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大人小孩

*又是爛尾而且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名字不要問我(。

*有于遠,有于遠,有于遠,不過因為比較少就沒有放在標題上,慎入。

*小遠懷孕中,小遠懷孕中,小遠懷孕中,注意避雷。

*這篇之後大概會有很長時間不會再發文啦,我要專心衝44的新刊了><

*再次附上DBD餘本,宣傳(?)請走這裡;表單請走這裡

拿出鑰匙打開家門,低頭看見玄關處那雙擺得整齊卻陌生的鞋子,孫哲平有瞬間的訝異。

知道張佳樂在自家都是亂丟鞋子、很少有放好的時候,孫哲平自然不認為這是對方的新鞋──款式也不像他會喜歡的──正想著是不是有誰到家裡拜訪,走廊的盡頭就傳來咚咚咚的跑步聲,工作一天有些疲累的男人抬頭便被自家女兒衝過來抱住腰,差點因為衝力往後退。

穩住腳步,孫哲平把手搭在女兒軟軟的手臂上。

「爸拔爸拔,你有沒有買泡芙?」

在她家老爸開口之前,孫萍樂就用興奮而高亢地語調這麼詢問,女孩子眨巴著和張佳樂如出一轍的漂亮眼睛,白嫩的臉頰上還帶著淺淺的酒窩,「冰淇淋泡芙,我們說好的!」

被食物取代地位的孫哲平挑眉,只是注意到他家小兒子躲在門後露出桃花眼睛跟著看著自己,他心裡的不平衡瞬間被無奈取代。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孫哲平拍拍女兒的腦袋,「當然買了。」

「爸拔最好了!」孫萍樂一秒歡呼,「哪裡哪裡在哪裡!泡芙呢!」

「吃完飯才可以吃。」

不輕不重地叮囑一句,孫哲平把紙袋交給女孩。孫萍樂幾乎是兩眼放光地接過大袋子,孫哲平懶洋洋地又重複一次吃完飯才可以吃,女孩子臉上那種垂涎的表情才稍微收斂一點。孫哲平把目光放到不遠處的孫安樂身上,這幾天和他家老爸吵架的男孩子這時知道自己被發現了,小男孩頓時手足無措起來,慌了半晌就又縮回門後面、躲進房裡。

孫哲平簡直好氣又好笑。

「你們跟你爹地還真是一個樣。」

「唔?」沒聽清楚的女孩子偏偏頭,「爸比你說什麼啊?」

「沒事。」

孫哲平搖搖頭,單手把女孩抱起,他托著小女孩往裡頭走去,另一隻手拎著沉重的物件,在中間還停下來讓自家女兒替自己關掉玄關的燈。

對了。忽地想到那雙陌生的鞋子,孫哲平問自己小孩:「家裡是不是有人來?」

「有啊,小遠叔叔來家裡哦。」眨眨眼睛看著自己爸爸,孫萍樂點頭,「還帶很多好吃的東西,爹地說叔叔會在家裡住幾天,可是于鋒叔叔沒有一起來耶。」

孫哲平有些意外地挑眉,「沒有?」

「小遠叔叔說于鋒叔叔要到外面去工作,爹地就讓他這幾天住在家裡。」

「哦。」

直到這時候才想起于鋒在今天早上打過來的告知電話,孫哲平點點頭當作理解,這幾天鄒遠的身體不是很好,懷孕初期的Omega的狀況需要格外注意,張佳樂和于鋒會有這樣的舉動他並不會意外──他完全知道被臨時拉去出差的于鋒有多想留在家裡。

不知怎麼就想起張佳樂懷孕時自己陪產的時候,孫哲平難得覺得家族企業也是個好東西。

托著女兒來到他和張佳樂的房門口,孫哲平順勢把小女兒放下來,「把泡芙拿去給你爹地讓他冰冰箱,吃完飯再給你們吃。」

孫萍樂瞬間垮下嘴角,「真的不能先吃一點點嗎?」

「只要打開盒子你們就不用想再吃了。」完全不覺得遺傳自張佳樂的這兩個小孩對甜食有什麼抵抗能力,孫哲平絲毫不留餘地,「記得告訴弟弟,誰犯錯都一樣。」

「哦──」

很委屈地拖著長音,孫萍樂這才不甘不願地踩著重重的步伐去廚房找張佳樂。

孫哲平把電腦和公事包扔進房間,脫下的西裝外套丟在床上,稍微解除身上束縛的人鬆口氣,解著襯衫扣子的同時朝著廚房前進。遠遠地就聽見兩人的對話,抽油煙機的聲響和器皿碰撞聲帶出幾分溫馨的味道,空氣中淡淡的食物香氣勾起幾分口腹之慾,聽著當中更有活力的那道熟悉的嗓音,孫哲平的表情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時候和緩下來。

他甚至還有心情微微揚起嘴角,「我回來了。」

「回來啦。」早就聽過女兒轉述的張佳樂並不意外,招呼一聲就拉過鄒遠跟人介紹:「小遠要來家裡住幾天,于鋒應該有跟你說過了?」

旁邊還在和他對話的鄒遠跟著對人點點頭,「前輩好,抱歉打擾了。」

「早上就打電話了。」孫哲平對著鄒遠點頭當作招呼的回應,「你就當自己家就好。」

抓抓臉頰,鄒遠笑得有點靦腆,「謝謝前輩。」

「謝什麼謝,當然是怎麼方便怎麼來,你現在最大!」張佳樂拍拍鄒遠的肩膀,那股豪邁之氣看得溫和的Omega忍不住乾笑,只是話鋒一轉,張佳樂卻是又把焦點放到孫哲平身上:「對了,為什麼小樂拿來的泡芙裡面還有布丁跟餅乾啊?你去買的?」

「餅乾是樓少送的,說是團購買了很多就扔幾盒過來,布丁我去買的,今天比較早下班。」孫哲平微微挑眉,「你這幾天不是說想要吃布丁?還是我買錯了?」

「沒……」張佳樂乾巴巴地搖頭,「餅乾你拿到客廳吧,這種冰了不好吃。」

「知道了。」接下對方遞過來的紙袋,孫哲平順手解開自己襯衫袖口的釦子,他最煩的就是西裝襯衫這種到處都是扣子又到處都是束縛的設計,,「我流了些汗就先去洗澡,你有事再叫。」

「那你順便把那兩隻帶去洗吧,出來差不多就可以吃飯了。」

「好。」

接下任務的孫哲平帶著餅乾往外面去,被留下來的張佳樂表情有些複雜,鄒遠看著自家前輩那想笑又高興又想譴責人的豐富表情只覺得好笑,他似乎還能聽見男人叫喚的聲音,以及男孩女孩回應與在木製地板上奔跑的腳步聲。

鄒遠微微勾起嘴角。

在孫萍樂把袋子交給張佳樂、對方打開來檢視的時候,鄒遠也跟著看見那個熟悉的LOGO,那是張佳樂最喜歡的手工布丁店的商標。張佳樂喜歡的甜點店很多,可唯有這家店鄒遠記得最熟,他永遠沒辦法旺季孫哲平在張佳樂懷女兒的時候千里迢迢買甜點的事情,只為了對方一句想吃,他便不遠千里地殺去外縣市買,甚至還擔心張佳樂在中間出事把他Call過來照顧,那次記憶太過深刻,導致鄒遠對這家店有著很深的印象。

自然也認出那個商標、而且知道對方回程絕對不會經過那家店的人,張佳樂小聲嘀咕著跑那麼遠幹嘛不是還有網購,卻不知道他的嘴角弧度上揚之明顯,徹底彰顯他的好心情。

實際上心情真的很難不好。

張佳樂拍拍臉頰,稍稍收斂起飛揚的情緒,這才指揮自家學弟把旁邊的沙拉油拿過來。

看著張佳樂熟練的動作,不知為何鄒遠就覺得心情很好。

 

在兩人的合作下,晚餐完成的速度比往常還要快一些,三人洗澡結束前就弄好一切。

雙方的時間不算差距太多,沒有讓張佳樂和鄒遠等太久,孫哲平抱著兩個打理好的小孩來到飯桌邊,相較於剛才穿著正式西裝的樣子,現在一身居家服的他看起來沒有那麼強烈的壓迫感,整個人也多了幾分隨興。

什麼樣子的孫哲平張佳樂都看得習慣,把伸著手臂討抱抱的孫安樂接過來放進兒童座椅,張佳樂順勢在他的臉頰上親一口,一抬頭就看見孫哲平皺眉的模樣。瞬間不知道要氣還是要笑,張佳樂跟著親親乖乖坐好的孫萍樂,決定無視他家幼稚到爆的Alpha。

看著孫哲平越擰越緊的眉頭,鄒遠咬著筷子有點尷尬,「前輩……」

張佳樂咬咬牙,「孫哲平你給我收斂一點!」

孫哲平安靜落座不說話。

餐具交錯間,三個大人沒少對話,說的都是跟柴米油鹽醬醋茶有關的東西。出乎鄒遠意料的是,他大概知道他們家煮飯的重責大任是落在張佳樂身上,卻沒想到孫哲平對這些也不陌生,聽著某公司大總裁一臉淡然地跟他討論菜價上漲的問題,鄒遠實在很難沒有違和感。

已經學會使用餐具的孫萍樂跟孫安樂都不用人幫忙,圍著圍兜兜吃得認真,雖然男孩子年紀小一些沒有姊姊那麼熟練、吃得滿桌子都是,孫哲平和張佳樂也沒有因此搶過小孩的餐具,樂得讓他自己練習,只有幫他們把魚去掉魚刺後放進兩個小孩的碗裡。

張佳樂的碗中都是孫哲平剝給他的蝦子。

「小遠,你現在身體不好就多吃點,要把營養補回來啊。」

鄒遠的害喜問題不太嚴重,張佳樂並不擔心對方會吐出來,除了孕期不能吃的東西之外張佳樂全都夾著放到鄒遠碗裡,他不過一恍神,面前的碗就被疊得高高的,鄒遠頓時又恍惚了。

孫哲平還助紂為虐地放上一塊肉。

「小遠叔叔要多吃吃,才會有抵抗力。」孫萍樂握著兒童用餐具很認真這樣開口,「爹地每次都這樣說,生病就要多吃飯飯多喝水水才會快快好。」

鄒遠點點頭,「叔叔知道,小樂也要多吃。」

「小遠叔叔,弟弟什麼時候才會出來啊?」也不知怎麼突然提起這個問題,孫安樂眨巴著大眼睛露出幾分困惑的神情,「我等好久啦,可是弟弟都還沒出來。」

鄒遠來不及回答,張佳樂就先笑他:「小樂樂,你就知道是弟弟了?怎麼不是妹妹呢?」

「因為我比較喜歡弟弟哇。」

小孩的童言童語讓孫哲平覺得好笑,夾了口青菜放到小兒子碗裡,孫哲平反問他:「那出來的是妹妹怎麼辦?」

「我也會對她很好很好噠。」孫安樂一臉認真地這樣講著,帶著嬰兒肥的臉頰鼓鼓的,看著就想讓人捏兩把,「所以弟弟妹妹什麼時候才會出來啊?」

怎麼就變成兩個了。鄒遠忍不住笑起來,「還要七個月呢,不急啊。」

孫安樂的臉頓時垮下來了,「還要這麼久哇……」

孫萍樂的表情也跟著糾結起來,「不能快一點嗎?我也想早點看到弟弟妹妹。」

「不行呢,你們小遠叔叔現在身體這麼不好沒有辦法生弟弟妹妹啊。」張佳樂忍著笑哄騙小孩,「你們要乖乖等,還要好好照顧小遠叔叔,這樣弟弟妹妹才可以健健康康地出生啊。」

鄒遠一時間有點擔心,「這樣說好嗎?」

「怕什麼。」張佳樂擺擺手,「他們過兩天就忘了,到時候會再拿同樣的問題來問你。」

鄒遠有點愣,「真的?」

孫哲平點點頭,稍稍壓低聲音,在兩個小孩面前說他們壞話:「小孩忘性大。」

鄒遠這才放鬆下來。

兩個小孩食量大不到哪裡去,很快就有飽足感的孩子不怎麼想繼續吃,孫安樂搖著腦袋躲避張佳樂餵過來的湯匙,孫萍樂雖然不敢躲她老爸遞過來的食物,不過表情同樣不怎麼好看,兩張臉如出一轍地皺在一起,哼哼唧唧地鬧起彆扭,幾個大人看得只覺得好氣又好笑。

慶幸著零食沒有讓他們先吃,孫哲平和張佳樂一人對付一隻、好聲好氣地哄著小孩吃下一定的量就把他們放回房間去玩耍。親眼見證一連串的混亂,鄒遠默默地有點欽佩起自己的兩個學長,雖然之前沒少看過他們帶小孩,但像這樣親身體驗還是第一次。

鄒遠忍不住把手搭在自己的腹部上。

眼尖地注意到鄒遠的動作,張佳樂有點緊張,「怎麼了小遠,肚子痛嗎?」

「沒有……沒事。」鄒遠乾巴巴地搖頭,表情隱隱帶上幾分緊張,「我就是突然覺得小孩子有點神奇……有點擔心之後能不能把寶寶照顧好。」

「欸,擔心什麼,我跟大孫一開始也是什麼也不會啊。」張佳樂頓時鬆了口氣,微笑著幫他夾了蔬菜,「那會兒他天天騷擾我爸媽呢,纏得他們都想把他拉黑了。」

鄒遠又一次被刷新了世界觀,看著孫哲平的眼神都不太一樣。

孫哲平卻不覺得這個行為和自己有多不搭,「不會就問,慢慢學、總會上手的。」

鄒遠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鄒遠的碗被張佳樂堆得高高的,以至於他吃飯的速度比誰都還要慢。為了不讓他有心裡負擔,張佳樂並沒有在他和孫哲平吃完飯後就開始收拾餐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消耗時間,直到他家小學弟終於解決那一大碗飯才著手整理。

把想要幫忙洗碗的鄒遠趕去洗澡,張佳樂回到餐桌邊才發現孫哲平已經把東西收到水槽,背對著自己捲著袖子洗碗,也不知道是懶還是忘記而沒有穿著圍裙,身上的衣服八成都被潑溼了。張佳樂這樣想著,拎著圍裙讓孫哲平套上,這才拿著保鮮膜去處理剩菜。

瞥了對方一眼,看見張佳樂動作的孫哲平又把視線轉回到手上的碗盤上,「鄒遠打算住多久?」

「于鋒出差多久就住多久囉。」張佳樂滿不在乎地這樣回答,「預計是五天。他沒跟你說?」

「大概有吧,不過我忘了。」

「反正咱們家的客房又不是有人在用,就讓小遠住著吧。」

「我又沒說什麼。」

孫哲平覺得有點好笑,把餐具都抹上洗碗精後把菜瓜布放到一邊,用手背推開水龍頭開始沖洗。

張佳樂從冰箱拿了水果放到孫哲平的左手邊。

「不過于鋒是怎麼回事,Omega懷孕的時候Alpha不是可以申請拒絕出差嗎?」

「聽說是下面的人捅出的婁子太大,沒這麼好解決。」

倚靠在旁邊的櫃子,張佳樂懶洋洋地這樣說著,雖然他不是很高興于鋒拋下鄒遠的行為,只是念在對方情有可原的份上,他也不是會那麼介意。

而且估計于鋒一個人在外地急都急死了。張佳樂有點壞心眼地這樣想著。

轉過頭就看見張佳樂不懷好意的笑臉,孫哲平一秒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不過他也習以為常地沒有表達意見,手腳俐落地把碗盤全都清洗好,他順手拿起張佳樂放在旁邊的蘋果削皮,去掉皮的水果交到張佳樂手上切成塊再泡鹽水,最後裝盤。

將水果分成數量不同的兩份,張佳樂在比較小的那一碗上插上兩支兒童用的叉子,特別準備給小孩子的水果切成比較小塊的形狀,另一個給大人的則放上三支鐵插,他兩手各拿一份朝著客廳走去,孫哲平收拾好流理台後就去房間把兩個小孩拎出來吃水果。

看到水果兩眼放光的小孩完全忘記幾個小時前他們還心心念念的泡芙。

樂得不提醒孫萍樂跟孫安樂這件事情,不太喜歡在晚上讓小孩吃甜點的大人跟著當作沒這回事,孫哲平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左手摟著在他旁邊的張佳樂,被扣著的人早已很習慣對方這個動作也懶得跟他抗議兩個小孩在場,他看著電視吃著水果,心情好的時候就趁孫萍樂跟孫安樂不注意的時候偷塞水果到孫哲平嘴裡。

成功達成後的人會偷偷地瞇起眼睛,笑得就像狡黠的貓咪。

鄒遠擦著頭髮走出來的時候就看見這樣的場面。

那種家庭的感覺讓鄒遠瞬間有點格格不入,只是也沒等他侷促完,張佳樂就勾勾手叫他過來吃水果。唯一還沒盥洗的張佳樂撕開孫哲平的手打個招呼就起身離開,鄒遠便維持著有點拘謹地動作坐在單人沙發裡,慢慢啃著蘋果的模樣看起來怪可憐的。

縱然不對鄒遠的反應感到意外,孫哲平還是覺得有點頭疼,想了想便拍拍自家小孩的腦袋讓他們窩在鄒遠的身邊,得到指令的小孩乖巧湊過去,一左一右吱吱喳喳地很快地就讓還有點侷促的鄒遠放鬆下來。

孫哲平默默地鬆口氣。

張佳樂洗完澡之後就是兩個小孩的睡覺時間,孫哲平一手拎一個帶回房間,張佳樂跟鄒遠打了招呼讓他自便就跟著進到孫萍樂跟孫安樂的房間要哄他們睡覺,被留下來的人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回自己目前暫居的客房。

孕期不適合接觸電子波,鄒遠目前的身體狀況又不是很好,他自然很安分地依照于鋒的指示沒有開機,智慧型手機拿出來的時候螢幕都是黑的。跟于鋒約好晚上的時候可以使用手機,鄒遠第一件事情就是開機,手機才跑完沒多久,叮叮叮的幾個訊息提示音就接連響起。

都是于鋒傳來的。

鄒遠的嘴角微微上揚,算著時間對方應該也到酒店休息,他一個電話才撥過去就被接起了。

直到聽見于鋒的聲音,鄒遠才知道自己是想念他的。

而他們分開至今甚至不到一天。

「鋒哥……」

『怎麼啦小遠?』于鋒的聲音帶著疲倦,可是裡頭的溫柔也是藏都藏不著,『身體覺得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前輩有照顧你嗎?』

「沒有。」鄒遠揉揉鼻子,眼睛紅紅的,「放心吧,前輩好吃好喝地貢著我呢,今天晚餐還給我夾了一堆菜,我吃了快一個小時才解決掉,之後又被押著吃水果,到現在還很撐。」

『多吃點身體才會好啊,乖,能吃多少就盡量吃,吃撐了就讓前輩陪你出去走走。』

「知道了……你們真當餵豬呢。」鄒遠笑起來,「倒是你,那裡的狀況還好嗎?到酒店了嗎?」

『到了,我晚餐也吃過了,不用擔心我。』知道自家Omega想問什麼,于鋒一並說了,『今天已經完全了解狀況,明天約了幾個人要解決這件事情,估計沒時間傳訊息給你,你好好照顧自己,知道沒有?』

「知道啦,不過你不是不讓我開機嗎,傳訊息給我我也看不到。」

『那不一樣。』于鋒說著,低低地嘆口氣,『小遠,我好想你。』

鄒遠的眼睛一下子變得更紅,他幾乎有點想哭的衝動,也不知道是因為孕期心情容易起伏還是于鋒的話使然還是他也想念他,又或是都有。可鄒遠揉揉眼睛,還是努力地壓下翻騰的情緒,他甚至讓自己勾起嘴角,試圖讓語氣不要太抖:「我也很想你。所以你要爭取趕快回來啊,不要到時候寶寶都不認得你了。」

于鋒笑起來,『放心吧,保證完成任務。』

鄒遠這才又笑起來,兩個人簡短地又交談幾句,最後以于鋒說不要接觸太多電磁波為理由中止談話,鄒遠本身也不想讓對方太累,又叮囑幾句注意身體的話便乖乖結束通話。沒有在通話結束的第一時間關機,鄒遠翻看著于鋒傳來的訊息,零零總總加起來有十幾封,鄒遠越看越覺得好笑,那個應該會很忙碌的人幾乎是一到某個定點就傳訊息過來,一連串看下來,那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染上的寂寞感覺都沒有了,他唯一剩下的感覺只有微笑。

以及好像趕快見到他。

「鋒哥,快點回來啊……」

鄒遠這樣想著,傳了一封晚安的簡訊,等到收到對方同樣內容的訊息後才把手機關機。

輕輕地敲門聲響起,鄒遠應了聲後張佳樂的腦袋便從門後冒出來,有點不明所以的人眨眨眼睛,不知道這人怎麼會突然來找自己,「前輩,有事嗎?」

「沒事沒事,就是來看看你好不好。」張佳樂摸摸鼻子,見到鄒遠明顯比較有精神的樣子,實際上一直很擔心的人稍稍鬆口氣,「你沒事就早點休息,有哪裡不舒服隨時跟我說,不用怕麻煩,知道嗎?」

鄒遠乖乖點頭,「我沒事的,前輩你也早點睡。」

張佳樂應了聲好,上上下下觀察一番確定沒問題後才跟著孫哲平離開房間。看著被細心關上的房門,鄒遠的嘴角微微揚起,他好心情地把手放在自己稍微有點突出的腹部上,對著自己剛滿三個月的寶寶笑起來。

「寶寶,你要乖乖長大,你的爸爸爹地還有會叔叔跟哥哥姐姐都等著跟你見面哦。」

他從來沒有一刻這麼迫切的希望見到孩子的誕生。

他想,他一定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之一。

评论(14)
热度(3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