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孫肖】別工作了,我養你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短短的


別工作了,我養你

皺著眉看著熬夜熬得兩眼發昏的人,孫翔的表情很不好看。

沒有注意到孫翔的視線,或者該說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書房裡有第二人的存在,肖時欽的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劈哩啪啦的聲響在房間裡格外清楚,輸入進電腦的英文字母整齊地排列,最後組合成一個個精密的程式。

孫翔一直覺得他家小事情工作的樣子很帥,但現在的他只想把人拖走。

「小事情,你是要用到幾點啊?」

「……孫翔?」聽到聲音這才恍然抬頭,看著自家表情不善的戀人,肖時欽抱歉地笑了笑,「我還要一段時間,你先睡吧。」

孫翔的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又叫我先睡,這已經是第幾次啊?」

肖時欽的頭有點痛,但熬夜致使的成分要高得多,雖然在疲憊的狀態下沒有哄戀人的耐心,他還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自然沒辦法對孫翔發脾氣。

無力地嘆口氣,他揉揉抽痛的額角,「對不起,我也知道次數有點多,但這些沒弄完不行……」

「可是這都已經持續兩個月了!」孫翔反射性提高音量,下意識想要拍門增加氣勢,卻在意識到肖時欽的臉色不對而作罷,「到底是多黑的公司才要你這樣啊!你這樣下去身體會垮,我要投訴你們公司虐待員工!」

原以為只是熊孩子又發作,肖時欽卻沒想到對方更多的是擔心自己,看著明顯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的人,他有點感動又有點想笑。

孫翔沒有注意到自家戀人的情緒,整個人就像被拋棄的大狗一樣,「你都不理我兩個月了……」

……感情還是熊孩子在鬧彆扭。

肖時欽好氣又好笑地搖頭,揉額角的手轉為撐下巴,他疲憊地對著人勾起嘴角,「好了好了,這畢竟是工作,我處理完這些就馬上去休息,這兩天還會盡量把工作排掉,可以了吧?」

「什麼可以,重點是你的身體吧,整天工作工作,你們公司根本把你們當機器,這麼拚做什麼,又沒有加錢。」孫翔吹鬍子瞪眼睛地,滿臉忿忿不平,「大不了辭職嘛,我養你啊!」

「好好好,我知道你養得起我。」肖時欽安撫他:「真的,我發誓,做完這個馬上就去睡了。」

孫翔不甘願地看著人,「……幾點?」

「嗯?」

「我問你大概幾點好。」孫翔撇撇嘴,「我陪你。」

肖時欽皺了皺眉,「這大概要弄到兩點,你明天還要上班,就不用──」

「什麼不用!我要是不盯著你你三點都不會進來睡覺!」孫翔直接打斷他家小事情的話,義正嚴詞地下了決定:「反正我就是留下來監督你,不用說了就這樣!趕快弄一弄就去睡覺!」

「……」肖時欽整個無語。

也不知道該感動還是該生氣,肖時欽所有的複雜情緒在最後只化作一聲嘆息。知道自己沒辦法也沒力氣讓倔強的熊孩子改變心意,他也只好妥協,「你想睡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去睡啊。」

孫翔信誓旦旦:「我等你。」

肖時欽直得說好,「那你幫我在泡杯咖啡吧。一包砂糖就好,不要又拿成鹽巴。」

「我不會啦。」

拿著對方的杯子走出書房,孫翔泡好咖啡後順便去拿了書本跟手機,想著肖時欽工作的時候自己最好還是不要發出太多聲音以免讓人分心,他沒有打算拿會敲出聲音的筆記型電腦,回到書房的時候,果不其然看見他家戀人又再工作的模樣。

孫翔撇撇嘴,「給你,早點做完早點睡啊。」

「我知道。」

肖時欽點點頭,接過咖啡道了聲謝,眼睛很尖的人注意到孫翔拿在手上的娛樂,一時間有點愣,對方的模樣看上去是真的要守自己一夜。複雜的高興情緒跟著連日的疲憊湧上,肖時欽忍不住伸手讓很久沒好好相處的戀人到自己身邊,不理會對方困惑的目光,他逕自把額頭靠上對方的小腹。

孫翔摸不著頭緒,「小事情你不舒服嗎?」

「……讓我靠一下就好。」

這個人大概一輩子也不會懂情調是什麼。肖時欽認真地這樣覺得。

可是孫翔肯定會一直對他好。

评论(24)
热度(4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