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方王】想聽聽你的聲音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想聽聽你的聲音

方士謙的來電鈴聲和其他人不一樣,王杰希光聽聲音就知道是誰打來的。

事實上這個音樂還是方士謙本人自己換上的,一換好後就高高興興地展現給王杰希,被亂設定一通的人看著換成他倆合照的螢幕也沒說什麼,幾天後方士謙陰錯陽差地發現自己當時設定的特殊來電從某首好聽的流行音樂換成小蘋果。

……有總比沒有好。這是方士謙憋屈的想法。

不管當時設定的波折是什麼,總之王杰希的手機當中方士謙的來電鈴聲是特別的,這是無庸置疑的。在手機鈴聲響起時,身邊沒人的王杰希難得不用受到旁人的異樣眼光,淡然地按下接聽鍵終止小蘋果的撥放,電話那端傳來方士謙的嗓音。

唯一出乎王杰希預料的是,那聲音帶著幾分疑似感冒的鼻音,哪怕方士謙試圖掩飾,王杰希還是能夠很輕易地聽出當中的差別並直接打斷他的話:「前輩,你感冒了?」

「……耳朵這麼靈做什麼呢。」方士謙並沒有否認,帶著幾分笑意的聲音有種濃濃的鼻腔,他同時咳了兩聲,王杰希的眉頭不自覺地跟著皺起,「放心好了,只是小感冒而已,沒什麼事。」

王杰希皺眉,「都感冒不好好休息打電話給我做什麼?」

方士謙的回應很無賴:「我想打啊。」

「……」王杰希很想打他,「你來亂的是不是?」

聽出對方語句中的怒意,方士謙乾笑兩聲收斂自己的態度。按著話筒又咳了兩聲,他拿起水杯潤潤喉,這才有辦法開口:「就說了真的只是小感冒……好吧也許沒那麼小,但就是感冒,你不用太擔心啦。」

王杰希憋著一口氣發不了,正因為他可以聽出話語裡的疲倦,那點斥責怎麼樣也說不出口。無奈地長嘆口氣,他抹了把臉、向後靠在柔軟的辦公椅上,隨意將視線定在自己的大腿,王杰希只能無力地叮囑:「就算只是感冒也不能不重視,你那裡接下來不是會越來越冷嗎,不趕快好起來只會越加越重……藥吃過喝杯熱開水上床睡覺吧,棉被蓋好一點,窗戶也要記得關。」

「是是是,我知道啊。」方士謙笑起來,聲音低低的,「還有呢?」

「還有?」王杰希挑眉,有點困惑他的話語,卻還是努力思索著注意事項,「注意體溫吧,要是燒起來就請假吧,出門在外不要太逞強,真的不行就找吳哥幫忙。」

方士謙哦了聲,「知道了。還有嗎?」

王杰希反問:「你還要有什麼?」

「也沒什麼……」方士謙有點支支吾吾的,「就是、嗯,想聽你的聲音吧。」

王杰希愣了愣。

多半是覺得自己講這種話有點恥,方士謙那裡有段小沉默,王杰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兩個人的氣氛頓時有點小微妙。

最後還是王杰希打破沉默,「你……怎麼了嗎?」

「……大概是感冒燒壞腦子了吧。」方士謙乾笑,「你不用想太多啊。」

「哪有什麼想太多想不多的。」王杰希忍不住笑起來,在方士謙看不到的地方,那雙眼睛亮得好像包容了一片星空,「嗯,那現在……你應該是在你房間裡吧?吃藥了嗎?」

約莫是猜到對方想要做什麼,方士謙的聲音帶上幾分自然的笑意,「還沒。」

「那就去吃吧,現在、馬上、立刻。」王杰希這樣告訴他:「熱水放多一點,冷熱二比八左右,或是三比七隨便,你感冒多喝熱開水對身體會好一點。」

「欸小隊長你什麼時候這麼講究了,還二比八、三比七的?」

「從某個笨蛋感冒還不好好休息開始的吧。」王杰希自己說著也笑起來,「吃了嗎?」

電話那端傳來哦了聲,沉默之後是一連串的動靜,過了段時間才又是方士謙的聲音:「吃了。」

「那你把桌上東西收一收吧,筆電存檔關機,檯燈也記得關。」明明都是些不需要提醒對方也會知道的瑣事,王杰希卻說得鉅細靡遺,「吃過藥就去休息吧,順便去看一下窗戶有沒有關好,吹風睡覺只會讓感冒更嚴重。電燈關一關就去躺下……」

王杰希的叮嚀瑣碎到正常人聽到大概會崩潰,方士謙卻沒覺得什麼,甚至是嘴角上揚的。他按照他家小隊長兼戀人的叮嚀把事情一一做好,直到乖乖躺下來,電話那端的叮囑還是沒有停,好聽的聲音因為不時的思考而斷斷續續的,溫柔的聲音聽起來舒服得不得了,方士謙幾乎能夠透過對方的說話語氣去想像他現在的表情。

想念很深很深,深到胸口隱隱作痛。

直到電話那端傳來平穩的呼吸聲,王杰希才停下話語。長時間的說話造成口乾舌燥、耳朵也是隱隱發疼,他給自己倒了杯溫水同時撥通了另一人的遠洋電話,忙音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連續撥了兩、三次才被接通。

「杰希你找我?」

吳雪峰的聲音帶著幾分困倦,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個時間在睡覺。

王杰希嗯了聲,下意識道了歉然後把方士謙的狀況大概告訴他,他們兩個就住隔壁,在不確定方士謙狀況的現在,唯一能夠幫忙的人也就只有這位曾經的嘉世副隊長了。

把來龍去脈聽過一遍,吳雪峰睡意也跟著沒了,不過他在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是要驚訝於自家好友忽然感冒,還是對第一個發現的是在另個國家的王杰希感到無言……要不是認識有段時間,吳雪峰都要懷疑他是想閃還是真的擔心方士謙。

他最後還是只能回答他,他會注意。

「……那就麻煩前輩了。」

「沒事沒事,不用想太多。」吳雪峰的聲音帶著幾分無謂,「那就先這樣,掛了?」

「嗯。」

沒有過多的交談便結束通話,王杰希看著印著他倆合照相片的手機螢幕不自覺地嘆口氣。揉著被手機壓了很久的耳朵,他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肯定是充血的紅色,也不知道為什麼又想起那句忽然想聽你的聲音,王杰希閉上眼睛。

比起聽他的聲音,現在的王杰希更想到他。

评论(2)
热度(34)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