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家常菜

@双花深夜60分 

*雙花/平樂

*TAG:方便麵

*我覺得我離題很嚴重又爛尾......我討厭結尾QQQQQ

*短短的

*好久沒寫六十分啦,懷念><

順便宣傳一下DBD餘本,宣傳(?)請走這裡;表單請走這裡

在我賣完之前應該都能在我發的雙花文上面看到它......


孫哲平的手藝和大多數的同年紀人差不多,僅止於方便麵多打顆蛋或者白稀飯的水準。

在認識張佳樂之前,孫哲平一直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在見識過他家副隊長堪稱驚為天人的手藝後,他忽然認真地質疑自己過去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不然為什麼只比他大半歲的張佳樂可以靠自己煮出一桌,他卻是沒方便麵沒外賣就會死。

「生活環境不一樣啊。」

聽過孫哲平心情微妙的詢問,張佳樂咬著薯片用很理所當然地語氣這樣回答他:「我爸媽從小就訓練我嘛,雖然他們是告訴我說以後可以分擔我媳婦的負擔,但我覺得只是他們煮飯的時候看我在看電視心情不平衡而已。你之前不是說你爸媽從小就讓你吃外賣嗎?」

「他們不下廚的。」

「那就對啦。」張佳樂聳聳肩,「你們家都不開伙,又要怎麼學。」

張佳樂說得很有道理,孫哲平難得地被他說服了。

基於訓練本身不輕鬆,選手結束一天的練習基本上都累得半死,假日也不會沒事找事做,張佳樂開火的次數並不多,但每次下廚都可以讓人驚豔──在一群男人裡面只要有個人會煮飯,那個人基本上就是他們的神,張偉以這句話來形容他們的彭湃心情,雖然孫哲平不予置評。

不過每次在餐桌上,孫哲平永遠最捧場的那個。

張佳樂擅長的就是普通的家常菜,那樣的味道很難在外面飯館買到,對於從小吃外賣長大的孫哲平來說,那種味道更是難得,他一向很喜歡。就算翻遍食堂的冰箱只能找出兩把豆芽菜和幾許瘦肉,孫哲平也寧願選擇那樣慘澹的食材做出來的陽春麵,而拒絕巷口的麵線。

雖然有時候也會反過來,但次數基本不多。

「每次看你吃,我都會覺得我煮出什麼山珍海味。」

看著把麵條吸的嘶溜嘶溜的人,張佳樂連筷子都停了下來,實在忍不住發出這樣的感慨。原本他還不覺得自己的手藝有什麼特別之處,但每回看到孫哲平吃東西的那個樣子,他都會有種自己煮出什麼超級大美食的錯覺。

「算不上什麼山珍海味吧。」抹了一下噴到湯汁的鼻頭,孫哲平瞥了一眼笑瞇瞇的主廚,見張佳樂一秒氣鼓鼓的臉,他忍不住笑起來,「但是我很喜歡。比外面賣得好吃很多。」

一個神轉折讓張佳樂要爆出口的粗話突然說不出來,眨巴著漂亮的桃花眼睛,瞬間被哄好的人愣了幾秒,嘴邊的弧度就再也壓不下去,「哦,哦哦。喜、喜歡吃的話,鍋子裡面還有一點。」

覺得自己還能吃的孫哲平點點頭,「那我去裝。」

張佳樂又哦了聲,「裝完之後記得把鍋子拿去泡水,不然油油的等下不好洗。」

「知道。」

捧著碗跑去瓦斯爐邊的人直接把整個鍋子裡的湯和麵用倒的倒進自己的碗裡。

來小廚房煮泡麵的小隊員剛好看見這一幕。

「副隊你什麼時候煮麵的怎麼不揪一下──」

也很喜歡張佳樂手藝的小隊員瞬間慘號,被嚇到的孫哲平差點把手裡的鍋子摔出去,有點惱火地把鐵鍋放下來,總是扮黑臉的隊長轉過頭對著百花隊員冷笑,「副隊長是來給你煮消夜的啊,想吃自己泡麵去。」

難得沒有屈服於孫哲平威嚴的小隊員抗議:「隊長你不是也在吃嗎!」

「你以為大孫跟你一樣啊。」

在旁邊被當成局外人的張佳樂涼涼插嘴,他只是很直覺地說出這句話,小隊員卻是瞬間覺得自己被塞了一口狗糧,飽了。

旁邊的孫哲平瞥了眼沒覺得哪裡不對的人,心情很好地把鐵鍋拿去泡水。

小隊員眼睛含著兩泡眼淚,「至少說一下嗎……這不是多放一球麵的問題嗎……」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再說。」擺擺手表示本日打烊明日請早,張主廚哼哼,「我看架子上面沒剩幾包方便麵了,要是不想動到自己存糧的話記得趕快吃哦。」

「是……」

快吃膩泡麵的小隊員很委屈,隨手抓了碗自己喜歡的口味沖了熱水就拎著走,完全不想和兩個不自覺放閃的人共處一室,他的眼睛還要打比賽,可不能因為閃光看太多而受傷。

絲毫沒有意識到哪裡有問題的兩個人各自吃完自己的消夜,秉持分工合作的良好精神,最後的碗盤是由孫哲平去清洗的。吃了張佳樂手藝這麼多年,孫哲平洗碗的功力確實有質與量的飛躍,從最初差點會把碗盤摔掉到現在可以一邊看著張佳樂一邊洗碗,這樣的進步著實非比尋常。

聽到這樣話語的張佳樂微微挑眉,「不高興就不要吃啊,反正你那邊泡麵很多,吃完只要丟掉垃圾就好了,連碗都不用洗。」

孫哲平側過頭給了他一口,「你煮的好吃多了,行不。」

再一次被安撫好的人高興地哼哼,坐在餐桌上晃著腳看著他家隊長在流理檯前勞動,覺得這畫面跟他坐在他旁邊操縱落花狼藉陪著他在網遊裡廝殺一樣好看。

張佳樂對於百花最深的印象,孫哲平洗碗絕對佔據很大的一部份。

 

第十賽季的比賽結束、接到國家代表隊消息之後,張佳樂比戰隊裡的人任何人都還要早動身。

早就探聽好對方住處的張佳樂沒能考驗認路能力,更早猜到他會提早來的孫哲平就把他截走,在這背後傳遞幾個消息的張某人、韓某人與林某人功不可沒。張佳樂失落不過一秒,在看見孫哲平開來載他的車子就只剩下羨慕忌妒恨,直到後來證實那輛車是跟義斬借的,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收起複雜的眼神。

孫哲平在回家之前帶著張佳樂繞區超市一趟。

「靠,孫哲平你給我收斂一點,老子千里迢迢過來不是來給你當廚師好嗎!」

「我沒這麼想。」孫哲平讓張佳樂來幫他看左右手上的番茄哪一顆比較新鮮,「我煮。」

張佳樂面色震驚,「你煮?你什麼時候會煮飯的?」

「這幾年陸陸續續有在練習一些,最近比較有在做,會的沒有你多,煮的也沒有你好吃。」孫哲平說得很誠實,他從來不是會誇大自己實力的人,「雖然味道不算特別好,但就想讓你試試。」

「你、」張佳樂一時間有點難接受這個資訊,「你……是怎麼學的?」

「網路上有很多食譜,照著做就好。」孫哲平聳聳肩,指了指番茄要他幫忙挑選,「我總不能永遠只負責洗碗吧,就算你寧願煮飯也不想收拾也一樣。」

隔著墨鏡看著面色如常的人,張佳樂沉默了幾秒才點點頭。他機械性地挑選了左手的蔬菜,腦中瞬間閃過各式各樣的東西,最後只剩下孫哲平的那句我總不能永遠只負責洗碗吧。他心情複雜地看著比他高上一些的男人挑選青菜,覺得這個模樣的孫哲平陌生的違和,卻又熟悉的讓他有點鼻酸。

他想起這個人第一次洗碗的樣子。

和他家那種精神上的寵愛不同,孫哲平的家長雖然在情感上沒能給予太多關切,但是物質上對孫哲平一向慷慨,這個人在認識他之前,真的是食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

孫哲平握住他的手。

「我目前比較會的只有番茄炒蛋、炒牛肉、炒高麗菜跟蒜泥白肉。」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在張佳樂的手背上用嘴唇碰一下,「你還想要吃什麼?」

都是他喜歡的食物中、比較簡單的菜色。張佳樂一秒就猜到對方的心思。

眨眨紅掉的桃花眼睛,張佳樂微微勾起嘴角,「四菜差一湯,我煮個海帶湯吧,放點瘦肉進去,你喜歡的吧。」

「你煮的我都喜歡。」

孫哲平毫不猶豫地這樣回答。

兩個人在超市繞了一圈,最後除了孫哲平目前比較上手的那幾樣餐點的食材之外,他們還另外買了兩袋蔬菜,兩個男人足足可以吃上三到五天,中間都不用擔心會餓肚子。

有車代步,回家的速度比預期快上很多。孫哲平把張佳樂趕去休息,自己穿上圍裙就開始進行烹飪。雖然說那四樣食物都是他練習過很多次、而且說真的並不難的,但是只要想到張佳樂就在旁邊等著,孫哲平還是有些笨手笨腳。難得看見對方這麼笨拙的樣子,張佳樂全程壓不住上揚的嘴角,他反坐在椅子上、手撐著椅背看著高大的背影,覺得好玩的不得了。

「你這樣應該算是質與量的飛越?」

聽著持續而稍微有點緩慢的切菜聲音,張佳樂眨眨漂亮的桃花眼睛,漸漸地放鬆下來,「之前的你只會煮泡麵,現在竟然連番茄炒蛋都會了,你爸媽應該很訝異吧?」

「我怎麼知道。」

「嗯?你沒跟他們說啊?」

「你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

孫哲平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緊繃,似乎是很努力地分出心思在回答張佳樂的問題,聽到這樣回答的張佳樂再次愣住,回過神來的人忍不住把臉埋進手臂間,不想露出一張肯定紅掉的臉。

雖然背對他的孫哲平看不見。

……到底是誰來給誰驚喜啊。

打從一開始計劃就被破壞的張佳樂很不開心地這樣想著,露出來的耳朵紅得不得了。

大概是因為緊張,孫哲平這頓飯用的時間有點久,可張佳樂就算餓了也不肯依照屋主的指示先去找食物吃,固執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孫哲平侷促的模樣,等到他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他才起身和他交換任務,兩三下就煮出一鍋海帶湯。

雖然不排除這道湯並不複雜,只是和孫哲平先前的動作一比,張佳樂幾乎是神速。

「多多練習就好啦,我剛開始也是這樣的。」

看出孫哲平些許的恍惚,張佳樂笑著這樣說著,親親他的下巴讓孫哲平不要想那麼多。大概是有段時間沒整理,孫哲平的鬍渣有點渣人,張佳樂被弄得有點刺,皺著眉頭抱怨一聲,笑容整個垮下來的人看起來有點委屈,孫哲平這才笑起來,按著張佳樂的腦袋和他嘴對嘴接吻。

孫哲平的手藝比想像中的好。

雖然模樣看起來有點糟糕,但是慘澹的賣像完全不影響味道,原本就餓的張佳樂連吃兩碗半,原以為會剩到下一餐的四菜全被掃光,孫哲平的成就感非比尋常,終於親身體驗張佳樂當年所說的「自己煮出山珍海味」的感覺。

不過這回最後洗碗的還是孫哲平自己。

對於洗碗有種莫名厭惡感的張佳樂在想到的時候就開始愁眉苦臉,孫哲平只覺得好氣又好笑,他當然知道張佳樂這張臉只是誇飾出他對洗碗的厭煩,實際上要他去做並不會這麼不高興,只是孫哲平從前開始就習慣順著人,自然看不過張佳樂露出這樣的表情,吃完之後碗一收,他穿過圍裙就再次上陣,這回的速度和方才相比簡直天壤之別。

掛在孫哲平身上的張佳樂笑得眉眼彎彎,甚至還隱隱能看見嘴角不容易發現的小酒窩。

「以後就我們倆分工吧。」

靠在孫哲平身上,張佳樂沒事幹腦子就開始轉,想過這個又想過那個,最後還是忍不住盤算起他們的以後,「兩個人輪流煮飯輪流洗碗,都不想做的時候就叫外賣或者出去吃吧。我覺得你的手藝很有發展性,假以時日肯定會成為稱霸一方的大廚啦。」

「我會不會成為大廚還不知道,前提是你要洗碗吧。」

「……可是洗碗好麻煩啊,我每次都會有種不知道有沒有洗乾淨的感覺。」張佳樂在孫哲平的肩膀上轉著自己的腦袋,悶悶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苦惱,「不喜歡啊……」

「知道知道。」孫哲平關上水龍頭,把水漬往圍裙身上擦,「再不喜歡我們就去買洗碗機。」

完全忘記還有那個偉大發明的張佳樂愣了兩秒爆出歡呼,雀躍的小模樣簡直讓人哭笑不得。孫哲平搖搖頭表示自己的無奈,撕開張佳樂脫下圍裙,他把有點髒又有點濕的紅色圍裙掛回到掛鉤上面,從冰箱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水果,他拉著已經開始盤算買哪台洗碗機好的人到沙發那裡坐下休息。

把切好的水梨塞到張佳樂嘴裡,得到安靜的孫哲平滿意了兩秒,湊過去和他搶奪被咬碎的水果。

他們的未來還有很長,可以慢慢地計畫慢慢地想。

慢慢地一起前進。

评论(8)
热度(5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