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ing03

*心情好決定來一發(?

*這篇的節奏真的好難抓啊覺得分段出現障礙

*我寫到最後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啦(狂顛奔跑

只是用來抓數量的印量調查,請走這裡



03

「樂樂,好久不見。」

要不是知道會讓對方情緒更不好,他還想加上一句你瘦了。

比起分離前那個笑容燦爛的人,現下臉色蒼白又憔悴的人瘦到孫哲平的胸口有點疼。

熟悉的暱稱熟悉的語氣讓張佳樂瞬間一僵,桃花眼睛變得赤紅,卻不是要哭要哭的紅色眼眶。張佳樂啊了聲垂下眼睛,放在身側的手握成拳頭。

拳頭隱隱在顫抖。

沒有錯過張佳樂的小動作,孫哲平輕輕地嘆口氣,似是無奈卻是嘴角上揚。

「你想揍就揍吧,哪時候要你忍著的。」

「……」

幾乎在瞬間抬起頭,張佳樂用紅色的眼瞪著孫哲平,裡頭的憤怒減少幾分,多了一些他自己也分不清的情緒,還有被看透的惱羞成怒──雖然也不是第一次。

孫哲平搖搖頭,眼裡藏著幾分縱容估計他自己也不知道,「你怎麼還是沒變。」

「你他媽也差不多好嗎,還不是一樣討人厭。」張佳樂沒好氣:「跟我去填資料啦。」

孫哲平聳聳肩,乖乖地跟著半炸毛的人去座位區坐下。

情緒不好的人動作很大,拿隻筆取張紙都自帶音效,孫哲平看著只覺得好氣又好笑,縱然知道這時候不給刺激對方,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你手不痛嗎?」

「謝謝關心啊。」張佳樂翻個白眼,「一點也不。」

碰了一鼻子灰的人只得閉上嘴巴。

每個業務員基本上都會有自己獨立一間的會客室,張佳樂亦然。東翻西找地湊出所有需要對方填寫的資料,張佳樂怒氣沖沖地把單子扔過去就給他,完全不見接待人應有的態度,孫哲平卻也不生氣,習以為常地按照上面的指示動筆。

盯著對方書寫的動作,不知怎麼的,張佳樂漸漸地就冷靜下來。

孫哲平在張佳樂心中從來都是特別的,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孫哲平的模樣就幾乎烙印在他的心底,哪怕分開這麼久的現在,張佳樂還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地分辨出這人的變化。孫哲平似乎長高了一些,比之前要黑一點、結實一點,氣勢也更強,不笑的時候看起來更兇,可就算張佳樂不想承認,他也覺得孫哲平比起當年要成熟帥氣,想來一定能吸引更多男男女女吧,從以前這個人就很會招蜂引蝶……

這個人,好像變了很多,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張佳樂撐著下巴這樣想著。夢裡的那些事情忽然變得遙遠起來。

誰能料到會和自己的前男友在這樣的場合下見面呢?至少張佳樂從沒想過。

「欸……我問你哦。」

孫哲平頭也不抬,「幹嘛?」

張佳樂摸摸鼻子,「你為什麼會想過來相親啊?」

孫哲平奇怪地看了對方一眼,「我媽讓我來的。」

「這我知道。」張佳樂早就聽過,畢竟孫哲平一開始的代名詞是「應付家長的富二代兼公司大總裁」,他才怎麼樣也沒辦法和這個人聯繫在一起,「我只是在想你什麼時候這麼乖了啊,而且阿姨叔叔不是不管這些事情嗎?」

「我有什麼辦法。」孫哲平的神情頓時參了幾分無奈,「我堂妹前陣子結婚生了寶寶,我媽大概是太閒又太羨慕,就天天叫我來相親,被煩的受不了自然就過來了。反正來了之後可以用不適合去敷衍她,走一步算一步吧。」

張佳樂不鹹不淡地哦了聲,「但是你條件應該沒有差到要來相親吧。」

「我沒有男朋友。」

原本還沒想那麼多的人瞬間錯愕,呆愣愣的模樣讓孫哲平挑眉,「幹嘛那張臉?」

「沒有、」張佳樂愣愣地眨眨眼睛,「你沒有男友?從、…從我們……那之後、都沒有?」

「騙你幹嘛。」很冷淡地回應對方的驚訝,孫哲平皺眉,「你就這麼想要我交?」

「當然不是──」

張佳樂不假思索地給出這個答案,可他下意識回答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他們的身分太敏感,這句話說起來能夠解釋的範圍大到讓他不敢去想像。刻意不去看孫哲平的表情,張佳樂鴕鳥心態似地低著頭拿過孫哲平手邊的資料表,好在對方也沒有要為難他的意思,很簡單地就把填寫完成的部分交給他,張佳樂隱隱鬆口氣。

可一拿到表單他就愣住了。

「你的條件就只有男?沒有其他的?」錯愕地看著他的前男友兼客戶,張佳樂覺得整個人都很不好,「像是衛生條件個性喜好還是什麼的,你就不提一下?」

孫哲平卻是反問他:「我要提什麼?」

張佳樂簡直要風中凌亂了,「你什麼都不提我怎麼會知道要怎麼幫你找啊?」

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張佳樂還是頭一次遇到這種條件少到讓人完全無從下手的類型。

……可套上孫哲平的個性又覺得好像理所當然。

「我就是來敷衍我媽的。」孫哲平很誠實,只是臉色並不是好看,說起話來語氣有點重,像是在特別強調什麼,「我一開始就跟剛才那個姓林的這樣講過,不用幫我太認真安排,我不太打算在這裡找人。」

──那你想要在哪裡找人?

張佳樂壓下差點脫口而出的問句,無論是以前男友的身分還是服務員的身分都不應該這樣問,這點他很清楚。咬咬牙強行吞下問題,他哦了聲表示知道,隱隱對自己沒有再次失言而鬆口氣。

若有所思地看著人,孫哲平沒點破他的欲言又止,只是眸色深了幾分。

乖乖把剩餘的題目做完,孫哲平把填寫完畢的資料單扔給對方,環起手臂換了個坐姿,他的模樣看上去帶著幾分審視的味道。

張佳樂莫名有點心虛。

刻意忽視探究的眼神,張佳樂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手上的資料上,就著幾個問題和孫哲平作了討論,他在上頭陸陸續續加上備註,花了點時間完成這個環節。把文件收妥,張佳樂又從抽屜裡抽出幾分要讓孫哲平帶回去的相關資料,以公事公辦的態度和人解釋公司的運作與活動和會員會有的優惠制度,以及自己工作習慣上會額外提供的服務。

抓到自己有興趣的點,孫哲平下意識重複:「會約吃飯?」

張佳樂摸摸鼻子,「對,我總要大概抓到你們的個性才好幫你們配對,要是連我自己都對你們不熟,那還想湊什麼CP。」

孫哲平嗯了聲,板著的臉看不出喜怒,「你對每個客戶都這樣嗎?」

張佳樂覺得有點奇怪,「當然啊。」

孫哲平點點頭表示知道,雖然他沒有特別表示什麼,可張佳樂就是覺得對方似乎有點不爽。把那種似是而非的感覺抹掉,張佳樂下意識看了看手錶,時間流逝之快讓他有點傻。

注意到對方的動作,孫哲平挑眉,「結束了?」

「差不多了。」張佳樂點點頭,「你還有什麼問題或是要求嗎?除了不參加團體活動外。」

孫哲平想了想,「目前應該是沒有,想到什麼我會再跟你討論。」

「知道了。」張佳樂頓了頓,還是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名片,「喏,這是我現在的電話,你存一下吧,有事比較好找人,傳mail也可以。」

接下名片,孫哲平第一時間把電話輸入進手機,下個動作就是回撥過去。張佳樂的手機唱起歌,他看著手機號碼沉默兩秒,自己把電話切掉、將號碼紀錄在手機裡。

孫哲平板著的臉鬆了幾分。

「你幾點下班?」

「五、六點吧。」反射性回答對方的問題,張佳樂愣了愣,「你問這個幹嘛?」

「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張佳樂乾笑,「不用了吧,我這幾天有點忙,五、六點可能也放不了。」

孫哲平笑起來,「沒事,反正我的下班時間很隨意,可以配合你。」

「……萬惡的資本主義。」張佳樂恨恨然,「老子不想跟總裁大人吃飯,謝謝你啊。」

孫哲平挑眉,「你剛不是才說要約吃飯?」

「……」張佳樂已經在磨牙了,「我這陣子沒空,等有時間再說。」

「你就這麼不想和我接觸嗎?」孫哲平直盯著對方的眼睛,「你在害怕什麼?」

張佳樂咬牙。

──他能說他在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之前就是沒辦法和他太親密嗎?

張佳樂從來不是個能夠重重拿起輕輕放下的人,更何況那個人是孫哲平,他是怎麼樣也沒辦法像對方那樣這麼輕鬆地面對自己。他辦不到。就算張佳樂不想承認,他也必須接受孫哲平至今對自己還是很有影響力的這個事實。

不然他也不會只是提起他的名字就幾天難眠。

張佳樂嘆口氣,「我車子爆了,沒辦法和你去吃。」

這個答案完全出乎孫哲平預料,他有點錯愕,「怎麼回事?」

「被小屁孩衝撞。」張佳樂撇撇嘴,見對方似乎要反問什麼,他想也不想就搶白:「放心吧我沒事,那時候我不在車上。只是我的車被撞凹一個洞,快修好的時候又被小偷刮花,我還要搭兩天的車,哪有那個嫌功夫跟你吃飯。」

孫哲平鬆了口氣,「那我接你不久成了。」

張佳樂愣了愣,瞬間閃過腦袋的是他們分手那天的最後一頓飯。

那時候的孫哲平也是這樣告訴他,我接你就好了。

趁著張佳樂恍神的片刻,孫哲平直接丟下結論:「就這樣說定了,我七點來接你,工作沒做完再送你回來,或者我等你到做完再去吃也可以,今天晚上我很閒。」

「……」張佳樂很傻眼。什麼就這樣說定?他什麼時候答應了?

相較於張佳樂的風中凌亂,得到想要結果的孫哲平倒是很滿意。趁對方抗議之前,實際上一個下午都沒有安排的人打著還有事的名義就先行閃人,溜的速度之快讓張佳樂衣角都抓不上,一聲抗議似的喂散在空中沒人回應。

「……靠,孫哲平這個王八蛋。」

慢對方一步的人看著孫哲平的背影氣得牙癢癢,可那點好氣又好笑的情緒卻同樣無法忽視,桃花眼睛笑得亮晶晶的,和怒氣沖沖的表情有著鮮明對比。

然後張佳樂後知後覺地想著,孫哲平回來了。

他回來了,在他們分手的兩年又九個多月的今天回來了。

评论(6)
热度(1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