方動作的瞬間就有所查覺,不出孫哲平的意外躲過近距離發射的子彈──或許該說他根本是鬧著他玩。子彈瞄準的是大腿側邊,張佳樂險險一閃避開了受傷的機會,黑色的布料卻仍被開出一個洞,白皙的皮膚露在空氣中,無聲地表達出對方沒有要直接取他性命的意思。

張佳樂面露不爽,「褲子很貴的你知不知道!」

「所以你乖乖的。」孫哲平像是在哄人:「他們要我這個前搭檔跟你好好溝通,看能從你那裡套來多少東西,最好是你連藏在三樓天花板這種詳細資料都問出來。」

張佳樂冷笑,「叫他們重新投胎還比較容易。」

這句話的道出直接表達了談話破裂。

張佳樂一個飛快的假動作讓孫哲平瞬間閃神,下一秒卻是無預警地撲到旁邊的木製桌子上,脆弱的桌子撐不住他的重量衝擊而被撲飛毀壞,張佳樂順手一摸,竟是從廢棄堆裡摸出了極小型的炸彈,銀色的光在他的手上一閃而過。孫哲平被勾走注意力的時間不超過一秒,他幾乎是在張佳樂衝出去的那瞬間就扣下板機,子彈蹦蹦蹦的接連射出,噴出的彈殼在空中劃出完美的弧度,孫哲平射得有多快,張佳樂躲得就有多狼狽,在滾動中受傷的人靠著各種掩護一下子和要殺他的人拉開距離,再次站起來時,他的身上多了好幾個口子。

白皙的臉龐有點髒,紅色的鮮血從右肩散開來,就像盛開的最妖艷的血玫瑰。

張佳樂低著頭笑起來。

「你的槍法還是沒變。」

低低的聲音帶著幾分慶幸和眷戀,要不是張佳樂站在他的面前,孫哲平幾乎以為他在哭泣。

可張佳樂沒有哭。就像是已經流乾眼淚。

他抬起頭,狠戾在桃花眼睛一閃而過,那樣的神情意外和精緻的臉龐融合出鮮明的殺意,瘋狂而決然,孫哲平再次恍惚,張佳樂抓準機會甩出微型炸彈──往天花板。

孫哲平迅速回身,在天花板被炸碎的同個瞬間扣下板機。

爆裂聲、哀號聲與髒話怒罵的聲音一同響起,孫哲平將不知何時滾到他旁邊的、張佳樂的手槍扔回到對方手裡,兩個人同時躲過從天花板口子射過來的子彈,戴上護目鏡的張佳樂朝著那個洞口回敬兩槍、孫哲平補上一槍,然後他們聽見悶哼、看見三個人相繼墜落。

正中紅心。

張佳樂按著受傷的肩膀笑起來,眼神清澈,盛著滿滿的笑意。

孫哲平站在他面前、背對著他,槍口瞄準的是那個口子,全身上下散發的銳利氣息跟他熟悉的那個搭檔如出一轍,而不再是剛剛威脅個人也要三脫四脫的那個鬼樣子。

這才是他認識的孫哲平。

「結束了?」

「目前。」過了幾秒確定沒有動靜,孫哲平才收起槍、回頭看人,「的確是結束了。」

張佳樂眼眶瞬間就紅了,「你個王八蛋!」

孫哲平低低地嘆口氣。

「你要罵等回去讓你罵個痛快,我估計這裡再五分鐘就會被包圍,先跑再說。」知道現在的張佳樂情緒有多不穩定,孫哲平從自己身上的布料中撕了一塊下來幫他包紮受傷的手臂,在他臉頰上飛快地落下一個吻就拉起他的手,「走。」

張佳樂跟著人邁開腳步。

兩個擁有無數實戰經驗又默契十足的人在對地形有完整認知的狀況下,就算身上都帶著傷、敵方的支援來得比預期中的快,他們仍是有驚無險地翻上等在路邊的黑車。待在裡面的駕駛在兩人上車的同時直接踩下油門,孫哲平差點連關門的時間都沒有,跟著一起摔出去。

張佳樂把人拉回到自己身上,卻因為衝力太大爆出呻吟。

回頭要確認張佳樂的狀況卻看見意料之外的人,錯愕在鄒遠的眼中閃過就被鮮明的殺意取代。坐在副駕駛座的人在瞬間舉起槍就要把人轟下去,張佳樂的命令快了一秒:「小遠住手!」

鄒遠愣愕,一個念頭很快閃過,他瞬間紅了眼眶。

「孫哥……」鄒遠的聲音顫抖:「樂、樂哥,孫哥他……」

張佳樂嗯了聲,「他回來了。」

駕駛車輛的于鋒騰出手打開無線電,聲音沙啞:「人都回來了……孫哥也是。」

「……收到。」

「還有那東西……」聽見對話聲,張佳樂氣喘吁吁地開口,右肩的傷口在跑步中變得鮮血淋漓,加上後來的追兵,他身上的傷口不可謂不豐富,「東西、在剛才那裡,我藏在地下室廢墟的保險箱,箱子自己找、…是壞的,砸開就好,記、記得給老子收回來。」

「沒力氣就不要說話了。」

孫哲平臉色鐵青地按著張佳樂的傷口,接過鄒遠遞過來的醫藥箱。

張佳樂哼哼,「這個傷口是你打傷的好嗎。」

孫哲平咬牙,「我這不是以為你會躲。」

「是你歪了。」靠在孫哲平的身上,張佳樂心安理得地接受對方的暫時包紮,「……解釋吧。」

孫哲平又嘆口氣。

為了救張佳樂而在爆炸中受傷後,孫哲平的確是失去記憶,就算張佳樂不相信真的有這麼狗血的事情也一樣。沒有記憶的孫哲平被殺手組織救起來派出去作任務,他底子好,訓練個兩三下就可以完敗一群人,著實是一大助益。後來張佳樂拿到了跟他們有關的重要資料,組織便把孫哲平派去,打算利用他們倆曾經的情誼讓張佳樂心軟,進而搶回資料並殺人滅口。

兩人都殺。

孫哲平的實力高超,但他與組織曾經對立的身分是不爭的事實,饒是兩年下來相安無事,組織裡的人也沒有真的相信他。直接把人殺了可能會惹來異議,在這種機會下把人利用完再裝做兩敗俱傷才是最好的辦法。

若是沒有恢復記憶,計畫或許還可能成真,可孫哲平偏偏想起所有事情,他裝做什麼都不記得地和張佳樂談判,利用他們倆無懈可擊的默契對著密語──孫哲平每句話每個動作都帶著暗示,除了張佳樂還真沒幾個人能夠在沒打過招呼的狀況下全部猜出來。

但那個人是張佳樂,所以孫哲平毫不懷疑。

「不過你是什麼時候把微型炸彈放在那張桌子裡的?我明明沒看到你動作啊。」

孫哲平的傷沒有自己嚴重,張佳樂在被折騰好一陣子之後才和人換手,換他幫他處理傷勢,隨口問著細節上的問題:「要不是你敲桌子,我還不知道裡面有放東西。」

「在組織的人部屬的時候。」

「真是……」張佳樂小聲嘟嚷,趁著孫哲平不注意的瞬間抓住對方的左手拉開袖子,他看見白色而刺眼的繃帶綁在那隻執槍的手上,「……這是怎麼回事。」

「……受傷的。」

「你講廢話!」張佳樂簡直要抓狂了,「你就是因為這個才射偏的吧?傷得怎麼樣,能好嗎?」

「這已經算好了。」

張佳樂眼眶瞬間紅了,「……回頭讓新杰、老方看看,那個組織那麼破,哪裡有人才。」

孫哲平忍不住嘆口氣,卻是沒有阻止他。

反正他消失的時間長達快要兩年,中間的任何時段都可能是他受傷的時候。

他不完全是在當年救人的爆炸中受傷的。

「……總之,你回來就好。」

低低的嘆息聲在後座響起,聲音太淺,前座的兩個人沒有聽見。

摟著張佳樂的孫哲平卻聽得一清二楚。

胸口最柔軟的地方一陣陣刺痛,孫哲平低低地嗯一聲,他伸手把人抱得更緊。兩個人的身體沾滿髒汙和血汙,光是坐在那裡就覺得渾身不舒服,更遑論兩個人黏在一起,可孫哲平依舊死死地抱著人,平常身體髒就會跳起來反抗的張佳樂同樣不發一語,也是緊緊地把人抱著。

天知道他等這個溫度等了有多久。

兩年的時間,七百多個日子,他聽不進每個人勸說的孫哲平已經走了,他死死地抓著每個他的搭檔活著的痕跡,他不允許組織派遣任何人來取代孫哲平的位置,日覆一日地等待那個人回到他的身邊。

雖然他最先等到的是兵刃相向,但最後還是能夠和他握住雙手。

只要他能夠回來就好。只要他回來就好。

「沒事了,我真的回來了。」感覺到懷裡人的顫抖,孫哲平輕輕地拍著稍嫌脆弱的背脊,裝做沒有感覺到肩膀的濕潤,「我回來了,以後也不走了。」

他們會一起走完未來的人生路。

永遠永遠不分開。

评论(6)
热度(19)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