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ed,Loves,Loving 09

*換鋒哥上線啦!

*終於快完結了感覺我放好久......

前面說個:

CWT45的新刊、既刊預定表單已經出來啦,裡面有方王新刊、既刊意外之後、雙花既刊甜言蜜語跟LLL一共四種選擇,有需要的人或者之前有填過的人都請再幫我填一下哦哦哦──

新刊有在表單裡面!!!

表單請戳


09

「……所以你是會主動追人的那種人囉?」

說著話的同時在筆記本上做下紀錄,張佳樂的桃花眼睛睜得圓圓的,讓那張稍嫌稚氣又過分精緻的臉看上去又年輕幾分,配上他所點選清一色都是甜味的飲品茶點,于鋒總是有點難相信這個人還比自己要大一點。

點點頭表示同意,他想了想又做了點補充:「我不習慣坐以待斃。」

「理解。」張佳樂點點頭,刷刷刷地又是幾筆。

似乎是問題告了段落,他把手中的筆記本暫時放下,小動作地稍微伸展自己的肩頸,維持同個姿勢太久讓張佳樂覺得有點痠痛。隨手翻閱著先前的對話紀錄,他順手攪拌玻璃杯中的飲品,湊過去咬著吸管,冰涼的果汁喝下去的瞬間讓張佳樂滿足地瞇起眼睛。

把對方的一系列小動作看在眼裡,于鋒覺得有點好笑,「張先生,恕我直言,你問這些問題對配對能有什麼幫助嗎?」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很有助於我了解你的個性啊。」張佳樂頭也不抬地這樣回答他,他的語氣很是平淡,顯然已經很習慣被問到這種問題,「我知道你會覺得我的舉動很無厘頭,但就是這樣我才能大概抓住你是怎樣的人,配對成功的機率也才會高些。要是連我都不清楚你們的個性,我怎麼可能有辦法幫你配好。」

于鋒卻不苟同,「我們這樣前前後後也才兩個小時,你覺得可行嗎?」

「至少比什麼都不做強吧。」張佳樂聳聳肩,一再被質疑的人並沒有哪裡不爽,「講個直白的,你寫在單子上的理想型是有主見的又愛乾淨的男人,但要是我沒跟你聊這段,我哪裡會知道太有主見的人也不適合你。你屬於的那種是稍微軟一點但是堅定起來也是很強悍的人吧,扔個太強勢的人給你肯定會折斷。」

于鋒愣了半晌,終是忍不住笑出來,做出個不得不服的表情。

張佳樂笑嘻嘻地又招來服務生續杯。

對張佳樂稍微改觀的于鋒神情增了幾分玩味,他多少還是犯了以貌取人的弊病,眼前的人並不如自己所想的那麼不可靠。有了這樣想法的人點著桌子邊思考著,拿起咖啡輕啜一口,「張先生,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個小忙?」

「嗯?」把最後一點的飲料喝完,張佳樂眨眨眼睛,「說來聽聽?」

于鋒咳了聲,「是這樣的,不知道你這禮拜六下午大概兩點有沒有空?」

「……」張佳樂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奇怪,已經遇到這種事情很多次的人想不敏感也不行,尤其對方剛才還表現出極為明顯的不樂意做這種互動的態度,「你是想要約我出去還是想請我幫你做什麼?」

于鋒的眼睛瞬間一亮。

張佳樂的表情頓時糾結起來,只是沒等于鋒回答他這個問題,剛剛被叫來續杯的服務生正好端著飲料過來,一瞬間讓張佳樂莫名鬆口氣。

不過也沒等到完全放鬆下來,注意到跟在服務生後面走來的人,張佳樂的表情又是一僵。

……他怎麼覺得到哪裡都能遇到他?

頂著張黑臉走過來的孫哲平散發著沉重的低氣壓,張佳樂下意識覺得不妙,一種莫名的心虛冒上來,他不自覺地微微縮起身體,似乎是想靠著這個動作來掩飾自己的存在感。

背對來人的于鋒還搞不清楚狀況,低沉的聲音就砸下來:「真巧。」

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眼見自己躲不過,張佳樂衝著孫哲平尷尬地笑了笑,「你不是在上班嗎怎麼在這裡?」

孫哲平黑著臉,「路過。」

張佳樂只能跟他僵硬地哦哦,「……這我客戶。」

被點名的于鋒抽抽嘴角,張佳樂刻意提起他的作法一瞬間幫他拉滿仇恨,孫哲平瞪過來的視線之銳利讓他有片刻不自覺地屏氣,可也在同時了解到明哲保身的最好方式。

──離張佳樂越遠越好。

于鋒無力地嘆口氣,他基於禮貌站起身、向孫哲平伸手,「我是于鋒。」

臉黑到堪比黑炭的人擰眉,伸手握住又很快抽開,「孫哲平。」

于鋒愣了愣,「……孫少?」

嗯了聲算是同意對方的疑問,孫哲平又把重點放回張佳樂身上,皺得死緊的眉頭昭示他的不爽,「你昨天跟我說今天沒空就是為了要跟他吃飯?」

還以為沒自己事的人摸摸鼻子,「對啊,我不是就跟你說會約客戶嗎……」

孫哲平反射性又瞪向于鋒,冷冰冰的眼神幾乎都快實體化了。

被針對的人無言以對。

完全沒對張佳樂存過半分心思的人覺得無比冤枉,簡直都有衝動表示他不是他的理想型,可忽地想到什麼,于鋒到了嘴邊的解釋卻是又吞回去。露出幾分思索的神情,他微微勾起嘴角,「孫先生,不知道您這禮拜六下午大概兩點有沒有空?」

孫哲平下意識皺眉。張佳樂跟著錯愕。

于鋒瞥了眼張佳樂,「雖然唐突了些,但我想請孫先生在那天幫個小忙。」

「欸欸欸。」張佳樂下意識跟著站起,「你剛不是才問我嗎怎麼又問到大孫身上去了?」

孫哲平一聽表情又黑了,「他問你?」

「就剛剛──」張佳樂反射性回答才發現到自己說了什麼,頓了兩秒又把那份顧忌拋下,「我那天有空,你有什麼事情就找我,大孫可忙著你不要煩他。」

孫哲平忽地搶白:「他那天沒空。」

正想說什麼卻被劫走話頭的于鋒很無奈,就這麼瞬間的停頓,張佳樂的瞪眼又落回孫哲平身上。被瞪的人瞇著眼睛看回去,道出口的話卻是對著于鋒:「你晚點把聯絡方式跟時間地點交給我助理,我會把事情推掉。」

「孫哲平你真的要去?」張佳樂的語氣帶著十足十的難以置信,眼底還有燃燒的無名火,「你去個屁啊你又不知道要去幹嘛!而且我那天見鬼哪有什麼事!」

「你昨天跟我說那天跟黃少天有約。」孫哲平很冷靜地看著他,「你在不高興什麼?」

「你講這不是廢話!」在孫哲平反問之前張佳樂還沒有那麼大的感覺,聽到這句話後,他整個人簡直要氣爆了,「──就算我真的跟黃少有約又怎樣!要推掉還是要怎樣是我的事,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幫我做決定!」

張佳樂整個眼眶都是紅的。氣紅的。

──孫哲平到底在想什麼?

張佳樂從沒有一天想過自己竟然要思考這個問題。他整個抓狂又茫然。

他們兩個這樣算什麼?

原本只是想要請人幫忙的于鋒完全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想說些什麼解釋誤會,完全氣炸的張佳樂卻是先一步沒有繼續交談的耐性,冷冷地丟下一句隨便你,滿腔怒火的人粗魯地把文件整理在一起塞進包包就轉身走人。

被留下來的于鋒很愣。

等了幾秒見孫哲平似乎沒有要去追人的意思,他又忍不住皺眉,「……孫少不去看看嗎?」

孫哲平瞥了對方一眼,「我現在去只會跟他吵架。」

也是。從方才的對話可以聽出一二,于鋒下意識點頭,「你太強硬了。」

孫哲平挑眉,沒說話。

于鋒聳聳肩,逕自坐回椅子上,站著太引人注意,他不想受到旁人側目。慢條斯理地攪拌咖啡,他對著人勾著無奈的笑,「我覺得你不希望他赴我的約,大可以直接跟他講,用這種方式替人解決實在不好……當然我不是說張先生就沒錯,他講話太狠,也不會把事情弄清楚,你們兩個要是不改變改變,這樣下去真的會很不好。」

「我們早就分手了。」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孫哲平下意識這樣回答:「分很久了。」

完全沒想到這個答案的于鋒整個錯愕,這完全不像前男友該有的互動吧?

總覺得好像莫名其妙接觸到什麼不該為人知的祕密,于鋒有點汗,可孫哲平卻好像反而被他的反應吸引注意,方才一副恨不得直接走人的人在張佳樂原本的位置坐下。他盯著面前的葡萄汽水默了半秒,還是沒有招來服務生換飲料,一直都是發號施令的人用手指點了點桌面,示意于鋒把注意力拉回來。

「有時間嗎。」雖然是個問句,但孫哲平的語氣卻是不容置疑,「聊聊?」

于鋒挑眉,「聊什麼?」

孫哲平沒有正面回答他:「我看你好像對這些還滿清楚的。」

「也不算清楚,但我想這應該屬於基本人際互動吧。」于鋒好笑地搖頭,忽然覺得這位在商圈赫赫有名的大少爺並不如想像中那麼遙不可及,「不過你要聊也是可以,先答應我那個邀約吧?」

孫哲平皺眉,「我說了會去。」

「那就好,老實說這對我來講相當重要。」于鋒聳聳肩,「不過放心吧,您不是我的理想型,當然我對張先生也沒興趣,你們兩個剛才根本是白吵了……也不給我點時間解釋解釋,這實在是壞習慣。」

于鋒忍不住碎念。

縱然被直接揶揄,但只要對方不打張佳樂主意孫哲平大部分都很好說話,眉頭鬆開幾許的人也沒在意,想了想從口袋裡抽出張名片並在背後寫上自家助理的電話,直接用行動證明他的誠意。

對方的態度很夠,于鋒也不是個會拿喬的人,「不過再請我喝杯咖啡吧,孫少?」

孫哲平不置可否地點頭,「叫孫哲平就行了。」

于鋒從善如流地說好。

评论(6)
热度(30)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