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灣家人,叫璃央就好。
只想給喜歡的人最好的。
極度嚴重的CP潔癖,雙花方王葉橙+正副隊聯盟,不拆不逆。

【雙花】我們結婚吧

*題目出自好久以前的《面對哪句話最沒有抵抗力》

*玩了幾百次的酒醉樂

*這個樂樂很冷靜(?)

*老梗,老梗,老梗

*寫爽的,寫爽的,寫爽的──我寫這個寫了幾百次惹。

*離題,短短的,外加一點練手

*背景在葉橙結婚喜宴後,一句話周江、于遠、喻黃、方王、韓張跟孫肖

*最後一句話是肯定句;)



我們結婚吧

結婚代表的意義不僅僅只是誓言交換。

說出我願意的瞬間,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便會被言語聯繫在一起,交換的戒指扣住彼此的未來,就算沒有經過一定的儀式,在純白的紙張簽上自己的名字時,兩人的生命也會因此相交相容。結婚所包含的意義不僅僅只是誓言交換,它讓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可以名正言順地並肩前進,讓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能夠合法組成家庭,取得一切應有的義務和權利。

所以戀人們才會想結婚。

「今天大概是葉修那傢伙最吃鱉的一天吧。」

面頰因為酒醉而染上薄薄的紅,張佳樂的腳步不穩,整個人卻是情緒高漲。他勾著孫哲平的脖子東倒西歪地前進,嘴角弧度根本沒有垂下來過,說到高興處還會向空中揮了揮拳,要不是走廊四周沒什麼人,還真不知道會引來多少目光。

又一次差點因為張佳樂而跟著跌倒,孫哲平臉色有些難看。沉著臉想著以後再也不要讓他喝這麼多酒──根本就是自找罪受──孫哲平奮力地掏出鑰匙卡,將喝的醉茫茫的人拎進房間,踹上門後扶著人躺到床上,孫哲平覺得自己累的簡直像是跑了三百圈操場。

張佳樂打了個酒嗝,喜孜孜地笑起來。

「……祖宗。」

孫哲平恨恨地自言自語,他對自己的酒量很有自知之明,在婚禮上都是以果汁代酒,可張佳樂卻是喜歡湊熱鬧,雖然他酒量以職業選手的角度來看已經叫做非常強悍,而且新郎很有自知之明地選了濃度不到5%的酒精飲料,但架不住一個晚上喝的量多,要不是因為新郎、新郎弟弟和新郎爸爸都因為優秀的基因醉倒而提前結束婚禮,張佳樂估計會成為會場上第四個倒下去的。

不過倒下去估計還比較好。孫哲平頭痛地這樣想。

張佳樂醉酒的樣子很多元,孫哲平看過發酒瘋版、暈陶陶好騙版以及秒睡版,至今他還是搞不清楚張佳樂喝醉酒之後的套路,不過不妨礙他從現在開始決定要讓他少喝酒。

「大孫!大孫──」揮舞著手喊人,張佳樂的眼睛迷茫一片,孫哲平總覺得他的臉色似乎比剛才要更紅一點,「告訴你哦,我今天、特、特──別地高興!」

孩子氣的模樣讓孫哲平忍俊不禁,無奈地搖搖頭,他跟著坐到床邊,張佳樂順勢撲到他的懷裡抱著他的腰。孫哲平拍拍他的腦袋,像是順著他們家那隻大肥貓的毛那樣撫摸戀人紅色的頭髮。

張佳樂滿足地蹭蹭他的腰,「我真的、特別特──別高興。」

「怎麼這麼開心?」

「結婚本來就是讓人開心的事情啊。」張佳樂吃吃地笑起來,說話起來還有點大舌頭,「雖然新郎是葉修那傢伙……不過我看他醉倒看得特別高興!大快人心!他也有今天!……就是覺得蘇妹子有點可憐啊,嫁給那傢伙就算了,新郎直接GG──嘻嘻嘻……」

孫哲平哭笑不得,「那你高興好了,咱們睡覺吧?」

「睡什麼覺!這麼高興就應該多喝幾杯──」張佳樂又揮了揮拳,還差點打到孫哲平,「我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這麼高興了。」

聽著這話下意識挑眉,跟醉鬼說話要嘛對方是胡言亂語,要嘛會是酒後吐真言,孫哲平內心權衡了下還是決定賭了,他反問他:「你平常就不高興啊?」

「平常也很高興啊,可是結婚嘛,當然要更高興。」張佳樂嘻嘻笑起來,「偷偷告訴你啊,我看到葉修跟蘇沐橙勾著手走出來的時候,真的真的感覺特別好。你不覺得看人家結婚就會覺得很高興嗎?」

完全沒有這種覺得的人愣了愣,搖了搖頭,「沒覺得。」

張佳樂怒,「笨蛋!」

「好好好我笨蛋,那聰明蛋同學你可以睡覺了嗎?」

「不睡!睡什麼睡!你個──你個沒夢想的傢伙!」似乎真的被氣到,張佳樂老大不高興地指著孫哲平的鼻子開罵,一雙桃花眼睛裡怒火燒得明亮的,可細看又是一片迷茫,「你就、你就不會想一下、咱們結婚的樣子嗎?」

這下孫哲平是真的愣住了。他還真的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正因為他們兩個的感情是法律規範不到的同性戀情,對孫哲平來說,得到周圍人的認可就已經足夠了,跑到國外去登記這種事情他倒是想都沒有想過,畢竟國家不是自己的,就算去登記了也還是有種不完整的感覺,做起來似乎沒什麼意思。

只要能夠跟張佳樂在一起,他就很滿足了。

「你想結婚啊?」

「想啊,怎麼不想。」氣呼呼地這樣回答,張佳樂打了個酒嗝,「談戀愛之後結婚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我老媽之前也不成天念著要我帶女朋友給她認識認識,爭取早點結婚生子什麼的……雖然我最後是帶你回去啦,可是、可是我們也是談戀愛啊──也、也可以結婚生小孩吧?」

「……生小孩可能有點困難。」孫哲平沉著臉這樣回答他:「不過結婚可以。」

「哦……可是、可是不一樣──跟其他人那樣到國外去、感覺怪怪的。」眨眨迷茫的眼睛,酒醉之下情緒變化很大的人搖搖頭,在酒精作用下,張佳樂的腦袋不太靈活,一字一句說得很慢,卻說得格外認真,「我喜歡你,想結婚,可是又覺得不一樣不好。我們在一起就好……所以想想就好了。」

張佳樂說話顛三倒四而且斷句詭異,可是孫哲平很輕易地就明白了。

簡單來說就是跟他有著同樣的想法。

不知道是因為電競圈男多女少,還是因為一堆基佬都跑去當電競選手,雖然不乏世俗認定的「正常」的異性情侶,但他們身邊的同性戀朋友更是多到不勝枚舉,而且剛好多是男性。周澤楷江波濤、于鋒鄒遠和喻文洲黃少天的婚禮他們都有受邀參加,方士謙跟王杰希只有在國內找間教堂和願意幫忙的神父見證,而韓文清張新杰、孫翔肖時欽似乎目前為止沒有這類想法──身邊的同性情侶都和他們一樣無法受到法律保障,每個人採取的方法也都不同,孫哲平和張佳樂交往的時間比他們任何一對都還要長,但這一路走下來,他們似乎是直到現在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而且還有一方喝醉了。

明明沒有討論過,共識卻意外的高,想來也是挺厲害的。

對於同性情侶來說,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很幸運地獲得身邊的人的認同,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很幸運地得到國家法律的保障。結婚的意義不只是契約交換,也不只是能合法地站在某個人身邊,它有著複雜的權利義務以及一種無形的、能夠將兩個毫不相關的人綁在一起的力量,就算沒有經過冗長的儀式,也能夠讓人很深刻地感到有哪裡不同。

光是結婚兩個字。

在酒精的作用下,張佳樂睡得很沉,孫哲平輕輕地在他的額頭上落下親吻,他不確定明天宿醉的人會不會記得他們有過這麼一小段時間的對話,不過孫哲平會記得,所以一點也不妨礙他們在張佳樂清醒後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在國家沒通過同婚法的狀態,他們絕不可能像葉修跟蘇沐橙那樣獲得法律上的保障,但這並不會和他們的話題衝突。

孫哲平曾經覺得只要和張佳樂在一起就覺得滿足,可現在被他提起後,他忽然覺得自己心底其實藏著小小的衝動,隨著他的開口而從細微的縫隙裡逃脫出來。

孫哲平並不想視若無睹。

他想,明天起床之後,張佳樂肯定會頭痛,解決這個問題後,他們再討論也不遲。

他們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商量。

──結婚吧。

评论(2)
热度(40)

© 璃央✿離死只差兩步 | Powered by LOFTER