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Loving02

*王大眼兒的貼心神準預言已上線(?

*孫大大上線

*覺得最近的自己在狹縫中求生存(。

我想寫雙花好好談戀愛啊我不想寫正劇不想寫這個─────(捶地



02

張佳樂做了很久的夢。

他不記得自己已經有多久沒有作夢,但在和黃少天聊完陳年舊事的當天晚上,他在整整數了三個小時的羊後進到有孫哲平的夢裡,直接導致他的睡眠品質大幅下降,情緒也跟著急轉直下,隔天頂著一張憔悴又蒼白的臉出現在公司,看起來就是鄰近死線瀕臨爆肝的狀態。

可實際上他才剛完成一個大活動,得到幾天的清閒時間。

然後因為一個孫哲平全毀了。

很久沒有因為前男友失眠的人格外陰沉,睡眠不足加上趕車上班,張佳樂的精神狀況跟他的心情一樣糟糕,連帶的工作效率也變差,勉強幾個小時還是沒什麼效果的人最後決定放過自己,打著靠點冷飲來舒緩情緒的想法,張佳樂拎著錢包跑到樓下的自動販賣機買飲料。

張佳樂沒想過孫哲平還能給自己這麼大的情緒影響。

在好不容易進入的夢鄉中,他幾乎把當時的他們重溫了一遍。

掉落的飲料發出碰撞聲,張佳樂發了幾秒的呆才知道動作,彎下腰取出飲料,他把鋁罐貼上自己的臉頰,冰涼的感覺讓他稍微清醒,腦子卻是霧茫茫的一片,難以思考。

「……你這是在蹺班嗎?」

略帶遲疑的聲音突然響起,原以為四周沒人的張佳樂狠狠地嚇一跳,下意識轉身就撞上王杰希那雙略有差異的大小眼。見到熟悉的身影,差點被嚇到岔氣的人頓時鬆口氣,拍著自己的胸口緩和加快的心跳,他可憐的心臟剛剛差點衝出來。

王杰希挑眉,「作賊心虛?」

「是你想嚇死誰吧。」張佳樂還在順氣,講話基本不經大腦:「大眼你來幹嘛?」

不是很有好感的大學時代綽號被這樣喊出來,王杰希的眉頭皺緊幾分,張佳樂一看就喊糟,可對方卻是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指著自己的眼睛說了句你黑眼圈很深。

張佳樂乾笑,登時也不想追究答案了,「沒事沒事,只是昨晚沒睡好。」

「你這陣子最好注意一點,臉色看起來很差。」

張佳樂瞬間一僵,「你是看出什麼嗎?」

王杰希會看相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雖然張佳樂一直覺得這件事情和這個人很不搭,但不可否認的,王杰希看得真的很準,在感覺格外不好的現在,張佳樂不得不緊張。

把對方的緊繃看在眼裡,王杰希的眼睛瞇了瞇,他沒有刻意指出來,只是將自己從那張略顯憔悴的精緻臉龐上看出來的訊息如實轉達:「你最近可能會有點運氣不順,碰上不想遇到的事情機率會有點高。」

「……你是真看出來還是在咒我?」雖然知道非常時期不能反駁王半仙,張佳樂卻忍不住質疑,「為什麼我覺得你只是在報復我剛剛叫你大眼?」

王杰希很冷淡,「信不信隨你。」

張佳樂正欲開口,放在口袋的手機忽地唱起歌,剛被警告過的人瞬間緊張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自家愛車送修的修車場號碼。

「張先生您好,真的很抱歉,我們修車廠昨天晚上遭小偷,您送修的車子被他們割出幾道口子,恐怕沒有辦法準時讓您拿回去……」

「……」

看著依然站在自己面前露出淡然臉色的王杰希,張佳樂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

這就是傳說中的現世報嗎?

他錯了還不行嗎?

雖然修理刮痕的錢不用自己付,但只要想到自己又得多趕一天公車,張佳樂就覺得欲哭無淚。喬定另外的時間拿車,順便得到一堆抱歉和額外幾項免費服務,張佳樂可憐兮兮地掛上電話,看向王杰希的視線委屈的不得了。

從頭到尾只是如實轉達的王杰希:「……」

不得不相信對方的恐嚇不是詛咒自己,張佳樂又開始緊張,「所以我這陣子都會這麼慘嗎?」

王杰希咳了聲,「倒也不至於,你最近工作運勢應該不錯,桃花運也好。」

「……你是我又要加班的意思嗎?」

王杰希沉默兩秒,沒有回答。

張佳樂覺得未來更加黑暗了。

想要出來散心卻讓心情變得更加糟糕,張佳樂幾乎是拖著腳步回到座位上,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是他終於不再為孫哲平的事情感到心煩。把自己扔到柔軟的辦公椅上,張佳樂手撐在扶手上托著自己的臉頰,盯著一個早上下來沒有半點進度的電腦,他沉沉地嘆了口氣,覺得面對厄運最好的方法應該是閉門一個禮拜。

不過新杰應該會把他殺掉吧。

想到自家上司聽到自己請假理由會露出的表情,張佳樂又是一個哆嗦。

「……張佳樂你又在想什麼呢?」

一走過來就看見張佳樂打顫的模樣,林敬言沉默了兩秒才哭笑不得地這樣問。

聽到聲音回神,張佳樂轉過椅子拿憔悴的臉面對自家同事,不知道對方來找自己幹嘛的人挑了挑眉,懶洋洋地問一句怎麼啦。

知道對方這幾天不用加班的林敬言指了指他的眼睛,「你昨晚幹什麼去了?」

「沒什麼。」不太想多做解釋,張佳樂乾笑兩聲帶過去,「你不是很忙嗎,怎麼有空找我?」

「你也知道我忙啊。」摸了摸自己肯定跟對方差不多慘的臉,最近在籌辦另一項活動的林敬言露出苦笑,「就是因為忙才來找你啊,我記得你這兩天不是挺閒的,我這裡有一個客戶想讓你接過去。」

「客戶?」張佳樂有點愣,「誰啊?」

「一個富二代兼公司大總裁,又是來應付家長的。」在這一行待的時間久,林敬言自然遇過不少這樣的案例,這種人通常也最容易對付,因為他本身的心態就是來敷衍別人的,「感覺上滿好處理的,想說你這陣子比較閒就丟給你。」

一瞬間想起王杰希那句工作運勢應該不錯,薪水有很大一部份會受到湊出來的CP影響的張佳樂沉默三秒才反應過來,「我是沒問題啦,不過你怎麼不給小江?」

「他被我拉去辦活動了。」林敬言聳聳肩,「事實上男同區只剩下你沒有做活動了。」

張佳樂錯愕,「你們排擠我?」

林敬言哭笑不得,「排擠什麼,我們在喬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在弄別的東西呢,那時候去找你分明就是讓你往爆肝之路狂奔,我們這是為你好。」

轉念一想也能明白,只是或多或少還是有點被邊緣的委屈,張佳樂的眼神登時蒙上幾分可憐,被這樣的目光壟罩的人簡直一個頭兩個大,也不知道張佳樂這會兒是在抽風什麼,好說歹說又把一部份工作分到他身上,總算讓小祖宗恢復正常。

然後發現自己竟然又去爭取工作來爆自己肝的張佳樂:「……」

或許他應該把王杰希供起來,每次看到就要點香拜拜。

林敬言倒是沒想這麼多,或者該說,就算看出自家同僚已經開始後悔,他也不想再跟張佳樂喬這些五四三。完全是強行抽出時間的人看了眼手錶,眼見距離開會的時間不到十分鐘、再不去就要遲到了,林敬言又把話題拉回來:「我跟客戶下午兩點填資料,你那時間有空嗎?」

翻了翻行程表確定自己那段時間沒排事情,張佳樂點頭表示沒問題,敲定那時候進行交接,林敬言就跟人告別匆匆走掉。目送一看就知道很忙的同事,張佳樂輕輕地搖了搖頭,經過這一番插科打諢多少恢復情緒,想著也是時候該工作的人轉過椅子便對螢幕,他鬆了鬆稍嫌緊繃的筋骨,晃動滑鼠解除保護裝置,開始彌補一個早上落後的進度。

時間流逝地很快。

作為一但進入狀況就很難離開的人,張佳樂還是靠著身旁同事提醒才記得要去吃飯。草草解決掉中餐又埋首繼續文件當中,他一路忙到林敬言過來領自己才離開位置,會客室和辦公室在不同樓層,基於節省能源也節省時間的想法,張佳樂和林敬言是走樓梯到達三樓。

在跟著林敬言進入客戶已經到達的會客室之前,張佳樂還有閒情逸致和自家同事聊閒事,說起話來臉上還掛著微笑,雖然黑眼圈一樣深,但情緒明顯比早上那會兒要好很多。

可看見沙發上的人瞬間,張佳樂整個人僵住了。

坐在那裡等待的人也愣住了。

「……?」

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發現自己帶來的人跟客戶怪異而相似的反應,林敬言有點傻。

疑惑地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不明就裡的人心裡頓時冒出好幾個問號,見張佳樂的臉色比早上那會兒更加蒼白,林敬言有了猜測,臉上卻仍舊維持著標誌性的溫和微笑,話語間把自己那點好奇藏的乾乾淨淨:「孫先生,您認識我們的職員嗎?」

「……認、」

「──不認識!」直接打斷對方的話語,張佳樂臉一陣青一陣白地搶白:「我不認識他!」

盯著和自己記憶中有些差別的人,孫哲平沉默幾秒才順著回答:「我們不認識。」

林敬言一百個不相信。

只是自家同事這樣說,自家客戶也沒有反駁的意思,他也不好說什麼,壓下內心一連串問題,他微微笑著給彼此做了介紹,然後把話題拉到正事上:「不好意思啊孫先生,因為行政上出了點問題,以後您的事務就交由張佳樂進行──」

後面拉出來的長音是林敬言的衣服被張佳樂用力一扯、差點跌倒所致。

桃花眼睛轉為紅色,張佳樂湊到林敬言身旁咬耳朵,幾乎是從牙根裡擠出話來:「你為什麼沒告訴我你的客戶是這個人?」

林敬言很無辜,「你不是說你不認識嗎?」

張佳樂氣結。

很想說些什麼可又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張佳樂只得把怒火燒到孫哲平身上,漂亮的桃花眼睛瞪著人,可出乎張佳樂意料的是,他一轉過頭就看見孫哲平瞇起眼睛直盯自己,那人的氣勢和當年相比增長不只一倍,張佳樂下意識頭皮發麻,本來就隱隱覺得不對的林敬言更是打了個哆嗦,幾乎是出於本能地把縮在自己後面的人拉出來。

孫哲平的表情這才緩和下來。

被拎出來才發現哪裡不對,張佳樂更怒:「老林你這個王八蛋!」

林敬言有些哭笑不得,「你又在鬧什麼脾氣,不是說你們兩個不認識嗎?」

張佳樂再度說不出話來。

本身個性使然加上在這行打滾不短的時間,林敬言縱然搞不太清楚狀況,但就這幾分鐘的時間他大概能推出孫哲平對張佳樂是無害的結論,或許自家同事對他有點敵意,可把兩個人放一起,張佳樂應該不會受到任何意義上的威脅。

大概。

知道這一點,林敬言行事上也就沒有顧慮,依舊是該怎樣來就怎樣來,「基於行政作業的緣故,以後這位張先生會負責您的業務,相關資料的部分也會由他給您介紹和帶領填寫,不便之處還請多多見諒。」

雖然後面那句是業務交接時都會說的話,但林敬言覺得放在張佳樂的脾氣上也沒什麼問題。

孫哲平倒是沒什麼意見,「我知道了。」

「……老林,我突然想到新杰他丟了份工作給我。」瞪著孫哲平滿不在乎的臉,張佳樂再次從牙縫擠出推託之詞,「我最近很忙,這個人還是給你負責吧。」

完全知道對方在鬧脾氣的林敬言也沒有生氣,「男同區除了你之外每個人都很忙。」

「……我可以幫小江弄活動的作業,把這傢伙給他吧。」

「你還要負責新杰給你的任務呢。」三兩下把問題又打回去,林敬言看著張佳樂憋屈的臉只覺得好氣又好笑,對張佳樂的了解加上直覺使然,他不覺得他家同事真的不想接觸這個客戶,「跟辦活動比起來,多一個客戶應該會比較輕鬆,還是照原定計畫吧。」

張佳樂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只能愣在原地閉上嘴巴。

被當面推來推去,看起來脾氣不是很好的客戶卻始終沒有變臉,甚至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張佳樂在鬧彆扭,光是這樣就足夠讓林敬言確定他們是舊識。簡單完成介紹,他笑瞇瞇地把空間留給剩下的人,腦子閃過各種的推論,林敬言難得體會什麼叫做時間被耽擱但心情還是很好的感覺。

被丟下的張佳樂一臉委屈。

相較於張佳樂的不甘願,孫哲平還是沒有太大反應。在第三人走後,他的視線才毫無顧忌地落在張佳樂身上,眉頭微微皺起,和方才看上去心情不錯的模樣相比,他現在的表情幾乎算是凌厲。

注意到對方的目光,張佳樂撇撇嘴,「不高興就直說,不用擺這張臉。」

「你是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的?」

不是自己預料中的答案讓張佳樂整個錯愕,呆了幾秒反應過來,一種無以名狀的委屈跟著湧上,張佳樂幾乎是當下就想回一句還不都你害的,可瞪著孫哲平的臉,他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張佳樂最後只是嘆口氣,「沒事,最近工作比較累,緩緩就好了。」

孫哲平還是很不高興的樣子,「你剛不是說又接了新工作?這樣還能休息?」

「總會有辦法的。」張佳樂倒不當一回事,工作的強度他早就適應地差不多,加上自己現在的模樣這麼糟糕和工作根本沒有辦法關係,他的回應幾乎是敷衍,但見孫哲平的表情隱隱有越來越可怕的趨勢,他只得摸摸鼻子改口:「好啦我自己會注意……」

話還沒說完張佳樂就想去撞牆。

他沒事跟孫哲平承諾這個幹什麼!他是他的誰啊!

想著果然習慣是種很可怕的東西,張佳樂抹了把臉,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再被人牽著鼻子走,他沒好氣地把話題轉到正事上:「我等下還有工作要忙,大總裁就跟我去填資料吧。」

孫哲平的眉頭因為張佳樂刻意加重的代名詞又皺了三分,只是聽著熟悉的語氣、對方也仍是自己記憶中那種一生氣就直接反應在舉止上的模樣,他莫名地又覺得心情有點好。情緒一下子複雜起來,孫哲平輕輕地嘆口氣,出口的卻是毫不相關的話。

「樂樂,好久不見。」

   
评论(16)
热度(25)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