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ed,Loves,Loving 12

*恭喜大家賀喜大家我放寒假啦(幹

*我的稿子要窗掉了呢(語調上揚)不過那本當寫爽的我不擔心(這種人

*方王有



12

所謂情場失意戰場得意,受過王半仙預言的張佳樂是情場戰場雙得意。

他最近安排的幾場相親效果都不錯,有好幾個他的客戶要嘛內部消化、要嘛跟其他人的客戶一起消化,張佳樂抽了好大一筆分紅心情正爽,在可以負擔的情況下又接到幾個不錯的新客戶,處於一種愛情事業雙收的美滿狀況,幾乎可以說是每天都笑容滿面。

不過這樣的爽持續不到一個禮拜,他又快要被逼瘋了。

「周澤楷周先生周大人,你能不能一句話給我超過五個字?」已經對話到快要抓狂,張佳樂連服務性禮貌都無法維持,幾乎是用半崩潰的語氣在跟人講話:「你只給我嗯嗯啊啊我實在不能懂你想要表達什麼啊?」

在見到周澤楷照片的第一時間,張佳樂還覺得這人肯定就是自己組裡下一個脫團對象,畢竟人長得帥要脫魯的機會就會高,可惜在和人面對面聊天聊上三分鐘後,他就發現自己實在是大錯特錯。

以貌取人是不道德的!

說實話周澤楷的個性不差,就是對話時會有些拘謹,但不會讓人討厭,禮貌上也符合一般人的期待,問題是他的話實在少到張佳樂這樣在職場上磨得能言善道的人都覺得溝通困難,為了搞清楚他在想什麼,張佳樂只能絞盡腦汁思考問題,然後又得到對方的一連串搖頭或者嗯嗯啊啊。

搖頭!拒絕!那你到底想說什麼!

顯然也清楚自己不善交際的周澤楷面露愧疚,「……抱歉。」

只能說好看的人佔得優勢實在太高,原本還處於崩潰邊緣的張佳樂頓時覺得自己太苛刻。揉揉抽痛的額角,他勉強擠出一點笑,「沒事,是我太急躁了,讓你見笑不好意思。那我們再回到問題上,希望您可以多說一點話?不然我實在很難明白您的意思。」

周澤楷勉強地點點頭。

張佳樂抹了把臉,「我想問一下,是什麼原因讓您想來我們公司呢?」

「練習。」

「……練習什麼?」

「對話……」周澤楷想了想,「對話能力。有人說、社交,可以練習。推薦你。」

張佳樂欲哭無淚,他想恭喜自己超過對方終於說超過五個字而且他聽得懂,只是這樣的人放在自己的組,張佳樂覺得已經不是解決語言問題就可以的。

難怪在一開始這人還特別指定自己負責。

「是哪個……」張佳樂咬咬牙才吞下渾蛋這個詞,「哪個人告訴你的,我可以問一下嗎?」

「我朋友。」這次周澤楷回答地很快,「他……很善言詞。話多。」

瞬間想到自家某個友人的張佳樂臉一黑。

張佳樂的表情變化太大,周澤楷頓時以為自己是說錯什麼,「……呃,抱歉?」

「不不不,不是你的問題。」張佳樂又抹了把臉,覺得無限心累,「我只是想到我一個話也很多的朋友,感覺上他也是會出這種餿主意的人……不過應該也只是類似啦,畢竟這種人搞不好就是很多。」

周澤楷眨眨眼睛,「他幾個月前歸國?」

「……」張佳樂有點絕望,「是不是叫黃少天?」

周澤楷愣了愣,點點頭。

「……」

做了幾個深呼吸才壓下情緒,張佳樂能感覺自己的額角青筋在跳。拳頭握了放、放了握,可他最終還是忍不住往桌子一捶,比起思考為什麼黃少天和周澤楷這兩個屬性差超多的人能搭一起,張佳樂更想把他的大學友人抓過來揍一頓。

「我必須說。」忍不住抬手扶額,張佳樂的態度已經不存在服務業的客氣,完全是朋友間的對話語氣:「你最大的錯誤就是相信黃少天的屁話,我這裡只是單純的婚姻介紹所,是幫你介紹男朋友的地方,你要是想增進交流能力,應該去上專業的課程。」

顯然也是大概猜到這個原因,周澤楷並沒有多失望,只是眉眼間仍多了幾分喪氣。哭笑不得地搖搖頭,張佳樂嚴重覺得這個樣子的男人就像被拋棄的大型犬,無法讓他置之不理。

想通這個答案,張佳樂更想揍黃少天。

他敢肯定這分明是他那個也很理解自己的朋友的詭計。

他一定要找時間揍他!

想了想,張佳樂拿起話筒撥了自家同事的電話,「小江,你現在有空嗎?」

『是還滿有空的。怎麼了嗎?』

「我這裡有個客戶要麻煩你接過去一下。」張佳樂瞥了明顯露出錯愕表情的人一眼,「應該也不算客戶,就是個朋友,你找時間跟他聊聊天,幫他增進增進溝通能力,要是覺得有誰跟他配你再順便配在一起就好了。」

別說是周澤楷,聽到這個敘述的江波濤也很愣,『這是……?』

「一個被我朋友黑了的可憐人。」張佳樂這樣形容面露無辜的周澤楷,「就當朋友,可以嗎?」

『也不是不可以啦,反正我這陣子也沒什麼事。』林敬言和江波濤主要安排的活動就到尾聲,前期工作做得好,他們到後來基本上沒太大問題,江波濤這陣子自然呈現一種詭異的輕鬆,『那我還是把人歸類為客戶,只是不要刻意去幫他湊對嗎?』

「對,麻煩你了。」

『不會不會。』江波濤笑了笑,『人應該在你那裡吧,那我現在過去?』

「好啊,我們在會客室。」張佳樂正想掛上電話,忽然想到什麼又連忙叫著電話那端的人,「小江,我記得你們這次的聯相有開放一定數量的外賓憑票進場吧,能不能把票給我一張?」

江波濤覺得有點奇怪,『前輩你要就直接帶人進來,又沒有人會攔你。』

「呃,那個人的狀況比較微妙。」張佳樂抓抓腦袋,「你方便不?要是真的不行就算了,不用勉強沒關係。」

『沒什麼好不行的,我等等順便拿去給你吧。』

「啊、謝謝謝謝。」

又交談幾句,張佳樂這才掛上電話,旁邊的周澤楷始終維持安靜狀態,就是表情透著幾分困惑,看上去有些呆萌。咳了聲抹掉心裡可恥的想法,張佳樂趁著等人來的時間把江波濤的狀況稍微和人解釋一下,在他所有的同事裡,江波濤算是最能言善道的一個,而且他不但有能力和人溝通,還有辦法提升別人的溝通技巧,張佳樂有很多對話能力都是從他那裡學來的,自然會在第一時間把他列為周澤楷的保母人選。

只是兩人之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就是張佳樂想都沒想過的了。

把人丟給江波濤後,得以提早離開的人訂了手搖飲料請同事之後才下班,時間距離他平常閃人的時間要提早好幾個小時,踏出辦公室的時候張佳樂還有點恍惚。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拎著公事包的人沒有直接去搭電梯,他反而是繞道樓下的自動販賣機那裡去,然後在微妙的情緒下看在待在那裡的王杰希。

完全只是突發奇想來碰運氣的人心情有點微妙。

同樣見到人的王杰希神情帶著幾分驚訝,似乎只是恰好過來這裡。他的手上還拿著從販賣機裡拿出來的葡萄汁,張佳樂嚴重覺得違和。王杰希看起來就是像喝無糖綠茶的人。

他的氣色比他想得要好一些。無聲地觀察後,張佳樂這樣覺得。

不過也只比他想得要好一點點而已。

「又是來找新杰嗎?」

對。王杰希點頭,「來談公事。」

張佳樂愣了愣,「你們有什麼公事可以聊啊?」

「合作案,大致上已經有底了。」王杰希咬著吸管,用一種和他形象很不搭的姿勢靠在牆壁上,「要是真的簽合約,我可以跟新杰推薦讓你當負責人。」

「不了謝謝。」張佳樂嘴角抽搐,他還是很珍惜他的肝的,比薪水還要珍惜一點點,「不過你到底是怎麼跟新杰認識的啊?總覺得你們兩個很不搭。」

「我跟他是研究所同學。其實新杰之前是念醫學院來著,和士謙同班,不過後來棄醫從商,就變成我同學了。」王杰希聳聳肩,「不要跟他說是我告訴你的。」

他衝著人眨眨大小不一的眼睛。

張佳樂瞬間無語,「那你就不要告訴我啊……不過他為什麼棄醫從商啊?」

「有繼承家業的壓力吧,他沒細講,我也沒有問。」王杰希晃了晃飲料,「不過我看他現在也不錯,至少在談合作案上從來不手軟,想從他底下多拿些利益還真不容易。」

「誰叫他是新杰嘛。」張佳樂笑起來,「那你跟你家那隻最近怎麼樣了?」

王杰希瞥了人一眼,「他去國外參加研討會,下個月才會回來。」

張佳樂瞬間皺眉,「那你們……?」

「他在離開前有跟我稍微聊一下,雖然因為時間很緊湊,但總得來說還是說開一些事了。」視線落到鞋尖,王杰希微微勾起嘴角,不像是微笑的弧度,「我們約好等他回來再聊一次,看到時候要怎樣再好好講。」

「你有想過你要怎樣嗎?」

「……」王杰希嘆口氣,「我沒想過分手,不過若他決定要分,我也會尊重他。」

張佳樂又瞪眼睛,「你沒想過要挽回?」

「如果都走到這一步了你覺得還能挽回什麼。」王杰希自嘲地揚起嘴角,「我不是那種非得要別人留下來不可的人,如果方士謙真的沒辦法忍耐,那早點分開對我們兩個都好。」

那對你好嗎?

看著王杰希的表情,張佳樂發現自己問不出來這句話。

他最後只能告訴他你想清楚就好。

「如果這是你要的……」張佳樂頓了頓,「不過應該也不用那麼悲觀啦,如果像你說的,老方明明趕得要死還非得要拉著你談要你等他,那他基本上就真的沒有要分手的想法吧,我覺得你也不用做這麼壞的決定。」

「有備無患吧。」王杰希長吁口氣,「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分。」

張佳樂捶了下他的肩膀,「那就一定不會分啦。」

「承你吉言。」王杰希勉強勾起嘴角,「不過你的樣子看起來不錯,最近有好事?」

張佳樂摸摸鼻子,「呃……我跟孫哲平復合了。」

完全沒想到的答案讓王杰希的大小眼一下子瞪得一樣大,半晌後才能消化這個勁爆的訊息。

不過他第一個想法是原來你們倆見面啦。

「你不知道?」

「你又沒跟我講。」王杰希理所當然。

很認真地思考幾秒,張佳樂發現自己好像真的沒有跟對方提過。

想當初王杰希還是他的朋友圈當中第二個知道他們分手的人……現在好像也是。

「總之,恭喜你。」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不管怎麼樣,你們這回不要再弄到分手了。」

「那是當然。」張佳樂點點頭,「你也不要分手啊,我是真的想吃你們的喜酒。」

王杰希笑起來,「有機會的話。」

張佳樂和王杰希揮了揮手,比原先下班時間早兩個小時離開公司。

今天的他和孫哲平依然有約,不過現在還比約定時間還要早三小時,張佳樂原本打算先回家摸魚再出來,可或許是受到王杰希剛才對話的影響,他選擇放棄自己的A計畫,開著車往孫哲平工作的那棟大樓。

大學時代偶爾有去公司找孫哲平的經驗,張佳樂對程序是駕輕就熟,在櫃檯登記又讓小姐打電話去樓上確定,張佳樂掛上識別證後搭著一般電梯直達總裁樓層──孫哲平在公司做的是經理,換到這裡自然成為老大,估計等到他的能力受到認可、再被調回去時,就是當總公司的總裁了。

不過這些對張佳樂來說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走出打開的電梯,估計是孫哲平助理的人就站在門口等著,張佳樂一時間有點小尷尬,衝動畢竟還是件可怕的事情,他走上來才覺得哪裡不好。男人卻不覺得有哪裡不對,笑瞇瞇地領著張佳樂進孫哲平的辦公室,還畢恭畢敬地送上茶點飲料,清一色都是張佳樂偏好的口味。

「這是孫總裁特別要求的。」助理認真地這樣說著,「總裁會議還要一個小時才結束,這段時間就請張先生自便,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我,我人就在外面。」

整個很拘謹的張佳樂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

告別兩眼放光的助理,張佳樂這才鬆口氣。環顧寬大的辦公室一圈,張佳樂總覺得這裡什麼都貴森森的,可能連機密程度也比當年放在孫哲平辦公室的還要更高一些,這麼一想就有點感慨,不過張佳樂感嘆沒有兩秒,眼睛很利的人就注意到放在桌上的小物件。

那是一把鑰匙,上頭的鑰匙圈很舊很舊了。

張佳樂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

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這個人忽然就忍不住笑起來。

「所有東西都那麼高級,就不覺得這個很格格不入嗎……」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這是張佳樂在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句話。

然後他笑得更開心了。

 

孫哲平的會議結束在四十分鐘內。

走出會議室的人腳步也比平常快上許多,一身西裝筆挺的人健步如飛,在一群慢悠悠走路的人當中格外顯眼,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樓層,守在外面的助理只來得及說上一句張先生一直在裡面,孫哲平就已經打開辦公室的門。

坐在孫哲平辦公椅上滑手機的人抬頭。

「欸,你會議結束啦?」

下意識看了看時鐘,張佳樂有點愣,「不是說要一個小時嗎?怎麼這麼快。」

「提早結束就過來了。」微微鬆了口氣,孫哲平示意助理不要讓無聊的人進來打擾,扯著總感覺勒住氣管的領帶走到張佳樂身邊,「倒是你怎麼突然過來了?」

「提早下班,想說無聊就過來找你。」張佳樂衝著人笑了笑,「會吵到你我就先回去。」

「沒事,今天事情比較少。」孫哲平忍不住揉揉張佳樂的腦袋,再被一巴掌拍開,「你等我一下,我把東西弄一弄就可以走了。」

「你慢慢來,我又不急。」

慢悠悠地從孫哲平的高級椅子裡爬起來,張佳樂晃到沙發區趴下來,大有把這裡當成自己家的悠閒感,看得孫哲平好氣又好笑。

不過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確定對方很能自得其樂,孫哲平就沒有去理會手機兒童,轉而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文件上。他的工作能力一項很強,在高度集中又刻意加快速度的情況下,疊高高的文件比他預期的還要早一些消化光。

揉揉抽痛的額角,孫哲平打了電話讓助理進來拿,自己起身去叫張佳樂。

而直到現在他才發現張佳樂在睡覺。

趴在沙發上睡覺的人遠遠看去像是還在玩手機,發現對方閉著眼的時候孫哲平還有點愣,下意識轉頭去讓助理放輕動作。莫名其妙被瞪的小助理尷尬地點點頭,輕手輕腳地抱著高高的文件離開他家總裁的辦公室。

孫哲平直到門關上才又轉頭看張佳樂。

被握在他手裡的手機螢幕早就呈現黑屏狀態,估計是睡了有段時間。覺得現在的時間不算晚,孫哲平就不打算把人叫起來,小心地從張佳樂手裡抽出手機,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張佳樂身上。

那人始終睡得極為安穩。

睡得極好的人嘖吧嘖吧嘴,也不知道是夢到什麼,精緻的臉龐帶著滿足的表情。張佳樂睡著的樣子看上去比他原本年紀要輕一點,少了幾分幹練氣質的人乍看之下有點像大學生,孫哲平才把手貼到他的臉上,張佳樂就下意識地蹭蹭他的手,像極了某種小動物。

溫熱的體溫從掌心傳來,沿著血管傳遞到四肢百骸,胸口跟著暖暖的。

孫哲平湊上去在他的額頭輕輕地親吻。

本身不是屬於那種很愛風花雪月的人,孫哲平並沒有把時間全部用在看張佳樂睡覺上,心滿意足之後就坐在他旁邊滑手機,一直等到電力剩不到20%,張佳樂才醒過來。剛睜開眼的人腦子還有點茫,神情呆滯像是還搞不清楚狀況,看得孫哲平莫名有點心癢,忍不住把人拉進自己懷裡揉了揉。

張佳樂在他身上轉腦袋,「我睡著啦……」

「睡了一點時間。」孫哲平在他額頭上親了親,「餓不餓?」

似乎也覺得這樣的姿勢很舒服,張佳樂瞇起眼睛,「有點餓。要去吃飯了嗎?我們要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

張佳樂的臉瞬間皺起來,「啊我不想思考這個……」

孫哲平忍不住笑起來,親親張佳樂的臉頰滿足下自己,他鬆開環著他的手,「起來吧,我沒打算讓你想,早讓助理訂好餐廳了。」

哦哦。張佳樂眼睛頓時一亮,跟著人起身才發現披在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看著外套主人回到座位簡單地收拾桌面和重要物品的動作,他忽然有種其實歲月和時間也不能完全帶走什麼。

至少這個人的很多很多之於他仍舊熟悉。

「大孫,你一直吃外食不會膩嗎?」

「習慣了吧。」孫哲平頭也不抬地這樣回答,也不忌諱在張佳樂面前整理機密文件,「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會煮東西,天天吃泡麵還得了。」

「哦……」

張佳樂的聲音帶著幾分若有所思,孫哲平忍不住停下動作,「幹嘛?」

「我只是在想你家有沒有廚房,上次沒仔細看。」張佳樂抓抓臉,「你不會煮,我會啊。」

他們以前的伙食一直都是由張佳樂負責的。

孫哲平有點愣,半晌反應過來,他笑起來,「啊,說的也是……我家有廚房,就是只有一些基本的鍋碗,要是要開伙就得要去買東西。」

張佳樂笑瞇瞇的,「下個禮拜六吧。我們一起去買。」

「好。」

敲定好一件小事情,兩個人卻有著同樣的好心情。把該帶的東西帶上,孫哲平領著張佳樂離開辦公室,基於被領的人表示在樓下等助理很麻煩,大總裁就帶著人到相關部門晃一圈混臉熟,引得搞不好入公司都沒見過總裁幾面的幾位人員誠惶誠恐,後續幾天工作效率和品質上升不少。

張佳樂心情很好。

兩個人相偕去取車時,張佳樂要拉開車門的瞬間才想起被自己扔在附近停車場的車子,精緻的臉頓時糾結在一起,正要發車的孫哲平看著一愣,又爬出車,「怎麼了,東西忘了帶?」

張佳樂癟著嘴搖頭,「我的車……我忘記我是開車來的,把它丟停車場我怕出問題。」

「那就去拿啊?」

「那你的車……」張佳樂偏偏頭,「雙開?」

莫名有點微妙牴觸這個想法的人想了想,孫哲平提出別的提案:「不然就搭你的吧,明天早上我去找你,再一起坐你的車過來取車。」

「可是放這裡不會有問題嗎?」

「我這邊至少有人顧。」孫哲平聳聳肩,「要是出事也比較好找出問題在哪裡,沒事。」

「……那好吧。」

皺著臉稍微思考,張佳樂也想不出比這個更好的辦法,算是答應下來。

兩個有共識的人扔下熟悉的黑色路虎去附近的停車場取車,張佳樂爬上駕駛座,孫哲平則是坐副駕駛位,難得的角色變換讓張佳樂覺得有點新鮮,那滿臉的笑意看得孫哲平跟著笑起來。

「心情這麼好?」

「還行吧。」張佳樂聳聳肩,「繫好安全帶啊,我要出發啦──」

「欸等等。」孫哲平忽然喊停,「你這安全帶怎麼了,好像拉不起來?」

「欸?」

張佳樂頓時一愣,見孫哲平似乎是真的拉不下安全帶,他解開身上的帶子湊過去想幫忙,按著孫哲平的肩膀伸手,他正研究著安全帶的問題就聽到一聲樂樂,張佳樂反射性抬頭,桃花眼睛對上孫哲平滿懷笑意的黑色眼瞳。

孫哲平和他嘴唇貼著嘴唇,交換複合到現在的第一個親吻。

溫熱的感覺讓張佳樂有些恍惚,他在孫哲平的指示下閉上眼睛,呼吸間全是最熟悉的味道。孫哲平一向沒有噴古龍水的習慣,屬於他的氣息讓人安心得不得了,張佳樂不自覺地抓著他的手,以一種有些彆扭的姿勢和摟著自己的人接吻。

親吻不帶侵略性,溫柔糾纏在自己的舌頭傳達的比起愛意更多的是愛護,就像是小心翼翼地珍惜什麼,張佳樂總覺得胸口隱隱的疼,說不上來也壓不下去,他只能勾著孫哲平的脖子主動加深這個吻,把自己的情感透過最親密的接觸傳遞出去。

「……你是故意的?」

張佳樂詢問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眼角染著紅色,他的嘴角卻是勾著。

孫哲平和他嘴唇貼著嘴唇,說話間氣息都融合在一起「對。」

承認得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張佳樂忍不住笑起來,似乎被對方的反應逗笑,他和他額頭貼著額頭笑得樂不可支,孫哲平好心情地抱著人,時不時親親他的鼻尖,直到張佳樂笑夠了,再和他交換一個全新的親吻。

帶著滿滿的愛情。

评论(19)
热度(35)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