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雙花】乖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短短的

*大孫小樂

*我發現寫大年齡差的時候有越來越汙的感覺(遠目


剛睡醒的張佳樂有時候會黏人。

縱然他通常會在醒來時產生幾分起床氣,精緻的臉蛋掛著不爽的情緒,但偶爾的時候是呈現半夢半醒的茫然,張佳樂的眼睛因為愛睏有些迷茫,平常時容易炸毛的小男孩會收起他的利爪,把臉埋在大大的枕頭裡不想出來,抱著孫哲平的枕頭或躺在他的床位撒嬌。

對於鬧彆扭的小孩還有辦法,可只要看見張佳樂擺出這副模樣,孫哲平就會有點罪惡感。

……這年頭小孩也不好養。孫哲平真心這樣覺得。

把愛睏的小朋友抱進自己懷裡,孫哲平親親他的額頭,「乖啊,起床了。」

平時不喜歡被當成小孩對待的張佳樂皺著臉搖頭,躲著戀人的嘴唇把臉塞進他的頸肩哼哼,軟軟的模樣看得孫哲平心都軟了,簡直都有讓他直接請假的想法。只是這樣的念頭也僅是衝動,張佳樂一個初中小孩畢竟還是要以讀書為本分,不是死大學生可以想翹就翹,孫哲平深吸口氣,拍著張佳樂的背脊哄他:「樂樂,起床了。」

「……可是想睡……」張佳樂好不容易回了他一句,聲音裡帶著滿滿的睏意,埋在他頸窩的腦袋不自覺地蹭了蹭,「大孫……」

面對他家小朋友總是一退再退、他好就好的人簡直沒有任何抵抗力。

無力地嘆口氣,孫哲平最終還是認命地把人抱去浴室梳洗,期間的張佳樂也就睜眼個一兩次,偶爾因為孫哲平的動作皺眉,基本上是呈現逆來順受的模樣,孫哲平完成一系列動作也沒了脾氣,順手幫他連衣服都一起換了,再把套上制服的小男孩抱到餐桌邊上。

張佳樂迷糊糊地打了個哈欠,朝著孫哲平伸手,「抱。」

這人大概也就這些時候會乖一點。

孫哲平這樣想著,親親他的額頭算是抽不開手的補償,他將早餐處理好之後放到張佳樂面前,單身男人一個在張佳樂的訓練下完全變成居家好男人,除了困難的餐點外,幾乎沒有任何家事難得倒他。將一切安置好後,他才順著他家小朋友的意把他抱在懷裡,哄著人吃早餐。

經過一連串洗漱,張佳樂再不醒也就是個奇蹟了。懶洋洋地靠在孫哲平身上,睏意滿滿的小傢伙有一口沒一口地咬著抹著果醬的吐司,吃了一片就不願意再碰,孫哲平見對方真的沒胃口,讓他喝完那杯牛奶就算過關。

「還想睡嗎?」

「想……」張佳樂揉揉眼睛,「困。」

孫哲平親親他的眼皮,「你乖一點,等下到車上睡。」

張佳樂乖乖點頭,呈現一種孫哲平讓他做什麼他就去做什麼的狀態。

把早餐解決掉,孫哲平大概收拾桌子又把張佳樂沒吃完的早餐打包起來,讓小傢伙帶上自己的東西拎著人上車,坐在前座的人一坐上車又開始打瞌睡,孫哲平簡直不知道要氣還是要笑,最後還是只能無奈地替人繫好安全帶,再塞一個抱枕給他。

張佳樂哼哼唧唧。

孫哲平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他的小戀人身上,張佳樂頓時就滿意了,把抱枕放一邊抱著有孫哲平味道的很溫暖的大外套秒睡過去,精緻的臉上還帶著隱隱可見的笑容。

孫哲平在他的額頭上親了親,平穩地把車子開到校門口。

等到上課前十分鐘才把他的小男朋友從睡夢中叫起來,孫哲平揉著他的臉讓他振作,好夢被吵醒的張佳樂老大不開心的,算是起床氣的通常運轉,孫哲平也不太在意,確定張佳樂醒了後就把書包跟早餐塞到他手裡。

「再不快點要遲到了。」

「知道了啦。」

沒好氣地這樣說著,張佳樂不爽地甩上車門。

習慣他家小孩脾氣的人也沒有多不爽,習慣性地打算等到他進校門再離開,誰知道原本好好的朝著學校走去的人卻是在半途折返,孫哲平愣了愣,按下車窗的同時看向副駕駛座,也沒發現什麼漏掉的東西。

「怎麼了嗎?」

怒氣稍微退去的人搖搖頭,看看左右確定沒人,他飛快地湊過去跟孫哲平交換一個親吻。

不再迷茫的眼睛亮晶晶的,張佳樂摸摸鼻子,「我今天沒有要幹嘛,你放學來接我好不好?」

孫哲平哪可能說不好。

   
评论(6)
热度(56)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