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很多很多年

十年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

它可以枯燥乏味一成不變,也可以多彩多姿讓人眷戀。

它可以涵蓋一個人的一生,也可以只是某個人生命中的一段小小旅程。

它可以承接原本的生命,延續接下來的人生,平凡無奇、每一天卻都有著不同的滋味。

它可以被棄之如敝屣,也可以被珍惜如瑰寶。

一個十年兩個十年三個十年,和在一起就是很多很多年,很多很多個歲月。

很多很多值得收藏珍視的日子。

 

1vs1

張佳樂比孫哲平早半年出生,只是兩個孩子被放在同一個嬰兒車的時候看起來其實差不多大。粉粉嫩嫩的張佳樂寶寶咬著奶嘴睡得深沉,不知道小床多了一個弟弟來分享,被放進去的孫哲平寶寶也睡得很熟,挪窩了也沒有知覺,兩人之間不經意地隔著微妙的小橫溝,看上去井水不犯河水,卻又有些親密。

兩家的媽媽給寶寶拍了人生第一張合照。

按下快門才發現忘記關聲音,喀擦一聲在安靜的小房間有點突兀,大概是被聲音驚擾,小張佳樂迷迷糊糊地動了動身體,不知怎麼竟是掉了奶嘴,張媽媽一看就喊糟,還來不及動作,張佳樂便非常符合預期地扯開嗓子哭起來,委屈地就像被搶走了最喜歡的娃娃。

孫寶寶跟張娃娃的距離比誰都近,自然是首當其衝的受害人,張媽媽怕另一個寶寶被吵起來,急急忙忙地要把自己小孩往外面抱,可她還是慢一步,小孫哲平抽了抽短短的眉毛,也跟著哇地哭起來。

前一秒還像是天使在安穩睡覺的小孩在瞬間就變成惡魔。

轟轟烈烈的哭鬧聲簡直是在比淒厲的,兩個媽媽哭笑不得地把小孩抱起來哄。小張佳樂鬧脾氣的次數多,張媽媽早就找到訣竅,孫媽媽觀摩過半年多少也有一些經驗,而孫寶寶比起張佳樂又要好哄得多,兩三下被安撫好的小寶寶收起眼淚在媽媽的肩頭蹭了蹭又睡過去。

確定小孩雙雙入睡,她們才把小孩放回去。孫寶寶喬了個姿勢又恢復安穩的睡眠,小張佳樂就比較難伺候一點,皺著眉頭看起來要哭要哭的,張媽媽連忙要把奶嘴放回小霸王嘴裡,但也不知道怎麼搞得,張佳樂寶寶迷迷糊糊地扯著孫哲平的手就塞進嘴巴、含著短短的拇指當奶嘴,有了東西咬的小寶寶睡得那叫一個安穩。

慢兒子動作一步的張媽媽好氣又好笑,和哭笑不得的孫媽媽對望一眼,她用手機拍下這個畫面。

她沒有忘記這回要關快門聲。

「我看你兒子長大之後大概會被我兒子吃得死死的。」

看著照片中的孫哲平安穩的睡姿,張媽媽忍不住這樣推斷,相片裡的小寶寶好像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手指被糊口水,和張佳樂寶寶臉挨著臉睡得相當的好。

湊過去看著溫馨中帶著幾分童貞可愛的照片,孫媽媽點點頭,「也好啊,要聽哥哥的話嘛。」

兩個媽媽怎麼也沒想到這樣的話會一語成讖。

雖然不是以她們想像中的方式。

「乖乖的,要好好相處哦。」

 

7vs7

七歲的張佳樂被有著一頭被媽媽要求留著的長髮。

張佳樂從小長得好看,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張媽媽便要張佳樂留著長髮。精緻的外表和女孩子相同的小馬尾讓張佳樂在上幼稚園的第一天就因為被嘲笑是小女兒而打架然後光榮地被叫家長,接著就以這樣做為開端,開啟他一連串的叫家長人生。

起初,張佳樂所有的對手裡,他最討厭的就是孫哲平。

孫哲平明明比自己小半歲卻比自己還要高,而且從來都不願意叫哥哥,張佳樂很生氣。更何況班上的女生都比較喜歡他,自己卻是被當成女孩子,新仇加上舊恨,張佳樂最初的最初是真的很討厭這個小弟弟。

只是在這個比自己還要高的弟弟會幫他一起打跑欺負他的一群同學、把好吃的點心給他吃、還在他被媽媽處罰的時候跟他一起共患難之後,張佳樂決定不要計較對方「不禮貌」的行為,轉而和孫哲平站在同一陣線。

於是從一個被叫家長變成兩個小孩一起被叫家長。

只是隨著年紀一點一點增長,叫家長的次數倒是漸漸下降。不是小孩變得成熟,而是孫哲平不知道在他爸爸那裡學到什麼,從教室打架變成下課堵人,然後兩個小瘦子聯合把在學校欺負張佳樂的五個小胖子打掉門牙。

單方面的輾壓性勝利。張佳樂覺得很驕傲。

「只是回家又要被罵了。」和孫哲平逗留在住家附近的小公園,張佳樂看著對方身上明顯打架過後的痕跡,有點擔心,「叔叔阿姨看到會不會很生氣啊。」

扳著手指數了數,孫哲平滿不在乎地這樣回答:「他們下禮拜三才會回來,沒關係。」

張佳樂笑起來,「那你今天也來住我們家吧,我媽媽會很高興的。」

孫哲平無可無不可地點點頭,從口袋裡掏出創可貼,短短的手指不甚俐落地撕開包裝、小心翼翼地貼在張佳樂臉龐最明顯的傷口上。突然被自己的同伴包紮,張佳樂有點懵地摸摸臉頰,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軟軟地說了句謝謝。

張佳樂偏偏頭,「可是我沒有帶OK繃,沒辦法幫你弄。」

仔細地把垃圾揉成團放回口袋,孫哲平搖搖頭,「我又沒有流血,不用包。」

「可是……」

苦惱地看著孫哲平,張佳樂明顯不能接受這個回答。抓抓因為打架而有點凌亂的頭髮,他忽然靈機一動,興沖沖地抓起孫哲平印著瘀青的手,張佳樂輕輕地戳了戳青紫色的痕跡,在孫哲平困惑的眼神下對著手背吹了吹。

孫哲平下意識縮了縮手,下一秒就被張佳樂拉住,「不可以動!」

張佳樂的桃花眼睛帶著警告,孫哲平忽地就不動作了。張佳樂滿意地點點頭,對著對方隱隱作痛的傷處吹了吹又呼了呼,小小聲地說著痛痛飛走啦。

孫哲平知道這是張媽媽在他們受傷時會做的事情。

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同伴學著阿姨的動作,孫哲平忽然覺得臉有點熱,心跳似乎也變快了些。張佳樂吹出的氣落在手上涼涼的,他可以從張佳樂低頭的動作看見他的長睫毛,對方的動作很輕,像是怕弄痛自己,軟軟的模樣看起來格外乖巧。

孫哲平跟他認識這麼多年,很習慣對方毛毛躁躁的樣子,難得看見他靜下心來的模樣,一時間有點不習慣。孫哲平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感覺可以稱為彆扭也可以算是害羞,只覺得臉頰有點燙,以及張佳樂的手好軟好軟。

張佳樂抬起頭,衝著孫哲平笑起來,「痛痛都飛走啦,大孫你還痛不痛?」

情竇初開或許只需要一秒鐘。

孫哲平機械性地搖頭,機械性地看著張佳樂的一舉一動,最後機械性地和他一起回家。

幫他們開門的張媽媽在看見小孩的瞬間爆出一聲驚呼,下一秒就是緊張地把小朋友拉進家裡。張媽媽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看出這是打架過後的痕跡,翻出醫藥箱幫他們上藥,實在拿自己小孩很沒辦法的女性嘆口氣,「我看改天帶你去剪頭髮好了。」

摸著臉上孫哲平幫他貼的創可貼,張佳樂眨眨漂亮的桃花眼睛,「要剪掉頭髮啊?可是媽媽妳不是喜歡我留長頭髮嗎。」

自家兒子純真的眼睛實在讓張母說不出她想讓他留長髮只是因為想要完成幫自己小孩綁頭髮的小小夢想,張母揉揉張佳樂的腦袋,對著孩子勾起笑,「樂樂什麼樣子媽媽都喜歡啊。我們這個週末去剪頭髮,好不好?」

張佳樂摸摸腦袋後面的小馬尾,雖然他不喜歡被當成女生,但是他還滿喜歡自己的頭髮的。轉過頭看著自家玩伴,張佳樂偏偏頭,「大孫,你覺得呢?」

已經恢復正常的孫哲平微微皺眉,「我比較喜歡你長頭髮。」

孫哲平實在很難想像張佳樂跟他留一樣的髮型。

很顯然這個小孩完全忽略張佳樂雖然剪短,但也不一定要剪得跟自己一樣短這件事情,可張佳樂明顯很喜歡這個答案,精緻的臉蛋漾開笑容,「我也喜歡。所以媽媽我不剪啦。」

張母有點意外,「可是……」

「沒關係啦,反正小胖他們就算不欺負我也會欺負別人,我跟大孫可以揍他們。」張佳樂伸出小手摸摸自家媽媽的臉頰,桃花眼睛笑瞇起來,「我跟大孫很強壯,可以並肩作戰,保護班上所有的人!」

這個答案簡直稚氣的讓人好氣又好笑,張母實在說不出反駁的話,理智上知道打架對小孩來說是不對的,只是她實在沒辦法在這時候潑小孩冷水,想想反正男孩子打來打去應該也不會出什麼狀況,張母就決定暫時不管了。

揉揉兩個小孩的腦袋,張母給了小朋友微笑,「我知道啦,那就不讓樂樂剪頭髮了。但是你們兩個還是不要再打架了,有事情就告訴老師讓老師處理,知道嗎?」

張佳樂點點頭,「我跟大孫很厲害的!」

簡直前文不對後語。張母無奈地嘆口氣,卻也不打算講下去,想著改天跟他們老師聯絡一下,張母拿著醫藥箱站起來,「我做了布丁,你們要不要吃啊?」

「要!」

「要就去洗手。」

「好──」拖著長音回答,張佳樂拉著孫哲平就要往浴室跑,可又忽然想到什麼而停下來,「媽媽,阿姨叔叔又出去工作了,可不可以讓大孫來家裡住?」

「欸,又出去啦?當然可以啊,哲平你就把書本收一收拿過來吧。」

孫哲平愣了愣,「可是──」

「不用可是啦,我打電話跟你爸媽說一聲就好。」順手揉揉小孩的腦袋,跟對方媽媽很熟的張母已經很習慣收留這個爸媽工作很忙的小孩,「衣服就穿樂樂的,好不好?」

孫哲平猶豫了下,還是乖乖點頭,「謝謝阿姨。」

「不用謝啦。」張母笑起來,「那你們先去洗手吃布丁,晚上我帶你回家去拿課本。」

不甘心被忽略的張佳樂瞪眼,「我也要去!」

「好好好、大家都去。」張母簡直無奈到不行,「現在就乖乖去洗手,啊?」

「好──」

再次用長音回答,張佳樂總算是肯拉著孫哲平跑開來。

手裡握著自家玩伴軟軟的手,孫哲平又覺得心臟開始跳,可是他不討厭這個感覺,就像他也不討厭跟張佳樂手牽手一樣。孫哲平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感覺稱作喜歡,大概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後,他才會明白,現在這樣的自己叫做心動。

對著他的竹馬心動。

 

17vs17

孫哲平在他們高二那年和父母搬家了。

對於和孫哲平分開這件事情,張佳樂著實難受好一段時間,好在網路和3C產品相當方便,倒是沒有太多分離的感覺,尤其後來陰錯陽差在榮耀遇上,兩個人幾乎天天泡在網遊裡,離別的感覺也就更小了。

雖然沒辦法碰觸到對方感覺還是很不一樣,但張佳樂很知足。

在幾乎和團聚畫上等號的中秋節時少了孫哲平陪在身邊,張佳樂覺得很不完整。他們家往年都有烤肉賞月的習慣,他都是衝第一個,拉著孫哲平也不知道是在烤肉還是玩火,可今年少了玩伴陪在身邊,張佳樂感覺有些無趣,在樓下吃了點東西便找了藉口回房間。打開電腦看見他掛念的人的QQ頭像亮得不得了,略顯陰霾的心情就跟著好起來。

發了文字訊息得到回覆後,張佳樂扔了視頻請求過去。

要求很快就被通過,孫哲平的臉龐在幾秒鐘之後出現在電腦螢幕上。在分開的這些日子,他們沒少用這種方式聊天,但在今天這樣的節日,張佳樂就覺得透過電腦與對方交談的感覺無比的讓人珍惜。

孫哲平撐著下巴對著人露出疑惑的表情,『你怎麼沒有下去烤肉?』

「覺得無聊就上來了。」張佳樂皺皺鼻子,隱隱有點不高興,「你呢,沒有烤肉嗎?」

『我爸媽加班呢,一個人烤什麼。』

「還加班啊,今天不是放假嗎?」張佳樂整個很難置信,他總覺得對方父母就算把小孩接到另一個城市也沒什麼時間陪他,想到剛才那種寂寞的情緒,不滿的情緒又更高一點,「反正都沒辦法見面,為什麼不讓你留在這裡啊。」

孫哲平聳聳肩,『反正高考之後又能待一起了。』

「……也是。」

想到他們說好要念同一所大學的約定,張佳樂又笑起來。

很明顯地看出對方的心情變好,孫哲平不自覺地也跟著露出微笑,張佳樂搞不清楚對方忽然在笑什麼,好奇地問了兩句卻得不到答案,只好悻悻然地放棄這個話題。

忽然想到什麼,他對著人偏偏腦袋,「所以你今年烤肉跟月餅還有柚子都沒有吃到哦?」

『月餅跟柚子有,別人送了很多來。』想到那些食物孫哲平就頭痛,他一向不喜歡吃甜食,月餅堆的跟山一樣高,他真的不知道那些甜的口味要怎麼辦,『明天我跟這裡的同學約出去烤,倒也不算沒烤到。』

「欸……」

張佳樂眨巴著桃花眼睛,之前聊天中他多少有聽過對方交了幾個朋友,自然不算意外。雖然陪在對方身邊的不是自己,但在這種情況下,張佳樂還是強迫自己忽略心裡頭那點不平衡。

反正之後的孫哲平都是他的。張佳樂這樣想,稍微又提了精神。

「你們那邊看得到月亮嗎?」

孫哲平挑了挑眉,扔下一句等著就很突然地站起身,張佳樂還搞不清楚狀況便看見螢幕瘋狂晃動起來,畫面閃過孫哲平的房間擺設最後出現霧濛濛的天空,張佳樂愣了幾秒才知道這是孫哲平房間看出去的景色,灰黑色的天空看不見星星或月亮。

孫哲平的聲音響起來:『看到了嗎?』

張佳樂嗯一聲,「天空好髒哦。」

電腦傳來孫哲平的笑聲,螢幕也跟著晃動,張佳樂幾乎是直覺地想起孫哲平笑起來的模樣。螢幕畫面又是一陣搖晃,然後又回到一開始的模樣,孫哲平的臉以及熟悉的背景畫面。

張佳樂撐著下巴對著人眨眨眼睛,「可是我是桌電耶,好像沒辦法讓你這樣看。」

『你那邊的樣子我還能不熟悉嗎。』孫哲平倒是不當一回事,比起看到爛掉的天空,他更想看的是怎麼看也看不膩的張佳樂的臉,『話說你晚餐到底吃多少啊,這麼早就上來,有吃飽嗎?』

「有啦有啦。」張佳樂擺擺手,「餓了我會再去找東西吃。你晚餐吃了沒?」

『買了外賣。』孫哲平想了想,還是沒有無聊到把垃圾拿給看起來很好奇的人看,『你下次過來我帶你去吃吧,有夠難吃的一家。』

張佳樂笑罵一句靠。

直到現在心情才完全好起來,張佳樂活動了下手腕,對著人提了上榮耀的建議。孫哲平沒什麼意見,翻出帳號卡跟著張佳樂一起進入遊戲。等到Loading的時間過去,出現在畫面上的就是和自己一起行動、連名字也巧妙地很像的彈藥專家。

看著遊戲畫面中熟悉的小馬尾,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開了語音直接和人對話:「那就先做日常任務再去打副本?還是你要解中秋任務?」

『玩玩看中秋任務好了,我有點好奇。』張佳樂的語氣染上幾分興奮,『要嗎?』

「你要就走吧。」

孫哲平無可無不可,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後,狂劍士和彈藥專家一起邁開腳步。

在分隔兩地的中秋節,遊戲裡面的月亮特別的圓亮。

 

27vs27

張佳樂只能被稱為是今年的大贏家。

帶著在世界聯賽取得冠軍的熱血,霸圖戰隊一舉拿下第十一賽季的冠軍。縱然身為兩支隊伍的最佳治療,張新杰同樣一次抱走兩樣殊榮,可相較於為了爭取冠軍而走地頭破血流的張佳樂,他受到的關注明顯對不上他的榮耀。

但誰在乎呢。

取得睽違七年的冠軍,霸圖戰隊幾乎是上上下下都樂瘋了。在聯盟裡赫赫有名的戰隊老闆豪邁地包下最貴的酒店要來個不醉不歸,還一人給了一個又大又滿的紅包,噴了一大筆錢卻笑得牙不見眼,拍著經理的背脊說著過去的種種,最後兩個人跟難兄難弟似的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簡直不能更嫌棄。

韓文清那張錢包臉在慶功宴上幾乎產生不了作用,興奮的後輩拿著酒杯連環灌,就連張新杰都罕見地沒有準時在晚上十點的時候回房休息,和他的隊長挨著坐在一起,染上醉意的兩個人漫不經心地回憶他們的第一個冠軍,然後在誰也不知道的狀況下慢慢睡去。

等到所有人隔天早上忍著宿醉爬回房間休息一下午,韓文清才發現隊伍多了個洞。

想著反正他們回俱樂部也是整理行李然後各自返家,韓文清就沒有強制把人叫回來。當然他心裡有沒有存其他念頭所有人心知肚明。在你知我知就是誰也不點破的狀態下,張新杰給洞主人傳了封囑咐的訊息就招呼其他人東西收收、包袱款款,準備回霸圖迎接屬於他們全新的夏天。

一個與去年如出一轍卻又南轅北轍的夏天。

 

留在B市的張佳樂在隊員上飛機的時候還窩在孫哲平懷裡睡得很熟。

張佳樂是在慶功宴到了尾聲的時候偷溜出來的。他喝醉到南北不分,招了計程車就殺出去,要不是夏天氣溫高,他凍死在路上都有可能。堂堂雙冠軍、在新聞上不知道接受多久採訪的人連個偽裝都沒有,拎著個冠軍戒指就上車,醉到眼睛都快睜不開的人什麼都不記得了只知道背出孫哲平在B市新買的房子地址,茫茫然之間還傻呼呼地笑,看得前面認出來的司機莫名有點心疼。

欸,冠軍耶。

孫哲平住的地方屬於一級精華區,沒有住戶的幫忙,就算是計程車也進不去。司機看見壯觀的建築物時有點懵,轉過頭看見偶像在睡覺他又有點愁,才在想是要叫醒人還是原車送人回去,車窗的玻璃就被敲了兩下。司機看過去,發現是張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面孔。

他按下車窗,發現那張凝重起來有點可怕的臉在看見車裡的人的瞬間一下子就柔和下來。

「我是他朋友。」孫哲平指指張佳樂,嘴角掛著無奈的笑,「車錢多少。」

一晚上見到兩個職業選手的司機愣住了。

孫哲平的訓練是實打實的,加上在百花的經驗累積,張佳樂一個足足有一百七十八公分的大男人幾乎輕鬆地被他背回家。他甚至婉拒警衛跟司機的幫忙,一步一腳地帶著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前搭檔回到對方冬天時才來過的大屋。

桌上早就備好溫度適中的蜂蜜水,就像他早就料到張佳樂會過來一樣。

原本乖乖睡覺的人被他擦澡完就開始不老實,感覺那酒瘋就跟他的反射弧似的,還需要一點loading的時間。孫哲平被醉茫茫的張佳樂抱著也不嫌煩,醉鬼說什麼他都耐心的好好好,嘴對嘴餵了他一碗蜂蜜水,然後連人帶被地抱在懷裡,耐心地聽著他說胡話。

張佳樂醉到一個極致的時候,說話都是沒有邏輯的。他可以前一秒說我拿到冠軍啦,下一秒就抱怨起慶功宴的菜好難吃啊,孫哲平也不在乎醉鬼到底聽懂沒,對方說什麼就應什麼,簡直比張佳樂醒著的時候還要耐心一百遍,只是張佳樂的話題重覆率真的太高,饒是孫哲平原本還想要好好地應付他到最後,最後仍就忍不住哄他趕快睡。

張佳樂睜著迷醉的桃花眼睛、摟著孫哲平的脖子對他傻笑,第一千一百次重複:「大孫,我拿冠軍啦。」

孫哲平忽然就什麼脾氣都沒了。

他親親張佳樂的嘴角,用低沉而溫柔的聲音告訴他:「我知道。」

他知道張佳樂是冠軍了。

遲了十年,但他比張佳樂本人都還要堅信這個人是冠軍。

張佳樂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等到張佳樂睡飽起床,他整個人都有點懵。幾乎不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的人不明白自己怎麼一覺起來就是在孫哲平的懷裡,抱著他的人還閉著眼睛睡得很沉,下巴帶著鬍渣,他們兩個人臉挨著臉,張佳樂一不小心就會被刺到,感覺到的都是孫哲平這個人的氣息和存在。

張佳樂就什麼也不擔心了。

不知怎麼就萌生一種什麼事情都沒問題的灑脫,張佳樂眼一閉又睡過去,再次醒來也不知道是因為肚子餓還是孫哲平煮得東西太香,總之張佳樂是流著口水跑去盥洗的。

洗臉完刷好牙,張佳樂跟孫哲平交換一個親吻,第一句就衝著人說:「大孫,我是冠軍啦!」

孫哲平已經聽了一千一百零一遍,但是對張佳樂來說,這卻是他第一次跟人這樣說。孫哲平揉揉對方的腦袋嗯一聲,沒有特別高興也沒有特別反應,那雙眼睛的笑意卻仍是出賣了他,昭示著他跟冠軍得主相同的好心情。

睽違十年,終將圓夢。

但是冠軍還是要吃飯的。

被安撫好的張佳樂興高采烈地吃了頓好料,孫哲平的手藝有著質與量的飛越,吃了好吃的慶功宴的張佳樂被餵得飽飽的,整個人都呈現相當欣奮的狀態,這裡跑跑那裡鬧鬧,一個人也可以不亦樂乎。

孫哲平洗好碗的時候,張佳樂並不在客廳。

沒有聽到出門聲音的人並不擔心,擦著手在不算小的家裡晃著。整個房子在張佳樂進來之前空洞的就像是樣品屋,但在對方進入這個房子的這幾天日子,家裡一下子就填進了很多東西,那種冰冷的感覺也跟著消失,尤其在知道張佳樂住在裡面時,孫哲平就覺得家庭跟著溫暖起來。

滿滿的。孫哲平不自覺勾起嘴角。

他最後在書房看見張佳樂的身影。

背對著門口的人站在書桌前面不知道在看什麼,孫哲平看了有些意外,走過去很自然地把人抱在懷裡,他跟著湊過去看,這才發現是個相框。

裡面放著他和張佳樂很久以前的照片,笑容滿面的兩個人看起來相當青澀。

張佳樂抬起頭親親他的臉頰,「這是什麼時候照的?」

孫哲平想了想也沒想出來,「忘記了。之前收東西的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冒出來,剛好有人送個相框給我,我就放進去了。」

張佳樂沒忍住翻了個白眼,「我就在想你什麼時候會做這種事情,感情是順手啊。」

孫哲平很識相地不說話。

也知道這種行為本身和孫哲平的個性很不搭,雖然有點不爽,張佳樂卻還是沒有說什麼。把相框放回原位,他掙脫扣在自己腰上的手又開始東翻西找,孫哲平也不阻止他,就站在旁邊看他忙東忙西的,偶爾還會開口跟他解釋他拿出來的是什麼。

只有有張佳樂在,就有一種很充實很充實的感覺。環著手靠在旁邊,孫哲平覺得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放鬆,他帶著淺淺地笑意看著他喜歡的人掛著微笑興高采烈地看著各種東西,總有種回到過去那段兩個人相處地極為貼近的生活。

以後就不會分開了。孫哲平忽然有了這樣的感覺,雖然知道假期結束的張佳樂就會回到霸圖。

──但畢竟和他們倆先後退役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樂樂。」

「嗯?」

聽到聲音回過頭,張佳樂在瞬間因為看見孫哲平臉上的笑容而頓住動作。

他想不起來已經多久沒有看見孫哲平臉上這麼純粹而顯眼的笑臉,心臟在瞬間跟著加快,好像直接回到第一次對他心動的那個時刻。感覺到自己臉龐熱起來,張佳樂連忙乾咳兩聲,在對方略帶疑惑的目光下摸摸鼻子傻笑:「叫我幹嘛?」

「沒什麼。」孫哲平搖搖頭,他就只是想叫對方的名字而已,「嗯,恭喜冠軍。」

雖然他們最終沒能一起拿到。

張佳樂愣了幾秒就露出笑臉,心滿意足的表情和那個揹了太多東西而沉重不已的臉大不相同,帶著笑容向他喜歡的、他曾經的隊長走過去,張佳樂主動摟住孫哲平的脖子,和他交換一個親密的親吻。

陽光很溫暖,擁抱很美好。

 

37vs37

對於他們這些過去以玩遊戲為行業、有過退役經驗的人來說,不用到退休年紀多少就會產生想要退休的念頭,尤其孫哲平是在自家公司工作,這樣的衝動就更明顯。

所以最近的他開始打算把自家兒子培養成自己的繼承人。

兩個男人生孩子還是不太科學,在孫家長輩的強烈要求下,孫哲平最後跑去找人代孕。他和張佳樂一人一個小孩──雖然他們更想要把精子合在一起,但畢竟也是屬於不科學的範疇,他們只得作罷。先後誕生的小孩是姊弟,做為一個可以很直接地承認自己是偏心的人,孫哲平的主意是讓女兒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兒子自然就給滾來繼承公司。

簡直不能更悲劇。

張佳樂表示他不想跟他說話。

「你兒子現在才五歲!孫哲平你有病嗎!」這個人在小孩出生之後幾乎就像是個神經病,張佳樂真的有種頗開他腦袋看看的衝動,「拜託你醒醒好嗎。」

孫哲平看著自家戀人痛心疾首的模樣,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不是想要出去玩?」

「這跟你陷害你兒子是兩碼子事好嗎!」

「不讓你兒子繼承家業,我們怎麼出去玩?」

孫哲平講得一副很理所當然的樣子,張佳樂想拿拖鞋打他。這都什麼跟什麼。

懵懂無知的孫萍樂跟孫安樂看著兩個又在吵架的爸爸,張著如出一轍的眼睛搞不清楚狀況。可雖然不太理解前因後果,但有個地方他們是聽的懂的:「爸比爹地,我們要出去玩嗎?」

沒有被提到名字的孫萍樂皺起眉頭,「你們是不是不想帶我們出去啊?」

張佳樂抹了把臉,在小孩看不到的瞬間往孫哲平的小腿骨狠狠地踹下去,在對方痛到表情扭曲的時候對著兩個小孩露出微笑,「沒事,我們出去的時候絕對會帶你們的。我們不帶你爸比。」

孫安樂眨巴著眼睛看著孫哲平,「可是這樣爸比會很可憐耶。」

張佳樂瞬間笑起來,「大孫你看到沒有,你就算對你兒子心狠手辣,他還是這麼關心你耶。」

孫哲平微微挑眉,彎下身把自家兒子抱起來。突然被抱高高的孫安樂不解地看著把自己抱起來的老爸,很想抗議說他比較想要被另一個爹地抱。但是肯定會被否決。

已經被拒絕過很多次的孫安樂早就有了心理陰影。

「你們兩個想要去哪裡玩?」瞥了張佳樂一眼,孫哲平看看小的又看看大的,這樣問著,「列幾個想去玩的地方,包含怎麼玩、想玩什麼,全部列出來之後我們再來討論。」

張佳樂瞪大眼睛,「你兒子女兒才幾歲啊!」

「我小時候就是被這樣訓練的你不知道?就是要這樣才會動腦。」孫哲平聳聳肩,顯然不把張佳樂的抗議當一回事,「你們不是會用電腦了嗎?上網查,不會的再問。」

孫萍樂舉手,「那想去國外也可以嗎?」

孫哲平點點頭,「只要有資料都可以。」

孫萍樂瞬間歡呼起來,拉著自家弟弟就想跑回房間。孫安樂也被勾起興趣,拍著孫哲平的肩膀讓他放自己下來,腳踏實地之後就跟著姊姊興沖沖地跑回去,只留下快要風中凌亂的張佳樂和不覺得哪裡有問題的孫哲平。

看了自家戀人老神在在的模樣,張佳樂最後只得嘆口氣,「算了,就讓他們試試看吧。」

「只是練習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孫哲平真心不認為他的要求有哪裡過分,在他小時候、張佳樂看不見的地方,他向他父母爭取東西都需要透過那種方式,以至於養成他很有主見的個性。當然有主見到父母掌握不了就是他們沒想到的事情了。

不過孫哲平才不擔心那種事情。

在張佳樂的臉上親一口,孫哲平揉揉他的腦袋,「你順便看看你想去哪裡吧,我騰出時間,到時候就我們自己去。」

張佳樂好氣又好笑,「你真的很想拋下你小孩呢。」

「麻煩。」

想到接個吻都要避開他們的視線,孫哲平就忍不住嘖了聲。張佳樂哭笑不得,又覺得這個人變幼稚的模樣有點可愛又有點好笑,甜蜜蜜地和他交換自從小孩出生之後就得來不易的親吻。

這是他們一起度過的第三個十年,而將邁入第四個。

長大之後的孫安樂對自己被強行決定的命運提出嚴正抗議,幸好姊姊對商業產生興趣,不然對處理公司事務根本一竅不通的孫安樂真的會離家出走。再之後,他們家的寶貝女兒跟某某人的女兒跑了,比姊姊呆上幾分的兒子則被某某人的兒子拐了,一個精明到跟父父協商,另一個則是被抓去數錢都不知道,先後對比簡直讓人汗顏。

但那都是後來的事情了。

之後的他們還會有很多很多個十年。

孫哲平和張佳樂還有可以好好相守的很多很多年。

评论(6)
热度(39)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