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

*題目取自卞之琳的《斷章》

*短短的

*我又回到不知道怎麼寫文的時候啦QQQQQQQQ

*大學怎麼這麼忙QQQQQQQ

*忘了說跟這篇是用甜言蜜語的背景,不過不知道也不影響啦←

跟家人逛了一下午的街,我好累啊......


身為職業攝影師,孫哲平拿相機的時間不限於工作。

自從認養唐昊之後,孫哲平和張佳樂出門的頻率要比以前頻繁的多,以往恨不得天天賴在家裡的人──至少張佳樂是如此──幾乎每個周末都會帶小孩出去。而在這時候,孫哲平的相機似乎就只剩下把一家大小記錄下來的功能,平時他所喜愛的、會去特意關注的景色無法入眼,他的視線只會追逐他的家人,就算有時候會因為張佳樂對小孩太好而蹙眉,但大多數時候的他在按下快門的時候,嘴邊都是帶著弧度的。

張佳樂每次看著每次就會忍不住跟著笑起來。

「大孫,你要喝開水嗎?」

從後背包裡翻出水壺扔給鄒遠讓他和唐昊分著喝,張佳樂拿出另一個水壺灌幾口才這樣問人。孫哲平嗯一聲表示好,張佳樂隨手把水扔給他就跑去找兩個小孩,被丟下的人忍不住翻個白眼,默默地覺得自己簡直沒有人權可言。

不知道自家那位的腹誹,張佳樂拿著手帕去抹唐昊汗濕的臉,手勁用力的程度還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鬧著他玩,唐昊被弄得難以呼吸,哇哇叫著也不知道是抗議還是求救,已經很習慣這個畫面的鄒遠慢條斯理地喝水擦汗,完全不打算上前救他。

孫哲平好笑地搖搖頭。

注意到孫哲平的動作,鄒遠對著人笑笑。見自家舅舅對著自己聳聳肩表示無奈,他更覺得好玩,這個小時候在他心裡堪稱嚴肅的舅舅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改變,變得比較沒那麼難親近,笑起來的次數似乎也多很多,大大加深了他的親和力──雖然有時候看起來還是有點可怕。

這樣很好。鄒遠認真地覺得。

忽然想到什麼,他擦著汗水隨口問:「舅舅,你是不是又要辦攝影展啦?」

孫哲平挑眉,「你看到消息了?」

「看到了,在捷運站上有很大的廣告。」想到那個自己上下學必定會看到的廣告,鄒遠的嘴角不自覺地又更上揚一些,「我跟我同學打算找一天過去看。」

「總共幾個人要去?我給你票就好,不用去買。」

自己的姪子當然要給點方便,盤算著自己那邊還剩下幾張票,孫哲平一秒決定讓小孩走後門。

鄒遠搖搖頭,「不用啦,我們票都已經買好了。」

「那就讓大孫退錢啊。」一直都有注意這邊的對話,張佳樂順勢加入話題:「大孫那裡的免費票很多,不拿白不拿,小遠你幹嘛浪費這筆錢啊,三四百塊都可以去吃好料了。」

鄒遠乾笑,為什麼他家樂叔每次善意的話聽起來都很像嫌棄他舅舅呢?

顯然也有這樣的感覺,孫哲平忍不住給人一個白眼,張佳樂只覺得自己無辜的很,伸手戳戳自家兒子軟軟通紅的臉頰,他摟著唐昊的肩膀向他尋求依靠。

被熱得受不了的小孩完全無法從張佳樂這個行為中感到親情的溫暖。

「二爸你放手啦,真的很熱耶。」很嫌棄地這樣說著,唐昊皺著一張紅臉抱怨:「我身體已經很黏了你還一直靠過來……」

孫哲平挑眉,「身體黏黏的就代表你要回去了,換個衣服我們走吧。」

唐昊瞪眼,「為什麼?明明說可以玩到四點的!」

「孫哲平你夠了哦。」

好氣又好笑地瞪著孫哲平一眼,張佳樂簡直想打他,真的是越老越幼稚的傢伙。在孫哲平的插科打諢下,他也沒有跟唐昊計較的心情,只是還是有點氣不過的人在鬆手之前往小孩的臉頰扯一把當作懲罰,被捏得很痛的唐昊覺得自己真是無辜到爆,捧著臉頰躲到鄒遠的後面,只留下一雙淚眼汪汪的眼睛看著自家兩個大人。

鄒遠乖乖站著給弟弟躲,看起來有點無辜又有點茫然。

「算了算了,你們想玩什麼就繼續玩吧。」張佳樂無奈地搖搖頭,不想再繼續折騰小孩了,「我跟大孫在這裡等,這區玩完之後再來找我們,記得注意安全,兩個人手牽好不要亂跑。」

「好。」

「都幾歲了還牽什麼手……」

兩個同時做出來卻是南轅北轍的回答讓孫哲平挑眉,知道自家大爸做出這種表情絕對沒好事,唐昊再不甘願也得乖乖和鄒遠牽手。握著自家弟弟的手,倒是沒有太大反感的鄒遠和兩個大人確定之後,就帶著唐昊往下一個設施前進。

張佳樂直到沒看到人才把目光收回來。

「小遠在沒事的。」

「這我當然知道,但還是要稍微注意啊。」

張佳樂撇撇嘴,孫哲平有時候的太放心實在讓人有點無言以對,搞得好像兩個半大不小的人有什麼通天本領似的,可以完全不擔心。

非常習慣對方的個性,孫哲平不打算跟他爭執這個,拉著張佳樂到陰涼處坐下,還順便買了兩杯冷飲解熱。在這樣的天氣下曝曬一早上已經讓張佳樂身心俱疲,只是礙於自家小孩的好心情才沒有表現出來,現下看到孫哲平手上的飲料,他幾乎有種讚嘆世界的衝動。

「大孫你真是好人。」

好笑地搖搖頭,孫哲平抹了把他臉上的汗,濕的,「你要吃冰嗎?」

張佳樂咬著吸管想了想,暫時搖搖頭。然後他眨眨眼睛,嘴邊勾起微笑,「我等下吃。」

孫哲平有些無奈,「你高興就好。」

張佳樂開心地哼哼,咬著吸管喝飲料,冰涼的汽水雖然沒有辦法達到開水的解渴效果,但去熱是很有幫助的。目光追逐著兩個小孩,張佳樂晃著腿,笑著的模樣比小孩還像是小孩。

孫哲平順手拍下照片。

喀嚓一聲在吵雜的環境中並不清晰,張佳樂沒有注意到,所以他仍舊維持著笑臉看著不遠處的小孩在快速移動的遊樂設施上面玩耍,而不是像之前一樣會湊過來看孫哲平拍了什麼。

孫哲平大概翻看了今天拍的照片,最後停在最後拍的那張。相片裡的張佳樂頭髮有些凌亂,臉上還帶著汗水,紅噗噗的臉頰看上去就很熱,嘴邊的笑容卻彰顯他的好心情,好像完全不被這個天氣影響。

孫哲平忽然有點想要親他。

而他真的做了。

莫名其妙被吻了臉頰,張佳樂顯然是錯愕的,只是轉過頭看著孫哲平坦然的表情,他一時間也說不出話,摸摸臉頰就算揭過這一頁,就是臉頰的顏色又紅了幾分。

這裡畢竟是大眾場合嘛。

討到親吻的人心情很好,順手就去幫張佳樂買了一枝冰淇淋,對於他的口味熟悉到不行,孫哲平選起口味來沒有絲毫障礙,張佳樂舔了舔自己喜歡的冰品,和孫哲平偷偷交換一個帶著薄荷巧克力味道的親吻。

甜甜涼涼的。

相偕回來的唐昊和鄒遠剛好錯過這個畫面,又飆汗的小孩覬覦張佳樂的甜桶,「我也想吃。」

「你昨天才鬧肚子,不行。」

張佳樂想也不想就拒絕,唐昊這幾天的腸胃很脆弱,他傻了也不會讓他吃這種刺激性的東西,難得強硬的人連一口都不肯讓自家兒子過個癮,態度異常堅決。

自然也是這樣認為的孫哲平完全站在張佳樂那邊,唐昊左右無望,下意識看向最後一個鄒遠,被投以求助目光的大男孩只能摸摸小孩的腦袋安撫,並沒辦法給與實質幫助。

唐昊嘴一扁就想號。

「你要是吵的話,腸胃好了也不給你吃。」

先一步看出小孩的意圖,孫哲平警告。

一句話頓時卡在喉嚨,唐昊簡單衡量一番,還是只能不情不願地乖乖聽話。

鄒遠又摸摸他的頭。

不想讓小孩繼續垂涎自己的甜筒,張佳樂兩三口解決掉剩下一些,把垃圾交給孫哲平,他拍了拍手彈掉滿手的餅乾屑,順便對著自家露出不情不願表情喝水的兒子挑眉,「好啦,你們接下來想要去玩什麼?」

唐昊的眼睛又亮了,「大怒神!我想玩大怒神!」

孫哲平面無表情,「那個有身高限制。」

唐昊怒氣沖沖地跺腳,充分表現出小孩的不強烈不滿。比較激烈性的遊戲不是身高限制就是年齡限制,他能玩的也就那幾樣,簡直無聊透頂。

張佳樂只覺得鬧彆扭的小孩好玩的不得了,就沒有戳破其實唐昊早就到達身高限制的這件事。

鄒遠在旁邊乾笑。

小孩被鬧了好一陣子才被看不去的鄒遠解救了,張佳樂看著唐昊憋屈的臉笑倒在孫哲平身上,扶著自家笑得亂七八糟的人,孫哲平無奈地搖搖頭,招呼兩個小孩把東西收一收就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地朝著大怒神前進。

為了培養小孩看地圖的能力,或者該說為了不要讓唐昊成為第二個張佳樂,路是讓他們家兒子帶的,只是大概是本身方向感也不算好,小孩拎著快要被弄爛的地圖翻來翻去就是沒辦法確定位置。

走在後面的孫哲平給了鄒遠一個眼神暗示,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的鄒遠才得以現身教學。

張佳樂不自覺地嘆口氣,「這樣看起來怎麼好像我有兩個兒子呢。」

「不好嗎?」

「當然很好啊,小遠這麼乖。」張佳樂滿是讚嘆,「不過你妹知道會不會覺得我搶她兒子啊。」

孫哲平哭笑不得,「沒這種問題好嗎。」

孫哲平說著,順手揉揉張佳樂的腦袋。雖然他的頭髮被汗弄得有點濕,孫哲平也不嫌棄,摸得比摸唐昊的腦袋還要順手,突然又被揉一把的張佳樂拍開對方的手,瞪著桃花眼睛表示不滿:「很熱耶。」

孫哲平聳聳肩。

「我知道了!」總算摸索出個所以然,唐昊爆出一聲驚喜的驚呼:「我知道怎麼走了!」

孫哲平暗暗嘖一聲,「知道了就帶路吧,又迷路你晚餐就不用吃了。」

張佳樂揍他,「你他媽才晚餐不用吃!」

鄒遠小聲地告訴自家弟弟不要學習那句髒話。唐昊乖乖點頭。

等到他們好不容易上了大怒神,孫哲平站在下面給尖叫的唐昊和鄒遠來個雙人照。

張佳樂又笑倒在孫哲平的身上。

說實話遊樂園能玩的設施並不多,無奈小孩的精力旺盛,玩完一個又想在玩,排隊的時間又比待在設施上面的時間還要久,等到唐昊總算心滿意足的時候,距離晚上的遊行表演也沒有剩多少時間。幾個人稍稍討論一下發現沒有人對晚上的活動有興趣,幾個人就決定啟程回家,順便在路上找家餐廳解決晚餐。

「那我去上一下洗手間,你們在外面等我。」

幫唐昊換下汗濕的衣服,又替鄒遠稍微打點了下,張佳樂把東西扔給孫哲平就鑽進洗手間。

要比較閒不下來的唐昊乖乖站著不要亂跑,身上背著比早上還要輕很多的後背包,孫哲平整理著自己寶貝而昂貴的攝影器材,一抬頭剛好看見一大一小靠在遊樂園的地標上笑著聊天的樣子。夕陽的顏色讓四周的色彩呈現暖色調,孫哲平不自覺地揚起嘴角,招呼小孩讓他們站好。

「我拍一張照。」

鄒遠和唐昊乖乖應了一聲好,靠在遊樂園的吉祥物上露出天真的笑臉。

從洗手間裡走出來的張佳樂正好看見這樣的畫面。

拿著照相機的孫哲平嘴邊帶笑,那樣的笑容和平時他拍照的樣子不太一樣,張佳樂不會形容,卻覺得喜歡的不得了。他聽著他招呼著靠在有點蠢萌的吉祥物上面的鄒遠和唐昊湊近一點,低低的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是因為今天說得話有點太多。

他平常覺得自己是公平地喜歡這三個人,但這時候,張佳樂卻覺得他好像更喜歡孫哲平一些。

張佳樂掏出手機,無聲地把拍照的孫哲平給拍下來。

照片裡的人溫柔的不得了。

「你們拍好了嗎?」

大步朝著幾個人走去,張佳樂在專注於拍照的三個人注意到自己之前搶先開口。已經拍下相片的孫哲平點點頭,看了看照片覺得沒問題,他讓張佳樂跟著過去一起拍照。

張佳樂眨眨眼睛,「你也一起來啊,讓別人幫我們拍吧。」

「對啊舅舅。」鄒遠跟著開口,「一起來照吧。」

孫哲平想了想就沒有拒絕,請了路過的人幫忙拍照,他這才跟著幾個人一起靠在吉祥物上。被拉過來的路人舉著相機倒數三、二、一,四個人的笑臉被記錄在相片裡,有著溫暖的光。

讓人看著就忍不住微笑。

   
评论(15)
热度(25)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