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ed,Loves,Loving 08

*小遠上線啦!

我想耍廢(幹

大家聖誕節有打算要做什麼嗎XDDDD


08

鄒遠回來之後的早晨比原先的時候多了幾分人味。

至少張佳樂會有所顧忌而不敢不吃。

張佳樂拿回車子的隔天鄒遠就結束出差,早餐便恢復到兩人共用的狀態。張佳樂從很小的時候就跟著父母進廚房,廚藝不至於嘆為觀止但在朋友圈中算是數一數二,基本上只要是不太奇怪的菜他都做得出來,區區早餐自然難不倒他,他和鄒遠也早就形成不成文的規定,熱食交給他,飲料和其他東西則是對方負責,這會兒張佳樂剛把熱食送上桌,鄒遠也把雙方的咖啡和可可泡好。

空氣中都是食物的香氣。

「哥,你今晚會回來吃飯嗎?」

張佳樂湯匙懸在半空就聽到對面的人這句話,嚇得他手一抖、整勺粥回到碗裡。面色複雜地看著濺出來的食物,張佳樂拿了衛生紙擦了擦,抬頭看向鄒遠的表情很是微妙,「……不了,我在外面吃。」

鄒遠眨眨眼睛,「還是和孫哥?」

張佳樂莫名覺得沒臉見人,「……對。」

鄒遠一臉果然如此。

孫哲平的接送在張佳樂拿回車後自然停止,當事者原以為之後的他們不會再有公事外的交集,誰知道孫哲平卻是卯足了勁地約他出去吃飯,早餐和鄒遠一起解決自然輪不到他,中午時候的張佳樂通常很忙碌,最後只剩下晚餐時間。張佳樂不知道該拿什麼藉口拒絕,而且似乎也沒什麼理由回拒,一次兩次答應下來,鄒遠如今是越來越習慣張佳樂晚上不回來吃。

在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張佳樂的晚餐時間都被孫哲平佔滿了。

偏偏對方始終停在一個讓人無力的界線外。

孫哲平在約人吃飯上總是很有分寸,兩個人不是AA制就是你付一次我付一次,完全沒有誰佔誰便宜之嫌,要是張佳樂拒絕他也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強迫,問個理由哦了一聲就算了事,爽快得讓掛上電話之後的張佳樂良心不安,總是會忍不住發訊息說不然我們明天出去吃。

張佳樂有時候覺得習慣和心軟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

哥。低低地喊了人,鄒遠皺著眉看著張佳樂不知不覺又神遊天外,臉上帶上幾分欲言又止,「你跟孫哥……現在到底算是什麼關係啊?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怎麼沒想過。」張佳樂抓抓頭,整個人有點無力,「可是我不知道啊。」

鄒遠抿抿嘴,「我也沒想逼你什麼,就是……就是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啊。不要憋著。」

張佳樂有些愣。

鄒遠低下頭,斟酌著語句開口:「至少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要告訴我吧。」

天知道他出差回來知道孫哲平和張佳樂又連繫上的時候有多意外。

事實上也是聽張佳樂說才知道他們原來住這麼近,鄒遠完全沒想到這兩人會用這種方式重逢。他們倆是大學直屬學長學弟的關係,可鄒遠和張佳樂的關係甚至比黃少天跟張佳樂還好,至少這人在當時遇到戀愛煩惱的時候只有來找他,也因此,鄒遠既知道孫哲平和張佳樂有多好,也知道和孫哲平分手的張佳樂有多糟糕。

他始終記得他敲了近半小時的門、就要去找鎖匠時,忽然推開的門後冒出的那張臉有多蒼白。

張佳樂的眼神一直是神采奕奕,可在那幾個月,那雙桃花眼睛完全是黯淡無光,配上慘白的臉,什麼時候張佳樂去做傻事鄒遠都不意外,嚇得他基本上不敢離他太遠。

那段時間的張佳樂沒有哭。可他有時候更希望他哭。

從張佳樂那裡聽來第一手消息,鄒遠明白這對當時甜蜜到牙疼的情侶分手並不是誰的錯,畢竟又不像劈腿,吵架完全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事情,可理智上這樣想,他還是忍不住埋怨起分開後就溜不見影的孫哲平,甚至曾經想過他們最好永遠不要再見面──他學長好著呢,哪可能只有孫哲平這麼一個。

可張佳樂在空窗這麼多年後又和他兜在一起。始終記得那張蒼白臉孔的鄒遠不敢放鬆。

但他同樣無法忽視張佳樂一天比一天還要開朗一點點的樣子。

尤其是在和孫哲平結束約會的時候。

鄒遠嘆口氣。他知道自己身為局外人不好說這些事情,只希望張佳樂不要再露出那種樣子。

「想什麼呢。」

不知怎麼看見自家學弟愁雲慘霧的樣子就覺得有些哭笑不得,張佳樂抬手揉揉對方的腦袋,衝著對自己的瞪眼睛的人勾起嘴角,「放心吧,人哪會在一個地方跌倒兩次。」

「話不是這樣說啊……」

鄒遠還是很不放心,小小聲地低語沒讓張佳樂聽見:我覺得你就會。

小學弟完全無法信任他學長的愛情能力。雖然張佳樂處理別人的事情來一向勘稱完美。

無可奈何地又嘆口氣,在張佳樂的催促下重新抓起餐具的人食之無味地喝著粥,嘴裡是什麼味道鄒遠自己也不知道,一雙眼睛就直直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人,把張佳樂搞得渾身不對勁,表情帶著隱忍的扭曲。

鄒遠看著看著就忍不住笑出來。

張佳樂有點想打他,「笑什麼笑,吃你的早餐啦。」

「好。」鄒遠點點頭。

只要他哥高興就好了。看著自家學長,鄒遠這樣想。他一直覺得這種事情只能交給當事人定奪,他也不願意給意見去影響張佳樂的選擇,反正鄒遠知道,只要他哥能一直這樣笑著,不管他做什麼決定,他都會百分之百支持他。

大不了自己盯緊一點。鄒遠暗暗下定決定決心。

他只要張佳樂能夠高高興興的。

 

或許是受到鄒遠那番話影響,張佳樂在晚上跟孫哲平會合後,表情一整個很微妙。

被用稍嫌怪異的方式對待一個晚上,孫哲平總有些不自在,可問了兩次都沒等到的回應,他也就沒再詢問,秉著對方想講總會講的精神,他心安理得地暫置不理並不著痕跡地持續塞食物給人,張佳樂果真如預期般迷迷糊糊地多吃下一碗飯。

然後理所當然地吃撐了。

飯後的散步似乎已經是例行公事。

自從第一次一起吃飯有了這個活動後,孫哲平基本上都會在用餐完拉著張佳樂去消食,要是餐廳附近沒有地方供他們散步,他還會在回程時繞去小公園把人放下來晃兩圈。對於這件事情,張佳樂最初不是問他停下幹嘛就是對他的舉動表示嫌棄,但到後來被潛移默化地養成習慣後,車一停他就自動解開安全帶就跳下車子,說有多自動就有多自動。

晚上的夏天風吹起來很舒服。

把扎眼的頭髮向後撥開,張佳樂微微瞇起眼睛,慢悠悠地散步總讓人能夠平靜下來,雖然他後來想想覺得這個動作挺像老人家的,只是他跟孫哲平抱怨歸抱怨,當對方問他那以後還要不要走的時候,仍舊給予肯定的回答。

和孫哲平並肩的感覺很好。

晚上的公園沒什麼人,少了人聲與汽機車聲音的環境格外寧靜。

「要說說看嗎?」孫哲平忽地起了個頭,「你今晚怎麼了?」

「……其實也沒什麼。」張佳樂抓抓頭,「真的。只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孫哲平挑眉,「什麼事情怪怪的?」

張佳樂撇嘴,「……沒什麼啦。不重要,放著不管就好。」

從張佳樂的態度看出對方多半不想要深談這個話題,孫哲平總算是真的放棄。低低地說了句你高興就好,孫哲平沒打算追問,他這樣的反應總讓張佳樂感覺更加微妙,他說不上來該怎麼形容,不過感覺不壞。

張佳樂抓抓臉頰,「話說,你最近工作不忙嗎?」

「還好。」

「可是為什麼我覺得你超級閒的。」張佳樂的聲音帶著幾分控訴,「好像天天都有時間跟我去吃飯似的。我記得你之前不是都很忙嗎,動不動就要去應酬什麼的,現在都不用了?」

「只是最近比較悠閒罷了。」孫哲平聳聳肩,「應酬當然還是有,所以我沒有每天約你啊。」

張佳樂挑眉,「隔兩天一次也算是沒有每天?」

「當然沒有。」孫哲平順手揉揉他的腦袋,「你要天天也可以,反正應酬也不是只能在晚上。」

張佳樂下意識拍開他的手才領悟他在說什麼,頓時瞪眼睛,「浪費。」

孫哲平失笑,「我本來就都是外面吃的啊。」

「你還是不會煮飯啊?」張佳樂有點愣,「你之前不是稍微有學一點嗎?」

「這麼久沒練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孫哲平有些無奈,他估計生來就不帶有煮飯的技能點,這個年紀連荷包蛋都很容易煎壞,「況且我哪來的時間去弄這個,晚上到家也沒力氣去做啊。」

「……說的也是。」張佳樂摸摸鼻子,「不過你這樣真的很不好。」

「我有什麼辦法。」

孫哲平的聲音帶上幾分情緒,張佳樂抿了抿嘴沒有接口,一時間有些安靜下來。

孫哲平無聲地嘆口氣,「要回去了嗎?」

「……再繞兩圈吧。」出乎對方意料的,張佳樂卻是給予拒絕的答案。咬著吸管的人別開視線,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吸引住目光,「晚一點再回去。我還有點飽……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趁機塞東西給我吃啊?」

收回愣愕表情的人聳聳肩,嘴角微微彎起,「你才知道啊。」

「靠孫哲平你還敢承認!」

被對方搞得很撐的人簡直勃然大怒。

 

照著張佳樂的提議又把公園繞了兩圈,兩個人在遊樂設施的地方坐下來。鞦韆永遠都是一個很好休息的地方,可惜孫哲平覺得看起來有點幼稚而不想坐,張佳樂抓著鞦韆的鐵鍊嫌棄地看著旁邊的人,鄙夷他沒有童心。

孫哲平抽抽嘴角,「……你倒是告訴我你幾歲了啊。」

張佳樂哼哼,「童心是不分年齡的。」

孫哲平不想跟他說話。

沒有理會那個大人,張佳樂悠閒地坐在鞦韆上晃,喝空的飲料被放在旁邊,他的腳晃著晃著忽地哼起歌,細細的聲音在安靜的公園裡格外清楚。

孫哲平環著手看著張佳樂瞇著眼睛坐在遊樂器材上哼著小曲,嘴角微揚。

「那首是什麼?滿好聽的。」

「我忘了,前陣子還滿流行的,聽著聽著就記起來了。」

張佳樂把臉頰靠上冷冰冰的鐵鍊,漂亮的桃花眼睛微微瞇著看著前方,小小聲地唱著歌詞。

……

能不能繼續 對我哭 對我笑對我好

繼續讓我為你想 為你瘋 陪你老

你好不好 好想知道

別急著把回憶都丟掉

我只需要你在身邊 陪我吵 陪我鬧

用好的我 把過去壞的我 都換掉

好想聽到 你堅決說愛我

可惜回不去那一秒

你,好不好

……

孫哲平沒聽過這首歌,張佳樂的聲音又小,不過勝在距離極近,含糊的歌詞被他解讀了大半,孫哲平的眼神漸漸深邃,透著一些估計連本人都無法判別的情緒在裡頭。

直到歌曲停下。他看見張佳樂對他伸出手。孫哲平愣了愣,下意識握住他。

張佳樂的眼眸一下子複雜起來。

勉強勾起嘴角,他借力讓孫哲平拉自己起來,沒有去解釋剛剛那一串反常,他拍拍褲子拿起空的飲料罐表示差不多要回去,孫哲平沉默兩秒沒有異議,拿起垃圾和張佳樂並肩。

回到車上的時候,張佳樂翻出手機找到那首歌,車廂裡沒有人聲,只有男音帶著幾分悲傷而真摯的歌聲,無限循環哀傷的情歌持續到孫哲平的車子停在張佳樂家的社區口,音樂還久久不停。

──別急著,把我的愛丟掉。

張佳樂垂下眼睛。

孫哲平無聲地嘆口氣,湊過去幫他把安全帶解開來,「你明天還要上班,早點上去吧。」

低低地嗯一聲表示聽到,張佳樂抬起頭,直視孫哲平的桃花眼睛帶著幾許茫然,看得他胸口一抽一抽地疼。孫哲平的手拂上張佳樂的臉龐,被碰觸的人不閃不躲,直直地看進黑色眼睛的深處,感覺著他描繪自己的臉部輪廓,他看著孫哲平的表情一點一點複雜。

張佳樂無聲地開口:「你說,我們這樣算什麼呢?」

「……上去休息吧。」

「好。」

張佳樂推開人,低著頭說了句路上小心,推開車門頭也不回地鑽進社區裡。

孫哲平靠在駕駛座椅上安靜了很久很久,閉著眼睛的人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疲倦,直到張佳樂催促的短信傳來發出叮的一聲,孫哲平才入夢初醒地睜開眼睛。

看著訊息無聲地笑起來,孫哲平拿著手機,一字一頓地按著按鍵。

──張佳樂,你有沒有男朋友。

评论(5)
热度(27)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