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周江】黏膩膩

*偷偷上來寫個

*短短地感覺沒什麼內容

*ABO+不影響的生子,按照之前的架構來

*阿濤串場啦橙橙高興嗎!

小江生日快樂!輪迴永遠愛你啦!


周澤楷的頭髮容易翹。

說是容易翹但又不到自然捲的地步,就是早上醒來腦袋上基本上會頂著一根呆毛,配上半夢不醒的迷糊表情只會無限激起各路男女的母愛,而在梳洗過後、壓下頭髮,恢復精神的人又是無死角的帥氣,只能說人長得帥不管醒著睡著都好看。

周澤楷對自己的外表不太在意,有沒有呆毛他也不會放在心上,不過江波濤倒是很好像很鍾愛那根毛,每次看見都會笑瞇瞇的特別滿足,周澤楷看著都心癢癢的,有時候還會為了讓江波濤維持好心情而刻意在不用上班的時候放著他的呆毛鼎立,趁機在他笑的時候多親幾口。

相較於自己的頭髮,周澤楷更喜歡江波濤的。

江波濤的頭髮有些自然捲,不明顯,就是看上去軟軟翹翹的,是屬於不用認真打理也可以很有造型的那種,周澤楷特別喜歡它摸起來的手感,柔軟舒適,總是會讓他想要一摸再摸。江波濤通常都是縱容他的,就是有時候無奈了會忍不住撥開他的手,周澤楷只要在這時候刻意用無辜的表情看人,就會得到江波濤補償性的親吻。

周澤楷最喜歡的就是和江波濤接吻。不管是淺嚐即止的親吻,貼在臉頰或額頭上的親吻,還是幾乎要把人拆吃入腹的親吻,他都喜歡──只要能夠是和江波濤做肢體接觸,無論多少次他都不會膩煩。周澤楷有時候也會想,自己大概把所有黏人的能力都貼在江波濤身上了。

或者該說,只有江波濤會讓他毫無自制力地想要湊上去,恨不得無時無刻都不分開。

他喜歡江波濤的吻。他喜歡江波濤。

 

「爸,小爸還在睡嗎?」

頂著根呆毛走出房間,周澤楷就跟自家二兒子打照面。

周澤楷嗯了聲當作回答,刻意留那根呆毛來討好喜歡的人的人眼神相當清澈,「要出去?」

周濤點點頭,「我跟小安有約,等等要出去。哥早上就出去了。」

哦了聲當作知道,周澤楷跟他兒子一起來到廚房,周濤去翻櫥櫃裡的零食,周澤楷則是手腳俐落地去泡牛奶。剛在溫熱的牛奶裡放上兩匙蜂蜜,把廚房搜刮一空的二兒子抱著兩盒餅乾就要跟他爸告別。

注意到周濤手裡抱著零甜食,周澤楷叫住他:「你爸說不要一次吃這麼多。」

周濤眨眨眼,「我之前有跟小爸報備過,是我跟小安要一起吃的,他有說可以。」

既然江波濤已經同意,周澤楷就沒什麼意見,反正在他看來這兩個小孩都很有分寸,點點頭就算放過他,只是在最後又加上一句早點回來。

周濤笑起來,「我知道,今天是小爸生日嘛。我跟哥晚餐前會回來。」

「注意安全。」

「知道了。」周濤點點頭就想要走,只是忽然想到什麼又多問了句:「小爸是今天結束嗎?」

周澤楷點點頭,「差不多了。」

周濤哦了聲,也沒說什麼,就抱著兩盒餅乾往外面走。

簡單弄了些吃食,周澤楷端上食物就想回房間,只是大概是受到周濤方才動作影響,他想了想便把櫥櫃裡最後一盒餅乾帶上,端著一堆東西回到他們倆的臥房。

出乎周澤楷預料的是,他進門的時候江波濤是醒的。窩在面被堆裡的人看上去睡眼惺忪,一頭微微自然捲的頭髮翹著,和周澤楷腦袋上的呆毛相映成趣,江波濤打了個哈欠就見到周澤楷拿著滿手的東西進門,幾乎是下意識對著人微笑。

周澤楷只覺得胸口一下子就被填滿了。

踢上房門,周澤楷把東西放到床頭櫃上,坐在床邊把江波濤摟進懷裡。被扣著腰的人順勢靠在他家Alpha身上,舉手投足都帶著幾分慵懶,周澤楷見他似乎不是很想動,自動自發地端著溫度稍微下降的牛奶讓他一口一口喝下。

好心情地接受全套服務,江波濤眼睛裡盛著淡淡的笑意。

一杯牛奶喝下,周澤楷又端起蛋粥,江波濤的表情一下子皺起來。知道發情期的Omega都不怎麼有食慾,周澤楷也不惱,好聲好氣地哄著人稍微吃一些,勉強讓江波濤吃下小半碗,後來怎麼也沒辦法讓人吃下,周澤楷就再不強求,三兩下喝完粥就把餐具放到一邊去。

江波濤拍拍棉被,聲音還有些沙啞:「小周,坐上來吧。」

正有此意的周澤楷脫了衣服鑽進去棉被裡,把被他啃咬得亂七八糟的人重新摟進懷裡,扣著他的那隻手熟練地替江波濤按摩起摧殘過度的腰,舒緩痠痛的人微微瞇起眼睛,懶懶地靠在周澤楷的身上要睡不睡。

發情期總是磨人的小東西。

不管一對情侶一起度過發情期的次數有多少,發情期仍舊讓人頭痛。

這三天剛好就是江波濤的發情期,夫夫提前做了準備,兩個兒子也成熟到足夠自己打理自己,一番交代之後兩個人就把房門鎖上,值得慶幸的是,在他們甜膩膩又黏糊糊而不能外出的三天裡,外頭硬是沒有半點問題──就算有也沒嚴重到需要來找他們──算是讓江波濤在好不容易能夠清楚思考的今天最感嘆的地方。

這陣子的工作量大,好些時候沒法敞開心胸地吃,在一月一次的改善生活福利中得到大大補償的周澤楷心情好很,但就算發情已經結束,也不妨礙他對江波濤皮膚的愛不釋手,大手這裡摸摸那裡碰碰,時不時去啃咬江波濤的脖頸,那塊恆久標記的齒痕帶著Omega甜美的海洋性息素,總讓周澤楷覺得怎麼親都親不夠。

只覺得體溫又再上升的江波濤哼哼:「……別鬧。」

周澤楷乖乖鬆口,卻還是維持相同的姿勢一動也不動。

江波濤轉過頭去蹭蹭他的腦袋,「小江跟小濤有怎麼樣嗎?」

「看起來很好。」周澤楷親親江波濤的耳垂,「出門。晚餐前會回來。」

「欸?」江波濤愣了愣,「他們不用上課嗎今天?」

周澤楷抬起頭對他偏偏腦袋,頭頂上的呆毛也跟著晃了晃,「運動會。」

「啊……好像有這麼回事。」依稀想到「閉關」之前好像有聽過這類的事情,江波濤有點感嘆地點點頭,「所以他們今天是跟人約出去玩啊?多出去走走也好啊。」

周澤楷想了想,「阿濤跟小安。」

「不意外啊,阿濤現在根本是有辦法就會往小安身上湊。」江波濤頓了頓,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黏在自己身上的人一眼,「讓他注意好分寸啊,一個不小心走錯路,可是會被揍扁的。」

「你兒子。」

「我兒子我當然放心,就是感歎一下。」想到孫姓家庭和聯姻的韓姓家庭,江波濤搖搖頭,「小小江呢?又是跑圖書館去啊?」

周澤楷親親江波濤的嘴角,「忘了問。」

「欸你真是……」

「小江。」

壓低的聲音帶著幾分抗議和委屈,江波濤一下子就笑出來。

被嘲笑的人眼神更加委屈,大狗似的在江波濤肩窩蹭著,順勢就把人壓到床上。這幾天不知道呈現這樣的姿勢長達多少時間,江波濤瞬間有點無奈,安撫性地拍拍對方的腦袋,在周澤楷的手伸到不該伸的地方,他整個人才又緊繃起來。

「小、小周!別鬧!」

雖然他也是慾望累積很久、藉著發情期一次得到滿足,但不代表江波濤的腰力好到可以跟周澤楷抗衡,承受方很多時候是比另外一邊需要付出更多體力,在荒淫的三天過去,江波濤不覺得現在的自己有辦法跟上。

周澤楷的手頓了頓,只是佔有性地貼在溫熱的皮膚上,沒有再做更深入的動作。

完全是無聲的抗議。

知道對方是氣惱自己在這時候還把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江波濤好氣又好笑。那也是他兒子耶。總覺得周澤楷有時候幼稚又可愛,江波濤無奈地勾著嘴角,安撫性地親親他的眼睛。

「我不說了行吧?手拿開吧。」

「小江舒服。」

「……不要用那種表情說這種話好嗎。」

周澤楷一臉無辜。

江波濤嘆口氣,隨他去了。

周澤楷瞇著眼睛湊過去親親他,在兩人赤裸擁抱地狀況下,他也不敢放開手腳去和人接吻──挑起慾望的可能性太高了。不過單純的肢體接觸還是可以有,兩個人在外頭能這樣親親摸摸的機會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低,周澤楷自然要把握機會和江波濤貼在一起。

多少能猜到對方在想什麼,江波濤又笑起來,勾著人的脖子和他細細地親吻,等到周澤楷滿意了才拉著人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變成一個靠著枕頭一個靠著胸口,兩個人都不用出太大的力氣還能夠貼在一起,一舉兩得。

不光是周澤楷,江波濤也喜歡和他黏在一起。

周澤楷的體溫偏低一些,但靠在一起總會給人無限的安全感,也不知道是源自於有力量的四肢和肌肉還是他一貫的行事作風。江波濤在周澤楷的身上蹭了蹭,順勢而為也是報復性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一口。

周澤楷皺皺眉,「別鬧。」

「現在就知道說這句話啦。」江波濤笑他,眼角餘光注意到被放在床頭櫃上的盒子,他有點疑惑地偏偏頭,「欸,你還拿什麼東西進來嗎?」

這才想到還有東西沒吃的周澤楷把盒子拿過來給好奇的人看,「餅乾。」

江波濤愣了愣,「POCKY?你怎麼會突然想吃?」

「周濤。」周澤楷簡明地解釋,這答案簡明到大概也只有江波濤能聽懂,「吃?」

比方才要稍微開胃的人想了想,「一根就好。」

周澤楷嗯了聲,把盒子打開拿了根餅乾出來,江波濤下意識伸手卻被避開來,周澤楷把餅乾叼在嘴裡上下晃了晃,無辜的眼神讓江波濤忍不住又笑起來,順著對方的心意咬住餅乾的那一端。

巧克力棒一點一點地縮短。終至歸零。

笑聲又傳出來。

评论(6)
热度(115)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