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ed,Loves,Loving 06

*算是過度章吧

*可以算林方有?雖然他們還沒交往但是我是站在林方角度寫的←

*銳銳肯定是倒追的(幹

今天連續兩次被我爸我媽打下去躺著睡,坐著睡覺錯了嗎......

順便偷渡個宣傳


06

張佳樂幾乎是一上班就開始忙。

昨天的進度就像卡在喉嚨裡的魚刺,心情很好的人沒有再因為情緒或睡眠而影響,自然就把全部精神都放在上面。昨天的部分做了收尾再去處理今天負責的事項,張佳樂把預定要做的事情趕了一半多一些,說要來報到的方銳就在櫃檯的指引下上來找他。

新來的人帶著學生的青澀味道,張佳樂看見的時候還愣了下,沒想到會有學生出社會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這種類型的。

男同區來新人的機率不知為何比其他要低,帶人的機會自然不多,張佳樂介紹起來有些生疏,基本上是想到什麼講什麼,總結永遠都是你熟了就知道了、有問題再來問,在過程中穿插一些簡單的做事原則,最後秉著直接上手能最快學習的想法,他直接把人帶到林敬言那。大概是策畫稿接近死線,對方的臉色憔悴到不行,張佳樂看著只覺得感同身受,把人丟給同事的同時順手帶走幾份不太重要的文件。

「那你自己的工作呢?」

「安啦沒事,就說了我現在比較閒。」張佳樂頭也不抬地擺擺手,已經在翻看手上的資料,「這些我兩點前應該能幫你解決掉,兩小時後先發草稿給你。」

累到快要死掉的人疲倦地笑了笑,「欠你一次。」

「忙完後請客啊。」張佳樂衝著人笑得燦爛,「那你的人就給你了,我先走囉。」

「怎麼心情這麼好……」林敬言無奈地搖搖頭,目送張佳樂離開,他這才把注意力放到有點被嚇到的新人,「不好意思啊,我最近在趕活動比較忙,就請你稍微幫忙下吧。」

方銳連忙點頭,「那當然,有事情盡管吩咐,我會努力做好的!」

大學新鮮人的那股衝勁讓林敬言覺得有點好笑,「那麼,你是叫方銳吧?我是林敬言。」

「林前輩好!」

連忙伸手握住林敬言的手,方銳對著人笑出兩顆小虎牙。

 

在林敬言和方銳培養前後輩關係時,張佳樂已經翻完所有的文件,抓出自己要的資訊。

方才拿工作的人拿得文件都是自己擅長又不是很重要的部分,他辦活動的經驗多,瞬間擷取重點的能力自然是一把罩的。直到現在看到文案,張佳樂才知道林敬言這次做的小型聯合相親活動主題是月老──每年的活動主軸都不一樣,策畫也不一樣,唯一相同的是讓所有同性向的客戶可以聚集在一起相親的目的。

張佳樂稍一設想,很快有了靈感的人點開繪圖軟體開始起筆。

有了構想的人畫圖的速度很快,加上設計底子好,不用兩個小時就把所有的草稿完成。大概看了看覺得效果不差,張佳樂個別存檔後發到林敬言的郵箱,直到這時候才感覺到肌肉痠動的人按著自己的肩頸,喀拉喀拉的骨頭聲響聽得他有點感嘆。

「老了啊老了……」張佳樂搖搖頭,「不重用了。」

稍微舒緩下筋骨,林敬言還沒有回覆,想來大概是忙昏頭了才沒注意到,張佳樂也沒去在意。打開今天預計要完成的檔案,他敲著鍵盤的同時伸手去拿寫了滿滿滿的桌曆,上頭的紅筆藍筆鉛筆黑筆筆跡一大堆,便條貼的紀錄也不少,看得人眼花撩亂。

張佳樂修改拿車的日期,在新確定的時間上標上記號,想了想又點開電腦去看共用資料。男同區有開一個所有客戶的資料表,張佳樂按照孫哲平的文件把那慘澹得可怕的內容放上去,一個重新整理就看見資料表比自己上回看又多了三、四個人的檔案,分別是不同同事接下來的,張佳樂掃了眼在自己的私人檔案上做上備註,順手又把孫哲平的資料在私檔Key一次。

看著上面交友條件的一個男字,張佳樂無奈地笑笑,把文本資料收起來。

「張佳樂前輩。」

清脆的聲音伴隨著匆匆忙忙的腳步聲,這回提早注意到的張佳樂沒被嚇到,帶著椅子轉身就看見捧著資料朝自己跑過來的新人,有點疑惑地挑眉,張佳樂眨眨眼,「你找我?」

「林前輩讓我來的。」方銳的眼睛亮晶晶的,看上去精神很好,「他要我跟你說他草稿看過了,你接著畫,畫完再一口氣傳給他就好。」

張佳樂奇怪地偏偏頭,「這不是打個電話或回信就好的事嗎幹嘛讓你跑啊?」

「剛好順路而已,我等等要下樓去。」方銳說著把懷裡的資料舉高一些,示意他其實是跑腿的,「他還要我問你新放上去的檔案是不是有問題,怎麼資料這麼少。」

張佳樂表情整個微妙起來,「那個沒問題啦,那傢伙就寫這麼少。」

方銳點點頭,「我知道了。」

嗯。張佳樂順手拍拍方銳的肩膀,「老林在弄的活動算是這邊的重頭戲之一,他應該有跟你說過,你好好做的話可以學到不少,有問題就問,加油吧。」

「我知道。」方銳眨了眨那雙看上去特別真誠的眼睛,「林前輩人特別好,教我很多。」

「老林本來就是個老好人,你可不要欺負他啊。」

方銳嘿嘿笑,「當然不會,他那麼好的人怎麼會讓人想要欺負。」

張佳樂愣了愣,「看不出來你還滿狗腿的嘛。」

多少覺得方銳是個好相處的,張佳樂心情好了些,和他聊了幾句才放人走。待新人離開,張佳樂又轉著椅子面對桌面,電腦螢幕還是沒有跳掉的資料表頁面,張佳樂想了想又猶豫了下,還是拿起手機給人發一條簡訊:孫總裁你什麼時候有空?

以為會等很久的回覆在張佳樂放下手機之前就傳回來,而且還是以電話的方式。張佳樂也不知為何冒出一種心虛的微妙感覺,他下意識切掉電話,孫哲平再打來他再切,同時像抓賊一樣拎著手機偷偷摸摸地溜到最遠的沒人的樓梯口,靠在牆上按下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就是孫哲平的聲音:『幹嘛掛我電話?』

張佳樂摸摸鼻子,「你總要給我時間到外面吧,辦公室不方便。我才想問你幹嘛打電話?」

『不是你先傳簡訊嗎,我以為你有空。』孫哲平用一種理所當然地態度回他,『要約我啊?』

張佳樂總覺得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奇怪,一時間喉嚨有點卡,咳了兩聲才能回他:「就是想跟你確定一下時間,我剛剛在Key資料的時候發現昨天忘記問你,我要知道你大概什麼時候有空,之後才好跟你出去吃飯……聊公事。」

最後面的那句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我當然知道是聊公事,張先生。』

張佳樂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臉紅起來。熱熱燙燙的,雖然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有點惱怒的人咬咬牙,「知道的話就給我確定時間,你平常大概都是什麼時候有空?六日?」

『哪時候都行。』

「……孫哲平你行啊,現在是來跟我炫撩妹手段嗎。」

『我認真的。』相較於張佳樂的咬牙切齒,孫哲平的語氣倒是很平淡,『我工作基本上就是大三大四那時候的加強版,除了某些推不掉的重要會議外,想翹班還是可以翹,所以哪時候都行。』

「……」

作為朝八晚五不是還要加班的上班族,張佳樂有種砸手機的衝動。

孫哲平的笑聲又傳過來。

「那我這邊確定再跟你喬。」張佳樂沒好氣地回答他,「我去工作了,沒事別打給我。」

『欸,你中餐吃了沒?』

「等等就要去吃了。」張佳樂反射性回答就想到昨天的狀況,神情一時間有點微妙,「先說啊我跟大總裁你不一樣,午餐時間只有一個半小時,下午還有事,不要覺得可以一起吃。」

電話那段傳來嘖的一聲,『那晚餐一起吃。』

「孫哲平你怎麼那麼像初中生,是不是還要互等一起回家啊?」張佳樂忍不住取笑他,不過想到他這幾天確實後和對方一起回家,整個人又微妙起來,「……不跟你說了,我再不回去老闆會來催,晚餐吃什麼你提前想好啊。」

說著也不等人回答就直接掛上電話。

張佳樂吁了口氣,碰了碰隱隱在發燙的臉頰,覺得整個人都熱呼呼的。

江波濤就是在這時候冒出來。

連續兩天被同個人嚇到,張佳樂幾乎要覺得對方是故意的,只是江波濤的模樣看起來無辜的很,他又沒辦法遷怒到他身上。

拍著胸口安撫自己躁動的心跳,張佳樂有點心累地問什麼事。

嚇到人的人愛莫能助地看著他,「新杰找你。」

「……」

「他在你位置上站了十分鐘。」江波濤這樣轉告:「他說就算是蹲廁所也不該這麼久。」

「……」

這報應來的有點太快,張佳樂很想哭。

被抓包摸魚的人垂著眼淚回去辦公室,他家上司就站在他的位置旁邊冷著臉,氣場之強大讓他瞬間覺得孫哲平簡直弱爆了。乖乖跟著生氣的大魔王去辦公室,張佳樂低著頭聽著張新杰不帶髒字的低沉謾罵持續十分鐘,顯然是被這幾天他緩慢進度給激怒的人條列分析他的罪狀,一一數落到張佳樂覺得自己十惡不赦才停下來。

然後他推推眼鏡,「知道問題在哪裡了?」

張佳樂淚眼汪汪地點點頭。

「那很好。這件事情會按照公司規定扣薪水,一樣,有任何不滿都可以上訴。」

「……知道了。」張佳樂有點憋屈,「那新杰你找我要幹嘛,總不會只是要罵我吧?」

張新杰皺了皺眉,只是也沒有針對這個發言指責什麼,轉而拿出幾天前張佳樂交上去的文件跟他討論幾個點。切換到工作模式,張佳樂的態度就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就著張新杰給出的幾個問題做了番辯論,順勢提出幾個自己的想法,說起話來井井有條,和剛才那種可憐兮兮的模樣大相逕庭。

「……我知道了,那你去吃飯吧。」

摸了摸有點乾的喉嚨,張佳樂點點頭,可在他要打開門之際,坐在位置上的張新杰又叫住他。

張佳樂眨眨眼,「還有事嗎?」

張新杰難得有點欲言又止,「你……我記得你認識王杰希?」

意料之外的名字讓張佳樂愣了愣,「我們是大學同學。怎麼了嗎?」

「……沒事。」張新杰搖搖頭,「你最近有跟他聯絡嗎?」

張佳樂乾笑,「那什麼、前幾天還有見到。」

張新杰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可他最後還是沒有說什麼,只是點個頭就讓張佳樂出去。

張佳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评论(2)
热度(2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