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雙手

*短短的

*此文原自我一直忘記要去剪指甲的雙手雙腳(。

*熟悉的爛尾又再次和大家見面(哭奔



王杰希有一雙很漂亮的手。

他的手指很長,指甲被修剪得剛好,手指和手掌的比例極佳、膚色也好看,帶著一層薄薄的繭子卻不會影響美觀程度,完全是一雙無論哪個角度都是滿分的大手,好看程度不只女性看了會羨慕忌妒恨,幾個和他感情不錯的男生朋友也是嘖嘖稱奇。

那是一雙賞心悅目的手。

「我說大眼啊,你的手是怎麼保養的啊?」

無聊地把玩王杰希的手,黃少天的表情帶著幾分糾結,雖然他覺得自己的手也不難看,但跟王杰希的手完全沒有可比性,兩個人從事的工作說真的也差不到哪裡去,怎麼成果會差這麼多。

聽到問題而露出有點愣愕的表情,王杰希下意識看向自己拿著書本的手,在他看來只是一雙很普通的手,他不明白為什麼很多人都會對他的雙手抱以讚許。

偏偏頭想了想,王杰希給出這樣的答案:「大概是因為方士謙的手很好看吧。」

猝不及防吃了一大口狗糧的黃少天表示不能理解兩者間有什麼必然關連。

 

方士謙有一雙很漂亮的手。

他的手指也一樣很長,或許是小時候學過鋼琴的因素,方士謙的手很大,就算他們倆身高相仿,他的手比起王杰希還多出半個指頭那麼多,溫暖的雙手讓人相當有安全感,因為工作關係而時常修剪的指甲也很整齊。

比起自己的,王杰希更喜歡戀人的手。

雖然他不想告訴他。

事實上,王杰希自己對手部保養並沒有那麼重視,就連指甲長度也容易忽略,總是要等到過長的時候才會注意到而翻出指甲刀,但這個問題在和方士謙成為戀人之後就幾乎不曾出現了。身為醫生的方士謙不可能留太長的指甲,三不五時就需要修整一翻,順手就把王杰希的一起剪了,頭一兩次兩個人會覺得彆扭,習慣之後就是一個開口一個遞手的事情了。

冬天的時候,方士謙甚至順手到會連乳液都幫他一起抹了。

「你都知道自己的手容易凍傷還不肯抹乳液,這不是自找罪受嗎。」

把對方的手捏在手心直到發熱,方士謙在注意到王杰希手上多出來的新的口子忍不住皺眉,老媽似地數落著對方的行為,同時從櫃子裡翻出乳液擠一些在自己手裡搓開來,溫熱的雙手又重新把王杰希的手包住,他均勻地把油油的乳液抹在他的手裡。

溫度從手掌傳到胸口,王杰希靠在方士謙的身上看著對方在自己身前的動作,神情溫和了些。

沒有注意到自家戀人變得溫和的神情,方士謙依然在數落對方。王杰希什麼都好,就是容易因為太照顧別人而忽略自己,尤其是那些對他而言不嚴重的小事情,根本不是什麼能夠省心的人物。方士謙打從心底這樣覺得。

而大概全世界也只會有方士謙這樣覺得。

幫對方抹好乳液,方士謙隨手又翻出指甲刀要幫對方修剪。基於對自己指甲的要求,方士謙也習慣在王杰希的指甲長得多出來一些的時候就剪掉,反正他家戀人也不會太在意這些小事,他愛怎麼來就怎麼來。鋪了張紙放在床鋪上整理剪下的指甲,方士謙仍舊維持著從後面擁抱對方的動作修剪王杰希的指甲。

已經很習慣這樣的動作,王杰希的身體也不會像最初那樣僵硬,或者擔心對方的行為而視線緊盯著他操縱的那把指甲刀。相當悠閒的人不經意地看向貼在自己旁邊的方士謙的側臉,他們的距離很近,王杰希能夠感覺到方士謙的氣息,甚至能夠細數對方的眼睫毛。

最開始的他們維持這樣的姿勢都會刻意屏住呼吸,但到後來,他們學會放鬆自己、在這樣的過程中分辨各自的氣息,再去感覺兩者合而為一的滿足。

方士謙總是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在修剪指甲,好像他是在雕刻什麼神聖的工藝品一樣。

王杰希有很多事情不會刻意跟方士謙講,例如他一直很喜歡對方認真時候的表情。最開始認識方士謙的時候,他只覺得對方是個有些幼稚的學長,但隨著結識的程度越來越深,他漸漸地有機會看見他的另外一面,然後一點一點地產生微妙的不同的感覺。

「方士謙,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你是說在圖書館的那時候還是在系學會的時候?」

埋頭仔細地修剪捧在手上的手指,方士謙還有餘力回答他的問題,習慣王杰希的跳躍性思考,他對於這個人的任何問題都不會意外,雖然這種疑似青春劇才會出現的台詞有點雷,但方士謙說真的並沒有太意外。

王杰希眨眨眼睛,「我以為你都忘了。」

方士謙笑起來,「哪能啊,兩個人同時拿到一本書這種橋段在現實中出現的機會可不多見。」

尤其那時的王杰希只是個小大一,和大二的自己同時拿起大四的專業書、而且還不是拿錯,這樣的事情要想不印象深刻實在很困難。

方士謙還記得那時候的圖書館冷氣特別冷,外面還下著暴雨,和自己放在同一本書上的那雙手長得特別漂亮,是他這輩子看過除了自己和自己父母以外最好看的一雙手,還有一雙很不對稱、但是很明亮的大小眼。

那時候的那雙手現在被他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裡。

顯然也是想到當時的情節,王杰希勾起嘴角,「我前兩天去了趟圖書館,在那裡又看到那本。」

「你回學校去啊?」

「是去外面的圖書館。」王杰希握了握修剪好指甲的右手,把左手放到方士謙的手上,讓他接著繼續剪,「不過我倒是滿想回學校去一趟。」

方士謙嗯一聲,「想回去就回去啊,下次休假的時候我們就過去吧。」

在能力所及的範圍裡,方士謙答應的速度一樣很快。

王杰希低低地說了聲好。

指甲修剪的速度很快,兩隻手完成了整理動作,就連銳利的稜角也被方士謙細心地磨掉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一樣完美。王杰希平時對自己的手不會多重視,可或許是因為早上黃少天那句奇怪的問句使然,他難得地多看了幾眼,總覺得和方士謙比起來,他的手還是好看一些。

方士謙覺得有點奇怪,「幹嘛,哪邊沒修好嗎?」

王杰希搖搖頭,「就是覺得你的手好看。」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手。」方士謙瞬間就樂了,嘴角勾起弧度,他笑得好笑得到什麼褒獎,「好啦,你起來,我幫你連腳趾甲一起修掉。」

王杰希有點錯愕,腳指甲一向是他自己在修剪的,「不用,我自己來就好。」

「囉嗦什麼呢,叫你來就來。」

心情正好的方士謙沒理會王杰希的話語,稍微換了個位置來到地板坐著,他不顧王杰希的抗議抓來對方的腳,發出一聲警告後就自顧自地剪起來。這樣的動作讓王杰希有點僵硬,就好像回到第一次讓他修剪手指甲那樣的感覺,他僵著身體不太敢動彈,整個人都相當緊繃。

完全能感覺到對方僵硬的方士謙忍不住笑他:「我就是幫你剪個指甲,你那麼怕做什麼?」

「又不是怕……」王杰希很難說明這樣的感覺,「……你等下讓我剪不就知道了。」

方士謙不理他,「別亂動。」

王杰希只得乖乖地不動彈。

被剪了幾隻之後漸漸能夠放軟身體,王杰希靠著枕頭看著方士謙幫自己剪腳趾頭的動作,不知怎麼就想起他幾次幫自己綁鞋帶的時候。雖然王杰希自己也有幫忙過,但是看到方士謙自然地在大眾場合蹲下來幫他綁鞋帶,他還是會有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好像那時候的方士謙身上鍍著一層特別的什麼。

有點讓人心動。

「好啦,我剪好了你看看。」

抬起頭對著躺在床上的人這樣說著,方士謙把掉出紙張外面的指甲整理一下,揉成團丟進垃圾桶裡順便去洗手。被扔下的王杰希看著自己圓潤的腳趾,感覺接下來的日子他會越來越習慣這樣的行為模式。

就像他習慣讓對方打理自己的雙手。

方士謙抱住他,「還可以吧。」

「沒什麼不可以的。」王杰希同樣伸手抱住他,「以後我也幫你剪指甲吧。」

「等到你記得我的指甲都可以外翻了好嗎。」

方士謙翻了個白眼來表示自己對他的不信任,可轉念一想王杰希對別人的照顧程度,又覺得對方記得好像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

不過還是算了吧。

方士謙喜歡的是幫王杰希整理他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指甲還是自己來顧吧。

他這樣想著,順手關掉房間的電燈、只留下一盞小夜燈。查覺到他動作的王杰希幫兩人把棉被拉好,厚重的被子蓋在身上的感覺很暖和,棉被軟綿綿的相當舒服,抱著自己而自己也擁抱的人的體溫也很高,熱呼呼地就像置於一個大暖爐裡。

王杰希舒服地往方士謙那裡又靠了靠。

「會冷嗎?」

搓著對方容易冰冷的手腳,方士謙有點擔心地這樣問。

王杰希搖搖頭。

感覺著對方的體溫,方士謙稍稍舒了口氣。放鬆之後的人把戀人抱得更緊一點,他勾起嘴角,笑著提起一分鐘前的問題:「你要是覺得只有我幫你修指甲很奇怪的話,我教你個辦法?」

王杰希用困惑的眼神看他。

方士謙笑起來,「我幫你剪一次你就親我一口,如何?」

「……睡覺吧,明天還要早起。」

「欸大眼你這人怎麼那麼伺候呢──」

王杰希往對方的鼻尖咬一口,「睡覺。」

方士謙心滿意足地閉上眼睛。

「……我明天中午想吃番茄炒蛋跟炒茄子,你幫我帶不?」

「都在冰箱了。」

「那好,睡覺吧。」方士謙切掉小夜燈,「杰希晚安。」

然後方士謙在黑暗中感覺到嘴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他聽到他的戀人跟他說晚安。

方士謙勾起嘴角,和他喜愛的人一起閉上眼睛。

评论(10)
热度(46)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