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

【方王】牙痛不痛

*標題是斷句的藝術

*大概是2016的最後一篇文章?具體可能看今天XDD

*剛好是我發的第500篇><

*短短的

*牙痛是我,而且我不只智齒長歪,上面一顆牙還碎掉,麻藥退了的現在又在痛,不過我沒有這麼害怕牙醫也沒有大眼兒可以陪我。

*其實很想加一句......

親一個,痛痛就飛走了哦。



方士謙怕看牙醫。

知道這個小秘密的人很少,方士謙死死瞞著是最大的原因,他家長輩的工作一向忙碌,像這個細碎的小事情很難注意到,光看方士謙的外表也沒有人會有這樣的想法,更何況醫生這個職業會讓人先入為主摒除這個想法,王杰希也是跟他交往有段時間才有這個發現。

或者該說,他是既方士謙的爺爺奶奶外第三個知情者。

他知道的時候愣了足足有半分鐘才反應過來。

「我也是人,這很正常的好嗎。」

方士謙忍不住為自己辯解,雖然他自己也覺得一個大學生怕看牙醫實在有點丟臉,但自己認為跟別人覺得畢竟是兩回事。

王杰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看牙醫其實也沒什麼。」王杰希最後只能委婉地這樣勸他:「眼一閉就過去。」

「你當死掉呢這麼容易!」

「不然你要怎麼辦?」王杰希微微挑眉,方士謙的反應看在他眼裡忽然跟他家弟弟五歲時候跟自己據理力爭的模樣重疊,「牙齒痛的人是你不是我。」

方士謙下意識想咬牙,不過一咬就淚眼汪汪,「……痛就痛吧。」

王杰希皺眉,「你一個醫生告訴我痛就痛?」

「不會怎麼樣的。」方士謙義正詞嚴:「你不是都說我是醫生嗎,醫生說不會怎麼樣就不會怎麼樣,所以放著給它痛就好了。」

王杰希簡直不想跟他說話。

完全沒有被對方說服的人不想繼續這個話題,王杰希早就有一套跟方士謙相處的辦法,自然知道這種時候丟著就好,反正他也知道牙痛並不會痛一痛就過去──又不是感冒,哪能這樣鬧──方士謙總會有不得不屈服的時候,他等到那會兒再押著人過去就好。

被丟棄的方士謙覺得委屈。

王杰希沒好氣:「叫你去看醫生你又不去看。」

「就說了放著就會好。」方士謙還在睜眼說瞎話,「不過杰希你也太狠心了吧,我還在痛耶,你也不安慰我一下。」

……這種話你也說的出來。王杰希簡直都想揍他了,「不然你要我怎麼樣?」

「至少讓我親一下吧。」

王杰希:「……」

死皮賴臉地掛在他家戀人身上,方士謙用腦袋去蹭過去讓他嫌棄得不得了的人的脖子,王杰希被他的動作弄得癢,按著他的大頭試圖躲開來,卻因為對方扣在自己的腰上的手動彈不得。

王杰希瞪他,「方士謙你放手!」

「親我一下吧。」方士謙討好地用鼻尖蹭蹭王杰希柔軟的臉頰,盯著那雙大小眼的眼睛帶著幾許亮光,「不然我親你兩下也可以?我是你男朋友耶,我都痛成這樣你還不安慰我。」

王杰希只想說你活該,而且你這樣哪裡像是有在痛。

但方士謙是真的在痛。

右下方的最後一顆牙齒始終在隱隱發疼,雖然不是很痛,但就是讓人有些難受。睜著無辜的眼睛看著他家戀人,很多時候會像個幼稚園大班的方士謙一點也不覺得這個行為有哪裡不對,他的感情確定之後就很直接,完全和當初見到王杰希就要哼哼的人大相逕庭,索吻起來駕輕就熟,也不覺得裝可憐很卑鄙,方士謙就在那邊拖著長音喊著我很痛耶我真的很痛耶。

王杰希好氣又好笑。

但他最後還是湊上去,用嘴唇碰了碰方士謙的右臉頰。

 

可惜親吻並不能遏止牙疼。

牙齒疼痛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小小的疼痛往往都有一傳十十傳百的能力,一顆牙痛會導致一排牙齒都痛,再嚴重一點還會引發頭疼想吐。在方士謙因為牙痛到一個晚上睡不著覺後,王杰希總算是忍無可忍地要押著人到牙科診所去。

「我那堂有課。」按著王杰希準備的簡易冰枕,方士謙還在做最後的掙扎,「你也有課。」

王杰希很冷漠,「蹺掉。」

「欸不是,大眼兒我們可以換一天去啊?」方士謙跟他討好地笑笑,「反正我痛也不是這兩天,多忍耐一天也沒有什麼問題啊。」

「明天你就是後天有報告要交,後天大後天醫院休診,大大後天你會說懶得去改天好不好。」完全能猜到對方會用什麼話來拖延,王杰希雙手環胸、語調淡然,整個人卻有不怒而威的氣勢,「你覺得這樣拖下去有什麼意義?是你要牙齒爛掉還是我要牙齒爛掉?」

「……」

很想說我的牙齒還不至於要爛掉,只是看著對方帶著憤怒的眼睛,方士謙什麼話也不敢說。

身為牙齒的主人,疼痛的也是他自己,雖然這樣的痛楚幾乎要影響到生活,但是對牙科莫名的恐懼還是讓方士謙不太想接近,原本還想說吞顆止痛藥就掩飾過去,誰知道會被王杰希抓到。不過要是沒被抓也差不多要被拖過去了吧。自然也熟知自家戀人的個性,方士謙不認為王杰希會放任自己這樣的行為多久──只是能拖一天也是一天啊。

他真的很討厭看牙醫。

王杰希瞪他,「還有意見?」

「……不敢。」方士謙摸摸鼻子,「要掛號吧?」

「直接過去現場排隊,那家醫院人很多。」見對方的態度好轉,王杰希的情緒也稍稍軟化,只是語調仍然生硬、帶著幾分不滿:「你下午不行那就晚上過去,反正我都會過去。」

「那就下午吧,那堂課很廢。」方士謙摸摸脖子,雖然他是不喜歡那堂課,但不想要被吊著才是主因,「你去上課吧,我保證會乖乖去看醫生,回頭給你看收據。」

王杰希搖搖頭,「一堂課而已,我陪你去。」

「欸不用啦──」

「你不是會怕。」

很平淡地說出讓方士謙很想死的話,王杰希的嘴角微揚,不對稱的眼睛裡沒有恥笑他的意思。

方士謙整個人愣住。

王杰希聳聳肩,「我陪你去吧,我就坐在候診室……不過要我跟著進去也沒關係啦。」

「……我很有關係好嗎。」

方士謙氣呼呼地咬牙,牙齒的疼痛在吃過止痛藥的現在已經沒感覺,他愛怎麼來就怎麼來。

王杰希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有點挫敗地嘆口氣,方士謙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最後還是忍不住把王杰希圈在自己懷裡。把下巴靠在他的肩上感受熟悉的體溫,方士謙覺得自己稍稍放鬆下來。

王杰希安撫性地拍著他的手臂,讓很早就開始僵硬的人先冷靜下來。

「沒事的。」王杰希小聲地告訴他:「你閉上眼睛、什麼都不用想,就不會怕了。」

不要想醫生要做什麼,也不用想之後會怎麼樣,只要閉著眼睛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就過去了。

方士謙低低地嗯一聲,說我知道呢。

他知道的。不用害怕。

 

跟醫生簡單敘述完自己的症狀,方士謙直覺就是閉上眼睛,並且在牙醫用醫療用具要打開他的嘴巴時順從地張開嘴,冰冷的儀器還是讓他下意識握緊拳頭並起全身緊繃,仍然感到害怕的人努力壓下恐懼,在心中開始一遍一遍地數著王杰希。

一個王杰希、兩個王杰希、三個王杰希──

他的王杰希就在外面等他。

「好了。」

 

「怎麼樣?」

「沒事。」

按著有點不舒服的臉頰等待藥單,方士謙對著王杰希這樣說著,他的表情看上去有幾分劫後餘生的慶幸,看著王杰希有點無奈,「智齒長歪了,醫生說要是真的不行就得開刀拔掉,現在就只能吃藥再觀察。」

聽見開刀這樣的字眼,王杰希下意識皺眉,「這麼嚴重?」

「只是最壞打算而已。」接下藥單跟醫護人員道了聲謝,方士謙拉著王杰希走人,「要是之後不會再痛其實可以不用拔,醫生也是建議不要拔啦,聽說拔了會很痛。」

王杰希忽然有點不能相信他,「……真的是醫生說的?」

方士謙翻個白眼,「當然,我還能騙你啊。」

「也是。」王杰希拍拍他的手臂算是道歉,「那現在就去拿藥?」

對。方士謙點點頭,「……不過說真的,牙醫好像也沒有我記得的那麼可怕?」

王杰希忍不住想笑,「那你之後願意來了?」

「……其實也不太願意。」

「……那你還說。」王杰希瞪他,「該來還是要來!」

「知道知道。」

有點敷衍地這樣回答他的戀人,方士謙抓過王杰希的手握在手裡。

只要你陪我來。他這樣想。

「現在還會痛嗎?」

「現在還好,他也有開止痛藥給我。」方士謙這樣回答他,「不過你再親一下效果會更好吧。」

王杰希忍無可忍地要甩開他的手。

方士謙笑著湊上去親他。

   
评论(2)
热度(29)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