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Loved,Loves,Loving 13

*我快冷成冰棒了

*手腳冰冷已經絕望啦啊哈哈

*抱歉今天比較晚更新QQ

*大家要注意保暖耶QQ



13

從前男男朋友的關係變成情侶,最大的變化大概是張佳樂連多數假日都被孫哲平佔據。

本著要先打招呼的想法,張佳樂在正式交往沒幾天後就大概跟人說了工作狀況,孫哲平縱然對對方的工作量過大不是很高興,只是見張佳樂似乎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他也沒有說什麼,就是讓他忙起來的時候多注意身體,然後抓緊對方絕大部分的休息時間相處、順手連六日一並接管,就算不知道要去做什麼,兩個人膩在家裡也可以好好地度過一天。

熱戀期嘛。

張佳樂對這些樂見其成,畢竟這樣的佔據是雙向的,他們約會的時候孫哲平肯定也沒辦法去做什麼,兩個人都很公平,更何況張佳樂不覺得孫哲平有什麼資格說他工作量大,那個公司大總裁每天要做的事情也是不計其數──當他不知道他會抓緊細碎時間處理工作嗎?──這麼想的人心安理得地忽略孫哲平對自己工作的不滿,反倒指著他的熬夜問題大肆批評,有事沒事會給他做點什麼補補身體,就像那人閒閒沒事把他抓去吃藥膳料理是一樣的道理。

不管什麼都是雙向的。

或許和關係是重新修復起來有關,孫哲平和張佳樂在相處之於總會盡量規避以前的問題,就像是想避開吵架的所有可能,不過兩人也對這個期望不抱期待,所以在某天晚上真正爆發爭吵之後,兩個不歡而散的人縮在各自的家生悶氣歸生悶氣,倒也不算意外或擔心。

就是鄒遠覺得心情複雜。

「……所以你今天晚上才這麼早回來啊?」

從對方支離破碎的語句中得出這個結論,小學弟的表情很微妙。

張佳樂恨恨地看他,「不歡迎啊?」

「歡迎歡迎,這也是你家嘛,你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啊。」鄒遠陪笑,總覺得自己有很久沒看到這種鬧彆扭版本的張佳樂,「不過哥,你不要忘記你之前規定孫哥每天晚上不能超過十二點睡的這件事情哦。」

張佳樂瞬間一僵,「幹嘛突然說這麼?」

「沒什麼。」用意味深長的表情看著自家學長,鄒遠心情複雜。這就是嫁兒子的感覺嗎。「我只是隨口一提,你不要太在意。」

「……知道了。」

「那我先回房間了,你也早點休息哦。」

「好。」

隨著鄒遠的腳步聲漸漸散去,張佳樂的表情也跟著糾結起來,接著像是找到什麼支撐自己行為的理由似地握拳自我打氣,他從旁邊抓過自己的手機,鎖屏畫面是他趁著孫哲平睡覺的時候偷拍的合照,他也給對方換上一張,被發現的時候就裝無辜的臉,孫哲平頓了幾秒就放棄理他了。

不過從那之後,他也養成偷拍張佳樂的習慣。

想著想著就忍不住笑起來,意識到自己勾起嘴角的張佳樂又連忙正色,拍拍臉刻意露出嚴肅的表情,他催眠自己似地重複我只是要提醒他早點睡,直到自己都被快這個理由說服後,張佳樂才終於解開手機的螢幕鎖,用力地撥出電話。

忙音響不到一聲就被接起來。

『……樂樂?』

張佳樂深吸口氣,「我、我就是想跟你說早點睡啊。你答應過我了。」

『……知道了,我記得的。』孫哲平傳過來的聲音有些悶悶的,不能完全和張佳樂認知裡的那道低低的聲音重疊在一起,『你就想說這個?』

「……對。」

『……行。』孫哲平的聲音乾乾的,『你也早點睡,明天還要早起。』

「……我知道。」張佳樂的表情跟著微妙起來,像是努力要板著臉,神情還是隱隱在鬆動,「我還有東西要弄,要先掛了……我會早點睡。你也是。」

在幾次的你知道我知道,孫哲平和張佳樂這種微妙的對話才真正收線。掛上電話的人忍不住把臉埋進手心,露出來的耳根紅得不得了,張佳樂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害臊什麼,剛開始交往時那種青澀的感覺總是很容易隨著很簡單的舉動冒出來。

就像現在。

張佳樂忍不住把自己扔進棉被堆裡打滾。

最後好像連當初吵架的理由都忘得一乾二淨。

在彼此學著後退學著讓步之後,漸漸的那種規避吵架的行為便跟著消失,兩個人的相處多了幾分自然,言行舉止上的親密也跟著往增加,套句鄒遠的話,成為放閃狗的張佳樂殺傷力向來是很可怕的。

那種講求浪漫的個性只會讓他想把所有的快樂無限放大。

張佳樂對此不予置評,孫哲平也沒有表達意見,一樣是該怎樣就怎樣來,就算某天吃飯結束後被張佳樂脫去買情侶裝,那個男人也只是乖乖跟著,頂多提醒一句換個有鋪毛的吧你之後會冷。

秋天到了。

從重逢到現在足足也有三、四個月了。

現在的他們很好。

 

「會冷嗎?」

「有點。」把手放進外套口袋裡,張佳樂皺著臉、泱泱不樂,「這裡的冷氣怎麼這麼強啊。」

孫哲平皺眉,「要回去嗎?」

「不用啦,也沒有冷到那種地步。」縮縮脖子,張佳樂頂著孫哲平不苟同的視線搖了搖頭,「而且我想逛完展覽,我第一次知道攝影展這麼好玩。」

「這展覽下個月都還有。」

「欸就今天看一看啦,我沒有這麼虛。」張佳樂還是回絕他。

在孫哲平的堅持下,張佳樂在自己的身體並沒有過去那麼愛逞強,見對方是真的評估過,孫哲平就沒有繼續勸說,只是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和人交換,他的體溫比張佳樂高一點,外套也比較厚,穿起來會比較暖。

張佳樂從善如流地換上,滿足地瞇起眼睛。

「話說回來,我還真沒想到你會帶我來這裡。」張佳樂甩著長出一個拳頭長度的袖子,壓低聲音悄悄地跟旁邊的人這樣說著:「票是你自己買的吧,你對這個有興趣?」

孫哲平點點頭,「我高中是攝影社的。」

「欸我怎麼第一次聽說。」張佳樂有點訝異地瞪眼睛,「所以你很喜歡攝影囉?」

「以前,現在就沒什麼時間,可能過陣子還會再去吧。」孫哲平這樣說著,抓住張佳樂的手腕把他的左手從袖子裡拉出來握住,「我大學的時候其實是想我學攝影,那時候好像還立志要當攝影師吧。」

「後來呢?」

「發生一點事。」孫哲平的語氣很平靜,時間過去太久,當時無力的憤恨早就消失得差不多了,「我爸原先是告訴我,要是我真的想走攝影,就要有什麼靠自己的心理準備,他連基本生活都不會幫我……只要我成功了他就不會管我到底想要做什麼。」

張佳樂不是很意外地點點頭,他見過孫哲平的父親幾次,自然能想像那個嚴肅的男人說出這樣的話,只是他也不覺得孫哲平會失敗,總覺得後續肯定有但書。

孫哲平微微勾起嘴角,「沒有但書,只是我爺爺不許。他老人家原本臥床生病,也不知道從哪裡聽到長孫不想繼承家業的消息,氣得連病都好了,下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逼著我修改志願,他年紀大身體不好,我想跟他硬碰硬也沒辦法,只好從了。」

張佳樂反射性握緊孫哲平的手,不用想也知道他忽略一段:「他揍你哪裡?」

「打斷我的腿而已。」孫哲平安撫性地拍拍他的手背,「沒事,我從小就被揍習慣了。」

「被揍跟打斷腿是兩回事好嗎。」張佳樂瞪他,「……所以你就妥協了?」

孫哲平沉默兩秒點點頭,沒有說的是他爺爺還拿他的手作為威脅過,要是手真的被廢掉,孫哲平連相機都不用拿了,談什麼實現夢想,加上他媽媽在旁邊哭得亂七八糟,孫哲平心再硬也撐不下去。

但也是因為這樣,考上大學後他就很少回去那個家。

他在外面和張佳樂建立一個住所,雖然幾經波折,但最後總算還是安定下來。

雖然從事的不是最喜歡的工作,但現在的他很滿足。

「反正現在也不是不能拍照,我還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孫哲平握著張佳樂的手,聲音和表情都不帶有遺憾,只是一種陳述事實的淡然,「況且如果我真的去拍照,我們估計不會認識。」

「……那可不一定。其實我大學那時候是要搬家的,只是我在畫畫和甜食之間選擇畫畫,最後才會留下來。」張佳樂彎了彎嘴角,和孫哲平轉為十指相扣,「我在高中的夢想其實是想學烘培來著,原本打算之後自己開家蛋糕店餬口,把設計當副業,現在卻整個反過來了。」

對上孫哲平略顯訝異的視線,張佳樂笑著晃了晃握在一起的手。

如果孫哲平選擇攝影,他就不會來讀榮耀;如果張佳樂選擇糕點,他也不會念榮耀。

但是同樣沒有選擇榮耀的他們卻可能在別的地方相遇,然後展開另一段不同又相似的故事。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要在一起。」

張佳樂這樣總結。

牽著手把整個展覽逛過一圈,孫哲平和張佳樂站在各自的角度欣賞每張照片,這才帶著滿足的心情離開大大的展覽廳。一踏出展區,明顯的溫差讓張佳樂瞬間打了兩個噴嚏,習慣對方過敏性體質的人沒有大驚小怪,抽了兩張面紙給他就算了結。

外面的溫度比開著冷氣的展廳還要高。

「等等要去哪裡?」孫哲平幫張佳樂整了整帽子,隨口問著:「時間還早,要去逛哪裡嗎?」

「我想回家。」張佳樂搖搖頭,他笑著晃了晃和孫哲平牢牢牽著的手,桃花眼睛帶著亮光,「我們去超市一趟吧,買點火鍋料什麼的,我們回去自己煮火鍋來吃。」

「你說好就好。」

「欸不能我說好,也要你說好啊。」

「那就好吧。」

孫哲平這樣說著,他對這些一向沒有意見,他的決定往往是因為張佳樂不想做才會逕自定案的,真要說起來,他還比較傾向把所有選擇都交給對方。

誰叫他也懶。

而且張佳樂高興就好。孫哲平現在這樣覺得。

張佳樂笑著點點頭,「那你覺得要買什麼?肉跟高麗菜、小白菜、蘿蔔──」

「蘿蔔你上次好像沒煮完,還剩一條的樣子。」想了想自家冰箱,孫哲平這樣建議:「買點火鍋料吧,魚板丸子什麼的,我上次經過附近的菜市場有看到有人賣,一包數量挺多的,而且好像是當天現做。」

「那這樣會很好吃耶。」張佳樂眼睛瞬間亮了,「不過重點還是肉,我想吃肉。」

「牛肉豬肉?」孫哲平想了想,「好像沒人火鍋煮雞肉的。」

「可以去買滷味回來配啊。」

「好像也不錯。」

討論著讓飢餓的人聽到會很想揍人的對話,孫哲平和張佳樂並不避諱旁人的眼光,正大光明地牽著手朝著停車的地方走去。外頭雖然沒有展覽廳那麼冷,溫度也沒有高到哪裡去,張佳樂露在外面的右手和臉頰沒兩下就被風吹得冷冰冰,孫哲平無奈地把手貼上他的臉,熟練而自然地充當人體暖暖包。

張佳樂滿足地貼著他的手蹭了蹭。小動物一樣。

「要不我去中藥點幫你買點什麼補補吧,冷成這樣。」孫哲平微微皺眉,對於張佳樂的低溫有點惱,「喝點中藥看看會不會好一點。」

張佳樂一秒嫌棄,「靠,我才不要,中藥苦死了。」

孫哲平還是皺眉,「我陪著你喝總行了吧。」

「不要不要,沒事喝什麼藥,我身體好著呢。」張佳樂還是搖頭,一顆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似的,「況且這不是有你在嘛,你一個就夠抵兩個暖爐,我還怕什麼。」

孫哲平抽抽嘴角,「你倒是說得很順嘛。」

張佳樂理直氣壯,「當然。」

孫哲平簡直無言以對,只是見張佳樂的態度這麼堅決,他也沒再堅持,讓他繫上安全帶的同時把車內的溫度調高一些,一下子驅散了在外面走的冰冷。

「好了就要走了哦。」

「走吧走吧。」從後座拿了個抱枕摟著,張佳樂已經在那張有些扭曲的副駕駛座椅上找到舒服的位置,就差閉上眼睛便能進入夢鄉。好心情地看著孫哲平無奈的臉,他笑瞇瞇地湊過去親親他的嘴唇,「開車吧。」

孫哲平把人按著又親了幾口,這才發動車子。黑色路虎無聲地駛進車道。

目的地是他們的家。



-----

有人發現這後面跟《甜言蜜語》有關嗎XD

我當初很堅持不肯交稿就是因為想寫這一段,其實我想要表達的是,不管在哪個世界觀、哪一個AU,孫哲平跟張佳樂可能會有同樣的選擇也可能走上不同的道路,但不管是哪一種過程,總歸會讓他們相遇而且相戀相守。

(如果能讓大家感受到就太好啦)

(默默地很愛這樣的設定)

评论(12)
热度(22)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