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周江】想你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短短的


想你

當朝夕相處的戀人遇到不得不分開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難受。

江波濤打心裡這樣覺得。

只是他家戀人看起來比自己更不高興,一張帥臉皺在一起,好像隨時都會蹦出一句別去了吧又死死忍著,糾結的模樣透著幾分委屈,江波濤根本啼笑皆非,重點是在收行李的整個過程中,他完全保持同樣的表情,搞到最後,原本還有點離情依依的人根本是想感傷也感傷不起來。

周澤楷垂著眼睛神情可憐,「……小江。」

「欸,我又不是去幾百年,大後天就會回來啦,小周你也不用一直愁眉苦臉的吧。」

江波濤哭笑不得,無奈地停下動作、穿著毛茸茸的拖鞋去找坐在床上看著自己的人。事實上原本的周澤楷根本是像無尾熊抱著尤加利樹一樣全程扣著自己,親密歸親密,但在收拾東西的時候只會覺得礙事,他好說歹說才能把人趕過去。

然後對方全程就用無辜的眼神看著他。

幾乎是在江波濤一走過去,周澤楷的眼睛就亮了,從他的位置到床也不過幾步路,周澤楷的長手一伸強行縮短距離,江波濤在一陣有心理準備的天旋地轉下沒有感覺到疼痛地被壓在床上,撐在自己上頭的是自家滿臉不高興的戀人。

周澤楷把人死死地抱進懷裡。

江波濤拍拍他,「就說了啊,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久。」

「就三天而已,時間真的沒有很長啦,我們前幾年的春節分開的時間不是更久嗎。」

「不一樣。」

「當初跟現在也沒有不一樣到哪裡去吧……」江波濤拍拍抱著自己的人,「沒事吧。」

周澤楷抬頭看他,黑色的狹長眼睛只印著江波濤一個人的身影。專注地看著自己的戀人,真的還沒有分開就產生離情的人又把人抱緊了些,恨不得能夠和他不用分開。

為什麼他就是不能跟著去呢。

「……小周,你這樣真的會害我走不了的。」

江波濤把臉埋在對方肩頭不敢看他,帶著無奈的聲音有點沙啞。

周澤楷蹭蹭他,在自家戀人敏感的耳根旁低低地告訴他:「想你。」

溫柔的聲音讓江波濤一時間不知道該解讀成我會想你還是我已經很想你。

但他覺得套在周澤楷身上,不管是哪個都可以。

「小周你這樣真的太犯規了……」

周澤楷在江波濤看不到的地方忍不住勾起嘴角,「跟著去?」

「不行,就說了不可以。」江波濤搖搖頭,「我可是去工作耶,你跟著去做什麼?」

「陪你。」

「……行了行了,到底是誰陪誰啊。」

周澤楷大言不慚:「你陪我。」

江波濤很無奈,「這位先生,不要搞得好像你是無業遊民好嗎?你明後天不用上班是不是?」

「請假。」

「請個鬼,請假還要被扣錢,不可以。」江波濤擺出堅決不讓的姿態:「別想。」

周澤楷想了想,「調休?我很多。」

「那也不用浪費在這裡吧。」江波濤簡直不知道要哭還是要笑,實在搞不懂為什麼這個人要把珍貴的休假放在這種沒意義的地方。見自家戀人一副堅決的模樣,江波濤只得換位妥協:「不然這樣吧,我這次出差完之後我們倆就一起排休出去玩?」

周澤楷眨眨眼,「真的?」

「不然還有假的嗎?」江波濤笑起來,「要不要?」

周澤楷連忙點頭,「好。」

「那你就讓我自己去工作吧,我保證這三天只要是你打電話我都會接,訊息也會回。」江波濤只差沒有舉手發誓,「這樣可不可以啊大哥?」

皺著眉苦惱地看著人,縱然自己心裡還是千百個不願意,周澤楷也知道這是江波濤最大的讓步,要是自己還不肯接受,那肯定什麼都沒有了。稍嫌不甘願地點頭,他提出條件:「還有視訊。」

……視你個頭啦也就三天而已。江波濤沒好氣,「是是是。還有嗎?」

「想我。」周澤楷看著對方的眼睛這樣回答他:「想你、想我。」

……到底是誰說這個人不善言辭的?

「……知道了。」江波濤頂著通紅的耳朵尖這樣回答他:「我會想你。」

比你想我還要更想更想。

评论(12)
热度(85)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