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步伐

*短短的

*爛尾

*我也不造我在寫啥

*感覺每次場次結束我都不會寫文了QQQQQQ

*追大人那段是今天早上看到一個小弟弟在追媽媽,超級萌QQQQQ

*雙花其實很少不要被騙了我TAG打的超心虛(幹


孫哲平的腿很長。
本身是個急性子的人腳步一向很快,加上腿長的優勢,就同年紀的人來說,有時候想要趕上孫哲平的步伐會有些困難,對幾個年紀小腿又短的矮小星人而言,他們爸爸走路簡直就像是要飛起來一樣,好像怎麼追也追不上。
隨著年紀增長,孫哲平飆路的次數有稍稍下降,只是急了的時候還是會下意識邁大步走──有某個曾經站在馬路口看他趕時間的人表示,將近三十公尺的路他只花了九秒就走完,著實讓他開啟新世界──但如果要和別人結伴走,他大多數時候都知道要控制自己的速度。

這點和他常常走在一起的張佳樂最有感觸。

和他人集體行動時,孫哲平會透過各種方式降低速度,但要是忘記留心,他偶爾會在無意識的狀況下加快腳步,甚至會不自覺地讓身旁的人跟著加快步伐。對於這樣的現象,張佳樂一向是不太在意,反正走快走慢他都能跟上孫哲平的步調,只是在家庭成員多了兩個小蘿蔔頭的加入後,他偶爾就會跟對方提幾次走路不要那麼快。

「你小孩的身高還沒有你腿長呢。」

比劃著自家女兒兒子的身高,張佳樂皺皺鼻子,莫名有點想笑,「小短腿的,不要強人所難。」

孫哲平無言地點點頭,不是很想評論對方的發言。

很努力地記著這些事情的人在很多時候會刻意放慢步伐,久而久之習慣了,飆路的次數又再下降一些,只是對於他的小傢伙們,孫哲平的腳步還是稍嫌太快了點──對於這個問題,連孫父也忍不住在偶爾見面一次的時候把兒子叫過來罵,著實讓孫哲平困擾又好笑。

「我走太快的時候提醒我一聲。」最後孫哲平只能這樣跟他小孩講:「你們不說我不會知道。」

孫萍樂跟孫安樂乖乖點頭。

簡單的採買結束,孫哲平手上提著兩包大包物品。一手拿著事實上不算很重的東西另一手抓著電話,沒手牽小孩的孫哲平讓跟著他出來的孫安樂抓著自己的衣角,大半心思都放在和張佳樂的對話,他在嗯嗯啊啊間腳步加快了也不自知,用一種自己覺得舒適旁人看起來卻稍快的速度走在柏油路上,不到爸爸腰際的小男孩追得有點勉強,卻強撐著不肯開口。

和兩個爹爹一樣倔降的小傢伙不願求助,背上的後背包隨著他的動作一上一下地晃動,孫安樂咬著牙跟在孫哲平旁邊跑步,可對方的一步是自己的兩三步,速率差異大到孫安樂不得不鬆手,小男孩的神情在放手的瞬間染上慌張,可孫哲平卻仍舊把注意力放在手機那端,絲毫沒發覺到自家兒子的不對。

「……醬油跟牛奶都買了。」孫哲平盤算著手裡的物品,「還有什麼嗎?」

『那應該就沒了。』張佳樂想了想,覺得似乎也沒什麼需要的,就打算結束通話,『那就先這樣吧,你回來開車慢點啊。』

「知道了。」

簡單的對話結束,孫哲平鬆了口氣。把手機放進口的同時才注意到哪裡不對,他下意識轉過身才發現自家兒子追在後面小跑步的身影,孫哲平登時一僵,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完全被遺忘的孫安樂追上來的時候氣喘吁吁,大概是被和爸爸分開來嚇到,遺傳到張佳樂的桃花眼睛整個都是紅的,要哭不哭的小模樣讓孫哲平一下子成為四周人眼神的標靶,幾乎是人人譴責。

看著那張委屈到不行的臉,孫哲平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

……但還好有跟上。

這樣想著,他無奈地嘆口氣,孫哲平蹲下身,「跟不上怎麼沒叫我?」

孫安樂抓著衣襬,抽著鼻子用力搖頭,整個人還很喘:「我、我跟……我跟的上。」

孫哲平更無奈,拍著小小的背脊幫忙小孩順氣,也不知道是因為跑步還是因為想哭,孫安樂的氣息很不穩,花了點時間才平靜下來。揉著無辜的紅色桃花眼睛,小男孩用委屈中帶點認真的聲音奶聲奶氣地問他:「爸、爸比,要走了嗎?」

「……走吧。」無力地抹了把臉,孫哲平這樣回答他。

直起身體拍拍膝蓋上沾到的灰,孫哲平順手又揉了把兒子的腦袋瓜,孫安樂被過強的力量壓得踉蹌一下,下一秒就是一陣天旋地轉,等到反應過來,他已經被不打招呼就動手的自家老爸放到肩膀上,兩腳中間卡著一顆大腦袋,小男孩下意識把手放在有點刺刺的頭髮上,整個人有點懵。

……好高。活了這麼久第一次離地面這麼遠,孫安樂緩慢地眨眨眼睛。

「抓好啊,亂動的話小心掉下去。」

不輕不重地這樣警告一句,孫哲平重新提起買來的大包小包,空著的手抓著兒子嫩嫩的小腿,總算不用顧忌的人想著果然避免不小心把小孩丟下的最好辦法就是直接讓他黏在自己的身上。

算是第一次用這種方式抱小孩,孫哲平也覺得有點新鮮。

「爸、爸比,好高哦!」孫安樂整個眼睛都亮了,興奮地左看看右瞧瞧,「好高好高!好棒!」

「好棒那你要坐好啊。」孫哲平淡淡地這樣回答他,「掉下去會痛痛的啊。」

「哦哦。」

乖乖地坐直身體,孫安樂還是忍不住轉著腦袋變換視角,他之前最高的時候也就是被兩個大人抱在懷裡,現下在外面用這種方式騎馬馬,剛剛被短暫拋棄的恐懼跟委屈都跟著忘記,那張精緻的小臉帶著幾分亢奮的紅,一雙桃花眼睛充滿光。

莫名能感覺到兒子的興奮,孫哲平無意識地勾著嘴角。

「欸、孫樂樂。」孫哲平還不忘教育教育:「以後追不上真的要講啊,你不說我也沒有注意,要是一個不小心被壞人抱走,看你之後要怎麼辦。」

孫安樂在大人看不到的地方偏偏頭,「被抱走?」

「就是被壞人抓走。」孫哲平換了個張佳樂常用的說法:「這樣就看不到你爹地跟姊姊囉。」

孫安樂被嚇到了,「不要──我要爹地──」

孫哲平聳聳肩,把小孩稍微往上托,「所以才叫你要乖乖聽話啊。下次要記得啊,追不上我就講一聲,勇於表達才是男子漢,聽見沒有?」

「聽到了。」

孫安樂用力點頭。

小孩乖巧的回答逗得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天知道他根本只是在胡言亂語。

他算是了解為什麼張佳樂會有騙小孩的嗜好了。

有一言沒一句地逗著自家天真的小朋友,孫哲平帶著人坐到停在離賣場有點距離的廂型車裡,安置好買來的物品又處理好小孩,他這才發動車子。箱型車的性能好,孫哲平的開車技術也強,車子行駛地相當平穩,一路上幾乎沒遇到幾個紅燈,非常順利而快速地回到他們的家。

提著大包小包又抱著小孩,孫哲平沒手拿鑰匙就讓孫安樂按門鈴。很配合的小孩照做,門後沒多久就響起腳步聲和拉著長音的來了,待在家裡的張佳樂一拉開自家鐵門,滿臉的笑容就因為看見眼前的景色瞬間轉為哭笑不得。

「你們這是什麼姿勢啊?」

被孫哲平夾在腋下的孫安樂對著張佳樂伸手,「爹地!」

「欸。」應了小孩的問候,張佳樂把孫安樂抱過來、退後讓孫哲平關門進來,「東西很重吧?」

「其實也還好。」孫哲平搖搖頭,拒絕對方要幫忙拿東西的手,「我拿就好。另一隻呢?」

張佳樂抬抬下巴,「客廳呢。」

幾乎是說人人到,用微妙的方式被叫喚的孫萍樂腦袋從客廳門口探出來,女孩子在見到幾個大人的瞬間眼睛一亮,踩著拖鞋啪噠啪噠地衝過來抱住孫哲平的腰。已經有心理準備的人腳步站得很穩,嘴角卻還是忍不住微微上揚。

孫萍樂笑嘻嘻地讓她爸爸抱起來,和自家弟弟牽手。

張佳樂看著兩個小的互動只覺得有點好玩,在姊弟倆的額頭上各親一口,他衝著孫哲平笑,「進去吧,東西一直提著也不嫌累。」

孫哲平哦了聲,在孫安樂側過頭的空檔,按著小姊姊的眼睛湊過去在張佳樂的嘴唇啄了下。

軟軟的,還帶著可可亞的味道。

评论(2)
热度(26)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